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战友,我们二次入伍了

共 84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6217343
  • 工分:455516 / 排名:244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战友,我们二次入伍了

为实现强军梦,重整行囊再参军

——广东省肇庆市3名退伍战士二次入伍的从军日记摘登

战友,我们二次入伍了

今年征兵,在全国各地的优秀兵员名单中出现了一些熟悉的名字,名字的主人都有着同样的身份——退伍战士。广东省肇庆市就有这样3名退伍战士,去年才离开军营,今年又报名参军,并顺利通过体检、政审,被确定为入伍对象。部队不但管理严格,而且训练很苦很累,这些退伍战士为何再次选择参军,他们到底在追求什么?入营前,肇庆市的3名退伍战士区伟杰、李国斌、李锦烨翻开昔日的从军日记,写下了他们共同的心声:为实现强军梦,重整行囊再参军。现特向编辑部推荐这3名退伍战士的从军日记,以飨读者。

区伟杰:重返军营只为实现一个梦

战友,我们二次入伍了

在军营的日子虽然短暂,却永生难忘。2013年9月,我中专毕业后,入伍来到原兰州军区空军某部服役。

刚入营,北方干燥的气候让我很不适应,导致体能下降,加之自己学习能力比较差、作风懒散,训练时又喜欢跟战友打闹,三天两头被干部批评。

那时,连长常找我聊天,给我讲解训练动作并作示范,战友们也会一起陪我加练。3个月后,我就完全适应了部队。我觉得,跟战友一起训练、一起站岗的日子苦中有乐,别有滋味。

战友,我们二次入伍了

当兵两年,我先后被评为“优秀士兵”和“训练标兵”,但遗憾的是,因为士官选晋名额有限,没能留队继续和战友们一起为强军梦奋斗,当然,这也是我个人的梦。2015年9月,退伍回到家乡肇庆市高要区南岸街道后,我依然保持着部队的作息习惯,每天6时起床跑步、打军体拳。平时也特别关注南海局势变化、部队演习等新闻,留意国家大事,常想着能不能再回到部队。今年,我开始搜集征兵信息,在了解到自己还符合应征入伍的要求后,立马飞奔到高要区南岸街道征兵办报名。

对于我再次应征,家人都特别支持。以前在亲戚眼里,我不但胆子小、沉默寡言,还不听父母教导,但参军回来后,有了天壤之别。就像人武部家访时二伯区亚佬说的:“如今伟杰是个孝顺的乖孩子,常陪长辈们聊天,也会主动干家务活,我们很欣慰。希望他能再次到部队锻炼,为国家作贡献。”

当然,作为家中独子,也有人劝我:“当兵尽一次义务就得了,干嘛还来第二次,要是有个意外,家中父母怎么办?”但我觉得,没有大家就没有小家,再次当兵不是义务,而是我的梦想,只要强军兴军需要,我还符合条件,我就要去实现这个梦。

李国斌:重返军营只为一个约定

战友,我们二次入伍了

还有几天,就要入营了。此刻,我又想起了去年的9月。那时,我在原兰州军区空军某部准备退伍。在退伍送别仪式上,还在休假的班长突然出现。当时特别感动,没想到班长会专门赶回来送我,我忍着不哭,最后还是哭了。回忆军旅生涯,最难忘的还是战友间亲如兄弟般的情谊。

刚进部队时,我体能非常差,那时多亏了战友帮助。一次5公里武装越野,我由于腿部抽筋体力不支倒下,隔壁连队的一名战士立马过来扶起我,一路陪着我跑到终点。后来,这个扶我一把的战士,成了我最要好的朋友,退伍后还一直保持联系。有一次,父亲病重,医疗费不足,班长得知情况后,立即寄钱到我家中,助我父亲度过难关,让我得以安心服役。

战友,我们二次入伍了

父亲也当过兵,曾立过战功,后来因伤退役。我退伍后,一边工作,一边照顾体弱多病的父亲。前不久,父亲给我讲了很多他当兵的故事,并希望我能再次回到部队,刻苦训练,像他那样建功军营。我说:“当兵没啥出路,我又考不上军校。”“当不了军官,还可以当士官长啊,新闻上不是说部队正在改革吗?何况你能忘得了昔日的战友情?”父亲的话让我既诧异又羞愧,他都退伍几十年了,竟然还红心不改,在关注改革强军的新闻,而我离开军营后,就没怎么关注过部队。

当晚,我想了一夜,脑子里始终忘不了我离队时班长不舍的眼神和父亲殷切的希望。次日,我决定报名参军。被确定为入伍对象后,我和班长、父亲约定,一定争取当上士官长,建功军营,为强军兴军再奋斗。

李锦烨:重返军营只为兑现曾经的誓言

战友,我们二次入伍了

退役近一年了,我至今还留着在部队里常剪的小平头。

2013年9月,18岁的我参军入伍来到某部,成为一名武警战士。服役期间,我不断学习国防知识和军事技能,与战友一起为国家并肩作战、为强军兴军奋斗,慢慢地我喜欢上了这种一帮人团结一心干大事的感觉,还曾经发过誓,要和全班战友协力打破几项比武纪录,帮助单位拿到“践行强军目标标兵单位”的荣誉。

但无奈,部队改编,没有适合的晋级岗位,我只能选择退伍。记得退伍那天,我给班长说,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和战友们一起去打破比武纪录了。班长开玩笑道:“你还年轻,可以二次入伍,没准还能分到咱们部队、咱们班。”虽然只是玩笑话,但我却记在了心里。

战友,我们二次入伍了

2015年9月,从部队回到地方,因为当过兵,工作还是挺容易找的。很快,我在深圳的一家大公司找到工作,而且还是个小主管,工资待遇都不错,每天的任务就是负责一些大型活动的安保工作。即便如此,我还是想回到部队,去兑现自己曾经的誓言。而且,现在社会太浮躁,相比起来,部队里有纪律、有目标的生活更适合我。

今年7月,得知征兵工作展开后,我就开始准备,每天坚持一个5公里、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重新练习在部队里学到的技能,为的就是充分做好准备,重返军营创造几项比武纪录,在强军兴军的征途上留下一点自己的痕迹。

当接到征兵办电话通知,我被确定为入伍对象时,我的心已飞到了军营,飞到了火热的练兵场。

一路走来,感谢有您!

图 文:解放军报记者马飞、通讯员邵珊、孙锐敏

本期编审:马 飞

运营人员: 祁巨昆 MX006

      打赏
      收藏文本
      6
      0
      2016/9/7 8:42:32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24年前,我退伍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离开部队的概念。一直到现在我都可以理直气壮地和别人说我离开部队的时候一滴眼泪都没有掉过。其实那是因为我从来没有觉得我离部队远去。

      如果像现在的环境条件下,我会选择二次入伍的。

      当然,就算愿望达成,不能回原部队是非常遗憾的。二次入伍就是因为舍不得离开部队。

      2016/9/11 2:36:3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战友,我们二次入伍了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