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三千六百五十里路——歼10与珠海航展的10年情缘

共 141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三千六百五十里路——歼10与珠海航展的10年情缘

三千六百五十里路

——歼-10飞机与珠海航展的十年情缘

来源:凤凰军事 作者:徐勇凌

在我动笔写这篇文章前,我拨通了雷强老哥的电话。对于十年前的那一幕幕我记得非常清晰,但为了准确我还是在电话里一条条地与雷强确认相关信息:2006年歼-10飞机原计划是要参加第六届珠海航展,10月之前的数次协调会都把歼-10飞机的表演作为航展的重头戏,雷强为飞行表演做了充分的准备,歼-10飞机甚至做好了转场珠海的各项准备。在第一届珠海航展上,雷强驾驶歼-7E飞机表演著名的起飞“旱地拔葱”,成为那一届航展经典,而此后,无论是二代机还是三代机,“旱地拔葱”已经成为单机表演的保留节目。歼-10将要来珠海的消息早已在坊间传开,那些歼-10飞机和雷强的拥趸们早已望眼欲穿。然而,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已经定型、获奖并且公开的歼-10战机还是遗憾地错过了第六届珠海航展,人们在珠海的上空看到它的时候已经是2008年,而歼十飞机的表演者也由雷强变成严锋。但如果我们回顾歼-10飞机的珠海航展之路,别忘了在2006年那段错过的回忆,歼-10尽管没有来到珠海,但它的魂已经来了,在雷强和他战友们的心中,歼-10战机已经在开幕式的天空无声地划过……

空中芭蕾王子——严锋

2008年的7月,我来到了我的老部队——云南陆良的歼-10航空兵团,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歼-10飞机的空中加油训练。授课、研究歼-10加油试飞录像、模拟训练直到升空对接,战友们为高难度的加油科目进入了攻坚战。然而,身为空军第一个歼-10航空兵团的团长——严锋却没有参与加油训练。一天午后我照例在机场跟班飞行,午餐时刻我正在空勤饭堂就餐,随着一阵急促而沉重的脚步声,满头大汗的严团长喘着粗气走进了饭堂,顾不上脱去厚重的抗荷服,就一屁股坐在我对面的座位上,小战士迅速端上了餐盘,严锋一边吃一边发出叹息:“强度太xx大了,持续8.5个过载,不拉过8个飞机的机动性出不来,观赏效果也不会好!垂直向下大山扑面而来,一杆拉下去飞机贴着山谷就出来了,太xx来劲了!”

我和严锋的相识还是在上世纪90年代歼十研制阶段,但真正让我了解严锋是2004年。那一年歼-10飞机装备成都军区空军某团。由于机场返修,严锋带着他的队伍来到我所在的冀鲁交界的空军某试训基地。严锋理所当然的是航空兵部队歼-10飞机的首飞者,看严锋飞行特别的过瘾,几乎每次飞行科目结束,他都会来一段超低空通场。他说:歼-10战机是进攻型的武器,超低空飞行是低空突防技术基础,紧贴实战的训练就不能缺少超低空。严锋是公认的超低空王者,这或许是空军把歼-10飞机第一次珠海亮相的任务交给严锋的原因。

在云南的大山深处,我亲眼见证了一个痴狂的飞行者是如何锻造他的羽翼的。严锋说:设计师为我们打造了一款高性能的三代机,飞不出歼-10飞机的性能是飞行员的失职!严锋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军区空军的领导在飞行一线,与严锋一起研究表演动作,飞行计划被一遍遍地打磨、细化。经过近半年的演练,严锋承载着首长和战友们的嘱托,也承载着雷强的梦来到了珠海。严锋驾驶的歼-10战机在珠海的第一次亮相是第七届珠海航展最亮的亮点,现场的军迷们一看到歼-10飞机滑回停机坪,他们的目光就一直追随者严锋,追随着他的小平头、他的白手套和那副酷酷的眼镜……

2009年初春,我来到成都参加与歼-10飞机相关的评审会。歼-10飞机已经定型,为什么还要开评审会呢?因为在那一年的年初,空军首长作出了一个重要决定: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要换装歼-10飞机,这是表演队的第五次换装,但这一次的换装却意义重大。我们要打造大国空军、战略空军,就必须跟上装备技术进步的步伐,世界军事大国早在80年代就配备了三代表演机,中国也要拥有自己的三代表演机。在项目立项之初空军首长就明确了一个重要原则:我们的表演机必须是战斗机,而不能是拆掉作战部件的飞机道具,与作战相关的所有系统一个都不能拆,而为表演任务安装的拉烟系统必须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经过军地双方,航空、兵工、电子等诸多部门数十名专家几天的艰苦研讨,歼-10表演机的技术方案终于确定,而改装的任务节点又是如此紧迫,我们瞄准的不是第二年的珠海航展,而是2009空军建军60周年的大庆。

