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正经君:见不到楼起,或能见楼塌

共 126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少将
  • 军号:8481970
  • 工分:602987 / 排名:141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正经君:见不到楼起,或能见楼塌

先从一个故事开始讲起吧。

郑渊洁先生曾在多年前写过一段与台湾友人交往的趣事:

“由蔡先生我又想起另一位台湾朋友赵先生。赵先生和大陆朋友在一起时总有优越感,好为人师,最爱干的事是滔滔不绝地全方位向我们描述台湾的生活,听得我们觉得自己是孤陋寡闻的刘姥姥。一次聚会后,我的虚荣心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我提出驾车送赵先生回宾馆,赵先生毫无防备地中了我的圈套。坐在我身边的赵先生发现路不对,问我这是去哪儿?我说带你去看一个台湾没有的地方,让你开开眼,增长见识。赵先生笑说北京能有让我开眼的地方?我说保你口服心服。我驾驶汽车带着赵先生驶入一片掩映在绿木花丛中的高雅建筑群,我告诉赵先生,这是北京的使馆区。我边开车边当导游,告诉他这是美国大使馆,这是英国大使馆,这是日本大使馆,还有法国、德国、意大利、加拿大、澳大利亚、瑞典……末了我极阿Q地对赵先生说,怎么样,不虚此行吧?台湾有美国英国法国大使馆?

事后我有点儿于心不忍,觉得自己作为地主太小家子气,于是在远离使馆区的一家饭店请赵先生吃了一顿,算是给他压惊。

20年转眼就过去了,如今我在北京见到的最多场面,是港澳台同胞或外国人看北京的诧异眼神。”

也不能怪郑渊洁在台湾朋友面前如此不“谦虚”,因为台湾朋友确实也没法开车带他逛使馆区,毕竟只要一部电梯就可以了。

台湾曾经出版过一本类旅游类书籍叫《在台北生存的100个理由》,这本书由几位文青合著,其中可能较为大陆人熟悉的是马世芳;有一篇题为《大使馆,请上9楼C室》的文章用诙谐语调描述了台湾“传奇”的“使馆特区”,很显然,这种外交场所不符合作者的想象。

“根据好莱坞电影,‘驻外使节’这种职业,除了天天坐黑头车赴宴、吃鱼子酱配香槟,就是专门利用外交豁免权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残害忠良。电影里的大使馆总是金碧辉煌,花园里处处是喷泉和雕像,巴洛克风格的露台适于偷情,壮观的廊厅简直可以当做‘灰姑娘’卡通的舞会场景。

这样看起来,做‘大使’实在是件不错的差事。想象中,‘首都’的‘使馆区’应该是衣香鬓影、冠盖云集的体面地方。不过根据我们实际走访几间‘驻台使领馆’的经验,住在台北的‘大使们’,似乎比较没有这样的排场,举例来说吧,诺鲁共和国(注:即瑙鲁,位于南太平洋中部的一个岛国)的‘驻台大使馆’地址是:忠诚路二段247号九楼C室,史瓦济兰总领事馆(注:斯威士兰王国,非洲东南部的一个内陆国家)坐落于:仁爱路三段127号12楼。这样的地址,怎么看都很难跟鱼子酱与香槟酒联系在一起,反倒像是‘报关行’之类机构才会租的地方……”

我想,作者如果要看想象中“外交”舞会的富丽堂皇,或许还不如去读一读顾维钧前妻黄蕙兰的回忆录,在那些文字中,还能一窥当年歌舞升平、觥筹交错的场景。而在如今的台湾,一定是想太多了。

在台湾仅剩的21个“邦交国”中,圣卢西亚、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在台湾没有“使馆”;帕劳、海地、洪都拉斯和巴拉圭等7国驻派在台的不是“大使”而是“临时代办”;除了巴拿马“大使馆”在台北市松江路、梵蒂冈“大使馆”在台北市爱国东路、基里巴斯和图瓦卢“大使馆”在台北市基隆路,其他国家的“大使馆”全部都聚集在台北市天母西路62巷9号的一栋大楼里。

