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何应钦才是长城抗战的最大功臣却长期被污蔑为不抵抗

共 2704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何应钦才是长城抗战的最大功臣却长期被污蔑为不抵抗

在何应钦接替张学良主持华北军务后,指挥在华北的中央军、西北军、东北军打了一系列漂亮的战役,迫使日本人放弃了侵略华北的图谋,但是不公正的是何应钦长期被认为是不抵抗将军,功绩很少被提,反而是强调什么何梅协定,这是不公正的

首先,从张学良下野后,正是在何的调遣下,大批中央军、西北军入河北长城一线与日军作战,打出了国威军威,作为繁杂的军队派别,没有何这样的高官坐阵别人根本指挥不动,更谈不上互相配合,便出奇的长期抗战期间,不仅西北军中央军表现出色,而且 连曾经望风而逃的东北军也打出了自己的样子,至少不太难看。否定何这个总司令的功绩显然不是公正的。

其次,何一面在北平居仁堂指挥前线军队抗战,一面与日本人交涉,说明其是个理智的将军与政治家,知道如何更有效保存华北,直到最后与日本人签定条约,而这正是他被骂投降派的原因,但设身处地的想换成任何人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毕竟国家与军队实力在那里了,不能强求何完成将日本人彻底赶出华北的任务,至少他阻止了华北暂时被日本人占领的命运。

第三,不能否定何应钦深受攘外必先安内的影响,但当时情况就是那样,中共还没有发出停止抗战一直对外的号召,反而是极左上台,何不得不在华北只求稳定,然后集中全力对付红军。至于何的骂名,除了激进抗战青年的宣传外,不得不说蒋在这里起了不好的作用,毕竟蒋不希望何功高盖主,而长城抗战的资本也是使何在西安事变后有底气主张武力解决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何认为自己能够掌握中央军、西北军以及东北军大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1764643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9
      0
      2016/6/28 13:31:13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0197590
      • 工分:5
      左箭头-小图标

      水滴大理石,放屁。

      2017/4/9 10:54:43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357660
      • 工分:539823 / 排名:1796
      左箭头-小图标

      ......
      11楼 水滴大理石
      事实上何指挥的各部在这次抗战中表现都很卖力,这一点在以后的正式抗战中更是如此,各路军阀在打仗的时候都很卖力,这一点是日本大本营没有想到的,至于有人拿资料说长城抗战只有大刀队一仗是胜利的,更是胡说,事实上大刀队是一次奇袭,此外喜峰口守卫战直接导致日本指挥官自杀,孙殿英部更是表现出色,在热河创造了用手榴弹山谷伏击重创日军的战绩,孙也因为这一仗从东陵大盗成为抗日英雄,
      13楼 zyzno1
      指挥30万大军,依托地利,内线作战,依然签订不平等条约,难道还有功了吗?
      15楼 水滴大理石
      在当时条件下能打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别苛求于人
      18楼 张海祥
      这个理由也可以用在张学良身上:张学良在当时条件下能打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不能苛求张学良,跟何应钦比,至少张学良没签卖国条约。
      20楼 水滴大理石
      张是根本没打,
      你愿意颠倒黑白是你的事,你还可以说何应钦根本没签卖国条约,甚至可以说何应钦横扫日军大获全胜。

      2016/11/2 16:46:41
      左箭头-小图标

      10楼 踏雪不留痕
      何应钦接替张学良主持华北军务后,能指挥动东北军?
      11楼 水滴大理石
      事实上何指挥的各部在这次抗战中表现都很卖力,这一点在以后的正式抗战中更是如此,各路军阀在打仗的时候都很卖力,这一点是日本大本营没有想到的,至于有人拿资料说长城抗战只有大刀队一仗是胜利的,更是胡说,事实上大刀队是一次奇袭,此外喜峰口守卫战直接导致日本指挥官自杀,孙殿英部更是表现出色,在热河创造了用手榴弹山谷伏击重创日军的战绩,孙也因为这一仗从东陵大盗成为抗日英雄,
      13楼 zyzno1
      指挥30万大军,依托地利,内线作战,依然签订不平等条约,难道还有功了吗?
      15楼 水滴大理石
      在当时条件下能打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别苛求于人
      18楼 张海祥
      这个理由也可以用在张学良身上:张学良在当时条件下能打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不能苛求张学良,跟何应钦比,至少张学良没签卖国条约。
      张是根本没打,

      2016/11/2 16:08:16
      左箭头-小图标

      10楼 踏雪不留痕
      何应钦接替张学良主持华北军务后,能指挥动东北军?
      11楼 水滴大理石
      事实上何指挥的各部在这次抗战中表现都很卖力,这一点在以后的正式抗战中更是如此,各路军阀在打仗的时候都很卖力,这一点是日本大本营没有想到的,至于有人拿资料说长城抗战只有大刀队一仗是胜利的,更是胡说,事实上大刀队是一次奇袭,此外喜峰口守卫战直接导致日本指挥官自杀,孙殿英部更是表现出色,在热河创造了用手榴弹山谷伏击重创日军的战绩,孙也因为这一仗从东陵大盗成为抗日英雄,
      13楼 zyzno1
      指挥30万大军,依托地利,内线作战,依然签订不平等条约,难道还有功了吗?
      当时的中国军队武器装备与战斗力打这样已经不错了

