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南海仲裁案不只是闹剧

共 10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789656
  • 工分:431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南海仲裁案不只是闹剧

7月12日,菲律宾诉南海仲裁案所谓终极裁决终于出炉了,但是面对中国政府“不承认、不接受”严正声明的跟进发表和南海问题《白皮书》的随后发布, 进而面对中国政府、中国人民捍卫国家主权和维护领土(包括领海领空)完整的坚定意志和坚强决心,只能并已经是废纸一张了。这场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闹剧,尽管有美国这个头号大国一手策划和导演,并自始至终全盘操控,事实上从酝酿之初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这样的结局,不管是不可一世的美国,还是五体投地的菲律宾,无论刻意回避,还是义无反顾的“恪尽职守”,开始绑定结果这样的结局是没有任何悬念、不可些许改变的。

所以这样的结局,看起来都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惹的祸,实际上真正祸起的萧蔷是美国。因为正是在对于这个唯一可据为蓝本的《公约》应有的认知及可能的结果预判方面,与通常当局者迷形成鲜明对照的,恰恰是美国呈现并保持了头脑最清醒和最谙熟蓝本这样超常状态。诚然,该公约的公信度和应有的法律地位无可厚非,至少在本场闹剧之前,在所有缔约国共同努力下,30年的实践中基本保持了相关国家相关海域相安无事这样良好的状态。闹剧的上演及所造成的影响,是否撼动公约应有的地位,也许尚需时日,这里只想就闹剧本身及美国假借《公约》的精彩表现权做剖析:

首先确定无疑的是,美国根本就不是《公约》缔约成员国,那么你有什么资格利用这一《公约》而恰恰不是别的国际法,在相关国际舞台上说三道四、指手划脚,又有什么理由对不沾边的域外国家争端上蹿下跳、东奔西跑,进而凭什么从始至终大包大揽、一杆到底,一意孤行,是否考虑、应该考虑到你所迎面的是谁。既然只是不沾边,只能靠边站,那为什么一定要拉大旗作虎皮,给谁看,谁又能看,难道到了进入21世纪已近20年的现时代,历经了那么多血雨腥风摸爬滚打的超级大国,还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难道这样一个久以“智慧”闻名于世全球无敌的霸主,到了现在,今天仍然真的尚需成长、成熟,恐怕不只是可悲可叹吧。

其次就是你们所唯一假借的这个《公约》, 恰恰是在所诉的海洋划界、领土争端方面,没有“拘束力”。中国政府正是依据相关条款,还在 2006年就已经依照相关程序,向联合国秘书长正式提交了关于海洋划界、领土争端所涉事宜,对包括强制仲裁在内的任何程序“不承认、不接受”的郑重声明,而6年之后才开始酝酿的这个菲律宾诉南海仲裁案,如果说始作俑者的菲律宾,由于只是台前舞动着的木偶,因而只有装聋作哑,多少情有可原的话,那么作为在幕后拉线的“操盘手”——实际至少是核心的当事者,美国还只是一味坚持熟视无睹、置若罔闻,恐怕就没有那么幸免了。

因为作为该仲裁案的实际策划者,在动议确定之后,在议案酝酿之前,首先应该做的就是对所依据相关法律及可能所涉及的相关事宜,进行全面了解、深入研究和精准解读,以期有力有效运用。这应该是所有涉法者涉法国起码的常识吧,那么, 凡事从来就是无不用尽心机的美国,对唯一所依据的这个国际法关键条款不熟悉, 进而对中国政府的既定立场不明确,能蒙混几人而过关。既然心知肚明,为什么一定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勇气固然可嘉,但是如果一直这样态度的话,知道后果吗:你们已经、正在更将持续面对的,不是伊拉克,也不是日本,甚至也不是俄罗斯,而是中国,正在崛起、更是方兴未艾的中国,尤其是曾经与你美国有着不解之缘的泱泱大中华。对此,后面将有专门叙述,所以这里只是提及。

再有就是这个全权而独立承负所有程序的所谓临时仲裁庭,它的架构从而它的组成,不仅疑点颇多,更主要和重要的是,筹建一开始它就是明显违反司法基本原则的。其中最突出的就是时任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柳井俊二的超常表现:无疑他可以依法在特定情况下指定仲裁员,但同样是《公约》 附件七明确有“无法承担此项职责”(即指定仲裁员)这样的表述。 也就是说,如果存在此项质疑,当事者就将丧失指认资格,不仅如此,还可能面临司法回避的风险。那么实际命运如何,从仲裁结果进而由以这一结果的仲裁庭既成构建来看,这个鹰派核心政客,非但没有丧失指认资格,反而一手遮天的实际指认全部组成人员。当然该庭确由5名仲裁员组成,但提请注意的是,这5名仲裁员当中, 既然包括本案争端方菲律宾指派的的代表在内,是否意味着需要指认的只有4人,那么已经指认4人,不是实际指认全部人员,还有别的解释吗。同样以结果往前推,是否由以柳井俊二资深的背景、深厚的积淀和恣意的表现,透过这一明镜折射出这个堂而皇之国际法庭基本架构进而所履行的相关程序和必然导致的相应结果的真实面目。就依着《国际司法独立性原则》这个通行的国际准则循迹吧:

