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特朗普不过是苏秦,张仪之流。

共 748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特朗普不过是苏秦,张仪之流。

累死也要学历史,莫让教训成较逊。

历史是便叔的强项,但这个强项并不是指便叔对历史的细节研究很深,而是说如何寻找历史教训。吸取教训,才是学习历史最根本的初衷。否则,你学历史不懂得吸取教训,那你这个历史学的就毫无用处。

而如何吸取历史教训,最关键的莫过于寻找历史真相,寻找历史规律,最后辩证吸取历史教训。

今天便叔就先说这一点,即如何寻找历史真相,以及如何辩证找到历史教训。

先举第一个例子。大名鼎鼎的孔子学生子贡。一说到子贡,好多人第一印象是这个人还厉害,有句话是这样说的,故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子贡一使,使势相破,十年之中,五国各有变。 那么说这句话是谁?更有名了,这个是史记作者,人人皆知的司马迁。那么司马迁是什么时间的人,公元前100年左右的人。而子贡是什么时间的人,公元前500年左右的人。两位相差了四百年。四百年什么概念。两汉也就四百年,西汉和东汉,这个时间跨度太大了。而在这么大的时间跨度之下,司马迁写子贡要有依据,那么他的依据是什么呢?

两本书,一是春秋左传,一是论语。那么这两本书都是谁写的?都是儒家子弟写的,也就是司马迁取自的依据是立场偏向于子贡的一脉相传的儒家。这其中啊,也包括司马迁本人对儒家的推崇。说到这里,这春秋左传和论语又如何记载子贡存鲁一说呢?只有两段,一段是说子贡评价一个政治人物,一段是判断一个国家的国运。这两段和司马迁笔下说的子贡存鲁有很大的区别。

那么逻辑就出在这里。

第一,司马迁崇尚儒家,太史公曰:先人有言:‘自周公卒五百岁而有孔子。孔子卒后至于今五百岁,有能绍明世,正易传,继春秋,本诗书礼乐之际?’意在斯乎!意在斯乎!小子何敢让焉。’”司马迁显然是以道统自居,以继承孔子思想为己任的。

第二,《史记》的体例安排是以人物为中心的纪传体,分为本纪,世家,列传,书,表共一百三十篇。其中世家一体本来是用以记各国诸侯。孔子一没有封侯,二没有封地,门客,兵士,以一介寒儒能置身于世家之列,不能不说是司马迁对其的特殊的尊敬。在人物立传上除了有孔子世家,还有儒林列传,仲尼弟子列传等,是儒家学派的群体传记。孔子世家通篇着力刻划了孔子的圣人形象,无论是道德,学问,还是政治,人伦,都达到了一个几乎完美的境界。在篇末还表达自己对孔子的敬仰之情,“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第三,左传乃儒家十三经之一,作者左丘明和孔子的关系更是亲密,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而左丘明对孔子更别说了,赵师圣云:鲁侯欲以孔子为司徒,将召三桓议之,乃谓左丘明。左丘明曰:‘孔丘其圣人欤,夫圣人在政,过者离位焉。君虽欲谋,其将弗合乎?'鲁侯曰:‘吾子奚已知之?'左丘明曰:‘周人有爱裘而好珍馐,欲为千金之裘而与狐谋其皮;欲为少牢之珍而与羊谋其馐。言未卒,狐相与逃于重丘之下;羊相与藏于深林之中。故周人五年不制一裘,十年不足一牢。何者?周人之谋失矣。今君欲以孔丘为司徒,召三桓而议之,亦与狐谋裘与羊谋馐也。'于是,鲁侯遂不与三桓谋,即召孔子为司徒。”

另外“孔子将修《春秋》,与左丘明乘,入周,观书于周史。归而修《春秋》之经,丘明为之传,其为表里。”这充分说明春秋左传只能偏向儒家子弟。但春秋对子贡存鲁的记载,竟然不见一点端倪,这个疑点实在太大。

