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英国脱欧预示全球进入民族国家逆转新时代

共 11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3290802
  • 工分:694966 / 排名:102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英国脱欧预示全球进入民族国家逆转新时代

有评论指出,将来的历史和历史教科书一定会写道,2016年6月24日英国的脱欧公投,乃是翻转了20世纪到21世纪世界秩序的一次超级重要的人民投票行动。从17世纪开始,世界的政治秩序是以“民族国家”为主轴;这个主轴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已改变为“区域整合”及“全球化”这两个新主轴;但到了21世纪后,这两个新主轴却日益千疮百孔,英国遂率先起义,举办了脱欧公投。将来的世界已向新的“民族国家”这个方向逆转回去!这篇文章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因此,6月24日,英国公民投票以51.9%对48.1%的比数,跨过了决定脱离欧盟的门槛,这乃是国际秩序重大的翻转。由于英国的脱欧乃是颠覆了现行秩序的重大变革,所以公投后的第一时间里,全球主流当权派都在英国脱欧的反面大作文章,有的说是英国人作了最愚蠢的决定,有的说英国将会快速没落,由欧洲的大国沉沦为一个小国;全球的主流财经界也透过操作,使股汇市大幅震荡,英镑价格也重贬。英国脱欧俨然已被塑造成好像是政治经济的末日。

但世人犯不着去跟着主流秩序起哄。英国人民的公投乃是一种公意的合理选择,它必定有其合理性。英国人民在投票前,正反意见已充份沟通﹕脱欧之后,他们将获得什么?他们会失去什么?他们必须付出什么代价?他们都知之甚详,因此世人真正应该知道的是英国人民为何会作出脱欧的决定?英国脱欧在历史的发展脉络上到底有何意义?

对欧洲发展轨迹有理解的,都当知道在现代之前,欧洲乃是草莽混乱的欧洲,到了17世纪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签定,以国家主权为核心的民族国家这种秩序才告形成,政教分立、国家主权,以及国家间谈判与条约行为才有了开始。那是欧洲史的重大突破。

从17世纪开始,欧洲进入了民族国家相互竞争的和战阶段。到了20世纪,经过两次世界大战,欧洲人终于领受到战争的教训,遂于二战后尝试以“煤铁同盟”为基础,透过和平、共利、相互合作协商方式来重建欧洲的和平新秩序,最后发展到欧盟,它都可谓走在适度中道原则这个道路上。如果欧洲的整合能适可而止,即能整合同时也能兼顾到各国的差异,考虑到各国的主权尊严,那就会是最好的整合。

“大美帝国”一环

不过,近代欧洲虽然号称是个自主的欧洲,其实却只不过是“大美帝国”的一环,在美国的影响下,欧洲在大方向上犯了几个根本性的偏差︰

(一)欧洲并不是个和平的欧洲,而是个军事和意识形态的堡垒及前线地区,是美国主导下的“北约”核心,欧洲在美国驱使下,成为反俄、反中东、反中亚的基地,这使得欧洲必须负担起极大的军备支出和军事凶险。如果欧洲是个和平自主的欧洲,处境就会完全不同。

(二)欧洲在整合的过程中,无论是受到鼓励或诱导,最后走到了“准政治主体”的方向。欧洲发行欧元,在财经问题上侵犯了各国主权,尤其是欧盟总部在欧洲,许多内政事务如移民的自由化及人口移动的自由化日益放宽,使得东欧及中东南亚地区的移民工人大增,降低了欧洲的就业率,增加了中下阶层的就业困难,扩大了社会冲突。在1980年代,欧洲即出现本地人的青少年庞克族和移民家庭子女的街头斗殴大型暴力事件。这是欧洲移民问题出现的第一波暴力事件,造成了欧洲的反移民和反欧盟运动,欧洲人认为这都是布鲁塞尔欧盟总部那些官僚所为,欧洲人反移民、反布鲁塞尔欧盟官僚、进而反欧盟,以及怀疑欧盟的正当性等群众运动因而兴起。法国最有名的第一个国家主义政治团体“国民阵线”就是在1980年代成立,创办人老勒庞曾长期被污名化,但现在该政团传到了他的女儿马琳·勒庞手上,却已成了法国最大的政党,马琳·勒庞并可能在下次大选时当选为法国总统,这已显示欧洲的确到了巨变前夕。