      2016/11/2 16:07:55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357660
      • 工分:539823 / 排名:1796
      左箭头-小图标

      10楼 踏雪不留痕
      何应钦接替张学良主持华北军务后,能指挥动东北军?
      11楼 水滴大理石
      事实上何指挥的各部在这次抗战中表现都很卖力,这一点在以后的正式抗战中更是如此,各路军阀在打仗的时候都很卖力,这一点是日本大本营没有想到的,至于有人拿资料说长城抗战只有大刀队一仗是胜利的,更是胡说,事实上大刀队是一次奇袭,此外喜峰口守卫战直接导致日本指挥官自杀,孙殿英部更是表现出色,在热河创造了用手榴弹山谷伏击重创日军的战绩,孙也因为这一仗从东陵大盗成为抗日英雄,
      13楼 zyzno1
      指挥30万大军,依托地利,内线作战,依然签订不平等条约,难道还有功了吗?
      15楼 水滴大理石
      在当时条件下能打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别苛求于人
      这个理由也可以用在张学良身上:张学良在当时条件下能打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不能苛求张学良,跟何应钦比,至少张学良没签卖国条约。

      2016/7/4 12:07:04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954164
      • 工分:36144
      左箭头-小图标

      10楼 踏雪不留痕
      何应钦接替张学良主持华北军务后,能指挥动东北军?
      11楼 水滴大理石
      事实上何指挥的各部在这次抗战中表现都很卖力,这一点在以后的正式抗战中更是如此,各路军阀在打仗的时候都很卖力,这一点是日本大本营没有想到的,至于有人拿资料说长城抗战只有大刀队一仗是胜利的,更是胡说,事实上大刀队是一次奇袭,此外喜峰口守卫战直接导致日本指挥官自杀,孙殿英部更是表现出色,在热河创造了用手榴弹山谷伏击重创日军的战绩,孙也因为这一仗从东陵大盗成为抗日英雄,
      13楼 zyzno1
      指挥30万大军,依托地利,内线作战,依然签订不平等条约,难道还有功了吗?
      15楼 水滴大理石
      在当时条件下能打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别苛求于人
      还有给签订不平等条约洗涤的,我也是醉了。

      2016/7/1 13:08:04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7252948
      • 工分:236869 / 排名:6805
      左箭头-小图标

      不抵抗的是蒋光头,何应钦不过是它的奴才而已。

      2016/7/1 12:36:28
      左箭头-小图标

      10楼 踏雪不留痕
      何应钦接替张学良主持华北军务后,能指挥动东北军?
      11楼 水滴大理石
      事实上何指挥的各部在这次抗战中表现都很卖力,这一点在以后的正式抗战中更是如此,各路军阀在打仗的时候都很卖力,这一点是日本大本营没有想到的,至于有人拿资料说长城抗战只有大刀队一仗是胜利的,更是胡说,事实上大刀队是一次奇袭,此外喜峰口守卫战直接导致日本指挥官自杀,孙殿英部更是表现出色,在热河创造了用手榴弹山谷伏击重创日军的战绩,孙也因为这一仗从东陵大盗成为抗日英雄,
      13楼 zyzno1
      指挥30万大军,依托地利,内线作战,依然签订不平等条约,难道还有功了吗?
      在当时条件下能打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别苛求于人

      2016/7/1 8:15:06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379108
      • 工分:79342
      左箭头-小图标

      10楼 踏雪不留痕
      何应钦接替张学良主持华北军务后,能指挥动东北军?
      11楼 水滴大理石
      事实上何指挥的各部在这次抗战中表现都很卖力,这一点在以后的正式抗战中更是如此,各路军阀在打仗的时候都很卖力,这一点是日本大本营没有想到的,至于有人拿资料说长城抗战只有大刀队一仗是胜利的,更是胡说,事实上大刀队是一次奇袭,此外喜峰口守卫战直接导致日本指挥官自杀,孙殿英部更是表现出色,在热河创造了用手榴弹山谷伏击重创日军的战绩,孙也因为这一仗从东陵大盗成为抗日英雄,
      那是因为各路地方军队内心还知道自己是中国人。无论以前有多少恩怨,现在要同心对付外敌。何应钦指挥三十万军队对付日军五万,结果大败。签署《塘沽协定 》对得起谁?

      2016/7/1 5:41:34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954164
      • 工分:36144
      左箭头-小图标

      10楼 踏雪不留痕
      何应钦接替张学良主持华北军务后,能指挥动东北军?
      11楼 水滴大理石
      事实上何指挥的各部在这次抗战中表现都很卖力,这一点在以后的正式抗战中更是如此,各路军阀在打仗的时候都很卖力,这一点是日本大本营没有想到的,至于有人拿资料说长城抗战只有大刀队一仗是胜利的,更是胡说,事实上大刀队是一次奇袭,此外喜峰口守卫战直接导致日本指挥官自杀,孙殿英部更是表现出色,在热河创造了用手榴弹山谷伏击重创日军的战绩,孙也因为这一仗从东陵大盗成为抗日英雄,
      指挥30万大军,依托地利,内线作战,依然签订不平等条约,难道还有功了吗?

