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那些曾经为了祖国而远去的无数牺牲梦想中的是一个怎样让人眷念无悔的新中国?(上)

共 54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9204384
  • 工分:15224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那些曾经为了祖国而远去的无数牺牲梦想中的是一个怎样让人眷念无悔的新中国?(上)

阐述:此文献给光荣的新中国成立史!曾经几何时东方的中华大地、上演着无数个民族无悔的灵魂牺牲在了迎接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来临的战争胜利路上。人们之所以牺牲,就在于心中那憧憬的美好明天。人们之所以将灵魂交给祖国,就在于民族那无悔的共识召唤。而人们之所以要奋不顾身、就在于携手的温度能够驱散内心的生命恐惧。但人们为什么还要前仆后继?就为了心中梦想的祖国那未来描绘的眷念面容。当那些已经远走的人们来不及看看祖国正在焕发一新的站立时刻,其实无数个灵魂已然不再是那么的卑微和渺小了。人们为什么当初为了心中的梦想祖国依然像无数个小溪汇成一道道的江河再铸就成黄河与长江的宏伟磅礴之势塑造出了一个崭新的中国?那是人们相信真诚和携手、诚挚和友爱、情义和团结,信义与付出、秩序与公平、权益与未来才是华夏民族心里向往的梦想社会之所在,因为这个华夏梦想也才有了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的从此诞生。

而那些曾经为了祖国这一天的崭新来临依然远去的无数牺牲梦想着的是一个怎样让人眷念无悔的新中国?历史翻过它那曾经的沉重定格在了今天的中国,今天的中国是不是也能依然无悔于曾经这些人们留下的梦想祖国?当然远去的人们懂得新中国的即使来临也仅仅只是“万里长征刚刚走完了第一步”,前方等待新中国的仍然是道路坎坷曲折,但人们愿意为了这无比艰难的第一步而留在这万里长征之路上,因为人们把梦想中的祖国留给了万里长征的第二步。然而中国社会经历了数千年来漫长的人性磨合发展当走到1949年10月1日建立起了一个崭新的中国之时,也随即面对着一个现实重大而且要求紧迫的定义社会意识!同时这也是新中国无法可以选择也是不被允许规避的严峻考验。为什么中国会在1949年10月1日建国后出现重塑整个社会意识的定义要求?它又能够给新的中国带来怎样的社会进步文明要求?它对于新的中国而言未来又意味着什么?

其实只要放眼世界范围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当沙皇俄国在1918年由苏维埃建立起强而有力的苏联就是为了要求重塑俄国的社会意识;德意志帝国在1918年一战当中国家战败后君主立宪制被废除、继而通过魏玛共和国再交由纳粹主义接替也是以强而有力的要求重塑德国的社会意识;而意大利君主立宪制在二十年代主动就将国家权力交给了纳粹主义者同样也是希望通过强而有力的要求重塑对意大利的社会意识;并且包括西班牙、葡萄牙都为此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先后相继建立起了独裁政体都是希望以强而有力的要求重塑社会意识。如果要是有人质疑说那当时还有英国、美国、法国、日本等这些世界上的列强国家为什么它们的社会没有发生相同要求?不错英、法、美、日等这些世界上的列强国家它们的社会并没有为此跟风,不过要知道这些世界上的列强国家都属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当中的战胜国。而那些要求通过强而有力的方式来进行重塑社会意识的国家不是一战的战败国、就是一战的不满意国、还包括一战的战争退出国以及一战的被边缘化国家。

不过需要注意到的是这些国家可都是自身看到了本社会的意识落后性然后主动采取与时俱进,特别都是主要集中在欧洲大陆区域。我们知道欧洲大陆自近现代以来的国家政治形态雷同于中国春秋战国时期,所唯一不同的是国家社会由各民族体构成。就像中国春秋战国时期一样欧洲大陆也迎来了大面积思想意识学派的“百家争鸣”。正因为欧洲大陆迎来了近现代伟大的思想意识大释放,也就造成欧洲大陆上的国家社会体远远先进于地球其它大陆上的国家社会体。而现代人类社会自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其实就是国家社会与国家社会之间展开的强大意识竞争,不管什么属性的社会主义性代表着的其实就是思想服务性,其服务对象也就是国家与社会意识。但在欧洲大陆上绝对不会出现要求国家与社会意识来服务于社会主义性,同时国家(政体)与社会的意识要求性就是决定现代战争竞争成败的关键所在,更是决定民族与社会命运未来的方向,但社会意识就是所有的根本之所在!

