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二战日本陆海军伙食

共 4646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二战日本陆海军伙食

二战日本陆海军伙食

二战日本陆海军伙食

二战日本陆海军伙食

二战日本陆海军伙食

二战日本陆海军伙食

二战日本陆海军伙食

二战日本陆海军伙食

二战日本陆海军伙食,冰激凌

二战日本陆海军伙食

二战日本陆海军伙食,鱼罐头

二战日本陆海军伙食

二战日本陆海军伙食,白米饭

二战日本陆海军伙食

二战日本陆海军伙食,土豆炖鸡

二战日本陆海军伙食

二战日本陆海军伙食,这个像国旗

二战日本陆海军伙食

二战日本陆海军伙食,肉馍馍

      打赏
      收藏文本
      5
      0
      2016/9/23 21:08:10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二战:午餐肉保卫美军战斗力(组图) ,

      https://bbs.tiexue.net/post_13541744_1.html

      日本鬼子为什么爱抢老乡家里的鸡?

      https://bbs.tiexue.net/post_13401784_1.html

      2020/2/12 17:10:11
      左箭头-小图标

      还鱼罐头,上面都写着干野菜了,智商真捉急(袋装米、干菜团、战力面包)

      2016/10/8 10:20:18
      • 头像
      • 军衔:武警大校
      • 军号:9910505
      • 头衔:武警越南总队一支队
      • 工分:219602 / 排名:739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羊羹:

      羊羹是以豆类制成的果冻状食品。其后随着茶道的发展,羊羹逐渐成为一道著名的茶点。

      羊羹起源自中国,其后再传入日本而成为当地的传统点心。初期,羊羹的确是一种加入羊肉煮成的羹汤,再冷却成冻佐餐。后期羊羹传至日本,但在镰仓时代至室町时代佛教的禅宗传入,由于僧侣戒律不能食荤,故羊羹亦慢慢演化成为一种以豆类制成的果冻形食品。此后,羊羹成为了茶道的其中一种著名茶点,而日本人亦慢慢将羊羹发展和转化,变成今天多款不同口味的羊羹。

      羊羹作为甜食也是日军的定量配给品,又是果冻一样易于携带,成为战地日军士兵的最爱。

      日军在抗战中常用九二式饭盒,分内外盒:外盒用来煮菜,内盒用来煮汤或者煮饭,一次性可以煮好饭和菜。

      使用九二式方和一次可以做出两天分量的饭,这样节省了第二天做饭的时间。在1940年之前,日军煮饭都必须用木材或者各种燃料,也包括蜡烛。1940年之后,日军开始使用便携式固定酒精燃料,每块燃料都可以烧好两个饭盒的饭。

      在部队行军时候,普通日军士兵需要携带6天的口粮。

      这6天的口粮包括3天的精米(2610克),1天的饼干(690克),2天的压缩干粮(1380克),1天的罐头肉(180克),6天的干肉(720克),6天的味增粉(180克),6天的味增(450克),6天的砂糖(120克),6天的盐(30克),6天的营养食(270克),这些总重量已经接近7公斤了。

      除了这6天的口粮以外,日军士兵每个人必须携带2天的应急口粮。应急口粮重量为1700克,主要是不需要烧煮的饼干(也可以是大米),肉罐头,盐和腌菜这类,因为激烈的战斗中一般没有时间做饭。

      应急口粮并不是给士兵自己吃不上饭时候应急用的,而是必须在指挥官下令的情况下,才允许使用。不然就算士兵活活饿死,也不允许动用应急口粮,违者会被严厉惩处。

      应急口粮一般用于日军作战的最后关头。以在抗战的作战来说,一旦指挥官下令使用应急口粮,就说明出现两个情况,一是日军后勤补给已经被切断或者中断,二是战争已经到了紧要阶段,如果2,3天内日军不能获得成功,恐怕就只能撤退了。

      抗战中一旦日军被国军包围导致补给断绝,日本空军往往会空投大量这种应急口粮。比如台儿庄战役期间 被痛击的第10师团,太原会战中平型关战役被国军包围的第5师团,武汉会战在万家岭被包围的第106师团,都靠这些空投补给苦苦支撑。

