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将其画上纸币对中国人是一种侮辱

共 278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将其画上纸币对中国人是一种侮辱

5000卢布是现今俄罗斯最大面额的纸币。不为人知的是,它和100多年前中国与沙俄签署的《瑷珲条约》有着一定的历史联系。5000面额卢布纸币上印着的小胡子,正是当年逼迫清政府签署《瑷珲条约》的那个人。

之所以谈到这个话题,还是先从一则消息说起。5月18日,《黑龙江日报》头版头条刊登题为《区划调整为龙江经济社会腾飞添翼》的文章,提及:日前黑龙江省政府批准将黑河市爱辉区爱辉镇政区名称用字恢复为瑷珲。

瑷珲无疑是因《瑷珲条约》而闻名。根据历史资料,条约是由沙俄和清朝黑龙江将军奕山于1858年5月28日在瑷珲签定的条约,该条约令中国完全失去了对黑龙江以北约6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乌苏里江以东40万平方公里土地中俄共管,是中国近代史上一次放弃领土所有权最多的条约。

此条约当时未经清政府批准,后来在中俄《北京条约》上确认。条约原存于中华民国外交部,现典藏于台湾地区台北外双溪国立故宫博物院。

至于瑷珲的地名变成爱辉,则是在1956年年底,当时为更改生僻字地名,根据国务院批复文件,黑龙江省将“瑷珲”改为“爱辉”。

中国网友对这一改名抱有极大热情,因为勾起了中国人最难过的一段屈辱回忆。更有人对此事进行联想,认为这或许预示着中国和俄罗斯关系的某种改变。

且不论改名是否会影响到中俄关系,单纯看瑷珲再次从中国人的记忆深处被唤醒,以及随后引发的“集体怀旧”情绪,就能看出中国人对俄罗斯关系的复杂,以及当下中俄关系民众基础相对脆弱的现实。

中俄其实早就在探究民间友好的各种可能,包括互办友好年,互访增加、彼此支持对方关切等。但无论是中国还是俄罗斯,民间总是有一种声音,希望双方对历史问题能够有一个更加公正和客观的看法,而不能把历史当浮云,遮遮掩掩或浑浑噩噩。从长远看,这种态度对中俄关系并无好处。

对俄罗斯与中国走近,不少人持支持态度,认为这符合中国现今的发展利益和诉求。同时也抱有警惕,因为俄罗斯似乎没对包括《瑷珲条约》时期的那段历史,特别是对中国的伤害,真正地反思过。

比如,1997年印刷、2006年才批准使用、2010年再版的俄罗斯面额最大纸币5000卢布上,印着一个19世纪俄国典型军事贵族。他微昂着头,双手交叉在胸前,手里拿着一卷东西,目视远方的城堡。不了解历史的人,或许对这无感;但如果知道此人名叫尼古拉·穆拉维约夫·阿穆尔斯基,恐怕很多人就会愤怒——正是他在1858年逼迫清朝将军签署了《瑷辉条约》。至今仍然使用的这款5000卢布纸币的右上角,也明确无误地印着1858年字样。

根据英文维基百科的说法,1847年9月5日,此人被任命为伊尔库茨克和东西伯利亚总督。在此期间,他不顾俄国外交部的反对,冒着与中国决裂的危险,在黑龙江流域展开了一系列的军事探险活动。同时,他在西伯利亚各民族中强制推行俄语教育,并使用流放犯对黑龙江以北各地加以开拓。

1854年,他率领一支有77艘船的舰队直航黑龙江口。作为克里米亚战争的一部分,其中部分船只继续航行到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为正遭受英国和法国舰队袭击的该城送去了弹药援助。1855年,沙皇命令他和中国以黑龙江为界进行谈判,他率军在黑龙江附近建立起了殖民据点。1858年5月终于迫使清朝将军签约,开始鲸吞中国大片土地。为了表彰穆拉维约夫,沙皇授予他“阿穆尔斯基伯爵”称号。阿穆尔即中国所称的黑龙江。

从俄罗斯一方来看,穆拉维约夫是为了俄罗斯帝国版图做出过重大贡献的政治家和军事家,将其画上纸币似乎无可厚非;但是在中国人看来,这可能是一种侮辱。“纸币事件”中既有不同立场对历史解读的违和,也有缺乏必要沟通等技术层面上的过失。体现的则是两个民族、两种文化的利益碰撞。

在1949年之前上百年的时光里,中国一直扮演着被欺侮的角色,需要被认可、需要被承认的意识形态,已成为鲜明的民族性格烙印。从那时起乃至今日,它不仅没有淡化,反而随着中国国力增强、国际局势的变化而不断加深。这似乎应该成为俄罗斯理解中国人心理的一条历史线索。

虽然中俄宣称边界问题已经解决,但回看造成这一问题的历史原因,却能分出对与错。同时俄罗斯也应该清楚,对历史的明确认知是包括民间友好在内的全方位友谊的基础;确认历史也并非一定要改变既成现实,而是为了以史为鉴,面向未来。中国对日本是这么说的,对俄罗斯或许也可以认真地讲一讲。至少,不要让了解情况的中国人在使用5000卢布时心怀感伤。

      打赏
      收藏文本
      0
      你哈啥我黑啥
      2016/10/22 14:30:4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将其画上纸币对中国人是一种侮辱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