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F-35开始发挥网络中心战的威力了,首次前出制导海军标准-6导弹成功拦截超视距目标

共 13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5528151
  • 工分:392392 / 排名:304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F-35开始发挥网络中心战的威力了,首次前出制导海军标准-6导弹成功拦截超视距目标

中国网新闻9月22日讯 据洛马公司官网9月13日报道,美军F-35“闪电”II和“宙斯盾”武器系统首次完成联合实弹演习。洛马公司、美国海军和美国海军陆战队参与了本次联合演习,演习首次成功演示验证了F-35与“海军一体化火控-防空”系统集成的实弹拦截能力。

美海军防空反导的新锐:“宙斯盾”作战系统 “标准-6”导弹

目前,美国“宙斯盾”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在其多层次、一体化弹道导弹防御体系占据了主体地位。“宙斯盾”系统的思路是以高性能的AN/SPY-1相控阵雷达和AN/SPG-62等硬件为基础大幅提高单舰的防空通道数,但有效拦截范围仍然局限在本舰雷达视野内,受地球曲率的影响对掠海反舰导弹探测距离仅有数十公里。

美国海军在“宙斯盾”服役前就在考虑如何更有效的对抗饱和攻击。20世纪80年代后期的协同交战能力设计中,空基平台(飞艇或飞机)提供远程搜索探测能力,将搜索跟踪到的目标通过高带宽数据链传输给防空舰,防空舰发射“标准”防空导弹,“标准”导弹飞出战舰视野后的中段指令修正和末段半主动雷达照射都由空基平台完成,这是一个典型的基于远程传感器交战(EOR)的设计概念,“标准-2” Block IV导弹正是满足协同交战能力设计的导弹。

进入21世纪后,雷神公司提出了以“标准-2”Block IV导弹为基础,融和AIM-120的主动雷达制导技术的新方案,最终演化成现在的“标准-6”远程防空导弹。“标准-6”防空导弹在最大射程和最大射高上和“标准-2”Block IV导弹大致相同,“标准-6”型导弹重1.5吨,长6.55米,直径533毫米,最大射程240公里,最大射高33公里。“标准-6”导弹同样具备了“标准-2”导弹的跨地平线网络战能力,在开发中还引入反弹道导弹能力,用于竞争“标准-2”Block IVA取消后新的海基低层弹道导弹项目。

“标准-6”导弹在制导方式上采用AIM-120C7空空导弹主动雷达导引头的发展型号替换了原有的半主动连续波雷达导引头,这也是其原名增程主动导弹的由来。为了兼容美国海军的使用,制导系统的频率参考装置做了修改,兼可以半主动照射模式工作。主动雷达制导配合现有的协同交战能力系统,使美国海军获得了更强大的跨地平线攻击能力,“标准-6”导弹的防御包线在低空部分大范围延伸,在增加防空通道的同时进一步强化了美国海军对高速掠海反舰导弹的抗饱和攻击能力。

“标准-6”型导弹历经9年研发时间,首批订单数量为1200枚,单价为430万美元。据海军技术网2015年1月16日报道,美国海军已经证实未来将雷声公司研制的“标准-6”(SM-6)型远程多用途防空导弹集成至配备“宙斯盾”5.3和“宙斯盾”3.A.0作战系统的军舰,意味着“标准-6”的部署平台将从现在的5艘扩展至超过35艘,提供覆盖范围更广的编队防空。

海军陆战队F-35B战斗机向适应联合作战的多能化方向发展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人类社会进入了信息化时代,隐身技术在军事方面的应用也渐趋成熟,世界航空装备正处在一个大变革的时期。而F-35“闪电II”隐形联合战斗机就是吹响这一变革的最嘹亮的号角。F-35产生于美国战略条件最为宽松的时期,当华约集团崩溃后,美国判断从90年代起的20年内是难得的战略机遇期,可以从容布局,为应对未来新的大国崛起做好准备。F-35“闪电II”攻击战斗机将产生三种不同的版本,空军(F-35A)、海军陆战队(F-35B)以及海军(F-35C)。

F-35B自诞生以来就一直是全球瞩目的焦点,同时,关于其设计理念和特点也一直存在着很多的争议。这种多功能战机拥有电子战、情报、监视与侦察(ISR)以及动能攻击能力,是海军陆战队未来两栖攻击能力的关键。洛马公司航空工程执行副总裁表示,评判一部战机是否为五代战机的一个关键特征便是其是否能通过其先进的传感器融合与外部通信能力成为部队联合作战的倍增器。