同样也要知道如果没有竞争意义、没有先进意识,欧洲大陆在一战结束后也就不会出现如此多的国家相继要求跟进,而为什么欧洲大陆上会出现这些国家相继要求跟进?又为什么会集中体现?这就是因为这些国家都知道时间价值的重要性!更知道时间意味着什么!毕竟欧洲大陆上的国家同时经历过在世界拓展意识时代(向世界扩张殖民属地时代)带给的国家社会强烈竞争紧迫感,特别是1904年在亚洲区域的远东地区爆发的“日俄战争“就完全代表了世界拓展意识时代的结束、世界也就迎来了国家竞争意识时代的来临,其时代内涵对于国家来说竞争已经直接指向社会本身。表面来看,一战后至二战前后时期欧洲大陆上与之相关发生要求进行重塑社会意识的国家大部分都具有政党独裁要求性质,不过就政党独裁要求性质而言却存在着“是为了独裁而要求独裁、还是要求独裁而为了社会意识”,而前者仍然代表着的是延续了古老传统封建奴隶年代的腐朽伪善并且针对社会本身进行残酷统治意识;但后者却是通过被赋予高度权威领导和规范秩序要求的国家社会集合再展现出强而有力针对社会意识进行无条件、无任何差别的准确性方向完成。

简单来说虽然似乎两者都是独裁统治慨念,但前者就是为了统治本身社会,而后者却是为了服务本身社会。因此不能被表面蒙蔽了认知意识,就像两个人虽然穿着同样款式的外套,但能就此说明这两个人从里到外就是同属一个人吗?由此延伸国家和社会之间同样也存在是国家完全服务于本身社会,还是社会本身完全服务于国家?毫无疑问在欧洲大陆上一战至二战前后期间形成的独裁政体都是国家服务于社会本身。那么一战后经过社会意识重塑要求后的德国,再针对一战的占胜国英、法、波兰这些中、西欧国家展开二战期间的大规模国家战争,很明显英、法、波兰等中、西欧国家在面对来自德国经过社会意识重塑要求后的国家战争机器面前可以说就是不堪一击,而双方国家所持有的武器技术与装备规模并不存在着超越优势性而属于同区间范围,所以双方国家之间的社会意识差距明显就显露出来了。但德、苏两个国家却是都经过社会意识重塑要求后再彼此展开国家战争,因此就战争要求意识性来说德国的西线战争完全不同于东线战争,也就是说德、苏之间的国家战争就是两个经过社会意识要求重塑之后,再展开谁的社会意识在这个世界上更优势的国家生死竞争(注:不是国家社会生死竞争),所以双方展开的战争也必然是历史性的空前惨烈和残酷无比。

而二战前后时期的西班牙、葡萄牙,正由于被来自意大利、德国乃至苏联的社会意识重塑要求冲击下,首先应该是出于民族本能要求和捍卫固有权益也相继主动展开了重塑社会意识的国家社会运动。因此直到二战结束做为世界上两个法西斯独裁政体的西班牙、葡萄牙在面对二战获得胜利的同盟国阵营面前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畏惧和害怕战争而相继采取国家政体变形应对要求。在欧洲大陆的同盟国甚至美国估计都没有以国家战争为支撑手段来要挟西班牙、葡萄牙的国家信心,这就是国家社会意识重塑具有的存在价值性。而国家价值(政体价值)与社会自身价值两者之间而言,国家价值因为是来自自身社会价值因此就不可能自成一体,更不可能被允许凌驾于社会自身价值要求之上。国家可以因为对外战争被竞争要求消灭而社会仍能继续重建国家(政体价值),但如果发生社会丧失了它应有的这种主动意识要求性,那么这样的社会体本身也就不具有任何要求价值性了,所能够集中反映出的价值性无非就是统治它的国家(政体)或者殖民势力。

