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无悔的青春记忆

共 79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等兵
  • 军号:9756634
  • 工分:40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无悔的青春记忆

前几天,通过战友找到了长白山舰的战友群,当看到一个一个战友的名字在群里鲜活的跳动时,激动的我真是内牛满面啊。30多年的离别不想今朝重聚。尽管923舰已经退役,但长白山舰依旧还在,现今的长白山是989舰,没事在网上看到它的身影,总是浮现出当年我们923时的点点滴滴。

我在群里喊着战友的名字数落他们做过的溴事儿。

老大居成法,苏北汉子,跟周总理老乡,当年带领我们参加海南抢运汽车的任务,荣立集体二等功。

居老大这人很爱面子,特别是在兄弟部队的码头上靠码头的时候,老大亲自指挥靠码头,若是行云流水般的几个潇洒的动作就靠上了码头,老大就会很高兴,走下指挥台,倒背着那双蒲扇似的大手,跟战士们拍肩打背的说说笑笑。像个快乐的邻居大哥。但若是靠码头靠的不是那么顺利好看,当军舰靠好以后,老大就会以严正的军人姿态走下指挥台,看着谁也不顺眼,舷梯放歪了,缆绳系的也不好,油漆打的也不均匀,逮着谁训谁,所以,帆缆兵跟枪炮兵要是遇到在外地靠码头没靠好的情况,就会迅速从甲板上消失掉,躲在住舱里看值武装更的大小更挨训。我们主机班也知道这种情况,班长孙兆明是个老大哥,过了调皮的年纪,副班长陈家旺跟老兵关文田包括我在内却是正是顽皮捣蛋的年纪,所以,当离靠码头部署拉过之后,主机操车就开始整蛊老大了,左车进一,只给车钟不给车,左车进二,进三,只给进一……。最后,一头撞上了码头。然后就趴在旋梯口看枪炮兵挨训……

班长陈家旺,福建福清人,那一年从上海到厦门拉电缆,走到平潭锚地抛锚,等待过台湾海峡。为何要等待?原因是马祖岛上有台湾的军舰在……(别提多憋屈了,只说高兴的事情)我们左小艇到陆地上活动的时候,家旺领着主机板几个臭小子用刮刀偷了老百姓种在山上的几个地瓜,回到主机舱库,用电炉煮地瓜吃(不是嘴馋,船上的生活待遇很高,只是调皮好玩儿)。这时船上警铃信号甲板集合,老大点名。本想一会功夫就行了,但居老大那天的话特别多。家旺在甲板上坐不住了,屁股扭来扭去的像甲板上着了火,因为电炉上还煮着地瓜,最后只好喊报告说是肚子痛……关文天憋着笑,差的憋出病来……等点名结束,我们回到主机仓库,从黑炭似的地瓜中掰出黄黄的地瓜芯来,那可能是我一生中吃过的最好吃的地瓜了吧?

电工班长彭守君,江苏邳县人。那一年船泊广州隔墙码,码头外是一片香蕉林,彭守君带领衣守广,赵中华,林茂群等人,去掰人家的香蕉,掰不下来,就打发人回船上拿来钢锯,好不容易锯下一串,用工作服包回驻舱里,扒一个咬一口涩得拖不动舌头,开会研究处理方法,还是彭班长有办法,用脸盆加水放到电炉上煮……实践证明,这香蕉好吃不是煮的……

电工班老兵蒋中明,江苏南通人,小伙子长的特帅。

周末的一天在住舱卫生间光着屁股洗澡,一边洗一边朝着卫生间门口扭迪斯科,这时,码头卫生队的女兵到船上找老乡路过卫生间,蒋中明直接用小弟弟向女兵敬礼,发呆片刻,觉得不对,一把拿过脸盆捂住了小弟弟……那次把我的肚子笑痛了。

老兵朱耀倪,浙江人,那年主机班副班长陈家旺回家结婚回来,中午在后锚机吃午饭,刚端来的菜有鲍鱼,于是小朱同志这个生瓜蛋子,用筷子夹起一只鲍鱼对家旺说:“班长啊,这东西是不是像女人那东西啊?”家旺一看呕吐着端起饭碗就跑掉了,于是小朱得意的说:“嘿嘿,这鲍鱼好吃,班长跑了咱们三个多吃点……"

我厉数着这些点点滴滴的小事儿,战友们响应热烈,文书老兵何良齐非得发红包给我做”稿费",说要把这些发表在923舰的黑板报上去……可惜的是,军委这帮鸟人,把长白山的舷号改成了989,让我们长白山人看着长白山仿佛是一个客人。我们长白山923的战友们有点无家可归的感觉了。

点点滴滴,在钢铁的军舰中并不缺少温馨。当兵使我后悔了四年,如今是无业游民,连退休可能也没有,但若是不当兵或许我会后悔一辈子吧?因为,军营中的点滴,都闪烁着青春的光辉。

      打赏
      收藏文本
      3
      长白山舰老兵
      2016/11/17 15:17:4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无悔的青春记忆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