不过有疑问归疑问,你怀疑别人,你也要有依据。

便叔的依据就是韩非子一书。先说韩非子这本书的年代,其成书年代应该于司马迁差不多,都是后人收集其前期资料创作而成,但既然是收集,那一定是有韩非子的相关资料,而韩非子生活的年代一定早于司马迁。从韩非子生活在公元前250年左右看,他也至少比司马迁早了150年。

研究史学,时间是最关键的,越接近事发时间,其真实性就越高。

当然,还有一个可信度。反对韩非的人都说韩非子这本书的可信度不高,其中记载了大量的寓言故事。

便叔不认同这个观点。为什么?因为寓言故事和真实事件是可以并存的,另外辩证逻辑最关键的是,韩非子这本书是干什么用的?这个大家都知道,是韩非阐述自己政治主张,实现自己政治抱负用的。而韩非向谁才能实现自己政治抱负呢?答案只有一个,各国的君主。那么问题就出来了,这向君子举例子,若光说寓言,光忽悠,君主会相信他的话吗?

绝对不会。所以,寓言故事只是韩非阐述自己政治主张依据的一部分,另外一部分,特别是一些大事件,或者涉及一些名人,那他的记载一定是准确的,不然这些人这些事件天下皆知,你若拿天下皆知的自己又事后编造的谎言去欺骗君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说到这里,就必须说韩非对子贡存鲁的看法是恰恰相反的,韩非认为子贡没有存鲁而是消鲁。韩非记载,子贡去见齐王,滔滔不绝一大堆礼义廉耻,一大堆道德,结果齐王听完之后就说了一句话,先生说的道理我都懂,无奈我不要道德,我要的是土地和人口,所以你说了这么多毫无意义。

从便叔以上举的这个例子来看。司马迁是伟大的史学家,其记载有没有问题?这其中有没有涉及自己个人感情问题,在这咱且不说,咱们只讨论司马迁的观点是子贡靠三寸不烂之舌存鲁。而韩非子用来阐述自己政治主张的观点有没有问题也暂且不说,咱只说韩非认为子贡削鲁。

那么有人问,这件事要搞清楚,不然你怎么吸取历史教训呢?便叔却说,无需搞清楚,你也不可能搞清楚,而对于历史中这样矛盾的事情,我们要做的是如何辩证吸取历史教训!怎么个辩证法?以科学作为依据,以规律作为依据,也就是说这件事很矛盾,那我们就寻找另外一个案例,或者多寻找几个案例来比较。

下面举第二个例子,苏秦。

这苏秦就更有名了,战国时期最著名的纵横家。战国时期,苏秦靠着三寸不烂之舌成功说服了六国合纵抗秦,使秦国长达十五年不敢向东发展。但十五年之后,联盟还是破裂了。有人问,这联盟是怎么破裂的?便叔不回答,因为回答这个毫无意义,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六国合纵,不过是表面现象,其内质却是各顾各的利益,就算十五年不破裂,二十年也会破裂,这个破裂是一定的,是规律。便叔举苏秦的例子,就是要证明无论子贡存鲁也好,削鲁也罢,这对子贡的祖国鲁国来说,不过是暂缓时间罢了,你在根本上是没有解决鲁国强大。

下面举第三个例子,商鞅。

商鞅变法,其下场很悲惨,比韩非还悲惨,韩非是自杀,商鞅是被车裂。说历史,不要去关注一个人的下场,而是要去看这个人做过什么贡献,创造了什么规律。规律很简单,那就是一个国家想强大,你只能从内部做出改变,而想改变,就必须改革。这是最关键的,这一点和韩非的思想是一致的。

