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应对来自西南方的威胁:中国应打造岸基反导型“中华神盾”

共 22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6598718
  • 工分:1104384 / 排名:33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应对来自西南方的威胁:中国应打造岸基反导型“中华神盾”

去年,美国在罗马尼亚部署了首套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到2018年时将在波兰再部署一套。什么是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它有什么样的特点?被部署到罗马尼亚后发挥着怎样的作用?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会出现在东亚吗,为什么?本文将对这些问题进行分析,为你拨开重重迷雾。

应对来自西南方的威胁:中国应打造岸基反导型“中华神盾”

什么是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

简而言之,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就是将舰载“宙斯盾”反导系统搬到陆地上。它采用的AN/ SPY-1D(V)雷达、C4I系统、垂直发射系统、计算机处理器、显示器、电力供应和冷却系统都是与美国新建造的“宙斯盾”导弹防御舰共用的。舰载“宙斯盾”反导系统指挥与控制台设置在01甲板,处理器安装在02甲板,雷达设备安装在03甲板,供电和水冷却装置安装在舰上,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的布局与之相仿,最重要的区别是后者设在地面上。还有就是同“宙斯盾”舰相比,岸基“宙斯盾”系统的雷达和导弹发射装置之间的距离更大,整个系统占地430英亩,主要靠市政用电提供电源,而且还配备了4台柴油发电机来提供备用电力。下文将从工作机理、人员编程与部署、使用弹种、系统集成等四个方面对这种系统进行介绍。

岸基“宙斯盾”工作机理。虽然部件同“宙斯盾”反导舰基本相同,两者的工作方式是不一样的。在舰上,为了尽可能早地探测并追踪掠海飞行的反舰导弹,“宙斯盾”系统的雷达每两秒钟就会扫描一次。岸基“宙斯盾”不搜索目标,而是等待各种各样的卫星探测并告知其敌方弹道导弹已经发射。这样做有两个原因:首先,岸基“宙斯盾”系统不可能每天都一直扫描,寻找大气层内外的弹道导弹;其次,如果把它用来搜索目标,显然是在浪费时间,得不偿失。

应对来自西南方的威胁:中国应打造岸基反导型“中华神盾”

人员编成与部署。每套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配备3个交替值班的团队,每队11人。这些团队相当于“宙斯盾”舰上作战信息中心的全部人员,有发射控制技术军士、作战系统操作军士、密码技术军士等,由一名值班军官领导。这3组人员每次前往岸基“宙斯盾”的基地值班6个月,同舰上人员一样属于海外服役。所有人员在进入部署以前,都必须接受为期4个月的培训并获得导弹防御资格证书。此外,还配备了一个民间技术人员团队,帮助维护和修理“宙斯盾”的部件。按照美国国防部的估计,整套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的运作大约需要200名军人、政府雇员或合同工。全套系统可以拆解,用标准集装箱船就可以运走。按照导弹防御局和海军最初的要求,整套系统应当能够在120天内运送到其他地方,而最近实验数据表明,不需要那么多时间。

使用弹种。在欧洲阶段适应性方案的第二阶段,岸基“宙斯盾”采用的是“标准”-3 BLOCK IB型拦截弹。该型弹使用的弹体同BLOCK IA相同,但增加了全新的弹头,有更强的红外制导系统、更快的处理器,并对转向和高度控制系统进行了提升。“标准”-3 BLOCK IB型拦截弹采用双色红外导引头,而BLOCK IA的是单色红外导引头,可识别两个不同波段的红外信息,抗干扰能力更强。而且这种导引头的灵敏度更高,所以探测距离也更大。根据国会研究处的报告,美国总共将采购472枚“标准”-3 BLOCK IB型拦截弹。

