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皇家军队与花柳:卖淫女如何惊动了英国女王?

共 1204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3365504
  • 工分:2272730 / 排名: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皇家军队与花柳:卖淫女如何惊动了英国女王?

在卖淫和性病日渐引起社会关注的同时,性病防治由医学领域、社会范畴上升到国家事务层面。可以说,这与克里米亚战争的战况不佳有关。为了平息公众对1854—1856年克里米亚战争军事失败的不满,英国政府用军队严重的性病状况对失败予以解释。据统计,陆军的性病患者占陆军总人数的1/5,各级别军人都难以幸免;性病发病率非常高,远远高于欧洲大陆各国军队的发病率。性病的存在严重影响了英军的战斗力,成为政府和军队不得不面对并予以解决的重要难题。

皇家军队与花柳:卖淫女如何惊动了英国女王?

英军严峻的性病状况与嫖妓成风有关。为了保持军队的战斗力,英国禁止士兵服役期间结婚,这大大助长了嫖妓之风。军队驻扎的地区往往成为妓女出没、卖淫盛行的地区,甚至有一类妓女专门以水手和士兵为服务对象。夜幕降临,海港、兵站以及驻军城镇的妓女在街上诱惑、招揽陆海军士兵。大普利茅茨的德文港、东石屋和普利茅茨三个城镇都是英国军事重地,从街头到巷尾,小旅馆和小酒店鳞次栉比,上岸的海员和水兵经常在酒馆里喝酒嫖妓。针对军队的性病状况,曾有人提出一些办法,如士兵应定期体检、允许服役士兵结婚、允许同性恋、检查妓院卫生、引导士兵使用避孕措施等,但都因各种原因被否定。

1860年的调查发现,陆海军中的性病患者数量急剧上升,迫使下院的陆军委员会于1862年详细调查了陆海军的性病情况。调查报告显示,海军的情况尤为糟糕,约7000人感染性病,因而建议政府“处理兵营与海员周围的罪恶、污秽和疾病”。此后,军队医疗部着手医疗改革,而医学人员希望借此机会遏制性病,向法国医学界请教。法国同行鼓励他们采用法国的做法:既然妓女是性病传播的主要途径,那么可由国家规范卖淫。

皇家军队与花柳:卖淫女如何惊动了英国女王?

结合军队性病的严峻现实以及法国的相关做法,陆军委员会希望提出的解决方案能两全其美,既避免照搬法国的“国家向妓女颁发许可证,并严格监管”的模式,又能够有效管理和约束妓女。几番权衡之后,陆军委员会主张规范妓女,从而斩断性病传播的链条。其具体建议包括:在英国或殖民地范围内“对所有妓女实行强制登记和定期医学检查”;向自愿接受检查的妓女提供医学检查和住院治疗。这种强制为主、自愿为辅的建议折射出英国这一举措的两面性,即在“欧洲大陆国家的专制”做法和英国自由传统之间搞平衡。因为陆军委员会意识到,如果完全照搬法国的强制规范做法,容易引发英国民众的不满,有可能引发新一轮的反抗运动。

新闻媒体不断揭露英国的卖淫状况,促使社会改革家们从道德的角度出发要求规范妓女。据说,1856年伦敦三大医院治疗的三万多名性病患者中,绝大部分患者是被妓女传染的;《柳叶刀》则根据可靠消息认为,“伦敦每60间房子中有1间是妓院,每16位女性(含各年龄)中有一位是妓女”,其结果是“全欧洲没有一个首都像伦敦那样不分白天黑夜地卖淫”。因缺少准确可靠的数据,社会各界对妓女的人数估计相差很大,从3万人到36.8万人不等。还有的社会改革家意识到,随卖淫而生的性病是潜在威胁所有人的公共问题,有可能影响全民族的健康状况,因此有必要制定相关立法来规范妓女和卖淫。

海军部和陆军部也呼吁规范妓女,积极推动相关立法进入议会的议事日程。1864年6月20日,海军大臣克拉伦斯·佩吉特勋爵向下院提交一份议案,主标题为“传染病法”,副标题为“为预防海军和陆军驻地的传染病——牛瘟”。由于该提案标题具有迷惑性,议员们误以为是预防牛瘟,结果使该提案的一读未经辩论就顺利通过。让人吃惊的是,接下来该提案的下院二读、三读以及上院的一读、二读和三读也畅行无阻,最后呈送给女王。7月29日女王签字同意,这就是1864年《传染病法》。根据该法,在11个军事要塞和造船城镇,如若警察或医生向治安法官举报某妓女感染性病,该妓女将被带至医院接受强制医学检查,一旦属实,她们将被扣留在性病医院3—6个月;若该妓女拒绝接受检查,拒不服从医院规章,且未经医学人员同意擅自离开医院,将被地方法院判为犯罪。