      普通口粮加上应急口粮的近2公斤,光是口粮就要将近9公斤的重量。再加上步枪,弹药,九九式背囊,衣物,雨衣,毛毯,牙刷牙粉毛巾肥皂,甚至还有150张卫生纸,日军这样负重也就有20公斤了。好在日军在长距离机动的时候,往往依靠铁路,汽车,运输船之内,所以真正步行行军还是有限的。

      以上说的口粮,都是日军作战时候的口粮。如果在日军的驻扎地,他们的伙食往往是相当不错的。

      因为在抗战初期,日本人以到乡村扫荡的形势,将大小村庄里面的家禽,牲口全部变成新鲜的肉食,农民们种植的各种蔬菜自然也逃不过他们的掠夺。

      日军在驻扎地占领区,往往有固定的食堂,以中队为单位集体进餐。各种食品种类众多,单单主食就有:米麦饭,栗饭,什锦饭,牛肉饭,福神渍饭,红薯饭,小豆饭,豆腐拌饭等等。

      至于汤居然也有20多种,包括:味增汁,青菜汤,蛤蜊青菜汤,白菜豆腐汤,鲤鱼汤,尊鱼汤,鳕鱼海带汤,萨摩汤,葛汁汤,吴汁汤等等。

      另外还有几十种炖菜,几十种烧烤菜,以及花样众多的油煎菜,凉拌菜,酱菜,西式菜,病号菜,简直就是开大宴席了。

      除了日军日常免费供给以外,日军中队,大队的驻扎地全部都有军用小商店,里面物品极为丰富,出钱就可以买到,包括各种罐头,啤酒,饮料,甜食,糖果,糕点。

      奇怪的是,购买这些以士兵居多,因为日本陆军有一种观念,军官不能贪图享受。所以军官不能经常购买超过普通士兵标准的东西,如果买多了就会瞧不起。

      不过在中国驻扎的日军军官生活自然远远比普通士兵要好,有的甚至还包养了当地的日本妓女,有的还由伪军出面做起了生意。

      2016/9/28 17:17:54
      • 头像
      • 军衔:武警大校
      • 军号:9910505
      • 头衔:武警越南总队一支队
      • 工分:219602 / 排名:739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新鲜蔬菜

      新鲜蔬菜都是在中国当地强行抢来的,就因为农民有时候没有粮食和蔬菜可交,日军在中国进行过上千次的扫荡,杀死了很多无辜的农民。在汪伪政权控制区的城市,日军不便于直接屠杀,就采用军票购买的方式。

      日军军票其实并不容易兑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一堆废纸。据1940年日本正金银行不完全统计,从日军1937年杭州湾登陆起到1939年底,仅甲、乙、丙、丁4种军票的总发行量已高达34,2959亿元。操控这些军票的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主计大佐新庄健吉也承认:实质上军票没有任何保证。这不过是换一种名目的抢劫。

      干菜:

      干菜就是完全脱水的蔬菜,它比新鲜蔬菜的体积小,重量轻,是为了运输和食用的方便,也延长了蔬菜的保存时间。干菜的又是是保存了一部分蔬菜的营养,缺点是口感太差,跟新鲜蔬菜没法相比。

      日军的干菜已经用味增汁经过调味,可以直接食用,也可以在此煮食。干菜的种类非常多,因为日本人同中国人一样把蔬菜作为主要的副食。干菜包括:菠菜,小白菜,萝卜,白菜,牛蒡,茄子,马铃薯,胡萝卜,香菇,藕,裙带菜,难关,甘薯等等十多种。这种干菜有些类似于今天方便面中的那种干蔬菜。

      战争爆发以后,又增加了干萝卜丝,干海带,干豆,干葫芦丝,干豆腐等11种之多,这些东西更容易保存。

      泽庵渍:

      萝卜采用米糖等腌制,其实就是日本民间的腌菜的一种,用大白话说就是腌萝卜。其实泽庵是人名,他是江户时代一位名叫泽庵宗彭的临济宗僧侣,曾任京都禅宗寺院大德寺住持。为甚么渍物的名称会冠上他的法号?据说“泽庵渍”这种用米糠、盐水腌成的酱菜制法是他发明的,但这只是一种民间传说而已。