举完这三个例子,辩证逻辑观点也就出来了。

第一,一个国家的根本是内部,而想改变内部使自己强大,必须不断顺应时代潮流变革,这才是根本。

第二,靠对外耍嘴皮子,可以得意于一时,却得意不了一世,如果你想对外耍嘴皮,想忽悠,请一定记住这是权宜之计。

第三,若对内需要变革,需要时间,你就一定需要对外耍嘴皮的人才,而等到你强大之后,对外耍嘴皮会更容易,韩非说过,给秦筹谋十个计策,哪怕只有一条成功,那秦还是秦,而给燕国谋划是个计策,你有一个没有成功,燕就岌岌可危了。这段话说的非常好,强国可以允许失败,而弱国却绝对不能失败。

最后应用到现实中来。我们当初改革开放以及现在不断加深改革,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自身实力,这是根本。对外政策也要服务这一点,提出发展机遇,就是希望有个和平的空间便于自己发展,希望有发展的时间。

目前看,我们离崛起没多远了。而美帝特大嘴上台,更是给了我们发展机遇。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特大嘴就是苏秦,子贡之辈,他现在所有的手段,不过还是靠嘴皮子忽悠其他国家。

但这其中有我们值得警惕的地方。那就是美帝就像以前的秦国,是可以允许大嘴失败的,而我们相比美帝要弱,虽然我们要比当时燕国好的太多,实力更强,但允许我们失败的次数绝对不如美帝。

所以,越是形势大好,越要如履薄冰,关于这一点,便叔下次在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打赏
      收藏文本
      5
      不怕有人喷,就怕有人蠢
      2017/2/9 23:00:50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乌鸦飞翔
      大便哥,你不用红字俺们看不习惯啊。用中国的历史去套西方的人,牵强了。我川乃千古第一奇人,别说中国历史上找不出一个,西方历史上都没见过,我琢磨了半天,估计几年后,罗马历史上的尼禄可能会被大家记起。
      思维方式不同,不代表道理不同。

      天下的道理就只有一个,得人心者得天下。

      美帝曾经得过人心,二战。

      但最近人心失去了很多,特别大嘴上台之后。

      至于说大嘴是千古第一人。

      大便叔相信这话。

      正如自己人问他,你怎么能对普京这个杀人犯表示友好呢?

      大嘴说,杀人犯?我们也是杀人犯。

      呵呵,这句话估计连希特勒都不会说。

      又有人说,这正是说明大嘴与众不同。

      大便叔笑了,你可以在手段上与众不同,但绝对不能在形势下与众不同。

      对大嘴来说,什么叫形势?

      内部是根本,这个道理对谁来说都是真理。

      而大嘴为了改善与普京的关系,却置自己内部矛盾与不顾。

      天下第一奇人也。

      2017/2/10 11:36:26
      左箭头-小图标

      大便哥,你不用红字俺们看不习惯啊。用中国的历史去套西方的人,牵强了。我川乃千古第一奇人,别说中国历史上找不出一个,西方历史上都没见过,我琢磨了半天,估计几年后,罗马历史上的尼禄可能会被大家记起。

      2017/2/10 11:03:46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9245639
      • 工分:1400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这就是术与道的区别,术可以称雄一时,春秋战国时人才辈出,霸主宝座轮流座,就是靠他们的术。但是靠术并不能让某一个国家变成与其他国家截然不同,不能成为压倒性的优势。只有变法,商鞅变法最彻底所以秦最强,像魏国、齐国也变法,但是不够彻底,所以次之,韩国有变法人才而不用,所以最弱。变革就是改变了道路,不走以往的老路,这才是道。

      当今世界,各国之间都面临极大的问题,谁能最终胜出,就是比变革,谁先完成变革,谁变革的彻底完好,谁就赢。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不是百米赛跑,而是马拉松,对此我们不能自满,要谦虚谨慎,坚持改革创新。让某些人做着“历史的终结”的美梦吧,他们最终会像龟兔赛跑中的兔子一样追悔莫及。

      2017/2/10 9:27:49
      左箭头-小图标

      苏秦配六国相印,张仪两次做秦国宰相,一个成功的说客,也能帮助一个国家实现复兴。而特大爷?呵呵~~~~~~

      2017/2/10 8:51:3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5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特朗普不过是苏秦,张仪之流。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