      2016/6/30 22:44:38
      左箭头-小图标

      何应钦在长城与日寇联合,共同围剿抗日武装,倒成功劳了。

      日本那边的功劳吧。

      2016/6/30 19:10:12
      左箭头-小图标

      10楼 踏雪不留痕
      何应钦接替张学良主持华北军务后,能指挥动东北军?
      事实上何指挥的各部在这次抗战中表现都很卖力,这一点在以后的正式抗战中更是如此,各路军阀在打仗的时候都很卖力,这一点是日本大本营没有想到的,至于有人拿资料说长城抗战只有大刀队一仗是胜利的,更是胡说,事实上大刀队是一次奇袭,此外喜峰口守卫战直接导致日本指挥官自杀,孙殿英部更是表现出色,在热河创造了用手榴弹山谷伏击重创日军的战绩,孙也因为这一仗从东陵大盗成为抗日英雄,

      2016/6/30 8:42:37
      左箭头-小图标

      何应钦接替张学良主持华北军务后,能指挥动东北军?

      2016/6/30 7:49:15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34658 / 排名:69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南京政府既抱定一面抵抗一面交涉的方针,除了消极的军事抵抗之外,交涉的活动是积极的。外交部部长罗文干、财政部部长宋子文二月底来北平就是做这个活动的。罗、宋囿南京后,又派外交部次长刘崇杰来继续进行。他们希望通过英国驻华大使蓝浦森、美国驻华大使詹森,由英、美出面调停,把上海停战协定重演。但英、美在华北的利益关系并不大,不似上海那样积极,蓝浦森只是向日方要求维持辛丑条约,秦皇岛附近不发生战事。

      南京政府不但在外交方面对英、美进行活动,作交涉的准备,同时也在内政方面调整华北的人事,为以后的妥协作准备。蒋介石曾要我兼任北平市市长,我没有同意;又叫我征求地质学家丁文江的意见,要他当北平市市长应付日本人,丁文江也不同意。五月三日南京行政院设立北平政务整理委员会,以黄郛、黄绍竑、李煜瀛、张继、韩复榘、于学忠、徐永昌、宋哲元、王伯群、王揖唐、王树翰、傅作义、周作民、恩克巴图、蒋梦麟、张志潭、王克敏、张伯苓、刘哲、张厉生、汤尔和、丁文江、鲁荡平为委员,并指定黄郛为委员长。

      从这个委员会名单来看,包括有代表国民党中央和华北地方各方面的人物,也就是想用这个委员会作为第一步“华北特殊化”,与日本进行直接交涉。黄郛是亲日派的头子,用他来当委员长,很显然是对日本表示妥协。黄郛被任命后,并不即时就职,而是在上海和北平与日本人秘密接洽,等待时机的到来。

      军事上,到了五月二十四日,日军迫近顺义、通州、香河,北平成了三面被包围的形势,日机复在上空飞翔。前方的部队正在溃退,无法收容整理。后方又肯定没有增援的部队,即使蒋介石肯调援兵,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北平只有刘多荃东北军的几个团、和蒋孝先的中央宪兵第三团。白天我到城内各地去看看城防的布置,到晚上八点多钟才回到居仁堂,看见办公室里已经不象往日的样子,我的铺盖也已经捆好了。我问何应钦怎么一回事?他说:“前方情形你是知道的,军分会现在决定撤到长辛店以南,打算十一点钟上火车,火车已经预备好,在西便门外跑马厂小车站上车。你回来得正好,我们等你作最后的商量。在那里有黄郛、张群、李择一、王伦连我一共六个人。我问撤退有没有请示得到蒋的许可?何说:“时机太紧急,来不及请示。”我说:“北平呢?”何说:“交给徐廷瑶防守,他的司令部设在广安门外的白云观。

      我说:“敌人已占领顺义以南地区,还来得及由前方调回来布防吗?”何说:“这就很难说了,只好尽力地作去。

      黄郛自被任命为行政院北平政务整理委员长之后,就在上海、北平与日方进行秘密接洽,他什么时候到北平我不知道,这次何应钦邀他来参加会议,自然有作用。黄郛说:“由驻北平日本武官方面得到的消息,如果中国方面肯派军使向关东军要求停战,便可停止对北平的进攻,用外交的方式结束此次战事,并希望在夜里两点钟给他们答复。否则关东军即向北平进攻。黄郛、李择一自不必说,张群的意见是同黄、李一致的,但他不说话。王伦则主张守北平,并且要立刻调炮兵到天安门、中华门,向东交民巷轰击,先肃清城内的日本驻军,不管他日本人也好,美国人也好,英国人也好,一概把他轰完,横直也不过丢了一个北平;使英、美旁观者吃一些亏,然后他们对日本有所责难,谁叫他们同日本人住在一起呢?他这些激奋的话,大家都不赞成。何应钦没有主意,仍然想撤退。我说:“调兵增援肯定不可能,前方部队正在溃退,未必就能调来北平,从容布防,而我得到的消息已经有人从事伪组织,运动某些部队参加。如果我们军分会一撤退,伪组织可能就立刻出现,敌人就利用伪组织作为对手与它签订协定,作为这次战事的收场;将关东军撤回关外,并不占领平、津,而平、津已成为一个特殊化的第二满洲国。这样河北就非我国所有了,损失岂不是更大。因此我主张一面布置北平的城防,一面派军使去商量停战,万一停战不可能,然后把北平交由徐军长作背城借一。我们那时候仍有从容退出的时间,现在又何必这样急呢?”大家都以我的说法为然,但何应钦仍以未曾得到蒋介石的指示为顾虑,因为事情太重大了。那时北平和牯岭长途电话还不通,打电报去请示万万来不及。我说:“委员长要我们来主持这方面的事,我们要为他负一些责任。古人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况且现在是君命来不及的时候呀,我们应该把责任负起来吧。如果以后委员长不同意,我们愿共同受国家法律的处分就是了。”我说完这番话,张群支持我的意见。何应钦才决定派军使去与关东军商量停战。由黄郛、李择一去答复北平日本武官。王伦见这样决定,遂愤愤地上楼睡去了。后来王伦在中南海骑马,堕马触树,脑破身死。他在那时算是北平军分会参谋人员中主张抗日最激烈的分子。