该法的唯一目的是通过规范妓女来降低陆海军军人感染性病的概率。就当时英国的陆海军情况而言,如果坚持不允许现役士兵结婚,那就既需要适当满足士兵的性需求,又要降低他们感染性病的概率,那么确保军人所接触的妓女不是性病患者可算得上是最佳选择,故而医学检查范围仅限于军营附近出没的妓女。1864年《传染病法》总体上效果不错,海军部授权知名内外科医生组成特别委员会继续研究梅毒的病理和治疗方法,试图找出更有效的举措。

经过近两年的调查,特别委员会提交调查报告,建议“强化对所有已知妓女的定期监督或检查”。以此报告为基础,克拉伦斯·佩吉特于1866年3月15日提交第二个《传染病法》议案,并于7月11日生效。1866年《传染病法》增加了1个要塞城镇(即温莎);另外,除被怀疑患有性病的妓女之外,居住于或靠近性病传染地区的所有妓女都要接受医学警察的检查,每两周检查一次;如果妓女患病,将被扣留在医院;如果她们拒绝住院,将被拘捕6个月;如果某妓女能够向地方法官证明她不再是“妓女”,也有权向地方法官申请离开医院,或免予检查登记。

医学界和民政部门希望再次扩大《传染病法》的适用范围,得到保守政治团体、军队、贵族的支持。1867年,医学人员、保守人士成立相关组织,呼吁把1866年《传染病法》的适用范围扩大到全国各地,标志着扩展派的形成。扩展派的活动得到保守党占多数的上院的支持,成为颇具影响力的压力集团。下院当时主要关注卖淫和妓女所带来的社会问题,并不希望扩大《传染病法》的适用范围,但在各界压力之下,不得不于1869年6月8日成立一个委员会调查扩大该法是否合适。为了得出有利于扩展派的结论,各地提供的证人主要来自支持扩大的民政部门。不出所料,多数证人支持扩大《传染病法》,仅有少数证人认为该法在降低性病方面未达到预期效果。1869年7月23日,陆军副大臣诺斯布鲁克勋爵提交第三个《传染病法》议案,8月11日生效。出乎扩展派意料的是,1869年《传染病法》仅把驻防城镇的数量增至18个,并没有通行全国;强调更频繁、更广泛地检查妓女的必要性;凡被记录在案的女性须每2周被一位指定医生检查一次;患病妓女住院治疗的最长期限由原来的6个月延长至9个月。

以上三部《传染病法》是军方、议会、行政部门、医学界、慈善团体等各方势力积极活动的结果,成为英国推行有效而又合法的性病防治政策的起点,是扩展派的胜利。传统观点认为,卖淫是一个原罪和道德问题,而非人造法的管辖范围。而扩展派从历史和现实出发,提出三点理由支持规范卖淫:其一,规范卖淫古已有之,英国有先例可循。古希腊曾建立官方妓院,登记妓女,规定她们特定的衣着、举止和住所。而英国从18世纪起开始制定与妓女、卖淫相关的立法,并日渐完善。例如,1744年英国的相关法规授权地方可以抓捕妓女、盗贼、流浪汉和其他居无定所者。1752年《妓院法》进一步规范了卖淫场所的营业资格、场地、营业范围等内容。1824年《流浪法》把妓女也忝列在流浪人员之列,并授权警察可以抓捕那些在公共场所有伤风化、行为不检的妓女。1839年《大城市警察法》和1847年《城镇警察法》授权警察可以逮捕并处罚那些冒犯居民或路人的拉皮条者。其二,卖淫有其存在的必要性。扩展派毫不避讳地承认,卖淫是一项必要的罪恶。在他们看来,卖淫是一项危险的、有碍身体健康的勾当,但禁止它是错误的,毫无效果的。因为卖淫就像化粪池、排水沟、屠宰场和垃圾场一样,虽然惹人厌,但无法去除,只能容忍。其三,规范卖淫也属于公共卫生事务。为了维护公共安全,出现霍乱、瘟疫或黄热病等传染病时往往采取隔离患者的措施,麻风病、猩红热或白喉患者也曾被隔离过,甚至还禁止天花患者出现在公共场所。妓女是性病传播的主要媒介,难道不应该遵守类似的卫生限制?《传染病法》只不过是把其他传染病的预防原则推广到性病防治上而已。来源:世界历史 作者:毛利霞

图文来源网络

      打赏
      收藏文本
      13
      122师广播员
      2016/11/14 18:55:4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2016/11/18 1:33:02
      左箭头-小图标

      也是醉了

      2016/11/18 1:31:40
      • 军衔:海军大校
      • 军号:1680325
      • 头衔:神舟十号太空船舰长
      • 工分:382509 / 排名:2824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皇家军队与花柳:卖淫女如何惊动了英国女王?

      2016/11/16 18:44:1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皇家军队与花柳:卖淫女如何惊动了英国女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