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一大把军迷妹子来袭:我们就是爱军

共 16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武警少将
  • 军号:3174096
  • 工分:1168479 / 排名:30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一大把军迷妹子来袭:我们就是爱军

一大把军迷妹子来袭——我们就是爱军

作者:李杨映雪 等

一颗流星,可以划破夜的沉寂;一朵浪花,可以诉说海的深情。每一个军迷妹,关于她的那些点点滴滴的细节,都有可能触动我们的心弦……

一大把军迷妹子来袭:我们就是爱军

李杨映雪

籍贯:云南昭通

出生年月:1996年1月

现况:北京某高校大学生

自白:2014年去陕西西安旅游,一向好说话的我,第一次不顾同行好友的反对,坚持要去第四军医大学看看。那里有我尊敬的人,有我一直向往的生活,透过那身笔挺的制服,我看到的是它背后的坚守和付出。我曾以为走进军校一定会激动万分,可当我真的走过门岗,踏进校园,想象着自己在这里学习、生活的场景时,我的内心却是平静的。原来感情的表达不一定都是炽烈的,默默关注本身就是一种爱。我家和武警某部相邻,小时候兵哥哥们对我很好,会拿津贴给我买零食吃。爱军情怀,早已悄悄融入我的生命。

一大把军迷妹子来袭:我们就是爱军

刘卓韬

籍贯:广西南宁

出生年月:1995年9月

现况:95072部队通信站下士

自白:我从小喜欢发明创造,也挺喜欢武器。不过,2013年我入伍后才真正接触到武器装备,此前只能迷恋纸面上的武器。入伍不久,在一次现代武器装备课上,我得知现行导弹防御一般采取空中拦截,而用“以弹制弹”方式击落来袭导弹,不仅建设防空反导系统难度大、耗资多,而且一旦空中拦截失败,将使地面目标造成巨大损失。我决心找到一种地面对导弹的有效拦截防御方法。2014年5月,我终于以技术论文《一种地面拦截导弹防御系统装置的制造方法及防御导弹系统应用》向国家知识产权局递交了专利申请。2016年8月,我收到发明专利证书。当看到“本发明将在未来战场上广泛应用”的说明时,我激动得热泪盈眶,自己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我要像一些军工科学家一样,不求名、不求利,默默坚守与付出,为强国强军做出应有的贡献。

一大把军迷妹子来袭:我们就是爱军

罗淑婷

籍贯:湖南郴州

出生年月:1995年8月

现况:深圳某公司外贸经理

自白:喜欢军人源于影视剧,爱上军人源于一场火灾。2013年冬,某农产品批发市场发生一场大火,我正好在火场外围。那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消防救援,看到消防员抬着伤员或尸体出来,警戒线外的我还不到18岁,心间充满恐惧、害怕,但更多的是震撼。这群逆火而行的人,都是20岁上下,如此年轻的他们哪来的勇气?!背水枪的、架云梯的,一个个往火里冲,我无法描述出危急时刻他们有多勇敢,但我深信自此我爱上了军人!

一大把军迷妹子来袭:我们就是爱军

王晗

籍贯:陕西咸阳

出生年月:1993年12月

现况:山东大学医学院学生

自白:10年前,我在报刊亭瞥见杂志上苏-27那迷人的流线形机身,便爱上它,爱上了空军。我喜欢正面看起来像一只鸭子,“呆萌呆萌”的歼-10;我随手涂鸦的时候,会把空警-200的“平衡木”画成毛毛虫面包;我会给歼-20画上深色的外衣,笑它假装深沉、冷峻却满心热血……从一开始下笔是僵硬的线条,到慢慢能勾勒出它们在蓝天上优美的身姿,我一笔一笔画下这么多年来对它们的喜爱之情,画下自己的愿望:愿祖国的蓝天永远晴空万里。

