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远征军老兵庆寿流泪 忆战场尸山叠一米

共 12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937072
  • 工分:983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远征军老兵庆寿流泪 忆战场尸山叠一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远征军少校林裕琪百岁大寿再忆艰苦松山战役

铁血如歌,尸体成山,70年前那场战争惨烈的影像,回忆依然殷虹如血。远征军老兵林裕琪长叹一声:“如果这辈子没打过仗,多好。”作为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一位少校,他指挥两个营参加艰苦卓绝的松山战役,在黄土坡一战中腹部腿部受伤,670多名战友牺牲。

今日,在他99岁生日之时,按照中国“偷岁”风俗,这天他提前庆祝了百岁大寿。早前志愿者们到广州市老人院相庆,他高兴得直流泪,反复谈起历史:“有些事,不能忘。”

“我活下来了,但战友们都死去了,那些都是年轻鲜活的生命啊,跌倒在你面前,再也站不起来了。”

庆寿:

带血指挥立树顶 犹胜当年赵子龙

“我五代同堂,32个子孙很热闹。”林裕琪说。早在大年初七,广州激扬文字志愿机构一行20多人到广州老人院与他庆寿。他收到了孩子们手绘的贺卡,和几十位老人一起在生日会上听音乐、看魔术,每当节目演完,老人们张开没牙的嘴呵呵叫好、落力鼓掌。

志愿者们还奉上了特地创作的8首古诗,在林裕琪耳边逐字逐句地解释。“带血指挥立树顶,犹胜当年赵子龙,”志愿者冼励勇一首《贺百岁林老英雄寿辰》,逗得他哈哈笑:“对,当时我攀在树上看敌情,日本人打中我双腿,我轻伤不下火线,两天连夜都没下过地呢。”

一想起战争往事,他止不住万般感慨,沉默许久突然抹起眼泪。“我活下来了,但战友们都死去了,那些都是年轻鲜活的生命啊,跌倒在你面前,再也站不起来了。”

战场:天天有人死 尸山叠一米

林裕琪出生环境宽裕,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侵占东北三省,林裕琪就中断大学一年级的学业,投笔从戎,考入广州海军学校。成为黄埔军校第22期学员那一年,他才19岁。

1941年,中国远征军组建成立。林裕琪所在的部队集结后正式经云南下关开往缅甸打仗。

战争给了林裕琪最残酷的生死观:“日日有人死,每天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回来,总之,不知道自己是人还是鬼。”

中国远征军的关键之战松山战役,在1944年打响。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第71军第7团营长林裕琪接到一周内要攻克日军黄土坡据点的任务。但实地侦察后他却吓了一跳,阵地外围300米已清走所有障碍物,里面密布7层铁丝网,暗堡至少有13个。

“不打也得打。”林裕琪在每个排组织敢死队,没有命令不许撤退。他派一个连试探性攻击,没想到立即遭到炮火回击,一片战士倒下了。有位王连长前进不到30米也倒下了,他让号兵吹冲锋号,“结果没有一个人站得起来。”他心中悲愤交加,下令停止前进,趴在尸体后面躲子弹。当晚林裕琪派一个排将王连长的遗体从阵地上抢回来,“他的头部中了15枪。我一看眼泪就下来了。”

“第二天继续打。我们后来连粮食都没有了。”林裕琪大手一挥:“后来我们改变战略,就用炸弹。日军沉不住气向外开火,我们就发现他们了,立刻用火焰喷射器烧过去,让他们尝个厉害。”

这场战斗,两个营1000名战士共牺牲670多人。6个连长,死2人,伤2人。松山日军阵地前200多平方米的开阔地上,士兵的遗体一层层叠了一米高。林裕琪腹部被炸伤,双腿中弹,迄今仍能看到疤痕。

松山战役

在抗日战争后期,中国为了打通滇缅公路,远征军于1944年6月4日进攻位于龙陵县腊勐乡的松山。整个松山战役共持续95天,先后10个团2万人加入战斗,共伤亡7763人,以极其惨烈的代价扭转了战局。

晚年:创伤一辈子 不看战争片

“不想了,现在连战争片都不想看”,林裕琪说,其实他参加战争时间不长,但留下的身心创伤跟随了一辈子。

他后来种过地,当过煤矿测量员。林裕琪在很长的时间内从来不提战争史,“怕麻烦”。

林裕琪的太太年轻时从香港圣彼得大学毕业,曾在香港当过公务员,后来奋不顾身回国参加抗日战争。后来她在一家无线电厂当技术员,夫妻俩都是从街道工厂退休的。两人住的老房子,还是日本投降那年,全家人逃难回来重新翻盖的,后来住了60多年。

目前,根据志愿者掌握的情况,广州地区健在的中国远征军老兵已不足10人,其中林裕琪、刘元发、李秀辉3位在关爱老兵的志愿者帮助下,到广州市老人院颐养天年。老人院的工作人员说,几个退伍的老人都喜欢别人来探望,听他们讲故事。林裕琪才提“不想回忆”,接下来又点点头:“有些事,不能忘。”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6/12/21 11:18:0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远征军老兵庆寿流泪 忆战场尸山叠一米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