      其实泽庵同中国福建的黄土萝卜腌菜非常相似,一般认为是从中国福建传到日本的。泽庵是用晒干的白萝卜或者黄萝卜,加上食盐与米糖等物腌制的。同中国的腌菜一样,一般需要3个月才能腌制完成。同中国普遍的腌萝卜不同,泽庵中由于使用米糖,所以有一定的甜味,符合日本人的口味。日本人对于泽庵的态度,并不是仅仅当做腌菜而已。在当年日本人的日常饮食中,无论是农民工人,还是日本皇室,泽庵或者说腌菜几乎是必备的餐桌副食品。日本人对腌菜有很深厚的感情,是代表着日本、故乡及母亲的温暖味道,所以他们拿起一碗热腾腾的白饭,加一点点腌菜,便是最令人满足的食物。

      福神渍:

      福神渍、泽庵都属于日式腌菜的一种,是在东京上野渍物老铺“酒悦”第十五代主人于明治十九年(1886年)发明出的。据说材料使用了萝卜、茄子、劈刀豆、藕、瓜、紫苏、芜菁七种蔬菜,于是用关谷中七福神的来给它命名了。制作方法是将七种蔬菜切成碎片后,用酱油、砂糖、味醂腌成的大众酱菜。

      梅干

      也就是“盐渍黄梅”是日本传统的咸菜食品。对日本人来说,咸黄梅就像以前中国人过冬必吃的大白菜一样,是每家必备的东西。到了黄梅雨季节,在各个家庭与食品工厂就开始生产梅干,当时的外国记者夸张的说:整个日本都弥漫着一股梅子香味。据说梅树的原产地是中国长江的中游、湖北省的山岳地带。大约一千五百年以前,遣唐使(630-894)从中国把“乌梅”带回日本来。最初梅子在日本是作为汉方药物使用,并不是作为食物,传说村上天皇的病就是用梅干治好的。

      到了江户时代,日本普通老百姓开始大量制作和使用梅干。梅干除了可以调味以外,更有很好的保健和解毒作用,深受日本人的喜爱。梅干除了调味以外,还有个重要的作用,就是防止脚气病,因为梅干里面含有丰富的维生素B。

      日军在太平洋和缅甸作战期间,由于粮食紧张,往往只能用梅干下饭。可笑的是,由于米饭中间放一个梅干,很像日本的国旗,居然把这种白饭加梅干的可怜饭食叫做日之丸便当。真是辛辣的讽刺。

      2016/9/28 17:10:24
      • 头像
      • 军衔:武警大校
      • 军号:9910505
      • 头衔:武警越南总队一支队
      • 工分:219602 / 排名:739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至于精麦,一部分是日本自产的麦子,另一部分则从美国和欧洲进口。当时日本每年和美国有大量的贸易,这也是美国在抗战开始后,不同意经济制裁日本的原因之一。大麦不是单独吃的,而是混在精米中煮,目的很简单,就是防止脚气病。

      饼干

      这里的饼干不是今天的压缩饼干,而是普通的饼干,类似于今天中国市面上那种饼干。在918事变之前,日军的饼干同美国军队的饼干没有什么不同,甚至原料面粉都是从美国进口的。

      可是美军的作战区域,却和日军有着明显的不同。日军当时的作战区域已经定为中国大陆地区,尤其是中国的北方,东北,华北地区。这些地区水资源不足,很多地方缺水。而美国面粉的特点是粘性不足,容易吸收水分。所以日军士兵在日俄战争中大量吃这种饼干的结果就是,非常口渴,但又找不到干净的水源,导致战斗力大减。

      同时,中国的公路水平差,运输车辆,无论是汽车还是马车在路上都会剧烈颠簸。这些粘性不足,相对较脆的饼干很容易在运输途中就脆裂,导致无法整块食用。

      而且中国东北华北地区秋冬季比较寒冷,华中地区又多阴雨天气,这种饼干容易吸水,一旦遭遇雨雪哪怕吸一点水以后也会溶解成面团,根本无法食用。

      其实这些也都是其次的,日军官兵在日俄战争开始大量食用饼干,他们最抱怨的是饼干口感非常不好,吃饼干如同嚼蜡。日军官兵普遍厌恶这种美国面粉制作的饼干。

      日俄战争结束以后,日本军方针对这些问题,改为进口粘性高,营养更丰富,口感也比较好的欧洲面粉。用这种面粉成的饼干基本解决了以上的问题,满足了作战需要和日本人的口感。