      五月二十四晚上的秘密会议开到一点钟以后,才决定派军使到顺义关东军第八师团司令部与西义一师团长商量暂时停战办法,其实就是战败了作城下之盟。派什么人当军使呢?

      这是一个忍辱负重的差使,既要有相当的官阶,又要有相当的仪表,最主要的还要会讲日本话。于是选派军分会作战处处长徐祖诒(燕谋)去充这个脚色。他是日本陆军大学毕业、精通日语、相貌魁伟的少将,是很适合上述要求的。他当初不肯去,恐怕到那里受凌辱及以后还要受全国人民的责难。经我们多方的劝勉才答应了。他同北平日本使馆武官于二十亿日上午五点钟乘汽车由东直门出城,抵达顺义某一个村子关东军第八师团司令部,同师团长西义一商量停战办法。路程不过五十多里,个把钟头就到了。我们就好象热锅里的蚂蚁一样,静待他的回音。我们的行李已经捆好,不再打开,我只好到北京饭店去睡觉休息。早晨我又回到居仁堂,当我跨出饭店大门的时候,听到后面一个人很惊讶地说:“他们为什么还不走呀!”由他的口气里可以想到当时北平某些人已知道我们已经准备火车要走了。他那句话到底是希望我们留在北平,还是希望我们早些离开北平呢?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大约十二点钟的时候,徐祖诒回来了,他作了经过的报告。他说:在顺义某个村关东军第八师团司令部里作了接待军使仪式,并签定请求停战的“觉书”后,西义一师团长就提出了暂时停战的办法,内容概要是:(一)华军撤至延庆、昌平、高丽营、顺义以北等地,通州、香河、宝坻、林亭、芦台以南一带,以表示华军停战的决心,请日军不再前进。(二)于五日内日方(指关东军)派遣代表与华方军事当局(指军分会)讨论停战条款。(三)正式谈判地点须在日军占领地内。这个结果的下一步文章就更多了,首先是派谁当正式谈判代表,他的地位要比徐祖诒高一些,又要懂得日本话。

      我们再三商量,决定派参谋部厅长熊斌充当,另加上一个军分会总参谋的名义。熊斌也是日本陆军大学毕业生,过去同日本人有过一些往来。熊斌当时也不充当愿意首席代表,经我们勉励他作马关条约的李鸿章,何应钦并许了交换条件才答应的。其次是要派人到庐山向蒋介石作报告,因电报是不能弄得很详细。于是推我于二十五日下午四时专车回南京转庐山(当时报载黄绍竑二十八日回南京是错误的)。

      我在二十五日午后六点多钟到了天津,在河北省政府主席于学忠处匆匆吃了一顿晚饭,我把前方情形及临时停战的办法告诉了他。他自然是同意的。随即专车南下,事先约好山东省主席韩复榘在济南车站见面,半夜里车到了济南,韩复榘已经候在那里;我们在车上谈了二十多分钟,无非是把情形告诉他,他更是赞成停战。济南以后一直都没有停过车,那条路上就是我那个专车行走,其他的车都停了。第二日丿点多钟到达浦口,走了二十二个钟头,据说是那时候津浦路最快的火车了。本想即乘飞机到南昌,但时候已经晚了。二十七日上午九时乘军用飞机到南昌,在行营参谋长贺国光家里吃了一顿午饭,随即乘火车于下午三点多钟到了牯岭。事先蒋介石已经把汪精卫、孙科等南京要人召集到庐山来,在庐山饭店那里等候我的到来。我把以前长城各方面的战况和前天晚上(即五月二十四晚上)军分会所作的决定作了详细的报告。最后我并代表何应钦面请越权专擅的处分。早在我的意料之内,因为我们是本着中央一面抵抗、一面交涉的方针处理的。他们完全同意,没有一句责备的话。蒋介石说:“好!好!你们处理得对。以后的问题我另有电报给敬之(何应钦号)。季宽先生你很累了,你去休息休息吧。”至此我的千斤重担算是放下来了。索性住在庐山休息一个时候。塘沽协定于三十日在塘沽签字,怎样情形我就不知道。长城抗战就此结束了。