1、《原则》明确,与争端一方当事国存在过往关系,可能构成对法官公正性质疑的依据,在司法实践中,往往取决于过往职业背景。柳井俊二1961—2002年在外交部门供职,期间于97年担任外务省次官,99年出任驻美大使。作为所在国与争端当事国,不仅有着不解的历史“渊源”, 更有现实明显甚至激烈的争端甚至冲突,这样一个资深外交家,其与争端当事国过往关系的深厚,是否已经再明显不过了,更别说他笃定一边倒的倾向性与积极活跃的表现了。

2、同一《原则》规定,所从事司法职能以外的活动不能与司法职能相违背,不能减损司法任职公正性。柳井俊二司法以外的活动中最光鲜的就是,07年至今一直担任日本政府“有关安保法的基础再构建恳谈会”会长。正是在当朝这个得天庇佑下,在《恳谈会》 这一独厚平台上,这个鹰派资深元老为二度上台以来的安倍及其极右集团,在包括钓鱼岛争端升级版、尤其是在以解禁集体自卫权为基本标志的“新安保法”出台及其在两院强行通过,进而全面修宪在两院2/3多数票获得及其全民公投的可行性等一系列方面,在意识骨子里,在观念思想上,提供了并继续提供着坚实的铺垫和有力的支撑,从而为所有这些不安分子梦寐以求的夙愿——挑战和平、逼向战争,扫清障碍、铺平道路。而所有这些,在涉及海洋划界、领土争端方面,在已经存在和可能存在上,与争端一方的中国,是否存在明显而激烈的争端与冲突,作为司法当事者的柳井俊二是否比其他任何人更清醒、清晰千百倍。

3、还是《原则》强调,所享有的言论与结社自由不得妨碍其司法职能公正、独立践行。就在2013年8月,这个临时仲裁庭组建仅仅一月之际,这位首席智囊便以恳谈会主席身份在NHK《星期日讨论》节目,公然阐述具有明显倾向性和指向性的立场,声称日本岛屿受到“威胁”,并进一步强调存在“敌人”,因而需要强化武力等多方面来保障日本安全。很明显,这里的威胁就是来自中国的威胁,所谓的敌人就是中国。那么,敢于发表如此激烈言论的激进分子,作为该庭独大的掌门人,在中国作为争端当事一方的本案中,这样在所进行的全部司法活动当中,能够有司法本应有的公正可言吗,恐怕不只是质疑那样轻描淡写吧。也许有人会说,既然是在建庭之后发表的言论,对组建仲裁庭,进而对指认仲裁员本身应该没有什么直接影响吧。对此只想说,如此重量级的高谈阔论,绝不会只是随想随行的脱口而出吧,是否只有经过深思熟虑、字斟句酌方可成行,就算有再深厚的历史积淀,再坚实的思想基础,一个月的时间,恐怕也只能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吧。

上述三项,无论单就其中任何一项,就司法公正来讲,柳井俊二是否都应当自觉回避。结果呢,不仅没有回避,反而名正言顺、堂而皇之履行所有司法职能,一项即可治罪,三项反而无罪,难道世界司法史上有这样数罪并罚的先例吗,难道身为一庭之长就是这样率先垂范吗。而同是本案,就在临时仲裁庭筹建之初,菲律宾前指派代表——斯里兰卡籍法官平托,就因其妻子系菲律宾国籍而请求司法回避。如此巨大的反差,如此鲜明的对照,恐怕不只是参差不齐那么简单吧。既然自觉回避只是枉然,那么作为理应集公正于一身的法庭,可否执行强制回避,为什么没有,是否与之有着某种必然联系。难怪联合国国际法院要在第一时间公开发表与“菲律宾诉南海案无关”的郑重声明。

既然那么声势浩大的美国没有资格涉足,既然他们所唯一依据的法律没有拘束力,直接的讲就是没有作为依据的资格,既然作为该案所谓专业上的实际把持者——柳井俊二本应只有司法回避的资质,即是从司法来讲,他没有涉案资格,概言之,没有资格的国家,凭借没有资格的依据,委任没有资格的法官,那么,这样的案件,应有的结果,必然的去向,至少司法界,还有比这更不言自明的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垃圾终究归于垃圾桶,不耻总要注入不耻箱。南海仲裁风波就要销声匿迹,留下来的反思,不只司法界,整个人类的反思,或将久远。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6/7/29 17:27:4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南海仲裁案不只是闹剧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