2014年11月,在伦敦举行的一年一度的“国际战斗机会议”上,各方对F-35B飞机的态度分歧十分明显。美国海军陆战队公布了关于F-35B的新“作战概念”(Conops)。海军陆战队负责航空的副总指挥乔恩?戴维斯中将说,新“作战概念”也被称为“分布式Stovl作战”(DSO)计划。这一概念的目标是从位于盟友领土上的基地(这些基地在敌方导弹射程内)开展空中行动。通过利用“可移动的前沿武装和加油点”(M-Farps),F-35B(该机型是所有F-35机型中航程最短的)可以比部署在导弹射程以外的区域时更快应对作战需要、出动更多架次并更深入敌方领地。

2016年8月底,美国海军陆战队还宣布,要为F-35B等海军陆战队使用的几乎所有飞机安装激光武器。美国海军陆战队战斗发展司令官罗伯特?沃尔什当地时间8月30日和国防专业记者见面时表示:“海军陆战队使用的几乎所有飞机上都将安装名为‘定向能量武器(DEW, Directed Energy Weapon)’的激光武器,这是可以将电磁波和粒子束集中在一处,制造出大功率能源,以射击并摧毁目标的新型未来武器体系。”

在2016年9月12日的测试中,未经改装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海战测试与评估第一中队的F-35B充当传感器的角色,探测超视距威胁目标。F-35B通过机载多功能先进数据链(MADL)将数据发送至地面站,地面站与美国海军“沙漠战舰”(LLS-1)上的“宙斯盾”武器系统相连。目标随即被“标准-6”防空导弹摧毁、拦截。

本次白沙导弹靶场真实演示验证了如何利用美国海军陆战队的F-35B和美国海军的“宙斯盾”武器系统实现分布式杀伤。这只是F-35B作战潜力的一小部分,未来将扩展至全军。这种能力一旦实现,会显著提高作战人员的态势感知能力,利用“宙斯盾”和F-35更好的掌握海战环境。将任意型号F-35作为广域传感器,可显著提高“宙斯盾”的探测、跟踪和交战能力。

美海军大力推进“海军一体化火控-防空”能力

2014年1月28日,美国国防部主管采办、技术和后勤的副部长弗兰克?肯达尔在美国国会众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发表有关国防部“转向亚太地区”的证词时,既笼统地提到了一体化防空反导能力,又特别提到了扩大美国海军的“海军一体化火控-防空”(NIFC-CA),并称它们对于支撑“空海一体战”概念所预想的协同作战行动而言是必需的。

其实,在此之前美国海军就未来作战提出了“海上盾牌”作战概念,是指借助于制海权、海军全球兵力存在和网络化情报监视与作战能力,改变传统的保护自己和交通线的防御概念,承担战区防御乃至战略防御的使命,成为联合作战战区和国家的一面“盾牌”。

作为“海上盾牌”作战概念一项主要能力——战区防空和反导能力的目标是,建立以“协同作战能力”系统为“骨干”的“海上综合火控-防空系统”,将先进的传感器系统和世界上最先进的超视距面空导弹联成一个网络,在广阔的战场空间为整个联合部队系统提供防空和反导能力。“海上综合火控-防空系统”指美国海军具备协同交战能力的防空体系,其目前设想的组成装备包括“宙斯盾”战舰、“标准-6”舰空导弹、E-2D预警指挥机等。

根据美国海军水面战中心达尔格伦分部在2013年11月发布的一份报告,NIFC-CA项目旨在寻求部署“可行且稳健的一体化火控”体系(SoS)。美国海军在2013年8月发布消息称,其“钱斯勒维尔”号巡洋舰完成了首次“海上综合火控-防空系统”概念的海上演示验证,使用“标准-6”导弹射击了一架靶机。

洛马公司旋转与任务系统执行副总裁表示,“海上综合火控-防空系统”扩展了目标探测、分析与拦截范围,对于美国海军具有颠覆性意义。F-35与“宙斯盾”武器系统演示验证使我们距离充分挖掘这些全球网络化的复杂系统的潜力,保护并支持作战人员更进了一步。

“宙斯盾”基线9采用完全开放式的系统架构,装备美国海军驱逐舰,是目前及未来“宙斯盾一体化防空反导”(IAMD)的基础。基线9正在大规模部署现役驱逐舰、新造驱逐舰以及岸基宙斯盾军事设施。通过“宙斯盾通用资源库”衍生的版本则广泛装备海岸警卫队巡逻艇、“自由”级近海战斗舰及其他未来护卫舰艇。

作为全球系统集成和防空反导系统、技术开发领导企业,洛马公司拥有高质量的导弹防御解决方案,使公民、财产与部队免受现有及未来威胁。该公司经验丰富,包含导弹设计与生产、碰撞杀伤能力、红外导引头、指挥控制/作战管理、通信、精密光学指向与跟踪、雷达与信号处理,以及导弹防御测试用威胁模拟目标。http://www.china.com.cn/military/2016-09/22/content_39348982.htm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6/9/25 9:34:3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F-35开始发挥网络中心战的威力了,首次前出制导海军标准-6导弹成功拦截超视距目标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