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德国大使:“不能把英国踢出去”

共 7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3345930
  • 工分:555895 / 排名:169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德国大使:“不能把英国踢出去”

[财新网](财新记者 王玲 实习记者 杜知航)英国脱欧公投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6月23日公投结果显示脱欧派以4%领先的优势获胜后,英镑首当其冲,当天跌幅一度逾10%,此后更是触及31年来最低点。全球股市一天内2万亿美元市值蒸发,银行股更是领跌,避险资产黄金、日元以及高评级政府债纷纷上涨。英国也很快失去最后的3A评级。英国脱欧对于欧盟以及全球经济的长期影响也在继续发酵中,尽管市场目前有所企稳,不确定性难以一次性出清,机构纷纷下调对英国以及欧盟经济的预期。

对于公投结果,欧盟层面机构和欧盟其他国家纷纷迅速表态,遗憾英国投出脱离欧盟的票之余,也表示尊重英国人民的选择,同时多个国家表态认为目前事件对本国经济影响不大。亦不乏来自法国等的强硬之声,希望英国尽快退出欧盟,减少不确定性。

欧盟内部原来由英法德几大经济体构筑的平衡猛然被扰动,法国态度强硬之余,欧盟最大经济体德国的态度非常关键。

德国是否希望英国尽快脱离?英国脱欧是否还有回旋余地?如何应对脱欧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欧盟改革是否会加速?近日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Michael Clauss)接受财新记者独家专访时一一道来。

大英帝国身份作祟?

财新记者:你如何看英国公投脱欧的原因?

柯慕贤大使:英国,尤其是英格兰地区,对欧盟的怀疑态度一直比较明显和突出。也可能与他们失去昔日大英帝国身份有关系。

这种对欧盟的怀疑情绪,再加上一些其他问题,如老百姓担心来自欧盟他国或欧盟以外一些国家的移民量太大,导致多数人投出脱欧赞成票。

我们现在看到,很多英国人好像是事后才意识到这种投票会对他们自己带来何种后果,对个人可能意味着什么。

财新记者:那么欧盟角度,现在英国有没有悔改这次公投的回旋余地呢?

柯慕贤大使:已经有了明确决定。即将下台的英国首相卡梅隆昨天在众议院说不会有第二次全民公投。

我觉得现在的关键任务是把民众做出的决定付诸实施,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要避免产生过大的损失。会有一些损失,但我们要控制。

财新记者:英国公投脱离欧洲之后,市场波动很大,尤其是外汇市场和股市。

柯慕贤大使:几乎没人想到投票的结果会是如此,市场也没预料到。

对德直接影响“不会特糟糕”

财新记者:德国对于英国脱欧之于德国以及欧洲的短期和长期影响,是如何估计的?包括政治方面和经济方面。

柯慕贤大使:这是很难预测的,我们现在看到市场上的情绪比较紧张,在公投结果出来两三天后,有两万亿欧元打水漂了,这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

对德国应区分直接和间接影响。就直接影响而言,德英的贸易总额比中德贸易额要小,不到1200亿欧元,德国对英投资大概是1200亿欧元,德国企业在英国创造了约40万工作岗位,大多在汽车制造业,直接后果取决于今后的发展,很难预测,但我估计不会特别糟糕。

间接效应就更难以预测,因为现在全球经济状况都不是很好,不少人担忧间接的外溢效应,英国脱欧有可能间接地影响德国或中国,但现在没有更具体的迹象。

财新记者:不会特别糟糕?

柯慕贤大使:英国才是我们的第五或第六大贸易伙伴,中德贸易额要比德英贸易额大得多。

财新记者:英国脱欧后,伦敦金融中心地位被代替有很多讨论,巴黎和法兰克福可能都有机会吸引到伦敦金融机构和业务的落户,成为新的金融中心,你怎么看?法兰克福和巴黎相比,优势何在?

柯慕贤大使:伦敦金融中心一直反对脱欧,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怀疑,脱欧对伦敦这个银行业重镇会有极其负面的影响。目前为止,落户伦敦的银行可以直接参与欧盟内部市场,欧盟内部市场扣除英国人口仍有4.5亿人,多为富裕人口。英国脱欧后,落户英国的银行能不能或者以什么方式参与欧盟内部市场,现在还没有安排,无法知晓,所以对银行业的不确定性很大。英国财长也说,投资方面大家现在很克制,也因为不确定性很大。

所以,我们都希望能尽快解决问题。谈到经济,不确定性是最可怕的。

要给英国政府合理时间

财新记者:德国希望英国脱欧越快越好?

