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父亲成全我收养新四军老兵,自己却孤独终老

共 5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6570259
  • 工分:13606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父亲成全我收养新四军老兵,自己却孤独终老

90年代后期,我曾在《兴化报》上看到体育场的黄金侯教练收养一个走投无路的抗战老兵,并照顾老人整整13年的报道。一打听,黄金侯教练还是我伯父的同学。因为这层关系,我们很快熟悉。

一天下午,我提起他曾收养抗战老兵一事时,他沉吟片刻,告诉我:“是我父亲成全了这件事。”

黄金侯是海安曲塘人,他的父亲叫黄灵芝。黄灵芝有3个儿子,小儿子黄金侯最孝顺。黄灵芝最喜欢黄金侯。

80年代初,黄灵芝岁数大了,老伴走了,他想到兴化黄金侯家养老。在黄金侯家,黄灵芝见到一个老人住在家里,儿子对老人很好。黄灵芝感到奇怪:“这个老人是谁?和我儿子什么关系?”黄金侯告诉父亲:这个老人叫周正奎,涟水人。抗战期间,他随部队南征北战,打过许多仗,也曾在惠浴宇手下做过炊事员。1945年,一次宿营时,军情突变,部队紧急开拔,他睡过了头,醒来时已不知部队去向。全国解放后,他在兴化体育场做过临时工。70年代末,单位给了他一笔钱,让他投亲靠友。周老岁数大了,回老家涟水投靠他的外甥。那外甥榨干周老的钱后把他逼走。周老走投无路,打算到长江大桥上投江自尽。在兴化,周老遇到黄金侯。黄金侯见周老气色不对,追问下,才知道事情的原由。黄金侯动了想把老人留在身边的念头。

那时,黄金侯在体育场,家属在农业机械厂,工资都不高,两个孩子还小,住房小,经济不宽裕,留下老人就更困难了。但黄金侯感到,既然遇上了这样的事就不能不管。于是,周老就在黄金侯家住了下来。这期间,黄金侯搬了几次家,每次他都先把周老安排好。黄金侯安慰周老:“你就在这里安心住下,我讨饭,先让你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黄灵芝问清情况后,对儿子大加赞赏,打消了在黄金侯家养老的想法。

两天后,黄灵芝欲回曲塘老家。黄金侯百般挽留,父亲对他说:“你在做一件大好事,我在这里,你的好事就做不下去了。”黄金侯听不懂父亲的话,黄灵芝接着说,“我是你父亲,住你这里天经地义,你照顾我也是理所应当。我在你这里住下,那老人就会感到自己在这里不妥。时间一长,他就会离开这里。他离开后,只能是死路一条。而我,可以去你两个哥哥家。”黄金侯的两个哥哥在南京,条件也很不错。父亲这么说,黄金侯就没有过多挽留。

那天,黄金侯送父亲去轮船码头。路上,父亲对他讲:解放前,我在曲塘先后接待过三路人马。

第一次,是新四军住我家。那队伍里的人个个都很和气。临走时,他们付清了柴米钱,房里收拾得整整齐齐,地扫得干干净净,水缸里的水也挑得满满的。带队的首长还送了一个小盒子给我,里面是雪花膏一样的东西。那首长说:“这是我们的战利品,日本货,如果身上有什么蚊虫叮咬引起的疙瘩,一擦就好。”那东西确实管用,有一次我手上被毒虫子叮了一下,肿了好高,一擦那膏子,立刻消肿了。那盒子我保存了好多年。

第二次,到我家的是汪精卫部队的一个小连长。他到我家后,把腰里的盒子枪拔出来往桌上一放,随即一拳击在桌子上,开口向我“借钱”。

第三次,是1941年,海安城里的日军决定在曲塘镇上驻军,拱卫县城。一天,一个腰挎指挥刀,脚穿皮靴的日军头目带人闯进我家。日军头目指着我说:“你的,搬走!住小屋。我的,住大屋。这地方,司令部的干活。”然后说一些“中日亲善”的话。这边在说着“中日亲善”,那边,一个日本兵把老母鸡从鸡窝里拖出来,往地上一掼,然后用脚踏住鸡头,用刺刀割断母鸡的脖子,然后拿到厨房去了。

父亲说:“当时我就想,日本鬼子在中国不会长,迟早要灭亡,汪精卫的部队早晚也要完蛋,最后得天下的肯定是共产党。这是一个新四军老兵,值得你照顾。”

临上船时,父亲叮嘱他:“救人要救到底。”

“你在做一件大好事”

“这是一个新四军老兵,值得你照顾。”

“救人要救到底。”

黄灵芝回曲塘老家了,然而父亲的赞赏和叮嘱却无时无刻不在黄金侯的耳边回响。黄金侯善良正直,柔肠侠骨,乐善好施,素来敬重卫国英雄。黄灵芝的循循教诲,更给黄金侯注入了新的动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黄金侯把老人当作自己的父亲一样看待。一日三餐和老人一起吃,饭菜首先考虑周老的习惯和口味。想到老人要喝水了,不等老人开口就奉上热茶。周老视力下降了,在老人住房里换上较亮的照明灯。为了保证老人睡得好,夏天安上微风扇,点上驱蚊香。冬天在老人床上摊上厚厚的穰草和棉花胎。天气晴朗时,搀扶老人到公园散步。黄金侯平时不喝酒,有时也陪老人喝上几杯,拉家常,说笑话,逗老人高兴。每逢老人头疼脑热,亦或伤风感冒,及时送老人去医院。点点滴滴,平平常常。黄金侯就这样朝朝幕幕情真意切地伺候着,时时刻刻体贴入微地照料着,像大山一样沉稳实在,无声无息;像江河一样不舍昼夜,源远流长。