2009年的5月,严锋再次来到了我所在的部队,这次他带来的不是成都军区的歼-10第一团,而是八一飞行表演队所在的航空兵师,严锋已经是驻守津门的空军部队长。而他的任务除了率领新飞行员歼-10改装训练,更艰巨的任务是后墙不倒的空军节歼-10四机编队表演。这一次严锋果断地决定作出大胆突破:与世界一流飞行表演队接轨,直上1米间隔的“魔鬼编队”,要知道我们以往的惯例是按5米超密编队实施,直上1米编队面临的不仅是技术上的挑战,更是向死神挑战。每当我看着严锋和他的战友驾驶4架战鹰从头顶呼啸而过,我都会心潮澎湃,我为有这样的战友而骄傲,更为他们的勇气与胆识叫好。

2009年的11月初,一场大雪覆盖了华北平原,连日呼啸的风雪使得空军节飞行表演推迟了,但好戏还是在11月17日如期上演。在通往沙河机场空军节庆典会场的路上,军迷们的车队已经把道路堵塞,得到消息渴望看歼-10编队表演人实在太多了,一些人只好在车窗里看歼-10的表演。在央视的转播平台上坐着试飞英雄李中华,他极富专业水平的讲解为严锋团队的表演锦上添花。歼-10的粉丝们没有白等,沙河机场上空的严锋和战友们的表演绝对震撼。

八一歼-10表演队的珠海首秀

2010年的11月的第八届珠海航展上,八一飞行表演队的四机编队经过一年的打磨已经今非昔比,表演队队长曹振是我2004年带飞出来的空军首批歼-10飞行员,我当时为他的飞行表现打了超过90分的高分,曹振能当上八一歼-10表演队的队长也是我的荣耀。那一届航展上曹振和他的团队不负众望,为国人呈现了一场惊险的高水平表演,此时关于歼-10能否胜任表演飞行的疑问烟消云散。而珠海航展之后,八一飞行表演队也通过在各地航空节、公开日的飞行表演,为人们奉献了一次次的空中盛宴。我对他们的盛赞归结为一个称号——“世界一流”。

然而,不知道人们注意到没有,直到2010年的珠海航展,歼-10表演机的涂装还是与作战飞机完全相同的,我们的表演机什么时候才有自己的“演出服”?军迷们按耐不住了。他们自发地在网上组织“我为歼-10表演机涂装”的设计活动,一时间网友们提供了十几万套设计方案,很快民间自发的行动变成了团队决策,整合大家的设计元素,并经中央美院知名教授的顶层设计,一套融合国旗元素、空军色彩和鹰的形象的精美设计被最终确定下来,这就是2012第9届珠海航展的歼-10表演机涂装。

2012年第九届珠海航展上,八一歼-10表演队的亮点不仅在涂装,首次以6机编队出现的歼-10表演队,在这一届航展上为我们呈现了更加震撼的表演,而飞行表演的动作也由10几套增加到了30多套,应对各种复杂情况,包括天气变化的方案都经过了精心制定,无论是开幕式低云层条件下以水平机动为主的表演动作,还是公开日云开雾散后的全套动作,无不呈现出歼-10战机优越的性能,和飞行员高超的驾驶技术。

珠海流霞映碧空

珠海流霞映碧空腾蛟起凤露峥嵘

声如虎啸惊雁阵翩若鹤舞散霓虹

情满三江引鸥鹭气贯九州缚苍龙

雏鹰振翅闻天下鹏程万里耀苍穹

2014年第十届珠海航展,因为女歼击机飞行员的表演终将载入史册,这是人类航空史上第一支由多位女飞行员组成的飞行表演队。看着蓝白红相间涂装的歼-10战机在空中拉出五彩云霞,看着女表演队员走下战鹰飒爽英姿的步伐,作为一名老试飞员我新潮难平,一首赞美诗瞬间在脑海中生成。我们的女飞行员与鸥鹭齐飞,与彩霞争艳,仿佛就在昨天,她们还是稚嫩的小鸟,转眼间就成为人们翘首追逐的巾帼英雄。