      2016/6/29 21:16:52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34658 / 排名:69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北宁线方面自何柱国军退守滦河西岸,日军即进占抚宁、昌黎、卢龙等地,与我军隔河对峙。喜峰口方面因宋哲元的二十九军防御相当坚固,敌人避免正面攻击的牺牲,找到冷口方面的弱点。那里原是东北军缪澄流师担任,后来商震部的黄光华师增加上去,虽然努力抵抗,但经不起日军的攻击,冷口遂告失陷。日军占领冷口后,分兵占领滦河上游的迁安,威胁滦河西岸阵地的侧背,主力则绕到喜峰口的后面,向防守喜峰口的二十九军形成前后夹击的姿态。因此防守喜峰口的宋哲元军不能不撤退,北平军分会乃令何柱国、王以哲、万福麟等军撤至宁河、宝坻之线,宋哲元军撤至三河、平谷以东地区。敌人继续前进,先后占领遵化、玉田、丰润,向我军压迫。我为了布置津东防御去天津走了一趟。据说溃退的东北军纪律很不好,他们有一句话:“妈拉个巴子是个碟吃饺子。”当时我不懂这句话的意思,问人说是见到女人,不论老少都要奸淫。因此津东难民纷纷逃集天津。我在天津还去拜访了亲日分子张志潭(已由南京任为北平政务整理委员会委员),据说他们对日本人有什么活动。其实汉奸石友三、张敬尧已在天津北平开始活动了,与他多少有关系。我在言语之中表示要他顾全大局,听候中央处置,不可单独行动。他表示这个仗打不下去了,首先军队纪律太坏,人心恐慌,甚至有些人宁愿欢迎日军到来。他的话可说是代表了他自己,也代表了某些人。我在天津想与前方联络,但联络不上。因为那条线(即宁河宝坻之线)并不是预先构筑好的阵地,而是临时征些民工挖了一些土壕,更未架设通信网。前方情形十分混乱,眼见那线也守不祝我转回北平把情形报告何应钦。

      古北口方面是敌人进攻的主力。自古北口失守,我军就坚守南天门。南天门地形险要,不能使用很大的兵力。日军以全力进攻,战事很剧烈,进展甚慢。徐廷瑶的中央军三个师,起初是关麟征第二十五师在第一线,被打得残了,黄杰的第二师顶上去,换下二十五师,第二师又被打得残了,刘戡的第八十三师又顶上去,换下第二师。由南天门而石匣镇、而密云,节节抵抗,节节撤退,就是这样挨了两个多月,是长城抗战作战的时间最长、战事最剧烈的地方。三月间因喜峰口二十九军大刀队一次的胜利,上海妇女界组织妇女慰劳队到喜峰口慰劳二十九军,对古北口方面则没有去。我对她们的代表王孝英、沈慧莲说,古北口方面的战事比喜峰口方面激烈得多,她们都不相信。可见当时报纸把大刀队捧得天那样高,把对日抗战最激烈的部队都忘了。东北军方面更没有人理睬。

      徐廷瑶军退到密云附近,既无险要的地形,部队又皆已残破,不能作有效的抵抗。北平军分会事先把傅作义的部队调到昌平附近向怀柔、顺义出击。但经日军的攻击,作战不利,退守顺义、怀柔以北山地。日军进至顺义附近,距北平仅五十多里。而京东方面的日军既占领三河进迫通州,宝坻日军进迫香河,对北平形成三面包围的姿势。这是五月二卿四日的情形。当日军迫近顺义的时候,日军飞机九架飞过北平上空,飞得很低。机上的太阳敌徽及驾驶员的面目都看得清楚。那时既没有防空警报,也没有防空洞设备。我和何应钦听到了机声,才跑出居仁堂到假山下去躲避。我们的高射炮队也咯咯放了几响。但敌机并未投弹就飞回去了。事后英、美外交人员深不以我们的高射炮的射击为然。他们说:“日机不是来轰炸的,向他们射击,就会引起他们的轰炸或扫射。但敌机不轰炸、不扫射,只有天晓得。也许他们外交人员事先知道吧”。

      这个期间,德国总顾问费而采,也同在北平参加我们作战的计划。他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总参谋长鲁登道夫的作战处长。他每天都到居仁堂听听情报、看看地图,或同我们谈谈。但我觉得他只有一般的战略见解,尤其对中国部队的情形根本就不清楚。东北军自滦西撤到宁河、三河之线,又被敌人突破。他问我,那方面既不是敌人的主力,东北军的番号又那样多,为什么守不住?这个很容易答复的问题,弄得我很难答复,只好耸耸肩膀。五月二十四日上午他仍然到居仁堂,见办公室的作战计划地图都揭下来了,就大惊失色。

      我们把情况告诉了他,请他回南京以保安全,随后就调回国去了。蒋介石后来又聘请德国鼎鼎大名的塞克特将军当总顾问,他在德国当了很久的国防部部长,是凡尔赛条约后第二 德国陆军的保育者。我曾参加他与蒋介石的座谈,蒋介石问他对日国防的意见。他说:“最危险的是这条扬子江,必须沿江建设要塞,并沿江构筑游动炮兵阵地,沿江布置游动炮兵。否则一旦开战,日本舰队就可直捣汉口,把中国分为两下”。

