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抗战老兵吴江平见证南苑之战 战斗变日军单向屠杀

共 631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117736
  • 工分:3087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抗战老兵吴江平见证南苑之战 战斗变日军单向屠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37年7月28日清晨, 第一锅馒头已经下了屉,食堂里弥漫着白色的蒸汽,一名新兵正用木戳蘸着红墨水向馒头印上“不忘国耻”。端着机枪的日本兵冲了进来,那个新兵应声倒下。

日军空投的伞兵准确无误地占领了29军的这一制高点,南苑之战从一开始就倾斜了天平,史料称:日军这一“腹中开花”之计来源于汉奸潘毓桂的提议,潘是29军军长宋哲元的至亲。

日军大炮、飞机的火力精确地集中到南苑军营东南角的阵地上,守卫这里的是战斗力最薄弱的29军军训团学兵,几个月前,他们还是来自各地手无寸铁的学生。

学兵阵地很快残破,堑壕之内,血流成渠。军训团第三大队特种兵、今年92岁的吴江平见证了这段历史:“许多战友的尸体躺在路上,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日军优势兵力围攻

如今南苑机场的一个角落里,推开锈迹斑斑的大红铁门,一排青砖房子横在面前,房子门口写着“师司令部”四个白色的大字,这里曾是南苑总指挥官132师师长赵登禹的司令部。68年前,29军军部———南苑兵营成为日军最重要的攻击目标。

1937年7月27日晚,和以往一样,吴江平和战友准备休息。几个小时以前,学兵刚刚发了新的步枪,出于新奇,不少学兵抱着步枪而眠。

此时,南苑之南3公里的团河附近火光冲天,大炮的隆隆声震得南苑兵营的地面都颤抖起来:受命从任丘援助南苑的132师先头团和日军“不期而遇”了。这种“不期而遇”也是潘毓桂的“杰作”。南苑的学兵抱着枪等待增援团河的命令。但,命令迟迟没有等来,此前为了实现和谈结束战争的设想,29军发布了“只应战,不求战”的命令,主动出击仍为军令所不允。

伤亡大半后,132师先头团才赶到南苑,南面的团河已被日军控制,吴江平他们不知道的另一个情况是:另一路日军正从东北方向通县悄悄逼近。

南苑守军包括军官教导团,132师、38师、骑9师各一部,军训团1500名学兵,总共7000余人。除军官教导团、骑9师外,其他均无战斗力,单位混杂,编制混乱,临危受命的赵登禹尚未完全熟悉情况,开战后,队伍马上陷入混乱。

军阀起家的29军,依然沿袭“谁的兵服谁管”的江湖规矩。68年后,南苑最高长官、29军副军长、军训团团长佟麟阁之子佟兵回忆说:因为不是自己的兵,佟麟阁、赵登禹根本指挥不动,“要不佟、赵怎么会死呢?”

28日晨6时,日军的总攻开始了。川岸文三郎第20师团2万余人,在飞机、坦克、大炮的配合下,从团河方向重点进攻南苑兵营。吴江平回忆:不少战友睡梦中就被击中,再也没有醒来。这一进攻出乎29军高层的判断:依照以往军阀混战的丰富经验,日军在团河作战后至少应休整四到五天。

战斗变成单向屠杀

凭借勇敢和劣质武器,学兵们与日军拼死抗衡,但这种英勇并不能扭转战争的结局。

在近战中,学兵们暴露出明显的弱点:他们的拼刺技术远不如日军,日军受过严格训练,甚至用活人作靶子。相比之下,学兵们显得稚嫩,刺刀尖定向不准,还轻微晃动。

中午12时,吴江平和战友接到撤退北平的命令,由于通讯线路被炸毁,这一命令只能在战壕里接力棒似的口头传递。

与此同时,佟、赵的撤兵计划通过潘毓桂传到了日军的指挥部,1000多日军埋伏在佟、赵必经的大红门路边的青纱帐里,机枪手隐蔽在路两旁的大树上。学兵们蜂拥跑出战壕,像靶子一样暴露在占据制高点的日军伞兵的机枪下,战斗变成了单向屠杀。

