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新兵第一餐---当兵的记忆之吃的故事(一)

共 95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9927386
  • 工分:488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新兵第一餐---当兵的记忆之吃的故事(一)

近日,电视台正在播放连续剧《大熔炉》。《大熔炉》是一部描写我们那年兵、农场从军的故事,有着相同的从军务农经历的我和我们,对40多年前生产连队的艰苦生活,依然有着难忘的记忆。说到当兵,三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能吃苦!首先是体验了吃的艰苦。

新兵第一餐

1972年12月5日晚,在经过一昼夜的行程,我们300名新兵到达位于太原市南郊区的新兵集训驻地。营房建在村庄的东北角,刚刚围建起的砖瓦房,墙体还未干透。伙房在营区的西北角,比住的房间略高些;锅台和炉灶是刚砌的,炊具也是新的。

新兵分班后,由各班长领入新建成的宿舍,放下背包,开始晚餐。到部队的第一顿晚餐是白菜、大米饭。可能是炊事班做饭的老兵和锅、炊具一样,是新的,做饭菜的大铁锅又没清理(锈)干净,本应是白白的大米饭,盛到碗里,竟然是黑黑的、不仅软,还窜了烟,带着浓浓的铁锈味,清炖大白菜,也是黑黑的。一天坐车劳顿、车上又没吃好,面对如此的饭菜,完全没有食欲。初来乍到,勉强咽下几口,又不敢声张。喝的水,是从村里的机井打来的。喝到嘴里真是又咸又涩,难以下咽。第二天起床后,看到营房外白茫茫一片,犹如汪洋。我们所驻村边多是盐碱地,村北不足2里的村庄,便是古时熬制官盐的盐房村。说实在的,刚到部队,除了吃饭时喝点菜汤,我有一周未喝一口白水。结束了到部队后的第一顿晚餐,随后,这样的大米饭也少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2079953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16/8/26 20:54:55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9927386
      • 工分:488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大米饭的故事---当兵的记忆之吃的故事(五)

      我们当兵的年头,供给连队的大米,不仅是陈年米,而且多是籼米。籼米产量高、出饭,因粘度小,蒸出来的饭松散,吃到嘴里口感差。由于,平时吃小米饭几率多,籼米饭依然是战友们的喜爱。

      为什么小米、大米同样比例,却老吃小米?后来,参加连队伙食管理,到炊事班帮厨监秤时基本搞明了原由。期间,我们连队(驻地为两个排,另有一排在外种菜和副业)80余人用餐,下锅的大米一顿要用近80斤,还不一定够吃,而小米一顿下锅量不足20斤,米饭还会有剩余。吃一顿大米饭几乎是小米饭的4倍用量。粮食是定量的,因此就会有总是吃小米的感觉,也的确为事实。

      无论在新兵连还是下了连队,大米饭基本是作为午饭,一个班一饭盆,虽然我们宿舍离炊事班比较近,但是大米饭能打回第二次的情况实在是不多。米饭端到班里后,开始多数人会先满满的盛上一碗,而高人,第一碗先不盛满,等到别人还没有吃完第一碗时,高人已经吃完了一碗,这时再盛上满满的第二碗,而第一次就先盛上满满一大碗的,就没有第二次饭盛了。如何能多吃各有盘算、技巧,暗中在盘算。

      我们当兵的第二、三年,连队种了两年水稻。品种应该是晋祠大米。这种大米,颗粒长,个头大,外形晶莹饱满,做出饭来颗粒分明,香气扑鼻。吃到嘴里,味香甜,有韧性、粘性,有咬头,晋祠大米与天津小站大米一起列为华北名产。

      种水稻比种旱地还有辛苦的多。从早春3月踏着冰茬开始平地,4月插秧,直至11月收割,半年多的田间护理,三伏天顶烈日拔草施肥,夜间看渠放水,蚊叮虫咬、蚂蟥蜇......,然而,却难得吃到自己亲手种下和收获的大米。眼巴巴的看着辛勤一年的劳动果实,全部供给了上级机关的领导和家属。秋后,即使吃几回自己种出的米饭也是混杂着稗子种和沙土的打场底子。