      同时,这种饼干同当时日本民间饼干也有一定的区别,为了补偿士兵消耗的体力,饼干烤制的时候还加入了芝麻,米粉,土豆粉等材料。

      由于不需要烧煮,饼干也是二战中日军士兵作战时最长吃的主食。日军制作的饼干,每块100克左右,6块为一天的主食量,战时包装为60块一铁箱。这种饼干口感同现在超市出售的饼干相比,自然要差多了。不过还是很压饿的,是很实际的食物。但作为日本人,还是很喜欢吃热饭的。只要有条件,他们尽量还是把米饭烧熟,哪怕是在泥泞不堪的前线。

      压缩干粮

      日军的压缩干粮在整个二战中算是独树一帜。

      日军制式压缩干粮为1931年正式定型的,研发期间由于遭遇很多技术难题,前后居然用了7年之久。

      压缩干粮的主要原料是脱水膨化糙米,也就是普通糙米经过压榨膨化而成。这种膨化糙米易于保存和食用,无需再次烧煮,淀粉含量高,是很好的压缩食品,在当时世界其他国家是没有的。

      不过,膨化糙米的致命缺点在于根本没有味道(吃它只是为了活命而已)。必须食用各种有味道的副食和甜食调味后才可以吃。不然,真的只能捏着鼻子往下咽了。

      营养口粮

      营养口粮类似于今天解放军的精力口粮,主要用于弥补体内大量的热量消耗。根据日军战前研究,在极端情况下,日军普通士兵一天消耗热量可能超过4000大卡。如果连续持续这样的消耗,单靠日军的正常伙食,恐怕无法有效弥补热量的损失。

      这也是营养口粮被日军发明的原因。

      图上就是其中一种。由于中国人和日本人的饮食不像白人那种吃肉吃奶动物那样高油高脂肪,所以往往需要营养口粮给与补充。

      日军的营养口粮有很多种,但原料大体相同,都是以奶粉,酵母,麦芽糖,葡萄糖压制而成的高热量食物。以1号营养口粮为例,它还添加了可可粉,食用椰子油,每块仅重8克,热量却高达600卡,一天吃10块就足以满足任何的热量消耗。

      除了1号以外,还有2号,3号等好几种。

      副食

      肉类包括:鲜肉,罐头肉,干肉,也包括鸡蛋

      鲜肉

      鲜肉顾名思义是新鲜的肉食,日军在作战期间,如果作战区域比较靠近自己的控制区和补给线,比如短时间的扫荡战,控制区内的调动行军,一般可以供给新鲜的肉食。

      这些新鲜的肉食就五花八门了。由于日本本土远离中国大陆,所以从国内运送鲜肉显然不现实,也没有这个必要。鲜肉基本都在中国大陆本地征收(也就是抢夺),日本人在汪伪政权控制区主要采用所谓购买的方式,也就是用基本一钱不值的军票向老百姓,商人,甚至汪伪政权进行购买。在日军控制区,日军基本就是赤裸裸的抢劫,每到一处就把中国农民的牛,猪,羊,鸡,鸭扫荡一空。日军相当喜欢吃中国的鸡肉,也许是因为中国农民养鸡很多的原因。电影《地道战》中,民兵队长从地道出来的时候,上面的鬼子正在兴冲冲的煮一只鸡。这个鬼子很贪心,让一个伪军替他把鸡毛拔完以后,就赶伪军出去,不远跟他分享鸡肉。结果这个伪军反而因此保住了性命。

      东史郎在日记中写出了一些日本兵的心声:在我们眼中,中国人还不如一头猪。杀死一头猪至少可以吃肉,杀死一个中国人,有什么用?