第三阶段,美国在波兰部署的岸基“宙斯盾”将采用“标准”-3 BLOCK IIA型拦截弹,该型弹是美国同日本联合研制的。同BLOCK I批次的拦截弹相比,“标准”-3 BLOCK IIA更换了全新的二、三级火箭发动机。IA和IB型的速度越为3千米/秒,而IIA型的速度则提升到4~4.5千米/秒。此外,该型导弹的射程也将获得大大增加。综合这两点,BLOCK IIA将具备拦截中远程导弹的能力。

应对来自西南方的威胁:中国应打造岸基反导型“中华神盾”

按照原定计划, 2020年之后(即在欧洲阶段适应性方案的第四阶段),美国将研发成功“标准”-3BLOCK IIB型拦截弹。但美国国防部于2013年3月宣布,取消“标准”-3BLOCK IIB型拦截弹项目。

系统集成。美国部署到波兰和罗马尼亚的岸基“宙斯盾”系统将融入导弹防御局的C2BMC体系(即指挥、控制、作战管理与通信体系,后文采用缩写)。C2BMC体系自2004年投入运营,通过把地区、战区和国家级别的司令部连接成为一个单独的网络,可提供作战管理、规划、态势感知、传感器联网等方面的能力(即弹道导弹防御的四个主要方面),从而形成多层次的导弹防御网。

此外,C2BMC还将生成早期预警数据的天基红外卫星和在地面上的AN/TPY-2型X波段雷达相连。C2BMC采用16号数据链连交换信息和共享目标,国家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内的平台都能够共享和接受来自其他战术平台的数据。在欧洲,16号数据链不仅将把两部TPY-2雷达、卫星、空中传感器平台、“宙斯盾”导弹防御舰、岸基“宙斯盾”系统、位于德国拉姆斯泰因基地的空中行动与C2BMC指挥中心连接起来。而且,它还将同陆军的THAAD反导系统、“爱国者”导弹系统、北约导弹防御体系相连。故岸基“宙斯盾”仅仅是美国和北约整个导弹防御体系的冰山一角。

这里需要澄清一点,美国本土有多处岸基“宙斯盾”系统,但不一定它们都具备弹道导弹防御能力。例如,海军“宙斯盾”训练与战备中心(ATRC)是用来培训的,隶属于弗吉尼亚州达尔格伦的宙斯盾教育中心(AEC)。宙斯盾教育中心为了纪念宙斯盾之父迈耶·韦恩,所以又被称作迈耶宙斯盾教育中心。作战系统工程研发站(CSEDS)在“宙斯盾”系统出现以前就有了,素有“麦田里的巡洋舰”之称,目前仍然被用于“宙斯盾”系统的开发和升级。

应对来自西南方的威胁:中国应打造岸基反导型“中华神盾”

在瓦勒普斯岛的水面战系统中心(SCSC)也有“宙斯盾”系统,是用来测试和训练的。这个地方不光有“宙斯盾”系统,还有许多舰艇的自卫系统、DDG 1000作战系统、“福特”级航母的作战系统也在这里测试,所以说此处坐落着美国的“第11个航母战斗群”一点也不夸张。再则就是位于弗吉尼亚州诺福克的诺迪卡国家海洋中心的“宙斯盾”系统,这套系统是个互动交流项目。说直白点,就是给访客们玩的。但是,所有这些带“宙斯盾”名号的,都不具备弹道导弹防御能力。

准备部署到罗马尼亚和波兰的岸基“宙斯盾”系统总共有3个8单元的垂直发射系统,这个24单元的垂直发射装置同主楼相连。其导弹发射单元可根据具体情况增加或减少,此外还可以添加新的系统硬件和软件。除了部署到罗马尼亚和波兰的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还有一套系统被部署在夏威夷考艾岛的太平洋导弹试验场。该套系统配备有“宙斯盾”指挥与控制系统、SPY-1D雷达和MK-41垂直发射装置,而且已经进行了发射“标准”-3 BLOCK IB导弹的试验。

最后,由于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是从“宙斯盾”舰艇上克隆来的,所以不但可用于弹道导弹防御,也可以用于对飞机作战和拦截巡航导弹。但美国导弹防御局的岸基“宙斯盾”项目负责人杰夫·威斯顿表示:“我们不会将这种系统用于为美国之外的任何国家防空。”言外之意是我拦我的弹道导弹,其他天上飞的咱一概不管。所以说美国人猴精猴精的,无利不起早,没有好处么?免谈!

