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根号三:我为川普选幅画

共 427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少将
  • 军号:8481970
  • 工分:603167 / 排名:134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根号三:我为川普选幅画

三叔喜爱的特朗普就要就职了,打心眼里为他高兴。

据说,特朗普就职午宴,国会雕塑馆里会挂上19世纪美国密苏里画家宾厄姆的作品《人民的选择》。

据说,对于这件事,有两位美国人民打心眼里不乐意,两位都是搞艺术的:艺术史学家艾薇·库珀和艺术家艾琳·伯曼。不乐意的理由是:虽然特朗普赢得了选举,但他却没有赢得普选,事实上,他落后了希拉里近300万票。(库珀语)

对此,三叔要不乐意了。老话说得好啊,搞艺术的人搞政治,搞好了顶多是里根,搞砸了多半是希特勒,总而言之,是瞎搞。为什么说是瞎搞呢?因为,艺术与政治处于平行空间,艺术倾向于打破规则,而政治要求认同规则。

就拿库珀反对特朗普就职挂《人民的选择》来说吧,她反对的理由是:特朗普总得票落后希拉里300万票,所以他不能代表人民的意志。

根号三:我为川普选幅画

宾厄姆《人民的选择》

三叔想问这位姐姐:作为美国人民中的一员,您知道美国选举制度是什么吗?选举人制度!啥叫选举人制度?简单讲,就是一位竞选者完全有可能在总票数落后的情况下赢得选举,譬如特朗普。

选举人制度是美国开国先贤的制度设计,是规则!库珀姐姐不服规则,说好听的叫执拗,说难听的叫耍赖。

不谈耍赖,单说艺术工作者理想中的普选,说白了,是比多少、比大小,是全民公决。

如果三叔就此发问,在全中国范围内搞一次全民公决——大陆是不是应该早日统一台湾?结果没有悬念,但库珀姐姐要骂三叔耍赖了。

其实这不是耍赖,这是真正的人民的意志,人民的选择。

或许,台湾问题,对于两位搞艺术的美国女同志而言,处于她们知识的边际之外。硬要她们搞明白,是强人所难。不过就她们评判这次美国大选的知识储备和政治立场来说,她们作为美国人民,是不合格的美国人民。

那么问题来了,艾薇·库珀和艾琳·伯曼这两个美国人民不行,其他美国人民行不行?这届美国人民行不行?细思恐极。

如果特朗普是一个靠谱的总统,可按照人数多少论,反对他的人居然比支持他的人多了300万(乌拉圭一个国家的人口),这么多看走眼的,那说明什么?这届美国人民显然不行。

如果特朗普不是一个靠谱的总统,但他却在美国先贤拟定的规则下成功当选,而这个规则又是自开国200多年来美国人民政治智慧的结晶,那说明什么?历届美国人民都不行。

当然,无论这届美国人民不行还是历届美国人民不行,特朗普毕竟是人民的选择。选择他就得认了他,愿赌服输嘛。

从这个角度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是对这届乃至历届美国人民的犒赏。运气好的,碰上林肯、罗斯福,是造化;运气不好的,碰上哈丁、布坎南,是造化弄人。

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林肯有一句名人名言:你可以永远地欺骗一部分人,你可以暂时地欺骗所有的人,但是,你不能永远地欺骗所有的人。

但是,三叔也要说一句名人名言:对于选美国总统这档子事,你永远地欺骗一部分人或暂时地欺骗所有的人,就!足!够!了!

能永远地欺骗所有的人,不是没有,譬如美国总统的就职誓言:我谨郑重声明,我必忠实履行合众国总统职务,竭尽全力,恪守、维护和捍卫合众国宪法。

特朗普前任奥巴马八年前就是这么念的,后来他未经国会确认就私自任命嫡系担任政府高官;

特朗普前任的前任小布什16年前也是这么念的,后来他未国会批准就允许情报机构对公民进行通信监控;

特朗普前任的前任的前任,同时也是他这次竞选对手希拉里的老公克林顿24年前还是这么念的,后来,他把白宫实习生带进自己办公室里吹乐器了。

……

再过几天,特朗普就职时,想必也会照着这三十几字念一通,后来他会怎样?不可妄测。三叔姑且大胆猜测,他就职午宴时国会雕塑馆里挂的多半还是《人民的选择》。

不过身为特朗普的球迷,如果让三叔为他的就职午宴选一幅画,三叔一定不会选《人民的选择》。因为一如前言,特朗普当选,或是人民的选择不明智,或是选择的规则不明智。事实上,特朗普不像一位总统,他更像一位国王,集财富、地位、权势和傲慢无礼于一身。所以,他的就职与其说是就职,不如说是登基。所以,能配得上他登基的画,那只有一幅:大卫的《加冕》——背景中站着的是国王的七大姑八大姨。

根号三:我为川普选幅画

法国画家达雅克·路易·大卫作品《拿破仑一世加冕大典》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17/1/11 20:36:3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根号三:我为川普选幅画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