中国古人为什么曰“取之于民而用之于民”?从表达性说明根本没有任何统治意识要求。可想而知中国古人所具有对于社会科学的思想认知性已经达到了一个怎样的意识高度。“取之于民而用之于民”其核心思想就是要求中国的统治阶级能够丢弃社会统治意识性、树立起社会服务意识性。“取之”代表的是权威要求性,“用之”表示对“取之”的秩序规范性。而就社会性的因果发生来看,“取之于民而用之于民”中国古人想要通过此社会行为学要求来最终表达一个怎样的目的意识性?可以肯定的说就在于能够产生出自然意识要求的集合社会向心凝聚力!那么中国古人要求社会走向集合向心凝聚力又是为了什么?当然就在于国家社会的对外要求竞争价值性。我们再回顾二战历史来看苏联,如果说苏联在二战前曾经在全社会展开的大规模清洗运动,是按照社会主义性要求来对社会进行大规模清洗,那就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德苏战争的结果走向苏联必定要遭到彻底的国家战败摧毁,即便苏联再拥有数量规模无比惊人的庞大军队也仍然同样如此!苏联为什么要求对全社会进行大规模的清洗运动?因为苏联国土范围横跨欧亚大陆同时也必然要受到来自欧洲与亚洲根本理念不同的社会意识学重大影响,因此苏联国内自然也就形成了社会向心凝聚力要求面和社会非向心凝聚力要求面的对碰,但是社会向心凝聚力要求面如果没有来自国家(政体)的融合,可以说根本就不可能是社会非向心凝聚力要求面的对手。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苏联在二战前国内会发生大规模的清洗运动、不过苏联针对的是社会非向心凝聚力要求面而非按照社会主义性要求。做为国家战争学最基本认知,进行当中的国家战争如果使用的督战行为越普遍、所涉及到的战场面越大,并且督战行为随意性越大就说明其军队组织整体构建存在致命的意识缺失。起码这样被枪顶住的国家军队在面对具有主动/战场牺牲意识的国家军队面前其结果可想而知。但是具有针对属性要求的督战行为却能提升国家军队主体在战场上的主动牺牲意识(只有社会意识是属于朝向向心凝聚力集合要求的),苏联与德国的国家战争当中所发生的督战行为就是属于此类,所以苏联军队的主体才可能顶住来自德国军队任何前仆后继、奋不顾身的强大战争冲击。正因为通过二战的国家战争所反映出来的社会意识具有的重要关键性,同样也会深刻的影响到1949年10月1日建立前后的新中国。但是在走向建立新中国的道路上中国发生的仍然是国内战争要求而非国家战争要求,并且还是从1945年8月对日的国家战争结束后就直接转换成为1946年的国内战争要求。同时中国对日的国家战争要求期间,由于历史原因带来的传统延续性就致使中国根本不可能具备进行对日要求的国家战争基本社会意识。

也就自然造成了中国对日的国家战争期间无论关内关外大小汉奸成群,成双结队。而为了生计、为了利益、为了荣华、为了内斗等等中国整个社会基本要求面无时不刻、到处充斥着告密者、揭发者、监视者、诱惑者、伪装者、背叛者、反复者等等,特别是东北的抗联在长期坚持不断打击日本侵略军的无数个战斗岁月当中,而以杨靖宇将军最后只剩孤身一人、但仍然选择战斗直至壮烈牺牲,同时也就代表了中国东北抗联对日作战的最后终结。试想中国东北的对日国家战争抵抗者们能够发生在自身国家范围内的社会基本面完全丧失继续要求生存和继续要求战斗的事情,当然这绝不代表日本本身就具有如此国家战争的直接能力要求,必然是通过伪满洲国的政权统治阶级有效控制性而直接完成的。说明中国东北整个社会从最基本组成单元(家庭)不管城市还是乡村开始就已经被中国满族具有的统治成功经验学完全轻车熟路而掌控,如此才可能将东北整个抗联命运至于其股掌之中。虽然如此但中国整个满族层面也同样要受到来自日本全方位的直接控制,而且日本针对中国整个满族层面的直接控制要求比起满族针对汉族和其它民族在东北统治的控制要求来说手段应该完全不同,但是只会更严厉、更冷酷、更无情、同时还存在去人格化、人性化要求。(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2202543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6/10/13 20:20:1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那些曾经为了祖国而远去的无数牺牲梦想中的是一个怎样让人眷念无悔的新中国?(上)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