      连队改种水稻的第一年。一天,在结束了上午的田间劳动,回营房吃午饭。队伍刚到院子的篮球场,便有臭味一阵阵扑来。进入饭堂,行军锅里热气腾腾、白花花诱人的大米饭,发出的却是腐臭。米饭盛到碗里,嗅着难闻的气味,让人恶心反胃,完全没有了往日对大米饭贪婪的食欲。后来知道这竟然是用未出芽的稻种做成的米饭和原由。

      北方大米好吃,是水稻生长期长,每年的3月便要开始育秧。育秧是有严格温度要求的,催芽需用35--40℃温水浸种3--4天,稻种才能长芽。太原3月份夜间的气温还是很低的。要保证稻种发芽,就必须保持良好的恒温。育秧工作是由驻地老军营的一排负责,那里的土质要比化章堡好。负责育秧的战友二人一班三班倒,为秧床加温和稻种保温。当年的战友,正是年轻嗜睡的年纪,夜间值班不睡觉是假的。育秧床往往是白天热、夜间凉,致使稻种死亡。育秧过程,稻种经历了盐水、石灰水的选种,又经过了反复冷、温水的浸泡,腐烂发臭成为“烂种”。在粮食定量供应的时期,上千斤优质稻种是舍不得丢弃的。连首长差人将烂稻种从育秧池中捞出,重新晾晒干脱壳。浸泡了多日的腐烂稻种,上到了战士们的餐桌和碗中,且连着吃了几日。这也就是当兵的人(牲畜不一定吃),并且是一群辛勤种田的军人。

      2016/8/26 22:16:54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9927386
      • 工分:488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向往炊事班---当兵的记忆之吃的故事(四)

      在部队都说炊事班苦,起得早,又脏又累。我真是一直向往能到炊事班。首先炊事班的同志不用出操,又不参加训练,夜间不必站岗,更不用担心晚上的紧急集合。起的早无非是每天有一人,在起床号前,将炉灶捅开,烧上开水,待连队出完操、整理好内务、洗漱完毕,按点开饭。饭菜再差,你也得吃;喂养猪、鸭的同志更不用担心提意见。无论是春耕、还是秋收,农活再忙,照样按点开饭,风吹不着,雨淋不着,内务稀吊松,还经常受表扬。再者吃的不用说,帮厨时就能发现,虽然是藏着掖着,日常连里战士吃小米饭,他们有剩余的馒头或细粮,更不用说改善生活他们多少会留点剩余吧。“大旱三年饿不着厨子”,炊事班里哪个战友,不是红光满面,油光锃亮,膀大腰圆。

      我自认为,到炊事班会干得更好和出彩,然而当兵三年我的愿望最终未能实现,遗憾。不过经过炊事班帮厨切土豆、胡萝卜片,真真练就了一手切菜的好功法。

      2016/8/26 22:13:53
      左箭头-小图标

      新兵连的生活基本都如此,给每个当过兵的人留下难忘的记忆。

      我与帖主同年兵,只是我去的是天府之国四川,驻地在峨眉鞠漕。

      我们的伙食费和帖主说的完全一样,可见当时普通连队的伙食标准是全军一样的。

      因地处天府之国之利,我们的主食以大米为主,面粉为辅;副食中的蔬菜品种相对北方多一些,每周也能打一两次牙祭(有肉的菜),比在家时好得多。

      因此,作为从农村入伍的我们,还是没觉得怎么苦。

      点击我的头像,就可进入我的个人中心,再点击原创,便能看到我的所有原创帖子。

      2016/8/26 22:12:20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9927386
      • 工分:488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一穷二白的连队---当兵的记忆之吃的故事(三)

      新兵连队生活苦,伙食差,多是因为新兵连是新组建单位,无储备和积蓄,仅凭伙食费标准,肯定是艰苦的。而我们新兵结束后留在驻地生产连队的战士,依然过着与新兵连不分上下的艰苦日子。

      经过三个月的新兵集训,满怀美好的希望等待分配下部队。在跟着全体新兵战友一同打背包卷铺盖,在操场上站了半天队,最终结果是:奇数班的战友,继续留在驻地。我竟然是班排都未变,只是调整了睡觉的位置,由头朝着南向的大通铺,调到了的头对北向的大通铺。成为生产连的战士。

      我们的连队是原总后太原办事处司令部的直属连队,按序列编制称勤务二连。传说,我连曾是林彪集团联合小舰队在总后的预备队,1971年“9.13”事件后就不再负责机关勤务工作。承担起了毛主席“五七指示”描绘的美好蓝图,从事农副业生产的光荣使命,成为了专门的生产连队。

