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败菊—东京大审判档案揭秘

共 37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中国陆军上将
  • 军号:1547870
  • 头衔:叶腋
  • 工分:11464159 / 排名: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败菊—东京大审判档案揭秘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向子民宣告:战争已经结束,是时候投降了。在清算战争罪行时,这位在战争期间一直处在日本权力最高峰的昭和天皇裕仁,却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千方百计地“保护”“掩护”起来。天皇何以被保全?东京审判又上演了一场怎样的假证大戏?

败菊—东京大审判档案揭秘

纪录片《败菊——东京大审判档案揭秘》

珍贵历史影像

带你回到真实的东京审判现场

东京传来的绝密电文:“尽快销毁,一张纸都不能放过”

1945年8月15日正午时分,七千三百万名日本民众,第一次听到了“现世之神”的声音。他们当时的感受,几乎难以言表。一直以来,他们都被告知,自己是上天选中的优越种族,会成为亚洲的霸主。然而,现在,昭和天皇,这位日本人心目中神圣的统治者。通过广播,第一次令他卑微的子民,听到了“神”的声音,他在《终战诏书》中告诉人们,一切努力都已灰飞烟灭,战争已经结束,是时候投降了。

《终战诏书》发布后,七百多万名日本士兵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在接下来的两周里,一千多名天皇的忠臣选择了自杀,而那些没有自杀的军官文臣,则开始疯狂地销毁战争罪证。日本国内到处烈火熊熊,日夜不息。官员们这样做,除了自保,也是服从命令。

从东京传来的绝密电文中写道:“所有文件都必须尽快销毁”“一张纸都不能放过”“仔细检查是否有纸张塞在抽屉深处、垫在桌子腿下”“或是落在档案柜和书架背后”……一切资料都被小心地,有条不紊地销毁了,甚至连日本民众最珍视的圣物——天皇的画像也不例外。日本人在烧毁战争罪证的同时,也掩埋了他们的过去。

华盛顿传来的绝密指令:“绝对不要对天皇采取任何行动”

在那时的日本,没有人知道生活该如何继续下去,而另一方面,美国已经为她战败的敌人,设计好了未来的蓝图。

美国太平洋陆军总司令五星上将道格拉斯·麦克阿瑟,被总统杜鲁门任命为“盟军”的最高统帅。他于1945年8月30日抵达日本,授命将在社会、政治和经济上,全方位重塑这个国家。他预想了一个前无古人的宏伟试验,就是要对日本强制推行民主化改造。首先,日本被强制施行非军事化改造,它将被变为一个既没有武器,也没有军队的国家。

在为日本翻开崭新的民主一页之前,美国认为,必须对日本过去所犯下的战争罪行做个清算。在日本投降后的第二年,1946年,“盟军”在东京设立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着手审判战争罪犯。但是,经过一番复杂的权衡和考虑,美国决定,不会让天皇接受审判。

在盟军总部收集战犯名单的过程中,日本政界的精英们帮了大忙。这些昔日口风甚严的日本武士,忽然间变成了善打小报告的长舌妇,美国人所到之处都听到同一句话:把昭和天皇排除在嫌犯名单之外,他是无辜的,重点在东条英机。东条英机,这位好战的日本军政大臣,是炮制侵华政策的主谋和发动太平洋战争的祸首。

败菊—东京大审判档案揭秘

1945年9月11日,当盟军总部宪兵队的吉普车开到东条英机的住所前时,他用手枪对着胸口扣动了扳机,但自杀未遂。图/皇牌大放送

那时候,如何处置天皇的问题,是同盟国间共同关注,却又意见分歧的心病。澳大利亚和苏联,尤其希望看到天皇受审,美国民众也是如此。根据1945年6月《华盛顿邮报》刊登的盖洛普舆论调查,有超过七成的美国人支持严惩天皇。

只审判天皇的忠臣,却放过天皇本人吗?这让美国人无法理解,华盛顿为什么流连于“保皇”。新总统杜鲁门,不可能忘记珍珠港事件。事实上,美国民众和全世界所不知道的是,美国的最高决策层,此时正在就如何处置天皇的问题进行秘密讨论。直至终战前夕,华盛顿对此依然存在着两派主张。

1946年初,麦克阿瑟从日本发回了一系列绝密消息,为这场争论画上了句点。“调查已经结束,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能够证明天皇与日本过去十年里所作出的政治决策有关,天皇是可以团结日本人民的象征。起诉他会激起日本民众的强烈反抗,由此可能导致的后果难以预计,所有的政府机构将被推翻,所有在日本企图推行民主化改造的希望都将破灭,倾向共产主义的苗头将会萌芽,整个日本将走向瓦解,复仇的恶性循环会没完没了。”