记得有位大陆驻台记者叶青林曾在台湾读到这本书籍后,特意带着这本书跑去台湾“使馆特区”参观。他在文章中写到,《大使馆,请上9楼C室》最后还附了五道连连看的测试题,有认国旗的,有辨认所列国家在哪个洲或者是所列国家到底哪个属于“邦交国”。末了还附上一句话:如果以上五题你要没有作弊都答对了,就赶快写信给“外交部”吧,他们应该会破格擢取你这样的奇才;并特别注明:标准答案请参看“外交部”最近的更新,因为搞不好等书出版的时候又有几个和我们“断交”了。

不过,据叶青林2009年写下这篇文章时,这些题目中的7个国家先后跟台湾当局“断交”,他当时拿着书中所列的四幅国旗照片让周围记者同行和酒店服务生辨认,10个人中只有1个答对了其中的一幅国旗:哥斯达黎加;但不幸的是,哥斯达黎加早在2006年已和台当局“断交”。

比如这道题……

叶青林当时查了台“外交部”网站发现,果然时过境迁,此前举例的诺鲁和史瓦济兰两个“大使馆”都已经易址,包括这两国在内的18个国家“使馆”都是同一个地址,区别只是楼层和单元不同,比如,天母西路62巷9号14楼C或是2楼B之类的。

“使馆特区”照片

文章还写道,“从巷子进去,有几座高楼,这是台北的一个高档豪宅区,在阳明山脚的磺溪边。这些房子每平米要卖3万多人民币。左手边的楼里有一些外语培训之类的机构,右手边有两座围在一个围墙里,不仔细看很难发现‘使馆特区’几个字,倒是门口一排信箱很显眼,信箱外写的就是各国使馆的楼层所在。诺鲁共和国‘大使馆’,天母西路62巷9-1号11楼;诺鲁共和国‘大使官邸’,天母西路62巷7号6楼,一大排十几个国家的‘大使馆’信箱排在一起还挺壮观的。从信箱牌子上看,还有中兴电工、保六总队也在同一个楼里办公。”

“要绕过整个大楼到正面才看得出是‘使馆特区’,因为大楼门前树了一整排的旗杆,两边各空出5根,中间的旗杆上挂着连台湾人也可能不太认识的各色国旗。门前在‘使馆特区’边上还有个牌子,‘财团法人国际发展基金会’。就是那个专门代表台湾给各‘邦交国’送钱的机构吧。”

台北市天母西路62巷9号的“使馆大楼”

大楼门口的信箱

诺鲁共和国“大使馆”,请上9楼!

“使馆特区”的牌子

他还介绍,以前美国、日本的“驻台机构”、还有一些美企、日企驻台办事处设在天母,因此这一带和台北其他商区显得很不一样,周围开设较高档的购物中心、颇有异国情调的咖啡馆、西餐厅、日式餐厅等,吸引了很多白领来享受小资情调。但台北捷运通车后不经过天母,“美国在台协会”迁到信义商圈,不少美企、日企也因经济不景气而纷纷搬离或裁员,天母逐渐显得萧条,以前卖高档货的商圈也沦落到卖二手货。整个天母西路一路过去有一半店面都关着,外面写着店面寻租转租之类的字样。

看完这段描写,再看这两天圣普宣布与台当局“断交”的新闻, “萧条感”也是油然而生。

正在台湾的其他国家外事人员,对圣普外事人员的突然离开感到震惊;而台湾当局官员则担心更多的国家改变想法。 “台湾需要更多关注中美洲,”“洪都拉斯驻台大使”拉斐尔·费尔南多·谢拉·克萨达说,“我们不想要现金,但我们需要台湾公司来投资,需要台湾在50年时间里帮助我们变得跟台湾现在这么繁荣。”

另一位来自贫穷的太平洋岛国基里巴斯的在台外事人员称,许多“邦交国”期待蔡英文当局能给予更多支持,“我们团队中的人变得不安,我们开玩笑说,我们都是行李收拾好了一半。”不过这位外事人员从圣普的离开中也看到了另一个好处,“当我2013年来台时,主要办公大楼里没有多余的办公室”,“但现在我或许可以搬进去了。”

有很多外媒及分析人士认为,台湾的这些“邦交国”没什么金钱和影响力,但它们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还有人质疑台湾对这些国家投入过多关注,台湾应集中精力加强与美国、日本及东南亚中等国家等更强大国家的关系。“美国在台协会”前负责人司徒文就认为,“从无情的务实角度来看看,这些国家带来的更多是麻烦而非价值。”