      所以日军的鲜肉种类很多,有中国农民饲养较多的鸡鱼猪肉,也有随意杀死中国农民的耕牛得到的牛肉,以及中国北方较多的羊肉,南方较多的鸭肉等等。

      总体来说,日军通过这种手段,在鲜肉供应方面还是问题不大的。除非他们驻扎的地方实在过于贫穷,比如山西山东的一些山区,河南饥荒区域。当地老百姓连饭也吃不上,吃肉就更不用说了。这样一来,这些地方的鲜肉多通过兵站从其他临近的日占区调运,因为总有比较富裕的地方。

      罐头肉

      鲜肉虽好,但真正日军作战和在国军控制区行军作战期间,并不容易吃不上鲜肉。因为鲜肉无法长时间保存,也不容易运输。鲜肉在中国华中华南炎热的夏季,只需要30分钟就会开始变质。

      那么罐头肉就是鲜肉最好的替代品了,他易于保存,易于运输,虽然口感较差,却具有很高的热量和蛋白质。

      日军研发装备肉罐头的时间很长。在西乡隆盛的西南战争结束时期,日军步兵针对军用口粮做了若干试验,最终得出结论是必须立即大量装备罐头肉。日军高层开始大量购买本国产和外国产的牛肉罐头。

      牛肉罐头主要进口国还是美国,当时美国对于牛肉罐头的制作已经非常成熟,逐渐演变为流水线制作。到了二战爆发前,美国人从杀死一头牛到制作出牛肉罐头,仅仅需要不到30分钟时间。

      在甲午战争爆发前,日本人紧急 从美国进口了一批牛肉罐头,一共花费了2.5万日元。但是,日军官兵再一次非常不喜欢美国的牛肉罐头的口味。因为日本人的口味偏甜,他们更喜欢本国自产的牛肉罐头。

      日本人自己的牛肉罐头中,除了牛肉以外,还有土豆,牛蒡,胡萝卜一起煮,并且放入少许砂糖,酱油调味。

      日军对这种牛肉罐头极为喜爱,日本平民也很喜欢吃这种罐头。遗憾的是,罐头在日本民间销售的很少,几乎全部作为军用品送到前线。

      牛肉罐头是日军装备最多的罐头,而并非是有些书里说道的鱼罐头。因为牛肉的热量和蛋白质含量非常高,有利于补充士兵的体力。这点是鱼罐头所办不到的。当然,除了牛肉罐头以外,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罐头。比如兔肉,马肉,鱼肉(包括各种鱼)等等。一般一个罐头内容纳肉150克,正好是一天的分量。

      熏肉、干肉,鸡蛋:

      熏肉干肉在日军中并不罕见,日本陆军使用的干肉主要是三种,牛肉,兔肉和马肉。由于官兵对马肉口味不满,在1938年干脆将马肉取消,增补了鲸鱼肉,沙丁鱼肉,鳕鱼肉,乌贼肉这四种海味肉,这也是因为日本人很喜欢吃海味。这些干肉全部为30克一份,是吃一餐的分量,全部用防水纸包装,一箱装460块。

      鸡蛋主要也是在中国大陆地区抢夺来的,由于生鸡蛋不方便运输,一般都煮成熟鸡蛋,每个士兵携带几个。遗憾的是熟鸡蛋也无法保存很长时间,基本要在1,2天内吃完。

      蔬菜包括:新鲜蔬菜,干菜,腌菜 ,梅干等

      新鲜蔬菜:

      新鲜蔬菜同新鲜肉一样,作战时候不容易吃到,主要在驻扎区想用掠夺中国农民的各种蔬菜。在国军控制区,日军辎重兵带一些比较易于保存和运输的蔬菜,一般最多一周吃完后,下面就必须依赖后方辎重部队把新鲜蔬菜送到前线。

      蔬菜罐头:

      蔬菜罐头的技术难度很大,关键在于一旦进行高度杀菌处理,蔬菜立即就稀烂,罐头也就成为蔬菜烂汤。而如果不进行高度杀菌处理,虽然蔬菜不会很烂,而且吃起来口感较好,但保质期就大大缩短,这对于军用食品来说,是不可取的。

      蔬菜罐头制作问题,解放军也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才大体解决,所以日本在二战期间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蔬菜罐头,蔬菜主要以泽庵类腌菜,梅干或福神渍代替。