简而言之,一旦动了天皇,混乱、内战和共产主义革命就会吞没掉这个国家,日本将永远无法为美国所用。麦克阿瑟发回的消息,令华盛顿感到无比恐慌。

很快,一份绝密指令传回了东京:“绝对不要对天皇采取任何行动”。

一场悄然展开的行动:重塑天皇形象

与此同时,一场革命正在日本进行。这场革命并非自下而上的共产主义革命,而是由美国人精心策划的自上而下的民主革命。美国的流行文化,逐渐在日本社会成为主流。美国电影、时装、歌曲和舞蹈,在日本随处可见,日本民众对此趋之若鹜。

到1946年初,东京已经发生了大变化,美国占领军越来越认真地履行占领的职责,在天皇的宫殿前也是如此,占领有时也被称为“军民友好”。简而言之,一切都在改变,天皇也不例外。现在,日本官方宣称昭和天皇作为日本最高统治者、领导者和极端民族主义的化身,与军国主义日本在过去二十年里,以他的名义推行的所有侵略政策,都毫无关系。日本政府也正投入大量心血,试图为天皇塑造一个全新的形象。他是热爱和平的君主,只是在茫然无助的情况下,受了邪恶的军国主义军阀们的误导。日本皇室,还首次同意在媒体前全体亮相。

这次重塑天皇形象的行动,进行的十分彻底。昭和天皇甚至换上了新衣,他褪去了军服,穿上了西装。1946年1月1日,昭和天皇发表了《人间宣言》,明确表示自己是人,而不是“现世神”。他与国民的关系,是相互信赖与敬爱的。

败菊—东京大审判档案揭秘

1946年2月,日本裕仁天皇奔赴日本各地进行战后第一次巡视,投身日本的战后重建之中。图/新民周刊

1946年2月,已经走下神坛的天皇,一个已经民主化、凡人化了的天皇,开始了第一次微服出巡。在此之前,他的子民们只能在照片和新闻中看到他,而现在,他却出现在了人们面前。天皇身着新衣,缓步前行,不自在地展现出一副民主的姿态。

一位在场的美国记者惊讶地观察到:“他个头不高,身材瘦弱,下巴短小,圆肩驼背,协调能力很差,看起来随时会摔倒。他的西装起褶,皮鞋磨损。他讲话空洞,嗓音尖锐。”

东京审判太平洋战争部分:一场为天皇脱罪的作证大戏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东京的常设地址是原日本陆军部大厦。这座大厦在同盟国对日本的地毯式轰炸中,被有意地保留了下来。与纽伦堡审判中,只有英美苏法四名法官不同,东京审判有11名法官,代表11个国家。尽管遭受日本侵略的几乎都是亚洲国家,但最初只有一名法官来自亚洲,他就是中国法官梅汝璈。英国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要求加入一名印度法官,美国最终应允。随后也使当时尚未独立的菲律宾,指派一名法官加入审判。

1946年5月3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正式开庭。由于事出临时,印菲法官均未能出席。审判之初,九名出庭的法官都认为,审判应该并不困难。他们甚至在开庭前,就已经做出了判断:所有被告都有罪。他们并没有想到,这场审判的旷日持久和纷乱纠缠。

随着审判的一天天进行,同盟国间的共同利益愈发稀薄,而美苏对峙的冷战格局已经形成。从1947年秋天开始,蒋介石政府的崩溃已成定局。这让美国意识到,“一个真正友好的日本,比一个有名无实的中国,能带来更多的安全感”。

于是,美国迅速调整东亚政策,对日本从削弱转为扶植,并制定了新的对日占领政策。从稳定日本经济,到放宽战犯整肃,从扩建日本警察队伍,到极力压缩战争赔款。美国操纵下的对日媾和,在中苏等国的反对声中,悄然进行着。

与此同时,一场为天皇脱罪的作证大戏,也正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里上演。

这时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美国人最关心的问题——珍珠港事件。而天皇的忠臣们,并不急于为自己辩护了,而是不断通过模糊日期、地点和责任,为他们的统治者脱罪。有一份供词中甚至称,天皇根本不问政治,在珍珠港事件发生时,他“完全不知情”,是在事后才知晓的。就连东条英机在证词中,也不忘为天皇开罪。

败菊—东京大审判档案揭秘

东条英机在东京审判法庭上。图/皇牌大放送

不过,由于审判过程的漫长,受审者的证言也开始出现纰漏。在审判进行到第二十个月时,当被问到是否知道木户幸一曾有过任何违背天皇和平意愿的行为时,东条说漏了嘴:“我不知道有任何这种事发生,根本没有这种事。我认为,身为天皇的忠臣,即使处在最高权力阶层,也不会违背陛下的意愿。天皇已经同意发动战争,没有人胆敢违背他的意愿。”

一个简单又显而易见的事实,终于第一次在法庭上,被人说了出来。在日军发动太平洋战争之时,昭和天皇的手中是握有实权的。也就是说,天皇本可以随时阻止这场战争,或者从一开始就不发动这场战争。