      连队到驻地的时间不长。先前,老兵是分散住在老乡家。连队既无家当,又无积蓄,和新兵连一样,一穷二白。只是借新兵集训,才有了简陋的营房。

      我们下到连队,就赶上春耕,天天劳作于田间。平田耙地,盐碱地里的土坷垃,硬的和石块似得,不知敲断了多少锹把。挖沟筑渠,播种、管理,全靠双手和肩挑、背抬。炎炎烈日下,不能说天天挥汗如雨,也是时常汗流浃背。中午回到食堂,酱油汤煮胡萝卜伴米饭,是常态化。胡萝卜煮的甜不甜,咸不咸,缺油少盐。强力劳作半天,又乏又累,天天如此饭菜,让多数战友都有当兵后悔的感觉。我常常只是用筷子沾点菜汤,和饭下咽,时常会算计艰苦的生活何日到头。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连队种出蔬菜,菜地的大蒜、尖辣椒成了下饭的佐料。

      再往后,炊事班开始粗粮细作,剩余的小米饭也会用油炒一下。凭着老乡关系,老兵班长有时从炊事班搞碗猪油,一同拌饭或炸辣椒下饭,也更加体会到“好饭不在粗细粮上、在菜上”的说辞。

      2016/8/26 21:50:00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9927386
      • 工分:488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新兵连的饭菜---当兵的记忆之吃的故事(二)

      新兵连苦,不仅是训练的苦,也包括生活上的苦。70年代初,我们当兵连队的伙食费标准是每人每天0.45元,包括主食、副食和柴米油盐等支出。主粮分粗细粮,比例是大米、小米各35%、面粉30%,但老感觉是小米当家。有时也吃由大米与小米混合的二米饭,吃大米饭的机会少。馒头或花卷一般是用作晚饭,拳头大小馒头每人只有两个。虽然部队饭是管饱的,不饱,伙房有剩余的小米或二米饭,往往以小米饭居多。那时讲究备战、备荒,粮食要经过粮库周转,部队吃的小米至少库存在三年以上,几年的陈米,焖出来的干饭皮皮喳喳,丝毫没有谷米的清香。

      特别难忘的是,新兵连的春节过后,我们一气20几天,一日三餐顿顿小米饭,直到新兵集训结束。甭说,来自城市的战友,就是从农村来的新兵,也都草鸡了。集训结束前,连队召开忆苦大会和吃忆苦饭,战友们共同感觉:忆苦饭吃的菜团子和玉米糊糊,比每天小米饭要好咽的多。

      新兵生活快要结束了,连队布设宣传栏(墙)粘贴挑战书、决心书,我们几个被抽来抄写、打糨糊和张贴的宣传骨干,从炊事班取回半盆多日未见的面粉,高兴至极,立马支盆,加水,趁战友们训练空档,把用作打糨糊的面粉,下成面疙瘩糊糊分吃了一半。当时那个美啊,现在想想真的......

      “好饭不在粗细粮上,关键在菜上......”这是邻班的一新兵战友常用浓重的胶东腔说词,开始只是有感其腔调好笑,当天天面对饭食,确实有一定的道理。连队的副食,几乎是顿顿酱油汤煮胡萝卜或山药蛋(土豆)片,一点都不夸张。晚餐咸菜也是胡萝卜条。难得见点油水,星期天改善伙食,也少见肉星。由于拉水要去村里机井,虽有各班战士帮厨拉水,但用水还是相对紧张。土豆从不削皮,洗菜时,将土豆、胡萝卜放在行军锅里浇上点水,用长把硬刷子上下蹭两下,便切片下锅煮,每顿饭后,碗底都会留下一层泥砂。不少战友因菜食单一,缺少营养,发生了溃疡烂档。机关门诊部的军医来上卫生课,不耐其烦的讲解均衡用餐,“不能好吃的吃个死,不好吃的死不吃”。

      三九严寒中, 严格、苛刻的新兵训练,难重样的小米、胡萝卜和山药蛋,让新战士们着实体验到部队生活的艰苦。大熔炉的主课,磨练毅力加难得的吃苦经历。艰苦的新兵连队生活,在带75年新兵时,又重新经历了一遍,好在有老兵老乡的关照。

      2016/8/26 21:46:0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6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新兵第一餐---当兵的记忆之吃的故事(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