不过,所谓的这些“友台”美国人士对台湾是不是真的这么友善,即使台湾岛内也有不少担忧的声音:美国是将台湾作为与中国大陆谈判的棋子,特朗普的言论不见得是绝对对台有利。

近期,特朗普顾问团队成员叶望辉到台访问并公开喊话,“不用担心被美国当成筹码”,他了解台湾民众的担忧,以为是小虾米对上大鲸鱼,担心可能被“山姆大叔”或中国大陆利用,但他于公于私,在选举期间或现在,都没听过即将执政的团队说过任何话,会让他有这类担忧。虽然特朗普说过中国大陆的货币政策,这和台湾有关,但他不认为台湾会被“利用”。

究竟是棋子还是筹码还是朋友,台湾问题专家东鲁虬髯客曾讲过这样一段话,“对于台湾来说,要闹‘独立’,又没有实力,这是很悲哀的一件事。所以,在博弈中,中美是庄家,台湾只是别人议价的筹码,连上台成为赌客的资格都没有。虽然台湾有些人说自己是美国在亚洲的马前卒、战略前沿、‘价值观同盟’,但这也不过是自抬身价罢了。台湾应该认清楚的是,此次不仅是丢掉一个‘邦交国’这简单,而是要认清自己的身份——他们现在是‘棋子’,未来就可以变成‘弃子’。毕竟,有些人觉得背后站着美国这个大块头,打不过大陆,但大块头会给自己出头。但是,这个大块头跟你没血缘关系,不是你家的,当他权衡之后觉得弊大于利,就会掉头走掉。”

这样的道理,相信台湾当局应该再清楚不过,眼下就有:以为奥巴马政府卖这么多武器给你是对你好,没想到在与特朗普“互撕”时,奥巴马瞬间就把你“卖”了。白宫、国务院多次发言重申“一中”政策,奥巴马也亲自表述台湾现状,用了“autonomy(自治)”这个英文单词,以至于岛内又一片咋呼,不是担心台湾“港澳化”,就是大骂蔡英文扯入别人内部斗争才是傻!

蔡英文不承认九二共识,某种意义上就是逼其他人站队,但结果或许是输掉全部的“邦交国”。不过,这样或许也正对某些台湾“议员”的胃口,反正他们觉得没有“邦交”还可以省预算,全部“断交”,台湾不就“独立”了吗?!

中国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曾在任内信誓旦旦地说,两岸关系和“外交关系”处于一种很微妙的平衡状态。他称,“因为大陆要维持两岸关系,不太敢在台湾的‘邦交国’下手,因此这种平衡状态对台湾、人民最有利”。

这是他2013年8月放的话,没想到只隔了3个月,冈比亚就宣布与台“断交”。

到今年3月17日,冈比亚与中国大陆建立正式外交关系,当时正是马英九卸任前最后一次“出访”中南美洲,身在中美洲国家伯利兹。当天清晨6时,他身穿红色海军陆战队T恤准备晨练,简单伸展后一口气做了80下伏地挺身,随后戴上太阳眼镜,与多位伯利兹政要一同骑脚踏车。晨练前,马英九称,“我们仍然认为极为不当,要表示强烈不满”;晨练后,被问到心情会不会受到影响,他说,“会,有一点”。

据说在任期最后几天,马英九还向采访记者精确指出地图上圣普的位置,他说“本来我们还有冈比亚,但现在也没了。”只是没想到卸任不到一年,连圣普也丢了。

不过,相信马英九应该有预感吧,毕竟自己曾在2014年访问圣普时,发生了简直让人“尴尬癌”都要发作的场景:专机到达圣普后竟在空中盘旋了20分钟才降落,而降落后圣普总统又迟到30分钟,至于为何无法降落,圣普总统说让马“总统”多欣赏一下风景……

2014年6月,圣普总统宾多以私人名义赴大陆招商;2015年10月,圣普同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就在该国修建深水港一事达成一致,而此前圣普向台湾求援被拒。

像圣普一样,试图与台湾“断交”的国家不在少数。在本届“大选”之前,现任国民党政策执行长蔡正元喊话称,已经有18个“邦交国”在大陆外交部排队;当中国大陆与冈比亚建交时,曾任台“外交部长”的欧鸿炼又称,几乎所有的“邦交国”都想和大陆建交。即便是在马英九在2013年说出大陆不敢动“邦交国”时,有外媒便速速“打脸”称,已经有5个“邦交国”想和大陆建交,但遭到拒绝,比如巴拿马。