反全球化反撙节反欧盟

(三)1989年柏林围墙倒塌之后,美国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政财军经及意识形态团体,于是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化成了主流,美式的新自由主义放任经济也成了欧洲既有势力的主流价值。但美国可以靠着它的财金实力玩弄赤字经济学,印刷钞票度日,以邻为壑,欧洲并无这种实力,主宰欧洲的是财政纪律严格的德国。当欧洲被全球化搞得千疮百孔时,德国只能以古典的财政撙节为手段,要求欧洲国家共度难关。要从泛滥开支的美国模式返回到财政纪律严明的德国模式,对许多欧洲人而言,等于经济的败坏加上福利的减缩,是雪上加霜,所以反全球化、反撙节、反欧盟这“三反”是互为一体的。

反欧盟运动的发展可谓始于1980年代的反移民,而后到了1990年代的反全球化,再到21世纪的反撙节,这三个阶段彼此相互增强,终于到了现在开始大爆发。近年来欧洲的左右翼民族主义政党大盛,希腊有激进“左翼联盟”,法国有右派的“国民阵线”,奥地利有右翼的“自由党”,丹麦有“人民党”,西班牙有左翼的“我们能”政党,意大利有左翼的“五星运动”,德国有“另类选择党”,英国则有“独立党”等,这种政治新势力不再是边缘小党,而是都已发展成主流政党。最近欧洲发表了多项选举结果,反欧盟势力大有斩获,意大利“五星运动”夺得好几个大都市,冰岛的反欧盟政治素人约翰尼森当选总统,这显示欧洲的时代已变了!欧洲开始迈向一个脱美、自主、和平、多边对话的新民族国家阶段,而这种新趋势并不一定是坏事。

任何国家人民共享的国家主权乃是天经地义的最高原则,但近代欧洲受制于美国的影响,要求各国让渡出主权,相信另外有一个最高的统合原则;当一个统合失去了对各国差异性的尊重,它的累积反面效果就会扩大,并形成逆转的动力。英国决定脱欧,它所代表的是欧洲脱美、逆向全球化、欧洲和平化的大方向,而这个方向是值得肯定的,英国脱欧并不必定就是洪水猛兽,人们不宜跟着去瞎起哄!

脱欧初期杂音遭夸大

现在是英国脱欧的初期,各种夸大的杂音极多,但若过了这个阶段,杂音消失,英国的脱欧进入实质谈判,事情就会变得平顺。欧洲复归民族国家,并不意谓欧洲就会走向动乱。英国与欧盟的关系计有挪威模式、瑞士模式、土耳其模式、加拿大模式,以及WTO(世界贸易组织)模式等,每一种可能的模式都不必然会造成英国的孤立,它只会使得英国与欧盟必须强化沟通;而欧盟在英国脱离后,势必改变作风,不再能像以前那么强势,一定会走向更加注意各国主权的新方向,欧洲统合逐渐逆转并不会很可怕。因此外电报道称,英国脱欧后,荷兰、法国、丹麦、瑞典等国亦可能跟进;纵使这些国家都脱欧,也不致于使欧洲出现实质上的敌对。脱欧的确会使英国付出一些不方便的代价,但尚不致于会有太大的伤害。主张脱欧的政党基本上都有很强的和平倾向,它们都和俄罗斯有良好的往来与互动,单单脱欧有利于欧洲的和平这一点就很正面!

世界秩序的发展是个多辩证的过程,一种秩序有利就有弊,它必须随时调整,维持住最妥当的秩序规模。欧洲以各国主权利益为代价的统合已久矣,现在到了大逆转、重订秩序的时刻,它也可能是欧洲逆转胜的契机,英国的脱欧是可以被祝福的!(文章来源:亚洲周刊)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6/7/4 8:30:5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英国脱欧预示全球进入民族国家逆转新时代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