应对来自西南方的威胁:中国应打造岸基反导型“中华神盾”

选择岸基“宙斯盾”的原因

截至目前,美国海军已经部署了33艘具备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战舰。其中5艘为“提康德罗加”级导弹巡洋舰,28艘为“阿利·伯克”级驱逐舰。这些舰艇有16艘部署在美国西海岸(其中5艘前沿部署在日本的横须贺),另外17艘部署在东海岸(4艘前沿部署)。它们是为期36个月的优化版舰队反应计划的一部分。“宙斯盾”反导舰的部署周期大致是这样的:维护阶段,大约24个星期;前往部署责任区阶段,大约20~51个星期;部署阶段, 7个月左右;返回阶段。所以,“宙斯盾”反导舰是不可能像岸基“宙斯盾”那样一直实施前沿部署的。

其次是舰艇的老化问题。例如 “蒙特里”号巡洋舰,该舰原计划于2014年11月出坞,并于2015年春加入“艾森豪威尔”号航母打击大队。但这一时间不得不延长,原因在于负责维修的BAE系统公司在“蒙特里”号的上层建筑处发现了5道裂纹。美国海军对此表示,该舰将在今年3月份准备好,但目前与船厂合同工一起共事的水兵们则说:“‘蒙特里’号能在今年夏天离港才是怪事呢?”此类舰艇的老化和维修周期延长,将会给美国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值班带来挑战,而岸基“宙斯盾”不会有这样的问题。

岸基“宙斯盾”同“宙斯盾”反导舰相比还有一个重要优势是价格优势。根据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的防务专家克拉克所述,岸基“宙斯盾”的造价是7.5亿美元,而“伯克”IIA的造价是16亿美元,“伯克”IIIA的造价是19亿美元。岸基“宙斯盾”和后者比起来,简直是便宜太多了。

应对来自西南方的威胁:中国应打造岸基反导型“中华神盾”

当然,“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也有一定的缺点。例如,目前装配的拦截弹太少,每套系统只有24枚。还有就是它机动性很差,无法向“宙斯盾”反导舰那样四处游荡。如果要搬到别处,也需要很长的准备时间。另外,岸基“宙斯盾”的防御也是个重要的问题。不过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作为一套包含多个子系统的整体,“岸基”和“海基”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关键时刻可彼此“补盲”,而非简单的互相竞争。

岸基“宙斯盾” 反导系统究竟针对何国?

在罗马尼亚和波兰部署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是欧洲阶段适应性方案(EPAA)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的内容,因此要讨论这个问题需要我们厘清一下该方案的来源和具体内容。欧洲阶段适应性方案的源头可以追溯至1999年的华盛顿峰会,与会各方首次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其投送载具的扩散视为联盟的威胁。2002年布拉格峰会决定,进行一项关于导弹防御可行性的研究。这项研究得出结论是导弹防御在技术上是可行的,从而为关于建立北约导弹防御系统的政治和军事谈判建立了基础。

2007年4月,北约的欧洲成员国号召建立北约导弹防御系统,并将其作为美国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补充,从而更好地防卫欧洲。经过多轮会晤和谈判之后,波兰和罗马尼亚终于同意了美国在其本土上部署反导系统。2009年9月17日,奥巴马总统公布了欧洲阶段适应性方案,该文件指出,欧洲阶段适应性方案总共包括四个阶段,具体情况如下:

第一阶段,在地中海部署配备有“标准”-3拦截弹的“宙斯盾”战舰,在土耳其安装一部导弹防御雷达;在西班牙的罗塔岛部署4艘具备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宙斯盾”驱逐舰(分别为“唐纳德·库克”号、“罗斯”号、“卡尼”号和“波特”号);部署相应的“标准”-2BLOCK IV导弹、“标准”-3BLOCK IA导弹;部署陆基AN/TPY-2雷达(FBM);在拉姆斯泰因基地部署C2BMC AOC。

应对来自西南方的威胁:中国应打造岸基反导型“中华神盾”

第二阶段,在罗马尼亚部署岸基“宙斯盾”系统,采用24枚“标准”-3BLOCK IB导弹,导弹防御范围覆盖到南欧地区; C2BMC的升级。

第三阶段,2018年在波兰部署第2套岸基“宙斯盾”系统,为北欧提供导弹防御,采用“标准”-3BlOCK IIA型拦截弹,具备防御中远程弹道导弹的能力; C2BMC更新。

第四阶段,部署“标准”-3BlOCK IIB型导弹,具备防御短程、中程、中远程和洲际导弹的能力。在每一个阶段,都会对导弹防御系统的指挥与控制系统进行升级。欧洲阶段适应性方案的实施时间是2011年至2020年。

对于北约国家在欧洲构建包括岸基“宙斯盾”系统在内的北约主动、多层次的战区导弹防御系统,俄罗斯一度狠话连连,时任俄罗斯总理的普京(现为俄罗斯总统)曾经表示:“如果北约部署此类系统,那么俄罗斯将被迫不再遵守1990年双方签署的《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美国和北约对此的回应是,欧洲阶段适应性方案主要是为了防御伊朗等中东国家的弹道导弹威胁。

对于这两种观点,我们先来看一组数字。根据美国科学家联盟的《俄罗斯2014年核力量报告》,俄罗斯拥有304枚洲际导弹(配备967枚核弹头)、160枚潜射导弹(配备528枚核弹头)、短程战术核导弹170枚左右(配备核弹头170枚左右),其他则是空射型、防空型导弹。

首先,俄罗斯共有洲际导弹共304枚,由于“标准”-3BLOCK IIB型拦截弹的取消,欧洲阶段适应性方案的系统并不具备拦截这些导弹的能力;其次,俄罗斯弹道核潜艇搭载的160枚导弹隐蔽性强,具备强大的二次反击能力;第三,俄罗斯配备的许多洲际导弹(如RS-20V、RS-18、RS-24)和潜射弹道导弹(如RSM-50、RSM-54、RSM-56)都采用了分导式多弹头,以近期的导弹技术,要对多个弹头实施全部拦截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由于国防部已经取消了研制“标准”-3BLOCK IIB型弹,如果不进行升级,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采用欧洲阶段适应性方案二、三阶段的拦截弹)是无法对俄罗斯的洲际弹构成实质性威胁的。

与此同时,根据《美国2014年核力量报告》,美国总共投入部署的“民兵”III型导弹450枚(配备470枚核弹头)、288枚“三叉戟”潜射导弹(总计1152枚核弹头)。因此,从总体上看,即便美国部署了各种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美俄总体上确保相互摧毁的局面仍未发生质的改变。在核恐怖平衡之下,除了核弹意外发射的事故,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能发挥实战作用的情况实在是少得可怜。

应对来自西南方的威胁:中国应打造岸基反导型“中华神盾”

还有一个耐人寻味的现实,俄罗 “飞毛腿”型弹道导弹(SS-21)的最大射程为180千米,“伊斯坎德尔”型导弹的最大射程为500千米左右,而美国欧洲司令部的基地同俄罗斯相距上千千米以上,和平时期即便发生误射,这些导弹也够不着美军基地。与此相反,俄罗斯的空射型核巡航导弹则能够威胁到它们。假若用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对付这些核导弹及其载机,由于自带有防空功能,它们干这个勾当就极为轻松。