我们可以来看一张台湾“邦交国”的地图。当然,这是一张旧图片了,如今上面只剩21个了。

在这剩下的21个中,“三心二意”的或许还不在少数。就按照地图数字选择典型案例来说说吧。

危地马拉:蔡英文520就职典礼时,台当局向各“友邦”发出邀请函,其中约有半数国家决定不出席活动,其中就包括危地马拉。台湾负责拉丁美洲业务的“外交部次长”侯清山4月时称,危地马拉还在评估,可能性大概80%。曾有台湾涉外人士2015年时透露,危地马拉长期对与大陆建交有兴趣,多次表示善意。若国家领导人改选后为在野党当选,该国有极大可能会顾及自身利益与大陆建交。

萨尔瓦多:曾任陆委会副主委的高长在2010年时公开透露,巴拉圭和萨尔瓦多试图与台湾“断交”转而承认向北京示好,但是大陆方面为改善两岸关系而拒绝了它们的要求。这是台湾政府人士首次披露具体国家名字;不过他并没有透露巴拉圭和萨尔瓦多是在什么时候与大陆接触的,也没有说出消息的来源。当时巴拉圭和萨尔瓦多都是刚结束总统选举,新政府试图开辟与中国大陆的外交关系。

而且近期还有媒体消息,萨尔瓦多已有两位前总统因涉嫌收受台湾政府的献金而被捕。

尼加拉瓜:尼加拉瓜运河项目由中企承建,并由中企独家规划、涉及、建设、运营并管理尼加拉瓜运河及其它潜在项目(包括港口、自由贸易区、国际机场和其它基础设施开发项目)的权力。

2013年10月,由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之子率领的一个高级别代表团访问中国,了解尼加拉瓜大运河项目参与方的各种情况。这是尼加拉瓜1990年与北京断交后,至今到中国大陆访问的最高级代表团。奥尔加特本人为尼加拉瓜左翼政党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人士。

代表团成员之一弗朗西斯科·特来马科称:“我们在一个特殊时刻访问中国,我们正在见证两国更紧密关系的历史阶段。”尼加拉瓜前驻美国大使科鲁兹·塞克拉也是访问团成员之一。他称,此行虽然不是官方组织,但是一个迹象,反映尼加拉瓜“与北京的关系正在改善”。他说:“毫无疑问,贸易和投资是双方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这个运河项目顺利进行,中国的存在感不言而喻。”

今年7月,台“外长”李大维承认在中美洲“邦交”出现问题,并特意前往尼加拉瓜“固邦”。

巴拿马:这个国家就更别提了……路透社曾在2013年时报道称,中国大陆至少已拒绝5个国家的建交请求,其中可能包括近来与台湾关系数度出现紧张的巴拿马。另根据维 基解 密泄露的美国外交电文显示,巴拿马曾在2009年寻求与北京建交,但被谢绝。

今年6月,巴拿马总统瓦雷拉邀请蔡英文出席运河扩建竣工典礼,但先前却以“事务忙碌”为由缺席520就职典礼。而当蔡英文参加完典礼离开巴拿马时,却发现瓦雷拉在脸书中将台湾写为“China(Taiwan)”[注:中国(台湾)],台方交涉后,瓦雷拉称只是前面漏写了 “Republica de”……

今年9月20日举行的第71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大会中,瓦雷拉依旧没为台湾“发声”,这是他连续3年在联大期间没提台湾。李登辉1993年推动“重返联合国”至2008年,台湾每年都通过“邦交国”向联合国提案,皆未获结果。马英九时期,改为洽请“友邦”在一般性辩论替台湾发声,支持台湾有意义参与联合国专门机构;蔡英文则延续马英九作法。

巴拉圭:2006年,《经济学人》杂志《巴拉圭:要施舍还是要中国》一文指出“巴拉圭在90年代未能将台湾的援助转化为发展伙伴,工业园区经营不佳,如今巴国是选择台湾的施舍还是快速发展的中国大陆。”

