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鲁西南抗日,南下落户老河口]——原鲁西南八路军战士马兰泉口述

共 1036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鲁西南抗日,南下落户老河口]——原鲁西南八路军战士马兰泉口述

一、鲁西南抗日

马兰泉 男 汉族1931年出生在山东菏泽市,1944年参加革命,在鲁西南八路军后勤医院任护理员;1945年10月,参加鲁西南边区召开的劳动模范大会受到地区卫生部首长钱信忠接见。1946年保送到白求恩卫生学校学习,毕业后回原单位任护士班长;1954年又分配到第69陆军医院任内科医生;1954年10月分配到襄阳专署老河口人民医院任内科卫生组长。1980年任老河口市卫生局副局长兼第二卫生院院长。1991年离休享受副县级待遇。

我回忆小日本在鲁西南犯下的滔天罪行。1937年7月7日,是日本人侵略中国的时期,所以简称“七七事变”。

1937年,我才八岁,但当时的情景永远也不会忘记。

我现年86岁,我老家是山东菏泽市金堤马庄人。我有个堂叔在山东鲁西南二区当区长,他讲日本人在鲁西南一个王庄杀害118人,老少一个都不留活口。那时候,日本人奉行的是“三光政策”,所到之处都惨得很。我们村也杀了一个村长,当时日本人在村里搜粮食,他没给就用刺刀捅死了他。我那时候是一个小孩子,家里缺衣少穿参加八路军有饭吃,有衣服穿,就参加了八路军。我的一个战友比我大,当时14岁,他们村被杀光了,他也参加了八路军,后来当飞行员抗美援朝立功后被一个姑娘看中,结婚后定居云南昆明,混的很不错,我们每年战友们还聚聚会去他们那里玩。

我参加革命第二年,日本都投降了。第二天,我们八路军部队就南下到大别山一带,1949年解放军进入武汉,又报送我上大学。毕业后,老妈要求我转业回老家,我就向上级汇报才分配到靠老家近的城市襄阳专署老河口人民医院。

日本投降的时候,我才14岁。1945年日本投降后,内战开始,我们就与国民党军队开始打仗了。

我亲眼看见我爷爷大概40多岁,是个村长。日本人来扫荡八路军,问他情况他也说不出来,就把他绑在树上活活给戳死了。当时,不看都不行。日本人将我们全村人召集在树前,让汉奸翻译说:“以后谁要是知道八路的不说,有粮食不交,统统地杀了。”你说,我这个爷爷村长与八路军有啥联系,八路军每次都是夜里来偷袭日本人,也是偶尔来几次。因为我们村子距离县城很近,也不是八路军主要活动区域,而鲁西南边区是八路军主要活动区域。可是,残忍的日本人杀人后,翻译官还警告我们:“这就是不报告太君的下场!”我们村距离日本据点就八里路,他们实行“三光”就是让八路军无法活下去,生存不了就让八路军滚蛋。其实,抢的粮食也不多,本来产量都不多。都是些杂粮、红薯等,他们不要红薯,只要高粱等,百姓一般提前埋在地里,所以他们也搜不到什么粮食。

那时候,老百姓穷的很,像我从8岁到14岁就穿一件旧衣服,短了就接一截,也没有睡过被子。土胚上铺上干草,上面盖个旧衣服就这么一年四季,吃的也很差。人岁数大的很少。如今,平均年龄都68岁,生活条件好了,都是享共产党的福。为什么我们参加八路军呢?八路军早晚小米饭,吃得饱。

说起来,最艰难的是南下2年,八路军改为解放军,在大别山打游击,吃的穿的都没有。解放后,我们部队又参加抗美援朝,也很惨烈。对了,小日本故事还有这个事。一个叫冯德彪的比我大两岁,他们村也是晚上八路军爱袭击,白天日本人都报复,抢粮食,问八路下落,随便杀人。

二、南下落户老河口

我参加八路军时候,我们八路军129师卫生部部长,华北军区卫生部部长钱信忠带着我们将伤病员分散到百姓家中。每个卫生员挎着篮子,里面放点简单药品,都是敌占区地下党送来的,条件也不行,简单包扎一下。1945年日本人投降前,有80多个伤病员因消毒不干净受感染都死了。死后,也没个棺材,就是挖个坑,坟前插一个木牌子上面写上人的姓名。离我们老家80里,那里是鲁西南边区也是敌人扫荡最厉害地带。八路军与日本人作战很勇敢,轻伤不下火线,边区日本人轻易不敢去扫荡。大街上,公开有戴着“八路”袖章的八路军走动。后来,日本投降我们南下大别山打游击,八路军改为解放军,1949年八月,我们进入武昌。1950年我深造湖北军区军医大学三年,毕业后分配到69陆军医院。1955年要求转业,被安排到襄阳专署老河口人民医院任内科卫生组长。

以上回忆情况,因为我86岁了,记忆力也不行,望领导们根据实际情况加以修改。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16/12/20 12:59:4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鲁西南抗日,南下落户老河口]——原鲁西南八路军战士马兰泉口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