      我觉得他的意见也很平常,难道这种平常道理我们也不懂得,要请教外国顾问吗?不过在蒋介石实行法西斯统治的时候,德国顾问是很吃香的。

      2016/6/29 21:16:41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34658 / 排名:69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大约是三月二十三、四号,前方比较平静,蒋介石曾秘密来到北平。当时虽说是秘密,后来报纸也知道了。蒋来北平是听取各方的报告并作指示,在居仁堂开了一个军事会议,各方面的高级将领都出席作了报告。古北口方面总指挥杨杰在席上大谈其后退配备的战略,他要把南天门阵地(古北口以南的阵地)向后撤退到密云县以东地区,引敌人深入,而在两侧配备两个军同时出击,一举就可以歼灭敌人的主力,长城战事就可以转移为攻势,不致坐着挨打。他并且报告前方敌人不断增加,战事如何激烈,要求增援。何应钦素与杨杰不睦,素来都把杨杰叫作杨大炮,听了很不高兴,就说:“前方没有什么激烈战事吧!”杨杰说:“我刚才由前方回来,难道还不清楚?”何应钦就叫:“王厅长(伦)你立刻打电话去问问徐军长(廷瑶),前方的情形怎样?”王伦打电话问徐廷瑶,回话说前方很平静。弄得杨杰当场下不了台,满面通红,一言不发。不久杨杰的总指挥也撤消了,由徐廷瑶代理。杨杰从此就反对蒋介石。不过日军增加确是事实,正在部署尚未攻击,原来是第八师团,后又增加了第六师团一个旅和一 个骑兵旅团,是由多伦方面转移过来的(关于日军在长城各口的兵力配备,据符昭骞补充材料说:山海关方面一个旅团,冷口方面有里氏旅团,喜峰口方面有铃木旅团,古北口方面有川岸旅团,另有一个旅团正向古北口增援,共计兵力约两个半师团。-编者)

      蒋介石作了最后指示,肯定地说,要以现有兵力竭力抵抗,不能希望再增加援军。会后随往西山碧云寺拜谒孙中山衣冠冢,并同何应钦、杨永泰和我在香山饭店吃了一顿不饱的晚饭,他就回南昌去了。交下一些问题,留杨永泰在北平与各方商量处理。当晚我即邀杨永泰到北平著名交际花杨惜惜家里去玩,顺便同各方的代表商量处理问题。到有东北军方面的于学忠、万福麟、鲍文樾,山西方面的徐永昌,朱哲元驻平代表萧振瀛。杨惜惜是以前平汉铁路局会计科王科长的小老婆,王某贪污了十几万元,死后这些钱都归了杨惜惜。

      她有自己的漂亮汽车,华丽的公馆(缎库胡同五号)。那里有酒、有色、有财,经常有些“要人”出入。我们这些人在那里真是乌烟瘴气,蒋介石交下来的所谓军国要事,就是在那里商量处理的。

      长城战事日形紧迫,北平也不能不有些军事布置。我们调了一些部队布置城防,主要是东城和北城。驻军在驻守地区,入夜是戒严的。在东城区苏州胡同一带素来是外侨尤其日侨活动的地方,他们不守驻军的戒严令东窜西窜。驻军哨兵要他们站住加以盘问,也是很平常的事。日本武官酒井隆也受到了哨兵的盘问。次日酒井隆就带了两个全付武装的日本步兵要到居仁堂见何应钦当面抗议。新华门守门的宪兵要武装的日兵停在门外,请酒井隆单独进去。酒井不答应,大闹起来。宪兵请示,何应钦也只好让他带着武装士兵到居仁堂。会见的时候,两个武装日本兵就站在跟前。何应钦抗议他这种无礼貌的举动,他的回答是因为在北平他的生命没有保障,因此不能不带同武装进行自卫。何应钦问他原故,酒井就说昨天晚上被哨兵盘问,并诳言哨兵要他跪下,拿大刀想杀他;因此他要带武装保护前来抗议。还说他与何应钦是旧相识、是同学,才来当面抗议,否则就会自由行动起来了。

      何应钦除一面向他解释道歉之外,还下令驻城部队以后对外国人要客气、要礼貌。

      尽管长城战事如何紧张,何应钦和我还摆出好整以暇的姿态。有时去玩玩哥尔夫球,有时去打打猎。有一天,他同我去游颐和园,那时泮水初解,浮冰绿水之间,有上百成千的野天鹅浮游。我们问管园的可不可以打?他说从来没人打过,所以它才年年敢到这里来快乐地游玩,一过春天,它就飞去,一到冬天,它又回来,是颐和园的天然美景。也就是说虽然没有禁令,可是从来没有人打过,以免破坏这天然的美景。他说话的用意,无非是想阻止我们去打。但我们猎兴大发,莫说没有禁令,就是有,我们一个是军政部部长代理北平军分会委员长,一个是内政部部长兼北平军分会参谋长,莫说是要打几只野天鹅来玩玩,就是要打三贝子花园里(即现在的动物园)养的老虎和狮子又有谁敢来阻止呢?于是我们居然开枪打了。后来听说天鹅从此就不来了。“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冯玉祥这时在张家口开始酝酿组织抗日同盟军。我同冯是一九二七年“四一二”事变后在徐州第一次见的面。“九一八”事变后,他一度到南京,又见了一次面。三月二十八 日我以私人名义,同高参陶钧到张家口去访问他,并看看情形。他请我吃一顿粗劣的晚饭,席间他说明了他抗日的宗旨,并力诋张学良、蒋介石的不抵抗主义的误国卖国。我心里想:现在长城不是正在抗战吗?何必另立旗帜。但我又想到抗战人人有责,多一方面的号召,壮壮声势总是有益的。那时他还是一个光杆。让他搞去吧,横直搞不出甚么名堂。因此我没有同他辩论甚么,也没有劝他到南京去,我就回北平向何应钦汇报。但何却对冯十分重视,他说:“老冯这个家伙野心很大,抗战不过是用来掩护的名词,以后如何发展,如何收拾,很成问题。”长城战事正在吃紧,只好暂时不管。

