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全国志愿者联动,高唐籍烈士现存唯一照片成功修复

共 11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5925113
  • 工分:902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全国志愿者联动,高唐籍烈士现存唯一照片成功修复

全国志愿者联动,高唐籍烈士现存唯一照片成功修复聊城晚报2016-08-21 22:39

“各位朋友,王宪友烈士两位姐姐看了照片,激动不已,就是烈士本人!烈士家属委托我代表全家衷心感谢各位好心人!”8月17日,高唐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徐文峰在“寻找被遗忘的烈士”志愿者群里发了这样一条信息,这是志愿者们为高唐烈士王宪友修复唯一的照片组织的一次众筹,发起者是“寻找被遗忘的烈士”志愿者之一的尹江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缘起:

烈士现存的唯一照片残损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修复后的照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宪友烈士是高唐县杨屯乡董庄村人,1956年入伍,9440部队一中队二分队副班长,1959年在西藏平叛时牺牲,现葬于西藏那曲烈士陵园。目前,王宪友烈士的两位姐姐仍健在,分别已93岁和90岁高龄,弟弟已经去世,45岁的侄子在高唐县城打工,至今还不会使用智能手机。

王宪友烈士牺牲后,家人隐瞒了老母亲两年多。后来因老母亲想念儿子,不得已才告诉她。王宪友的老母亲去世前,一直嘱托女儿和小儿子,一定要想法把烈士遗骸迁回来。由于烈士仅存的照片已经残损,家人为了纪念王宪友烈士,上世纪八十年代专门请画师为烈士画了一幅画像。后来,徐文峰把王宪友烈士的画像通过尹江红发送回烈士所在原部队时,部队第一时间回复:“敬礼!”也正是这张画像,让尹江红有了帮烈士修复照片的念头。

尹江红告诉记者,“当我看到画像的时候很震惊,但毕竟烈属请人画的像并不能代表烈士本人,只是家人寄托思念的一种念想。因为烈士现存的唯一照片已经残损,所以就有了替烈士修复照片的想法,于是找到高唐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徐文峰,委托他找烈士亲人并扫描照片传给我。收到照片后我们问了摄影界的朋友,他们说只有成都天师画王张世龙能办到,就辗转联系上张世龙,当时张世龙说需要2000元,于是我就想到了去网络上众筹”。

众筹:

志愿者、军人子弟、烈士后人、开国将军的后人纷纷捐款

由于尹江红本人是四野后人,所以她把众筹信息发送到了自己加入的微信群,“筹款的人当中有新四军三师微信群的朋友,有四野军子弟广西微信群的朋友,也有杨保忠、谢大顺、刘云生等烈士的亲属,甚至一位烈属把建军节单位发的100元补助也捐了出来。路客、章老兵、石河川、徐文峰等众多志愿者也都捐了款,捐款的人中还有开国将军黄炜华将军的儿子黄晓龙,郑贵卿将军的儿子郑强”。

家居北京的志愿者章老兵,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老战士,曾在西藏服役多年。因为年龄原因,不会在众筹或微信上捐款,顶着酷暑,专门跑了四十多分钟的路程,到邮局寄款,表达他对烈士的崇敬之情。

“我们是按照2000元的修复费用筹的款,在‘八一’建军节这天,我再次跟成都天师画王张世龙说明我们是为在西藏平叛时牺牲的54军134师战士王宪友烈士修复唯一的一张照片,张世龙也很感动,就减去了500元的费用。为了修复这张照片,张世龙用了整整9天的时间”。说起筹款的过程,尹江红仍是满满的感动,“捐款的还有好多不认识的好心人,两三天的时间就筹够了2000元,之后仍然有广西的四野子弟继续捐款,他们说超额就超额吧,他们也想尽一点心意,多出部分就交给烈属”。广西籍四野子弟莲心在捐款中留言:“为烈士留下珍贵的影像是烈士亲人的愿望,也是我们应尽的义务。”