      2016/9/28 17:02:18
      • 头像
      • 军衔:武警大校
      • 军号:9910505
      • 头衔:武警越南总队一支队
      • 工分:219602 / 排名:739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有些文章中列举如下:

      一位入伍前在横滨当造船厂工人的新兵说:“在我入伍的第一天,我们吃到了一顿特殊的美餐,红小豆煮粘米饭,但是就在我们吃饭的时候,上司发话说:‘这是你们吃到的最后一顿好饭了,从今之后一切都会变得严酷起来。’”

      后来,陆军和海军新兵们通常所吃的早餐就是凉米饭加咸菜以及一杯冰冷的茶,而且要极快地吃完,以便赶回去继续军事操练。午餐可能是米饭加上一点肉或鱼,晚饭则不过是一碗汤加上一点点米饭和蔬菜。

      其实这是将一篇文章断章取义的结果,以表现日本人吃的也很差,国军吃的差也不算什么。

      他们拿这些日军新兵训练说事,其实只是看到一个表面。日本士兵进入新兵训练的几个月时间,伙食非常差,也吃不饱。这并不是日军无法以高标准供应新兵,而是主要是日军因为训练需要才刻意这么做。这种目的是为了锻炼日军士兵的意志和绝对服从命令 的能力,包括新兵在 这期间被教官和老兵随意殴打也是这个意思。

      一旦完成新兵最初的训练,日军士兵的口粮立即增加,完全不同了。日军新兵完成训练以后,一般会比没参军之前强壮很多,体力也有很大提高。

      在抗战之前,其实日本国内并不很富裕,尤其大部分农村地区也比较贫困。普通农民青年平时也就吃吃杂粮饭和萝卜,各种节日期间才能吃糙米饭和鱼肉,至于鲜肉,鸡蛋和精米是很少吃的。

      而日本士兵的伙食标准明显高于普通日本人,基本相当日本国民中小康之家的水平。米饭管够,每天都有肉吃,副食也相当丰富。即使在日俄战争中作战的部队,一天也是早中晚三顿。主食全部是米饭,早饭一般是腌菜,午饭和晚饭则正正经经吃鲜肉,鸡蛋或者罐头肉,也就是每天两餐必须有肉吃。

      而当时同时期的日本年轻工人很多 也是军事化管理。他们每天的副食基本就是腌菜,味增,蔬菜。一周仅有四顿饭有荤腥,而这些荤腥不过是所谓的豆腐猪肉汤,咸鱼,鱼干这类最低层次的副食。而这样的工厂还是日本国内所谓伙食待遇很好的工厂,很多日本农村青年都抢着报名。

      通过这些对比,足可以见在日本军人被重视的程度。

      其实日军的饮食是一个完整而且科学的体系,是经过半个多世纪的研究和验证定下来的。

      抗战期间日本伙食标准

      1938年4月15日,日本陆军发布了《军人战时给予规则细则改正》,对军人在口粮定量标准进行了修正。日本军方根据近一年以来在中国的实际作战经验,提高了日军士兵伙食和肉类的定量标准,如此制定了日军之后7年多的标准伙食。

      日军基本伙食定量为:

      精米660克(约等于13两)

      精麦210克(约等于4两)

      鲜肉210克

      蔬菜600克

      泽庵60克

      酱油0.08升

      味增75克

      盐5克

      砂糖20克

      茶叶3克

      清酒0.4升或者甜食120克

      香烟20支

      特殊定量(主要用于战斗期间)