撤退在失措无序中开始,南苑至北平的土路上,溃退的官兵拥塞在一起,任何指挥都不再起作用。日军30架战机来回穿梭,直接把炸弹投到拥挤的路上,接着又是机枪扫射,吴江平说:“遍地都是被日军炸死的战友,不时还有身受重伤的战友的哀号声,我们都眼红了。”撤退过程中不时遭遇日军的埋伏:青纱帐里,日军像游鱼一样穿插。

68年后,吴江平这样回忆当年的惨烈景象:“撤退时,我们发现日军蹲在单人掩体里,一个兵负责两个机关枪,用电话线扯着枪的扳机。枪和话线都用青纱帐挡住。于是我们砍掉了话线,再跟着话线找到日本兵,我找到了3个,杀了。已经杀红了眼。”

佟、赵在大红门牺牲

撤退时,吴江平跟随着佟麟阁,佟当时骑着枣红马,赵登禹坐在黑色轿车里。撤离南苑后,学兵开始向大红门附近的时村撤退。

“当时我正在自家的玉米地里掰棒子。”当年7岁的时村村民乔德付目击了这场战斗。

时村南面有一座叫九龙山的土山,撤退的学兵埋伏在北面山脚的庄稼地里。乔德付介绍:解放后,土山在北京市食品公司建冷库时被整体挖掉,现在这里是一个叫康泽园的住宅小区。

乔德付回忆:当天日本飞机三个一排三个一排地往南苑飞。但村民并不觉得异常,此前两国军队的摩擦已经让他们习以为常。

一队日军闯入了村子,迅速爬上乔德付叔叔家的房子,对着学兵埋伏的庄稼地居高临下架起了机枪,一阵枪声过后,庄稼地里一片血泊。

此时的乔德付和奶奶躲在地窖里,透过窗户向外看,子弹壳像下雨一样从房顶上落到了地上。乔的奶奶忍不住爬出来,拿着簸箕和扫帚,到院子里扫子弹壳,因为收起来可以卖废铜。乔德付说,那天,奶奶扫了几大簸箕弹壳,他搬了几下都没搬动。

吴江平说:此次伏击中,日军先击中了佟麟阁的枣红马,随后击中佟的头部,佟当场死亡。在大红门附近的黄亭子,撤退中的赵登禹遭到日军预设的袭击,中弹身亡。

南苑之战,以佟、赵之死和5000余人伤亡败结,像吴江平这样幸存的学兵仅有600多人。他们没能成功撤到北平,而是向南迂回到团河,最后撤往固安。

南苑失守使北平丧失了所有的前沿阵地,第二天,北平守军选择了弃城。

仗打完了,乔德付的母亲还从玉米地里拣到一把刀。“一尺来长,明晃晃的,在家里被用来剁萝卜缨子,特别快。”

      打赏
      收藏文本
      22
      0
      2016/6/23 16:40:18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武器装备落后,一味的妥协退让,不注重情报工作,指挥不当,汉奸泄密, 造成了失败,牺牲了那么多人。

      2016/6/24 16:04:4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赞一个 为那个年代的老兵感到骄傲

      2016/7/13 10:36:28
      左箭头-小图标

      好一个“只应战,不求战”!

      2016/6/27 21:30:09
      左箭头-小图标

      把汉奸屁屁用水泥堵起来

      2016/6/27 19:48:08
      左箭头-小图标

      狼与羊、不对等的战争。

      2016/6/26 21:41:41
      左箭头-小图标

      武器装备落后,一味的妥协退让,不注重情报工作,指挥不当,汉奸泄密, 造成了失败,牺牲了那么多人。

      2016/6/24 16:04:4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6条记录] 分页:

      1
       对抗战老兵吴江平见证南苑之战 战斗变日军单向屠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