一大把军迷妹子来袭:我们就是爱军

常梦瑶

籍贯:安徽宣城

出生年月:1993年11月

现况:北京丰台某镇政府公务员

自白:“快来食堂,好多兵哥哥!”“啊,谢谢师姐,马上到!”同学们、朋友们看到军人就会立马想到我,因为大家都知道我爱军。初一时,我就立志要参军,可惜后来与理想的军校失之交臂。但渐渐地,我认识了很多优秀军人,我也从当初单纯迷恋制服的帅气,变得更愿意去关注这个群体背后的坚忍。我搜索不出自己的关于“军迷”的疯狂记忆,或许,润物无声,拥军情怀早已真正融入了我的生命。

一大把军迷妹子来袭:我们就是爱军

赵青青

籍贯:河南安阳

出生年月:1992年12月

现况:北京某酒店职工

自白:身边一些亲友都有个军人梦,也有好几个哥哥圆梦军旅。大学毕业刚来北京工作不久,我就赶到天安门广场看升国旗仪式,寻找那份触动心弦的力量,现在每次去看升降国旗还是那么激动。一直关注有关军人的新闻,每当看到这些,我的内心深处就会有触动、有暖意,我还喜欢收藏军旅漫画。亲朋好友都说我有点另类,以至于他们一看到兵哥哥就会联想到我。在他们看来我是非军不嫁的,是,我一直在等待我的兵哥哥!

一大把军迷妹子来袭:我们就是爱军

胡国莉

籍贯:广西防城港

出生年月:1992年6月

现况:某边境检查站协警

自白:一次,我路过一座边境检查站,一名军人正在检查来往车辆。他身后不远处,一个漂亮妈妈抱着一个小女孩看着他。孩子好动,时不时地伸手,似乎想抓抓那个军人,妈妈哄着她说“爸爸在工作”。那名军人没有回头看过一眼,一直很认真地在执勤。这情景深深地触动了我,从此我开始关注边防武警,关注这个检查站。后来,我成功应聘为该站协警。部队让我的生活变得井井有条,现在,我也能叠出整齐的“豆腐块”。

一大把军迷妹子来袭:我们就是爱军

王宇婷

籍贯:山西长治

出生年月:1992年5月

现况:长治市某小学教师

自白:高三时,手机里“住进”了一个兵哥哥。那时我在C城学美术,他在C城当兵。那抹绿色的阳光鼓励着我,追寻自己的梦想。后来,我爱上了插画,也向军媒投稿,画我想象中的军旅生活,到消防某部给退伍兵免费画像。如今,我已不再是当年那个羞涩的小丫头,和很多热血的高校毕业生一样,我也报名参加了兵检。曾有人说我:“你就是太年轻、阅历少,才走不出这个(军旅)梦。”是呀,我压根就没想着出来。

一大把军迷妹子来袭:我们就是爱军

何玉玲

籍贯:湖北黄冈

出生年月:1990年9月

现况:特种作战学院图书馆文职人员

自白:我的家乡在革命老区湖北黄冈,儿时最爱听的是外公讲抗日战争时期的故事,最爱玩的游戏是拿着外公做的木头手枪和玩伴们一起去山脚下那个抗战时期留下的防空洞里“打地道战”,最引以为傲的是我的家乡出了223位将军。高考那年,我因身体素质不达标无缘军校。大学毕业后,听闻军队面向社会招聘文职人员,我毫不犹豫地辞掉了高薪工作。通过层层选拔,我终于成为特种作战学院的一名文职人员。每天听着营区嘹亮的号角声、学员们整齐的口号声,每天在下班后去训练场跟着他们畅快淋漓地跑个5公里,就是我莫大的幸福!