2010年春节联欢晚会上的节目“我心飞翔”绝对是这一届春晚的亮点,第八批女飞行员借着国庆60周年空中阅兵的荣耀登上了春晚的舞台。她们被冠以一个特殊的名字,中国第一代女歼击机飞行员,其实在那一刻我已经猜到,她们中间的某些人,一定会加入飞行表演的团队。15名女飞行员有些分到了歼轰-7部队,有些分到了二代机部队,而余旭等4名女歼击机飞行员被分到了严锋所在的部队,女飞行员将要飞歼-10,这个消息不胫而走。

2012年7月,余旭和她的姐妹们首次单飞歼-10战机的消息在央视新闻中播出,她们成长的脚步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而当2014年第十届航展上,我们的四名女表演队员踏着自信的步伐走来的时候,人们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而,当我在珠海航展的现场,看到女飞们驾驶的战鹰闲庭信步般优雅的动作,我彻底折服了。持续8g以上的过载,相当于1000多斤的重量压在飞行员身上,不要说女飞行员,即使是男飞行员也是难以承受的。绝大多数飞行员都有高过载飞行黒视的体验,这是人的正常生理反应,要突破高过载的限制,必须经过特殊的训练。记得在试飞歼-10极限过载之前,我经历了几周的专门大强度体能训练,逐步适应了8g以上的过载,但连续的大过载机动对飞行员的身体依然是严峻的考验,几个起落下来飞行员体能明显下降,为了安全大过载试飞的架次是严格限定的,一次试飞中我连续6次突破9G过载,为此休息了2天才逐渐恢复。

余旭在采访中真实地表达了飞行表演中飞行员身体所承受的压力,她说持续8g以上的过载,身体承受巨大压力的同时,还要集中精力保持队形,表演复杂的动作,对飞行员而言是严峻的考验。女飞行员能够承受这种压力,除了科学的训练方法,更主要的还是她们特有的飞行天赋。就像我在一篇微博中所描述的:

“不要说女飞,即使是男飞,到歼-10表演的境界也是难以企及的。余旭承受的压力和挑战,不是飞行员永远无法想象,我可以告诉你,把你想象的人间磨难再放大十倍,就是余旭的经历。这就是我之所以为金孔雀点赞的原因,她的伟大超乎你的现象!”

引吭高歌哪怕歌声鲁莽而羞涩

从2006年歼-10计划珠海表演,到2008年珠海首秀,从2010年4机、2012年6机,再到2014年的女歼击机飞行员参与表演,歼-10在珠海的每一次亮相都在实现着突破。这种突破不仅是一种飞行表演层面的技术突破,它所表达的是中国空军强军梦的艰苦追求。没有志存高远的雄心,怎么可能扶摇直上的高飞,走过60多年光辉历程的中国空军,站在了新的起点之上,我们唯有不断追求更高的目标,才能不负大国空军的使命。

在刚刚举行的第十一届珠海航展上,八一歼-10飞行表演队以全新的动作设计、更高水平的表演,与世界一流飞行表演队同场竞技。勇士来了、雨燕来了,巴基斯坦的枭龙来了,英国的红箭也来了。11月4日,在我即将离开珠海的那一刻,我从民航候机大楼的橱窗,看着八一、红箭、勇士的表演,我发自内心的为我的战友们骄傲,更为女飞行员而骄傲。他们为今天所取得的成就所付出的努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而他们面临的风险也是常人难以承受的。当他们义无反顾的扑向那片蓝天的时候,他们的勇气与决绝足以惊天地泣鬼神。

三千六百五十里路,10年岁月,见证了歼-10与珠海航展的特殊情缘,也见证了蓝天勇士、巾帼英雄们的侠肝义胆。余旭走了,她的生命像一抹流霞永远地留在了那片最美的天空,无怨无悔,而飞翔者的梦永远不会熄灭!

天空是永恒的主宰

而我们只是匆匆过客

翱翔抑或坠落

命运由时光去勾勒

做一只孤独的飞鹤

无论大地峥嵘与萧瑟

张开生命的翅膀

融入岁月的长河

引吭高歌

哪怕歌声鲁莽而羞涩

因为即使征程荆棘坎坷

终点都将如出一辙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6/11/26 13:33:2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三千六百五十里路——歼10与珠海航展的10年情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