照片修复好之后,还有一些志愿者要捐款,尹江红制止了,“筹得的款项已经超出最初众筹的金额,修复烈士照片,一是表达对烈士的敬仰。二是发回烈士原部队,作为资料存档。烈士家乡山东省高唐县党史研究室人员去为烈士晒像、装框等,费用将从筹得的款项中支出,余款将全部交给烈士亲人。”

8月17日下午,修复完毕的王宪友烈士照片和众筹的余款由高唐县党史研究室工作人员交由烈士家属,“王宪友烈士两位姐姐看了照片,激动不已,就是烈士本人!委托我代表全家衷心感谢各位好心人!”高唐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徐文峰说。

心愿:

为烈士寻亲,帮烈士回家

“寻找被遗忘的烈士”志愿者,是一个由全国各地志愿者组成的公益组织,成立于2012年。

在这个公益组织中,有人负责拍摄搜集无家属烈士的资料,有人则通过网络及走访寻找烈士家属。这个公益组织的发起人之一“路客”更是长年奔波在国内外烈士陵园,寻找着烈士墓地和资料!越南各地抗美援越烈士陵园、巴基斯坦援建公路中国烈士墓地、老挝各省抗美援寮烈士陵园,以及国内五百多座革命烈士陵园,都留下了他坚定的足迹。同时,他还搜集了坦桑尼亚中国专家公墓、赞比亚中国铁路专家公墓、援尼援非等烈士公墓的相关中国籍烈士的资料。每到一处烈士陵园,他都会在纪念碑前供上自己带去的酒和香烟,“在国外的烈士陵园,我会给烈士们磕九个响头,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去给他们扫墓……”路客说。

“路客”是网名,他的真实姓名叫兰钢,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一名普通百姓。17日,记者采访他的时候正好是中元节,他说下午他要去烈士陵园祭拜烈士们,“过年过节我在烈士陵园已经习以为常了,不去心里不舒坦”,他说。

记者在志愿者的QQ群里看到,群头像是一位老兵的照片,旁边写有一行字:“我们不怕死亡,我们怕被遗忘”。

为长眠在全国各地的烈士寻找到亲人,是志愿者们最大的心愿。

这是一条特殊的寻亲路,逝者是革命烈士,生者是遍布在全国各地的烈士亲属。由于年代久远,烈士们遗留下来的资料不全,甚至有些烈士的资料是错的,加之几十年行政区域的变化、地名的变动,给寻找烈士亲属活动增加了很大难度,同时,随着烈士父母、兄弟姐妹的相继离世,烈士亲属们的后人,对烈士的记忆也越来越模糊。尽管寻找烈士亲属非常困难,但志愿者们没有顾虑,加入“帮烈士‘回家’”的志愿者越来越多,一些烈士亲属也参与了进来。

志愿者们表示,“落叶归根”是中国人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无论亲人生前漂泊多远,都希望亲人能够魂归故土。然而在战争中牺牲的英烈们,却有许多长眠异乡,英烈的后人们也不知道该去哪里祭拜,几十年的思念无处安放。志愿者们希望通过各方的努力,寻找到这些为国家献出生命的烈士的家属,让亲人们知道,烈士在哪个烈士陵园,完成亲人的心愿,希望有条件的前去祭拜。让长眠在异乡的烈士知道亲人没有忘记他们,祖国也没有忘记他们,帮他们“回家”。

目前,在志愿者的努力下,这个公益组织已经为很多烈士找到家人。志愿者们表示,“帮烈士‘回家’”是一项长期的活动,他们将继续努力,争取让更多烈士能够“回家”。(记者 吕晓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现{宪}友烈士

山东省高唐县杨屯乡董庄村人,生于1924年,1956年入伍,9440部队1中队2分队副班长,1959年在西藏平叛光荣牺牲。西藏那曲地区烈士陵园23排23号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6/8/23 21:57:1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全国志愿者联动,高唐籍烈士现存唯一照片成功修复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