那么,俄罗斯为什么会反对北约在欧洲构建导弹防御系统?本文认为俄罗斯主要出于以下两个方面的担忧:首先,如果北约部署导弹防御系统,俄罗斯的装备建设和核条令必须作出相应的调整,简单地说就是核威慑还得投入大把的钞票;美国发展弹道导弹防御技术虽然现在没有威胁,但不代表着以后没有威胁,俄国人怕美国抢先一步。俄罗斯的种种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例如,美国审计局的一份报告就曾指出,如果要有效地拦截伊朗发射的洲际导弹(注:伊朗尚未研发出洲际弹,美国此举只是防微杜渐),拦截弹最好部署于在位于荷兰、英国和斯堪迪纳维亚半岛的北海。在这个区域,“标准”导弹具有拦截伊朗洲际导弹的最佳机遇窗口。但是,这样做就无法拦截俄罗斯射向美国的洲际弹。

尽管预算在减少,美国仍然采用了舰载反导和岸基“宙斯盾”相互补的策略。很明显,俄罗斯和伊朗这两个目标在它眼里一个也不能跑。这其中恐怕更多的原因是先占一个“坑”,时间一长俄罗斯也就不那么反对了。只要技术发展成熟,换型导弹,总比目前增设两个拦截基地的阻力会小很多吧!

岸基“宙斯盾”对中国的借鉴意义

从目前来看,美国在万里之外的欧洲部署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似乎同中国风马牛不相及。但是,美国在太平洋地区部署反导系统的工作一直在推行着。不仅如此,日本也在美国帮助之下倾力打造反导网。2014年9月,日本在2015财年的政府预算之中,防卫省预计将会列支“数千万日元”用于“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的研究,而且日本计划到2018年时将具备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驱逐舰增加到8艘。

应对来自西南方的威胁:中国应打造岸基反导型“中华神盾”

根据《中国2013年核力量报告》,中国目前拥有核弹头约250枚左右(注:其中60枚核弹头用于潜射弹道导弹,另外还有部分是等待拆解的核弹头,所以中国可以投入实际部署的核弹头达不到这个数字)。我国已经形成了三位一体的核打击力量,这些核弹头部署在陆基导弹、弹道导弹核潜艇、飞机或巡航导弹上。同美国和俄罗斯等超级核大国相比,中国的核弹头基数十份低。1981年9月20日,我国首次用火箭成功发射一组三星,被外界认为是掌握了分导式多弹头技术。但中国仍然有大批导弹是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投入部署的,因此可以推断这些导弹无法携带分导式多弹头。采用单一弹头的弹道导弹比采用分导式多弹头的导弹的拦截成功率要高得多,美国和日本在太平洋地区部署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无疑会大大削弱我国的核威慑能力。

除了核威慑能力遭削弱,中国面临的核威胁正在日益扩大。首先,一些国家频频展示出好战意图,而且时常称“要用核武器将敌国打成一片火海”,给西太平洋地区带来种种不稳定因素。其次,印度也在不断增强自己的核武库。2015年1月31日上午,印度“烈火”-5洲际导弹试射成功,这种导弹能够覆盖中国全境。其中一些国家的核导弹技术才刚刚起步,再加上国内政治不稳定,所以没有绝对把握确保不出现核武器事故,乃至意外发射的情况。而如何要应对这些威胁,就成了中国面临的十份迫切的问题。

应对来自西南方的威胁:中国应打造岸基反导型“中华神盾”

为了应对这些威胁,打造一支具备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舰队势在必行。但如果要到印度海岸附近去拦截弹道导弹,不但成本高昂,而且鉴于中印独特的地缘格局,拦截效果还不一定好。此外,介于对方的海基和陆基航空兵威胁,同时风险也非常大。与之相比,假如我国在西南边陲建立起类似于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的导弹防御阵地,这些基地不但能够得到陆基航空兵的庇佑,而且使用费用也相对合算。因此,美国研制并部署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的思路或许对我们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6/7/4 8:42:48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强烈支持!

      2016/7/4 9:14:4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应对来自西南方的威胁:中国应打造岸基反导型“中华神盾”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