一大把军迷妹子来袭:我们就是爱军

谢丽娟

籍贯:四川凉山

出生年月:1989年7月

现况:凉山某婚庆工作室员工

自白:从学生时代到如今“奔三”,爱军已成为刻进我生命里的习惯。记得大二那年寒假返校,拥挤的站台上站立着一群穿着制服、脸庞稚嫩的武警战士。周围是嘈杂的声音,他们面向火车来的方向,安静地站立着。火车亮着昏黄的灯,鸣着汽笛声远远驶来,他们转身敬礼,屹立在寒风里。那一刻,有泪划过我的脸庞,说不清为什么,就是觉得温暖。上车前,我对离我最近的那名战士说:“新年快乐!”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回复我:“新年快乐,注意安全!”

一大把军迷妹子来袭:我们就是爱军

黄丹丹

籍贯:福建福州

出生年月:1988年11月

现况:某公司职员

自白:10年前的12月,我入伍从军。部队把我从不知所措的懵懂学生,改变成一个能歌善舞的文艺兵,实现了我儿时的梦想。我是军迷,我全家都是军迷。如今,我退伍已有5年了,但家里人依旧是看到电视上播出军事节目就舍不得换台;我的军被、军毯、军枕、军装,依然被妈妈叠得整整齐齐……我没有办法详尽描述我是怎样一个军迷,反正退伍之后我嫁给了一个军人,我们的婚纱照也是穿着军装拍的。父母把我们的军装婚纱照洗得大大的,裱框挂在家里各个地方。我们现在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我和爱人的奋斗目标就是好好培养他们,等他们长大了,还送到部队去!

一大把军迷妹子来袭:我们就是爱军

陈一敏

籍贯:福建泉州

出生年月:1985年5月

现况:泉州某服装加工厂员工

自白:时至今日,我还在为成为一名军嫂努力着。从2007年到驻泉州武警某部第一次为官兵们缝补衣服至今,近十个春秋了,有的基层干部当上了团领导,小战士也成了老班长,官兵换了一茬又一茬,而我依然用自己的缝补特长为官兵们做着力所能及的事。2016年是他们非常忙碌的一年,部队要参加先进单位评比,训练难度、强度增大,服装磨损得快,破的地方多。为了能让官兵们在第二天就穿上补好的衣服,我常加班加点忙到深夜,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军营的一员!

一大把军迷妹子来袭:我们就是爱军

颜艳

籍贯:重庆

出生年月:1982年7月

现况:解放军第九二医院干事

自白:我出生在大西南一个偏远的山村,从小听得最多的就是大西南剿匪的故事,老师问我的理想是什么,我次次回答“当兵”。后来,我参军入伍,又考上军校,分配到医院工作。我从最初的护士到现在的政治处干事,最真切的感受就是,百姓对军人是真信赖,穿上军装很自豪。我现在主要负责“双拥共建”和干部工作、军人子女上学、家属就业等工作,每一项工作都事关战友的切身利益,每一项工作都需要地方政府的支持。在协调这些工作的过程中,我深深地感受到了军爱民、民拥军的鱼水深情!

一大把军迷妹子来袭:我们就是爱军

隗学芹

籍贯:山东济南

出生年月:1970年11月

现况:济南某小学教师

自白:哥哥曾经是一名军人,这让我很喜欢听军人的故事,读军事题材的书籍,看军事影片。知道的军人故事多了,我也有了想写军人故事的冲动。我的文章被军事平台发表后,兵哥、兵妹们热情地读我的文章,告诉我他们的故事,军人的忠诚、勇敢、坚忍让我对他们更加崇敬。军人小李,在父亲重病时不能尽孝,身在遥远的边疆,内心有多少愧疚难以诉说?一名军哥,母亲出车祸几近成植物人,作为独子,身在军营的他却不能守护母亲,那些寂夜里的长泪,谁又能理解?我愿意聆听他们的心声,努力为他们书写。

(本文详见2016年第12期《军嫂》杂志)

封面摄影/郭晖 编辑/王志平

来源: “军嫂微平台”

      打赏
      收藏文本
      2
      七夕将至!木有长腿、黑丝、波涛、翘臀、童颜,有图有真相,贵在真实?
      2017/1/22 8:53:4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一大把军迷妹子来袭:我们就是爱军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