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新兵连的饭菜---当兵的记忆之吃的故事(二)

共 59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9927386
  • 工分:488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新兵连的饭菜---当兵的记忆之吃的故事(二)

新兵连的饭菜

新兵连苦,不仅是训练的苦,也包括生活上的苦。70年代初,我们当兵连队的伙食费标准是每人每天0.45元,包括主食、副食和柴米油盐等支出。主粮分粗细粮,比例是大米、小米各35%、面粉30%,但老感觉是小米当家。有时也吃由大米与小米混合的二米饭,吃大米饭的机会少。馒头或花卷一般是用作晚饭,拳头大小馒头每人只有两个。虽然部队饭是管饱的,不饱,伙房有剩余的小米或二米饭,往往以小米饭居多。那时讲究备战、备荒,粮食要经过粮库周转,部队吃的小米至少库存在三年以上,几年的陈米,焖出来的干饭皮皮喳喳,丝毫没有谷米的清香。

特别难忘的是,新兵连的春节过后,我们一气20几天,一日三餐顿顿小米饭,直到新兵集训结束。甭说,来自城市的战友,就是从农村来的新兵,也都草鸡了。集训结束前,连队召开忆苦大会和吃忆苦饭,战友们共同感觉:忆苦饭吃的菜团子和玉米糊糊,比每天小米饭要好咽的多。

新兵生活快要结束了,连队布设宣传栏(墙)粘贴挑战书、决心书,我们几个被抽来抄写、打糨糊和张贴的宣传骨干,从炊事班取回半盆多日未见的面粉,高兴至极,立马支盆,加水,趁战友们训练空档,把用作打糨糊的面粉,下成面疙瘩糊糊分吃了一半。当时那个美啊,现在想想真的......

“好饭不在粗细粮上,关键在菜上......”这是邻班的一新兵战友常用浓重的胶东腔说词,开始只是有感其腔调好笑,当天天面对饭食,确实有一定的道理。连队的副食,几乎是顿顿酱油汤煮胡萝卜或山药蛋(土豆)片,一点都不夸张。晚餐咸菜也是胡萝卜条。难得见点油水,星期天改善伙食,也少见肉星。由于拉水要去村里机井,虽有各班战士帮厨拉水,但用水还是相对紧张。土豆从不削皮,洗菜时,将土豆、胡萝卜放在行军锅里浇上点水,用长把硬刷子上下蹭两下,便切片下锅煮,每顿饭后,碗底都会留下一层泥砂。不少战友因菜食单一,缺少营养,发生了溃疡烂档。机关门诊部的军医来上卫生课,不耐其烦的讲解均衡用餐,“不能好吃的吃个死,不好吃的死不吃”。

三九严寒中, 严格、苛刻的新兵训练,难重样的小米、胡萝卜和山药蛋,让新战士们着实体验到部队生活的艰苦。大熔炉的主课,磨练毅力加难得的吃苦经历。

艰苦的新兵连队生活,在带75年新兵时,又重新经历了一遍,好在有老兵老乡的关照。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6/8/26 20:57:3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新兵连的饭菜---当兵的记忆之吃的故事(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