2008年,台巴关系再度“告急”。4月,新当选总统费尔南多·卢戈(Fernando Armindo Lugo Méndez) 召开记者会指出“巴人民与国会议员中,有与中国建立更紧密关系的期盼。(巴)是这个地区(南美)中,唯一没有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如果其他国家已经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我们不会落后。”对此,台“外交部”中南美“司长“柯森耀称,“巴国有意同中国大陆发展关系,台湾其实没有反对立场,台湾唯一的期盼是,双方的‘邦谊’不受到伤害。”

今年6月,蔡英文到南美唯一的“邦交国”巴拉圭访问,巴拉圭对台当局给予的7500万美元援赠表示, “巴拉圭不想再做一个伸手向人乞讨的国家”。而巴拉圭民众则自发集会,打出“世界只有一个中国”、“反对台独”等标语,要求政府与中国大陆建交。

巴拉圭民众自发集会,要求政府与中国大陆建交

洪都拉斯:2013年,洪都拉斯外长接受媒体访问时称,现在,可以说是和中国贸易关系的“一种进化”,但是还不能说是外交关系,因为洪都拉斯还没有和台湾断交。就是否有可能同北京方面政府建立外交关系,洪都拉斯外长指出,可以向前迈进看看怎么发展。“也许可以说的是,国家和政府有同中国人民共和国加强联系,使该国在洪都拉斯投资最大化的愿望。”他说,“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现在对未来和现状做一个分析还不行。”这是国家战略性的话题,要小心处理,因为对其他国家会很敏感。

多米尼加:在最近12月1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记者提及“有台湾方面的消息称,中国正在与多米尼加共和国接触,探讨建交的可能性。你能否证实并提供更多细节?”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回应,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这是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

梵 蒂冈:近年来,尤其是来自拉美的教 皇方济各登基以来,梵蒂冈积极寻求与中国改善关系,方济各多次飞越中国领空时致电中国国家主席,表示愿意与中国打开对话之门。今年10月,教皇在梵蒂冈公开接见中国自行任命的主教徐宏根,这意味着梵蒂冈方面对中国自行任命主教一事表达了认可。梵蒂冈方面近日表示,希望中国政府发出“积极信号”,以展示中方改善对梵关系的意愿。

虽然近期外媒持续报道梵蒂冈与中国的建交谈判进入尾声,但双方是否考虑建交目前中方尚未有确实说法。12月27日,国家宗教局局长王作安在中国天主教第九次代表大会上表示,中国愿意在相关原则基础上与梵蒂冈进行建设性对话,缩小分歧,扩大共识,推动关系改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近日也多次回应,中国政府愿与梵方共同努力,相向而行,推动建设性对话和双方关系改善进程不断取得新进展。

9月时还有台媒称,梵蒂冈“驻台大使馆”,在一年多前低调搬家,搬家后甚至连招牌都没挂,引发外界猜测是否“台梵邦交”出现变化?后经调查发现,梵蒂冈打算重建“大使馆”,所以才暂时搬家;但这一说法仍让台媒忧虑,如今梵蒂冈与大陆互动良好,没人敢对“台梵外交”是否稳固打包票。

以上内容不禁让人想起文章开头那条新闻:台湾“外交部长”李大维27日在“立法院”接受质询时称,梵蒂冈与大陆改善关系的相关报道是毫无新意的“炒冷饭”。有民进党“立委”询问有无争夺新“邦交国”时,他肯定地说:“当然有,而且是一个以上。”这样的回答,连“立委“都看不下去,戳穿台当局目前的心情是,对于新“邦交国”,即使有些假消息也要放出去,让大陆紧张一下也好。

写到这里,想起今年4月时的一件事: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的“台独”组织“台湾人公共事务会”(FAPA)写信给美国第二大零售商“好市多”(COSTCO),反映求职系统里填过去工作地区时,台湾被放在“中国的一省”选项内,并要求好市多改正。美国好市多超市居然回信称,“这是一个疏失、会做修正,我们在台湾也设有零售据点,非常认同台湾是一个国家”,感激给予指正。而台湾地区的好市多分店则肯定、尊重美国总部作法,并强调台湾与美国的求职系统是分开进行,在台湾不会出现这种情形。

于是,台媒拿出超市的回信搞了一条“大新闻”,配上这样的语句,“强国人的玻璃心又碎了!”

唉,怎么说呢,我也有点能体会郑渊洁先生的“于心不忍”了。

      打赏
      收藏文本
      13
      0
      2016/12/30 0:09:3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正经君:见不到楼起,或能见楼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