柯慕贤大使:德国的立场很明确,英国脱欧应该尽快进行,但尽快并不意味着我们提出一个时间表,有时间要求。

首先这在于英国,它需要按照欧盟条约的第50条提出脱欧申请,然后脱欧程序才正式开始。的确公投结果揭晓后,很多政治家第一反应就要求英国尽快脱离。公投几天后,欧盟部长理事会召开,有些人借着这个场合要求英国尽快启动脱欧进程。

但英国政府说它目前无法提出这种申请,也是考虑到其内政目前比较混乱,大家都知道卡梅伦首相辞职了,而且不知道下一任首相是谁,也不知道反对派工党领袖会不会继任,再加上苏格兰又有声音要求举行苏格兰独立公投,这让英国国内局势更加复杂。

所以我们现在要给英国政府合理的时间,但是这个事情也不可能束之高阁,拖得越长,不确定性存在的时间就越长,甚至让整体经济陷入僵局,这对欧盟整个经济尤其是英国经济很不利。

财新记者:你提到英国情况很复杂,是否意味需要的时间可能比较长?欧盟这个合理时间的上限是多少?现在开始,到英国新首相上任、明确提出脱欧安排,这段时间的不确定性德国如何应对?

柯慕贤大使:公投显示要脱欧跟什么时候真正必须脱欧,是两码事,不能直接挂钩。自英国政府正式提出脱欧的申请起,有两年的期限,必须在这两年里完成谈判,不管谈判的结果如何,英国必须彻底脱欧。

财新记者:所以英国正式提出脱欧前,大家会有容忍度,给它更多的时间去思考?

柯慕贤大使:不得不等嘛,如果要等一百年也没有办法,因为首先是要英国提出脱欧申请,我们不能把人家踢出去。

财新记者:鉴于欧洲多地极右政党的日益增加的受欢迎程度,如果这个时间拖得比较长,是否担忧会进一步分裂欧洲,影响欧盟团结和呼吁的改革进程?

柯慕贤大使:一方面,我想英国政府会落实民主做出的决定,而且他们拖得太长,国内也会有压力。

至于有没有效仿者,我觉得公投结果刚出来的时候,的确有不少持极端政见的人提出:我们也要公投!我们也要脱欧!但现在看,在欧盟,尤其是在英国,这种情绪也发生了变化。现在更多的人真正领会到脱欧的后果是什么,脱欧选项的吸引力就更小了。

一些民调显示,假设在德国举行脱欧公投,80%以上的人会赞成留在欧盟内。

财新记者:确实有很多讨论在寻找下一个脱欧的会是谁。

柯慕贤大使:现在不能感情用事,关键是我们27个欧盟成员国以及欧盟机构都要想方设法控制连带的损害,找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但是我可以预言,未来要找到这个方案并非易事。

英国与欧盟市场的紧密联系最符合德国利益

财新记者:关于未来与欧盟的贸易关系,英国设想过一些模式,一个是欧洲经济区(EEA)模式,像挪威这样的国家,还有双边的FTA的模式,像加拿大跟欧盟的关系,最次的就是WTO的模式,德国看好哪种模式?

柯慕贤大使:从德国角度,英国和欧盟内部市场的紧密联系最符合德国的利益,这意味着,英国必须承担相应的义务。参与共同市场的前提就是继续接受四大自由原则,特别是脱欧派极力反对的人员自由迁徙原则。最后的结果可能是:英国能够进入欧盟内部市场,但是它再也不参与内部市场的规则制定。

英国得自己决定要什么、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英国要跟人口4.5亿的国家集团谈判,从对比中可以看出英国的谈判处境很不利。

财新记者:各种悲观担忧情绪之外,一些欧洲政客说英国脱欧也是欧盟接下来改革的一个机会。英国脱欧会如何影响欧盟接下来的改革?

柯慕贤大使:这个观点我不能完全拥护。很多人都以为欧盟应该或者必须实施改革,但具体是什么样的改革,意见很不一致。有人说要加强欧洲一体化,有人说要降低一体化的程度。所以我并不预测欧洲一体化会因此很快迈出重要的一步,现在的27个成员国之间还是有很多不同。

财新记者:移民政策呢?

柯慕贤大使:移民政策当然也在一系列改革的范围内,但是要实现共识难度是比较大的,因为不同的意见很多,你也知道有些国家像德国一样愿意接受移民,而有些国家,比如波兰,就未展示出团结意愿。

财新记者:英国脱欧会对跨大西洋贸易伙伴关系(TTIP)谈判有何影响?

柯慕贤大使:这也很难说,英国是大力支持TTIP的国家,所以谈判丧失了一股支持TTIP的力量。英国一直主张自由贸易,德国也是。英国不再是欧盟的成员国后,就少了自由贸易的支持者和保护主义的反对者。

财新记者:接下来,德国会优先考虑哪些措施,巩固对德国、欧盟市场的信心?

柯慕贤大使:其实,德国也做不了多少。如果市场真的发生动荡,央行应该采取行动,那么就是欧洲央行的任务了。

财新记者:英国脱离欧洲之后,关于德国在欧洲的领导角色的讨论再次兴起。

柯慕贤大使:欧盟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体系,现在还有28个成员国,还有布鲁塞尔的欧盟机构和欧洲议会,如果德国过于自信,希望在欧盟内指手画脚,那只能起反作用。

当然德国要扮演重要角色,我们要做出我们的贡献来解决这个问题。德国的政治家已经采取行动:公投后不久,德国外长邀请了欧盟六个创始国的外长到柏林开会,默克尔总理还召集欧盟理事会主席、法国总统和意大利总理开会讨论英国脱欧的后果。■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6/7/7 8:29:0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德国大使:“不能把英国踢出去”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