      精米580克

      饼干或者压缩干粮230克

      罐头肉150克或者干肉60克

      干菜120克

      梅干或福神渍45克

      酱油粉30克或者浓缩酱油40克

      味增粉30克

      盐5克

      砂糖20克

      茶叶3克

      营养食品45克

      清酒,甜食,香烟同上面一致

      替换定量

      另外还有一种替换定量,主要针对战时物资不足提供上面两种定量的替换。

      以主食为例,精米870克或者面包1020克,或者饼干690克,或者压缩干粮60克,或者精谷物900克,也就是说这里面五种都是可以替换的。

      肉类则包括:熏肉80克或者鸡蛋180克

      腌菜包括:盐渍或糠渍酱菜120克

      调料类为:味增150克或者盐0.08升或者调味汁0.08升

      可以说,日军战时的饮食水平是相当高的,不但主食定量很高,而且有大量肉类作为副食,同时还提供了适合日本人口味的腌菜,味增,甜食等各种东西。

      日军战时的口粮基本兼顾了日常行军和战斗期间人体所必须的热量,维生素,蛋白质需要

      ,更接近于日本人平时的餐饮习惯,同西方军队有着极大的不同,在世界上也是独树一帜的。

      精米:所谓精米就是精磨后的精白大米,是指去到糠皮和糊粉层的大米。日本古代农业技术是比较落后的,粮食产量也不高。普通农民为了糊口,只能吃舂过一次糙米。糙米的口感和精米有明显不同,糙米去壳后仍保留存些许外层组织,故而口感较粗,质地紧密,煮起来也比较费时,但比较容易填饱肚子。

      在古代日本,能够吃到加工过2,3次以后的精米的,只有少数贵族,大名以及一等武士(大名身边的亲信内臣)。

      直到18世纪,由于日本国内稻米连续丰收,人口又不多,导致粮食过剩。此时日本人敢于浪费一些粮食,普遍将糙米精加工搞成精米,连普通的武士和农民也开始吃了。精米的口感很好,一吃就爱吃,越吃越爱吃。不知不觉中,日本国内开始了一个所谓精米热。老百姓把精米尊称为银舍利子。遗憾的是,日本并不是每年都有这样的丰收,大部分年份普通老百姓只能吃糙米,少量精米只能留在接待客人或者重要宴席的时候吃一下。

      精米是贵族和大名的食物,也是身份的象征。但可笑的是,由于大名们长期吃精米,吃不到糙米的米糠上面富含的许多维他命、矿物质与膳食纤维,导致普遍出现可怕的脚气病(缺乏维生素B导致)。在不知道维生素为何物的古代,脚气病是一种无法控制的绝症,一些大名还因此丧命。

      日本近代明治维新以后,军人成为全国最重要的人,自然不能吃农民的糙米,而必须吃最好的精米。这样一来反而给日军官兵带来极大的麻烦。据统计,甲午战争中,有百分之二十的日军死亡病例,是因为脚气病导致的。

      随后的八国联军侵华中,参战的2万日军只有300多人战死,900多人受伤,但居然有2300多人患上脚气病不能作战。

      直到西方医学家在1912年发现了脚气病致病原因以后,日军才恍然大悟。他们本来想将精米完全改为糙米,但已经吃惯了口感极佳精米的日军官兵几乎全部强烈反对。当时日本农村很多年轻农民尚且不能经常吃到精米,在残酷的新兵训练中,他们唯一的乐趣就是吃精米饭。现在如果连这点乐趣也没有了,那真的只能毫无乐趣,形同苦行僧了。况且精米做饭还有用水较少,易于长期存放的特点,所以日本官兵们以这两个借口去闹,看起来是很有道理的。

      日本军部无奈,只好下令禁止官兵以精米作为主食,每天吃的精米中,必须加上百分之三四十的糙米或者大麦。

      可以看到,日军一天定量中精米高达13两,精麦也高达4两,光是主食就已经有870克,接近一公斤了。这个标准是相当高的!

      2016/9/28 16:50:24
      • 头像
      • 军衔:武警大校
      • 军号:9910505
      • 头衔:武警越南总队一支队
      • 工分:219602 / 排名:739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抗战结束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历史事实已经被后人有意或者无意的忘记。现在很多中国年轻人经常说的一句话是:国军真没用,一对一打不过日本人。

      不错,当时的国军一对一还真打不过日本人,但这并不是一句国军没用就可以概括的,而是因为中国的军力和国力都远远落后于日军这个现实所决定的。

      目前中国论坛上面应该没有关于日本二战野战食品的介绍,老萨就敢为人先,写给大家看看。

      这一篇,老萨就来说说日本和中国士兵在抗战中伙食的区别,由此让大家看看差距。

      日本武士因为身份是军人,要时刻应付艰苦的作战,所以他们被训练为不在乎饮食的好坏。古代日本武士往往吃1个饭团就当做一餐饭。古代日本武士作战跟中世纪欧洲骑士一样,都必须自己携带粮食作战。粮食一般由仆人携带,口粮量从维持一周作战到一个月作战不等。