      四月下旬,方振武的部队响应冯玉祥的号召,由山西介休县开到了河北邯郸。北平军分会要他在邯郸候命,不拨火车给他北上,他就步行到了定县。我与方振武以前也有一面之交,何应钦要我去定县,同方商量,改编后参加抗日,拟改编为两个旅,以鲍刚、张人杰为旅长。他不同意,继续步行北上,到达徐水满城附近。后方军队这样自由行动,何应钦大起恐慌,于是借口统一军令,饬将所有在察哈尔及河北两省的抗日救国军及义勇军等名目一律取销,其有人马充足的部队准改编为正规军参加抗战。这个命令的用意是想破坏冯玉祥抗日同盟军的计划,但不发生什么作用。方振武、鲍刚等的部队仍继续徒步向张家口集中从事抗日,精神是令人钦佩的。

      2016/6/29 21:16:30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34658 / 排名:69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何应钦继张学良任北平军分会代理委员长,负华北军事的责任;我当了参谋长,都在居仁堂办公。参谋团设在府右街南口右侧的大楼(即现在北京市政府地址),除由南京带来几个高参-侯成、陶钧、徐祖诒、徐佛观等外,其余都是东北军的原班人马。何委东北军参谋长鲍文樾为军分会办公厅主任。原任张学良参谋处处长的金元铮(前清贵胄,陆军小学、保定军官三期毕业)是满洲族人,恐怕他靠不住,就加设了一个作战处,由徐祖诒任处长,也在居仁堂办公。何应钦和我秉承南京政府一面抵抗、一面交涉的既定国策,倚靠两千多年来秦始皇遗留下来的万里长城作为防御的唯一工事,想守住长城各口-独石口、古北口、喜峰口、冷口,阻止日军进入关内。独石口方面的防务调傅作义部队担任,傅作义本人进驻张家口。古北口方面把溃下来的东北军王以哲等部撤下整理,而以由南方调来的中央军徐廷瑶的十七军(辖第二师黄杰、第二十五师关麟征、第八十三师刘戡)担任。

      喜峰口方面的防务以宋哲元的第二十九军担任。冷口方面的防务以商震所部第三十二军担任。由长城撤下来的东北军整理后,调北宁线天津以东及冷口以东担任防御,同时令孙殿英部坚守多伦以东地区,作敌后的威胁,使日军不能不有一些后顾。这是完全防御性的到处挨打的作战计划,根本谈不到进攻和收复热河、收复失地。

      日本关东军既占领了黄土梁子,即分兵一部(大约一个旅团)南下占领平泉,向喜峰口进攻。东北军万福麟所部直溃口内,日军先头于三月九日占领喜峰口。调往该方面增防的原西北军二十九军宋哲元所部主力方到达遵化,先头冯冶安师黄昏后到达喜峰口。冯部乘敌人不备进行逆袭,黑夜里不用火器射击,而用大刀砍杀,用刺刀混战,杀死杀伤敌人不少,也有所虏获,把喜峰口夺回。这是长城抗战唯一的胜利。捷报传来,振奋全国的人心;大刀队的威名几乎把现代的精良火器都掩盖了。日军遭此意外的挫折,重新部署进攻,该方面一时成为对峙的状态。

      日军主力(约一个师团以上)占领承德后,即向古北口进攻。东北军王以哲部节节败退,企图固守古北口,等待中央军徐廷瑶部的增援。徐廷瑶军先头关麟征第二十五师,于三月九日夜到达古北口城,而王以哲已被日军击败,急于退走,十一日就把古北口关口丢了。关麟征亲率所部增援,企图夺回古北口,不幸中弹受伤,不能达到目的,乃据守南天门阵地。黄杰的第二师到达增防后,该方面也成了对峙的状态。刘戡的八十三师也调到该方面,由参谋次长杨杰任总指挥。

      这时我们觉得榆关方面防守石门寨的何柱国军过于突出,不能不顾到冷口万一被敌人突破,敌人就可以占领迁安下滦州;喜峰口万一被敌人突破,则敌人可以占领丰润下唐山,截断榆关方面何柱国的归路。为了缩短战线,把何柱国军调驻滦河西岸,破坏滦河铁桥,依靠滦河作为防御。同时增强冷口方面的防御兵力。我们于三月二十日给何柱国撤退的命令,平津日本报纸次晨就清清楚楚地刊登了出来。这当然是由于汉奸或电报密码泄漏出来的,可见我们作战的一切计划敌人是清清楚楚的。国内报纸则攻击这次的撤退是受日本的要求。因此何应钦不得不向记者声明:“我军此次对于滦东的军事调动完全是为了战略上的关系,绝无政治上的关系。