黄灵芝离开兴化后,黄金侯以为父亲去哥哥家住了,那时通讯不方便,再加上工作忙,又要照顾周老,他除了和父亲通信外,一直没有再和父亲见面。几年后,黄金侯接到父亲过世的电报。黄金侯回老家给父亲办丧事时才知道,父亲一直没有去两个哥哥家,一个人一直默默地生活在曲塘乡下。

邻居们你一言,他一语。父亲这几年的生活画面在黄金侯的脑海里清晰了。父亲这几年一直生活在乡下三间空荡荡的瓦房里,一个人洗衣、烧饭。白天,没有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夜里,没有人嘘寒问暖。一个人忍受孤寂和清冷。后来,他洗不动衣服了,就干脆不换衣服。烧饭感到费事,就煮一顿饭,吃上一天。一个远离儿孙的老人,孑然一身生活在乡下,他的生活是多么辛酸和艰辛啊!

有一个邻居告诉黄金侯,黄老一个人生活,有病了,自己支撑着到镇上医院挂水。我们要帮他写信告诉你,他不让,说:“老毛病,不碍事,不要麻烦。”黄灵芝腿不听使唤,虽然医院离他的住所不远,但他拄着拐杖也要走很长时间。

黄金侯的眼前出现这样的画面,其他老人被子孙们推着轮椅,停在医院的走廊上,老人们坐在上面,幸福地看着儿女们为他们挂号,然后,陪着看病,和医生们聊天。住院时,有子女端屎把尿,嘘寒问暖。而陪伴黄灵芝的只有一根破拐杖。黄金侯无法想象,父亲是怎样熬过那一段段艰难岁月的。

邻居还告诉黄金侯,每年除夕的晚上,黄灵芝老人就早早关门了。除夕夜,万家灯火,饭菜飘香,合家团圆。而父亲每年的除夕夜,守着的是三间老屋和一盏孤灯啊!

父亲这几年一直生活在乡下三间空荡荡的瓦房里,一个人洗衣、烧饭。白天,没有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夜里,没有人嘘寒问暖。一个人忍受孤寂和清冷。后来,他洗不动衣服了,就干脆不换衣服;经常烧一锅粥,吃上一天。

黄灵芝每一次给黄金侯写信都说,自己生活得很好。每当黄金侯写信说,准备回去看他时,他会说,“我要去你哥哥家了,你暂时不用回来。”为了一个孤老的抗战老兵的幸福。黄灵芝在儿子面前只字不提他在老家生活的真实情况。

父亲的灵前,火焰升腾,纸灰飞扬。黄金侯的思绪也随之起伏不已。父亲的往事犹如颗颗散落在地上的珍珠。白天看不到它的明亮,黑夜里才能感到它的炫目。

记得小时候,每年夏、秋两季,黄家米行门口的河里挤满了船,三四里的水面上,一条船靠着一条船。这些船上的粮食全部买给黄灵芝。那些乡亲们说:“我们相信黄老板。”黄灵芝公平买卖,老少无欺,现金兑现。

黄灵芝还是一个慈善家,每逢灾年,都办“粥厂”。

每年的春节前后,曲塘镇上,黄灵芝的朋友、亲戚还有家族中的兄弟侄子等聚集到黄家打牌。宽大的客厅里,一张张“八仙桌”上坐满了人。黄灵芝免费提供饭菜、茶水和点心。那些天,黄灵芝什么生意都不做,一心招待客人。他经常在这个桌子上玩几把,又到那张桌子上玩两圈。

在黄金侯的记忆中,父亲打牌从未赢过,每次都输好多钱给客人。每次输了钱,黄灵芝会大声吩咐妻子:“快!去店铺里再拿些钱,今天手背。”妻子总是爽快地应道:“我这就去。”

黄金侯奇怪,精明过人的父亲怎么会老输钱呢?他问母亲,一向慈祥的母亲唬下脸说:“小孩子别多嘴!”许多年后,黄金侯和父亲闲谈起当年打牌的事,黄灵芝说:“那些乡亲不富裕,但又爱面子,没有钱过年,又不好意思借。我输点钱给他们,让他们有钱买年货。”黄金侯才明白,父亲用这种独特的方式帮助父老乡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黄金侯用自己的情怀为一个抗战老兵营造起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撑起他晚年安乐的一片天!抗战老兵周正奎得以安享天年九十。

十三个夏冬交替,十三个春去秋来,四千七百多个日日夜夜啊!

一时的冲动,片刻的激情怎经得起如此漫长岁月的冲刷?

花点钱送老人进养老院,怎配与此论短长!

黄灵芝从兴化回曲塘时,对儿子黄金侯谎称到南京黄金侯的两个哥哥家。他这样做,是想让黄金侯心无旁骛,专心全力做好那件大好事。直至父亲在曲塘去世,黄金侯才如梦初醒:以父亲的人品和为人,这样做,就该说是在想像中的事,我自己为什么就偏偏没有意识到呢?

黄灵芝走了,永远的走了。

黄灵芝,灵芝一般的心灵!

如果把黄金侯悉心瞻养抗战老兵周正奎的事迹比作一座丰碑,那么黄灵芝就是这座丰碑的坚实地基。

如果把黄金侯所成就的让抗战老兵周正奎安享天年的善举比做一棵大树,那么黄灵芝就是这棵大树成长的一片沃土。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落叶有声,大爱无痕。黄灵芝,黄金侯,他们的胸前虽然没挂勋章,然而他们和冒着炮火舍生忘死奋勇向前的民族英雄们一样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顾少俊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2315869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6/11/21 20:23:5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父亲成全我收养新四军老兵,自己却孤独终老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