      大名一般不提供给武士们粮食。除非作战时间超过之前的预计,大名们才会强制自己领土内的农民们将粮食送到前线。好在日本国内领土狭小,大名又多如牛毛,一般战争在一周左右就会结束,所以军队的粮食问题并不严重。

      这段时期,武士基本自带什么就吃什么,所以五花八门,什么都有。贫穷的武士带杂粮饭,干萝卜和少量肉干,富裕的武士则带精米,鲜肉和高档鱼干。

      到了丰臣秀吉统一日本以后,国家开始建立正规的军队,军事供给制度也开始转变。武士作战开始不需要自备粮食,粮食全部由大名供应。这样有助于提高军队战斗力和补给水平,不至于这个武士还有1个月口粮,而那个武士口粮只有3天了。

      丰臣秀吉时代,日本武士口粮非常简单,就是稻米,调味的味增和盐。武士一天的口粮大概是稻米半升左右(糙米约700克,做成米饭大约1500克,),一勺盐,两勺味增。

      由于没有副食供应,这些稻米 其实是不够吃的。日本武士由于大部分需要披着铠甲,拿着各种武器作战,所以体力消耗很大,一顿吃500克饭根本就是小意思,一顿吃上1公斤米饭的也不稀罕。所以每天的米仅仅满足武士最基本的需要而已。

      随着日本明治维新的开始,日军开始向现代化军队跃进,不过军用口粮的变化还有个漫长的过程。

      1874年借口牡丹社事件出兵台湾进而吞并琉球,是日本建立新式陆军以后第一次对外使用武力。当时登陆台湾的日军有3600人。为了这3000多人正常吃饭,负责后勤供应的人员就有2300多人。

      日军的军用口粮还在初创期,非常简陋。它们是一个饭团,加上日式腌菜和其它少许盐,附使用竹叶包成的一个所谓便当。此时日军士兵每天的米量还是月700克。大家可以看到,其实 这段时期日军的口粮同丰臣秀吉时期没什么不同 ,唯一区别是采用便当这种容易携带的方式。

      由于口粮单一,缺乏营养以及缺医少药等问题相当严重,此次日军出兵台湾病死650人,而战死的仅仅20多人,这为日军敲响了警钟!随后是日军口粮迅速发展期。6年后的西南战争,也就是镇压西乡隆盛为盟主的旧武士叛乱期间,日军出兵高达6万人。他们的口粮就出现了现代化的英式饼干,鱼干和牛肉罐头。

      之后几十年内,日本军队的伙食越来越好。

      西南战争期间的饼干,鱼干和牛肉罐头虽然可以弥补人体的热量消耗,但口感都不敢恭维。以鱼干为例,采用日本传统做法,导致高度脱水,坚硬无比。吃的时候要用刀用力削成一片片,如果军队在急行军中就只能用牙齿硬咬,一般牙齿稍差的人根本是咬不动的。

      到了日俄战争期间,日军的口粮已经不错了。士兵携带的一天口粮,基本为干米饭650克或者饼干600多克,一个250克的牛肉罐头或者鳟鱼罐头,还有干蔬菜,腌制的鱼肉,鱼干,干萝卜丝,福神渍,干海带,酱油,味增,清酒等等。

      中国大陆有种错误的看法,就是二战日军的口粮很差。诚然,日军在二战后期因为部分军队,尤其是太平洋群岛上的日军补给被切断,导致出现大量饿死人甚至吃人的情况,口粮自然不可能好。

      不过实事求是的说,在整个抗战中的中国战场的日军口粮是相当不错的。除了少数日军因为孤军深入导致后勤极度困难(比如从上海杀到南京),基本不存在吃喝艰难的情况。

      2016/9/28 16:44:39
      左箭头-小图标

      计划将尽快发货

      2016/9/24 19:08:0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9条记录] 分页:

      1
       对二战日本陆海军伙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