然而,麦克阿瑟迅速化解了这场“危机”,他没有理会法庭提出传唤天皇出庭接受审问的要求,同时命人“迅速收拾好这个烂摊子”。由三名日本中间人,仔细指导东条如何收回那句牵连到天皇的证词。

麦克阿瑟在与审判长韦伯会面时,干脆直言不讳地告诉他,放弃让天皇出庭的想法吧,即使以证人的身份也不可能,在这个问题上,没有继续讨论的余地。

“闹剧”收场:释放所有未被起诉的甲级战犯嫌疑人

1948年11月12日,东京审判开庭。两年六个月零15天后,在经过了818次庭审、419次证人出庭作证、779份证词宣读和4336次证据展示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工作终于接近了尾声。终审判决书的篇幅巨大,庭长韦伯花了五天时间才宣读完毕。

这份判决书的主旨很简单,从1928年起,日本被一些军国主义军阀所控制,他们秘密谋划和发动了一系列侵略战争。从1931年到1945年间,在亚洲及远东各地不断发生惨无人道、野蛮嗜血的暴行,这些暴行要么是由日本政府及军方秘密谋划的,要么就是他们刻意默许的。无论怎样,曾经身为日本军政要员的被告们,都将因为国家发动侵略战争而负上个人责任。但不出所料的是,昭和天皇参与谋划战争之事,在判决书中一字未提。

被告们被一个个地带上法庭,听取韦伯宣读自己的命运。共有16名被告被判处终身监禁,另有两名被告受到的判决较轻,共有七名战犯被判处绞刑,其中包括了五名将军、一名文官即前首相广田弘毅,以及东条英机。这场看似永无止境的审判,就此结束了。

败菊—东京大审判档案揭秘

东京审判宣判现场。图/中国军网

1948年12月23日午夜时分,关押在巢鸭监狱的七名战犯,被处以绞刑。行刑后,他们的尸体被装上了一辆美式军用卡车运往横滨火葬场火化。第二天,也就是圣诞节前夜,美国宣布,赦免关押在巢鸭监狱中的所有未被起诉的甲级战犯嫌疑人。这些人就这样被当场释放。

接着,事情变得更加有趣。因为担心日本“赤化”,美国开始放弃那些他们在几年前极力引入日本的“民主”思想。他们首先强力镇压共产党人,然后是工会,接着是言论自由。与此同时,东京审判中对于战犯的判决,也逐渐被人们所遗忘,所有被处以终身监禁的甲级战犯,在随后的短短几年中,都奇迹般地相继得到赦免。

历史真相:日本人可以失去天皇,美国却不能

对于许多日本人来说,释放这些人只能证明,东京审判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一场虚伪的闹剧,日本是无罪的。

那么当初,美国究竟为什么要花那么大力气保留日本天皇呢?如果稍做深究,就会发现,“日本如果失去他们所挚爱的领袖,灾难与混战就会发生”的预言,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在一份1945年12月中旬解密的美国绝密报告中这样写道,“同盟国高估了除掉天皇,可能给日本民众带来的影响”“最严重的情况是,可能出现示威游行,但这些都会过去”“当下,日本民众更关心的是食物和住所,而不是天皇的命运”。

当时,在日本所做的民意调查也证明了这一点。根据1946年2月,《每日新闻》发表的调查统计,只有16%的日本人希望维持他们神圣的统治者的地位。这也就是说,日本民众已经准备好接受改变了,然而没有准备好的是美国。

败菊—东京大审判档案揭秘

1986年1月2日,日本昭和天皇在一年一度的新年见面会上向日本民众招手示意。图/东方IC

事实上,美国从一开始就很清楚,天皇与他们所塑造的无辜形象并不相符。但他们更加明白,日本是平衡冷战格局中,不可为美国所抛弃的一枚棋子。在美国人眼中,天皇是可以帮助他们把日本从敌人变为盟友的工具,美国人的这个算盘打得确实不错。

但对于很多日本人来说,天皇的成功脱罪,是一个残酷又讽刺的玩笑。原本背负着战争罪恶感的日本人,在反思自己国家所犯下的战争罪行时,也不禁发问:“如果天皇都能够脱罪于战争,那么我们——他的卑微的子民们,为什么还要去为过去而忏悔呢?”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最终判处东条英机等七人绞刑,并于当年的圣诞节前夕执行。这在形式上,似乎为东京审判画上了一个句点。但由于美国在审判中所起的主导作用,人们对于它的正义性,以及它在塑造日本人战争史观上所起的消极作用,至今仍有很大的争议。

参与这场审判的中国法官梅汝璈,曾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我不是复仇主义者,我无意于把日本帝国主义者欠下我们的血债,写在日本人民的账上,但是我相信,忘记过去的苦难,可能招致未来的灾祸。”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6/8/14 14:04:2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败菊—东京大审判档案揭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