      孙殿英所部大约有三万余人,在三月以前即进达赤峰、围场地带,支援那方面的东北义勇军。日军进攻热河,同时以骑兵一个旅团附飞机坦克向孙部进攻,孙部溃退多伦以东地区。何应钦原要孙固守多伦以东的山岳地带,以减轻日军对长城进攻的压力。但孙经不起日军的压迫,于三月上旬放弃多伦,继续向沽源溃退。孙部军纪极坏,沿途骚扰不堪,外间并有谣言,说孙已接受伪满的委任,并没有与日军接触,就向后撤退。何应钦大为惊疑,因而对他的军饷、给养扣而不发,他的驻平办事处处长找我诉说经过,我想这样总不是办法,于是自告奋勇,到沽源多伦前方去视察以明真相,好作处理。我乘火车到张家口,会同傅作义坐汽车向沽源前进,路经张北县与傅部的将领们见面。在沽源以北的平地脑保(蒙语,泉水的意思)碰到了孙殿英。他向我叙述经过说:“多伦在地图上虽是个大地方,但人烟稀少,给养困难,而且四面都是荒漠平沙。虽有些山,但是与南边的山完全两样,寸草不生,山势平延,很难阻止敌人坦克车的冲击和飞机的轰炸。

      即使没有敌人到来,我这三万多人也不能久驻那里,既没有兵站补给,又没有积储,一切都要就地想办法,所以军纪太坏,事实就是这样,我是承认的。至于说我不见敌人就溃退,请部长你去看看,我那些伤兵是那里来的呢?又有人造谣说我受了满洲国的委任,部长你知道,全国都知道,我孙殿英挖了小溥仪的祖坟,即使我去投他,他肯容我吗?岂不是把我这麻子脑袋往刀上送?我孙殿英虽然是土匪出身,混了几十年,也还知道一些民族大义,即使至愚也知道自己与小溥仪有不共戴天的仇恨。那些造谣的人无非是想栽我,请部长转报何部长,并且妥为处理。我一定服从命令,绝无二心。

      我心里想他后面这段话,倒是实情,他所以不投伪满的关键就在这里。于是我答应即发欠款四十万元和面粉四万袋,并指定他在沽源、独石口、镇岭口一带向东面北面布防,好抽出傅作义部队作为机动使用。

      在这期间,北平的古物正在南运。古物在北平的有两部分:一是属故宫博物院的,一是属于内政部古物陈列所的。当本年一月山海关失陷时,南京政府行政院决议设立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并以榆关陷落平津危险,决将古物南运保存。北平各团体反对政府迁移古物,一月二十三日北平各界组织保护古物协会,通电反对南运,谓政府须全力守北平,若虑古物资敌,则华北数千万方里数千万人民应先保护,不应只顾古物等语。这个义正词严的通电,南京政府不加理睬和反省,仍然用军警保护运出,直到四月间尚未运完。我到北平的时候,内政部押运人员向我请示,那时我正忙于军事,就说:“整个河北和北平正处在危险状态,守护之不暇,还有工夫顾那些东西吗?你尽量地运,运出多少算多少吧。”有一天,我到古物陈列所去看看,那位所长问我:“部长要不要一两件东西?”我听了很惊异地说:“所里陈列的古物,可以任由长官来要的吗?可以由你送人的吗?”他听见我的话有责备的意思,就转口说:“并不是所里已经陈列的东西,那都是顶好的编了号的。库里还有许多次等的东西,没有编号,没有登帐的,拿一两件也不要紧。”其实这个弊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在那些所谓“古物保管专家”的手里,即使已经编号登记的珍品,他们也可以用假的换了出来。后来故宫盗宝案的发生,不就是这样的吗?可惜我那时候对字画古董不感兴趣,不然的话,尽可以大大捞它一把。

      2016/6/29 21:16:15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34658 / 排名:691
      左箭头-小图标

      何应钦指挥长城抗战是有功劳,但长城抗战首先是一场败仗,中国军队依托万里长城作为防线竟不能阻挡日军4万人南下,冀东、察哈尔省全部失守,得不偿失,不能因为指挥了一场大规模作战,就认为很有功劳。

      2016/6/29 21:15:40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34658 / 排名:691
      左箭头-小图标

      也不能说中共没有抗战,918事变的第二天,中共就通电全国,对日宣战,东北的中共游击队,联合东北军余部、义勇军,迅速转入了对日作战,到了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中共在东北已经独自坚持抗战6年之久。

      当时南方的内战是另外一回事,不能因此就否定中共在东北的抗日。

      2016/6/29 21:11:07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357660
      • 工分:539823 / 排名:1796
      左箭头-小图标

      长城抗战是一场败仗,战败后的中国政府被迫与日本签订《塘沽协定》,怎么反而成了功劳了?

      还什么打出国威军威,威在哪里?媒体吹嘘的“大刀无敌”?日本人会怕大刀?

      2016/6/29 0:37:36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5959447
      • 工分:509
      左箭头-小图标

      胡说八道。 从长征起红军就提出了北上抗日的口号,反而是蒋、何大打内战不肯对外。

      2016/6/28 22:13:2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何应钦才是长城抗战的最大功臣却长期被污蔑为不抵抗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