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为了转士官,他在指导员桌子上放了两万块钱,然后......

共 23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士
  • 军号:5779373
  • 工分:493249 / 排名:204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为了转士官,他在指导员桌子上放了两万块钱,然后......

为了转士官,他在指导员桌子上放了两万块钱,然后......他给指导员送了两万块钱,然后……

作者 | 璞玉

1

阿猛的酒量其实并不好,别看他已经是上士第三年,可他的酒量并没有在部队得到锻炼。

两罐啤酒下肚之后,阿猛的脸上就泛起了红晕。虽说阿猛酒量不行,可他的酒品还是不错的。他一不吐,二不哭爹喊娘,三不随地小便。具备这三点,起码可以做一个不错的酒友。

撸起第一根串儿的时候,我们就在讨论部队,讨论自己何年何月进入部队,讨论部队里最难忘的事情,讨论自己是如何在这个部队里一步一步走到现在,讨论自己那让人啼笑皆非的过去。

阿猛打了一个嗝,一股烤大蒜混着啤酒的酸爽气息便扑面而来。阿猛说:王哥,这件事儿我谁都没说,今天第一回说。

2

我知道,阿猛是喝多了。

想要考验一个人是不是喝多,只管听他说话就行。当然,那些闷头就睡一声不吱的,想都不用想,必然是喝多了。那些还能说话的,只要听他说“我没多”“我没事儿”“这事儿跟谁都没说过”等等时,那便是多了。

那么怎么考验他是不是多得已经迷糊了呢?不妨试着问问他银行卡的密码,他是绝不会说的。

由此我们得出一个结论,说酒话的不一定是胡说八道,而是借着酒话吐着真情。

“王哥,我能待到现在,不容易呀,要是当年我没转上一期士官,早回家了。”

阿猛开始讲述他的故事,我们其他人就认真地听。对于一个掏心窝子跟你聊天的兄弟,对他最大的尊重就是绝不打断他,恭恭敬敬地听他倾诉。

3

很多年之前,阿猛是一个很猛的人,就算现在,阿猛也是一头凶猛的边防战狼。

阿猛来自于四川一个小小的山村,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大家都觉得:川军能战。所以,来自四川的兵大多在部队都是一等一的尖子骨干。

阿猛当完两年兵,也是想要转士官的。谈起阿猛的表现,全团人都得竖起大拇指。阿猛能文能武,文能吹拉弹唱搞晚会,武能军事比武拿名次。这样的兵,想转一期士官应该不难吧?

但那一年,连队里的情况有一些不一样。

“那一年,连队一多半都是内蒙人。内蒙人团结呀,投票选士官,他们内蒙人抱团儿,前三名全是内蒙的,我排第四名。”阿猛叹了一口气,又打开一罐啤酒。

“关键是,连队能保的士官名额只有仨,我排第四。”阿猛使劲灌了一口啤酒。

连里开会研究这个事情时,指导员拍案而起,怒喝一声:阿猛要是不能转士官,这个指导员我不干啦。

4

阿猛准备了一个信封,这也是那个特殊年代的流行。阿猛在信封里装了两万块,小心翼翼地敲响了指导员的门,毕恭毕敬地把信封放到了指导员的桌子上。

“我心想啦,指导员对咱不错,该表示的还是得表示。信封我是用透明胶粘上的,里面是两万块。”阿猛讲起当时的场景,形象而生动。

“没给连长呀?”我嘿嘿地笑了。

“没给,连长坚持民意,说就按投票结果来办。”

“连长也是坚持原则嘛,别生气了。”我安慰了一下有此气呼呼的阿猛。

指导员并没有说什么,也并没有把信封退还给阿猛,只是示意阿猛出去,并告诉阿猛不要多想。

后来,团里领导们开会研究士官选取的问题。研究来研究去,最后的问题是:只剩下一个名额,是给阿猛呢,还是给领导的公务员。

领导让指导员谈谈自己的想法,指导员只抛下一句话就再也不吱声了。指导员义正言辞地说:阿猛能比武会演出,他走了谁能行?

5

“这些都是后来我听说的,指导员是不是挺霸气?”阿猛的脸上满是笑意。

“霸气,确实霸气,敬指导员。”我们众人举起啤酒罐一饮而尽,阿猛还不忘把啤酒罐倒立起来,证明他喝得一滴不剩,而后手指用力一捏,啤酒罐应声落入垃圾桶。

当天晚上,指导员让阿猛开始收拾东西,阿猛怔了怔问道:指导员,我没留下?指导员狠狠地扭过头走了。阿猛忍着眼泪给远在四川的爹妈打了电话,告诉爹妈哪天在火车站接他。爹妈说:回来也行,明天就杀猪宰羊,回来想种地想出去打工都随你。

“那你的两万块钱?”我不禁想起那个装着两万块钱的信封。

“啥钱不钱的,我知道指导员为我转士官的事儿尽力了,就算没转上,咱也不能再要回来吧。”阿猛说的好像有点儿道理。

阿猛把所有的东西收拾完毕,只等着宣布完留队人员名单。可谁也没有想到,阿猛更没想到,经过团里研究,最终的那个名额还是给了阿猛。而且,阿猛还要代表所有留队的士官在全团发言。

当连长告诉阿猛这个消息的时候,阿猛高兴地有些忘了形,竟然抱起连长转了好几圈。

6

第二天一大早,指导员就把阿猛叫到了办公室。阿猛偷瞄了一眼,发现那信封还安安静静地躺在桌子上,透明胶也一动没动。

指导员说:拿回去。

阿猛不拿。

指导员说:你爹妈给的吧,你爹妈在家种地不容易,快拿回去。

阿猛说:指导员,要不您留五千,就当给嫂子孩子买点儿吃的。

指导员骂:滚蛋,我自己买不起呀?留下你,我他妈的是让你好好干活的。

阿猛不敢吱声。

指导员再说:我给你假,现在出去把钱邮回家。

阿猛说自己没邮费。

指导员再骂:快滚出去邮钱,手续费从这钱里扣。

阿猛不再说话,转身要离开办公室。

指导员又说:钱邮完把单子给我拿回来看,别想自己留着钱。

“我记得清清楚楚,我给家邮的是19950元,还有50元是手续费。我把单子给指导员看了看,指导员叫我好好干,别给他丢脸。”

7

到这里,阿猛的故事算是讲完了。刚开始,他还异常兴奋,可现在,他低下了头,像是在想着什么东西。

“指导员不错呀,敬指导员。”不知是谁的提议,反正我们又举起了啤酒罐。

“我真的一辈子都忘不了指导员,没有他,我根本一期都转不上,更别提现在三期啦。”阿猛好似在轻轻啜泣。

鉴别一个人是不是真的不能再喝了,就是看他是不是哭了。

那酒并不辣眼睛,可那段往事湿了阿猛的眼睛。

“阿猛,要是当年指导员真收了你那两万,那指导员在你心目中……”

我还没说完,阿猛哇得一下吐了个一干二净。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6/7/27 8:16:5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为了转士官,他在指导员桌子上放了两万块钱,然后......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