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俄罗斯如何看待受蒙古人奴役的屈辱历史?(组图)

共 21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5590847
  • 工分:418028 / 排名:283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俄罗斯如何看待受蒙古人奴役的屈辱历史?(组图)

俄罗斯如何看待受蒙古人奴役的屈辱历史?(组图)

元太祖成吉思汗

[俄罗斯习惯把遭受蒙古人奴役的两百多年时间称为"鞑靼枷锁",但18—19世纪的学者卡拉姆津唱反调:"莫斯科的强大应该归功于蒙古"。到了当代,以古米廖夫为代表,又有了所谓的"鞑靼枷锁"并不存在一说:"俄罗斯与蒙古的联合,使俄罗斯在与西方的争斗中,立于不败之地"。克柳切夫斯基和他的学生认为“俄罗斯的统一,蒙古至少有一半功劳”。]

俄罗斯如何看待受蒙古人奴役的屈辱历史?(组图)

蒙古铁骑进军东欧大战条顿骑士团

成吉思汗的父母之邦

洪烛

[呼伦贝尔,战斗民族的摇篮]

因为课本里的翦伯赞《内蒙访古》,我最早听说世界三大草原之一的呼伦贝尔,是一个特殊的摇篮:历史上的鲜卑人、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等,都在这个摇篮里长大,又都在这里度过青春时代,而且先后从此地向西突破长城,杀进黄河流域,强行进入中国历史,你方唱罢我登台。呼伦贝尔,中国游牧民族历史舞台的后台,接力赛般传递着梦想、积蓄着力量,并屡屡一鸣惊人。最柔软的草原摇篮,哺育出的居然是一代又一代的强者、硬汉。而成吉思汗除了继承先辈的强硬之外,更是一个天生的梦想家,把梦做得大到没有边了。当然,他不仅敢想,还敢干。成吉思汗及其子孙立足东方、剑指西方,打造出最早的“日不落帝国”,版图横跨欧亚两大洲,幅员广阔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说起中世纪,或者索性说起整个人类历史,最有资格被称作“战斗民族”的,非蒙古人莫属。现代以来,人们常以“战斗民族”来形容俄罗斯,有人说其实这还是得益于蒙古人的遗传基因,蒙古四大汗国里的钦察汗国,曾侵略并统治俄罗斯两百多年:“初为成吉思汗长子术赤的封地,领有今额尔齐斯河以西,咸海、里海以北的地区。1235年(窝阔台汗七年)术赤次子拔都统诸王长子西征,辖地扩大,东起额尔齐斯河,西至多瑙河,南起高加索山,北括斡罗斯。1243年还师后,拔都留驻封地,在伏尔加河下游建都萨莱城。将咸海东北之地分给其兄斡鲁朵,称白帐汗;将咸海以北之地分给其弟昔班,称蓝帐汗,总领于拔都,拔都为金帐汗。”(卞洪登语)

俄罗斯习惯把遭受蒙古人奴役的两百多年时间称为"鞑靼枷锁",但18—19世纪的学者卡拉姆津唱反调:"莫斯科的强大应该归功于蒙古"。到了当代,以古米廖夫为代表,又有了所谓的"鞑靼枷锁"并不存在一说:"俄罗斯与蒙古的联合,使俄罗斯在与西方的争斗中,立于不败之地"。克柳切夫斯基和他的学生认为“俄罗斯的统一,蒙古至少有一半功劳”。另一位欧亚主义哲学家特鲁别茨科伊在《论俄罗斯文化中的图兰成份》中说:“莫斯科要感谢蒙古统治,俄罗斯在占领喀山与阿斯特拉罕后才成为强国。在伊凡沙皇登基时,俄罗斯宫廷中已有三分之一的人具有蒙古血统,俄罗斯政府制度也是蒙古式的。俄罗斯从本质上说是一个东正教蒙古国家。俄罗斯人的日常生活深受蒙古影响,有大量蒙古语借字、邮政、税收、服饰也受蒙古影响,军法制度也是跟蒙古学的。”蒙古人的思维方式、生存法则乃至尚武精神,已融化进俄罗斯人的血液里。以至民间还有这种谚语:你用拳头打一个俄罗斯人,疼的是一个蒙古人。意思是只隔一层皮。类似于我们所说的“香蕉人”。剥一层皮就落馅了。

我在呼伦贝尔,听了一个笑话,说某蒙古族制片人去喀山拍摄历史记录片时,出于民族自豪感,说“列宁也是蒙古人”。但这也不完全是无中生有,列宁身上还真有若干分之一的"鞑靼血统":祖父尼可莱·乌里扬诺夫出生在一个卡尔梅克蒙古农民家庭,祖母安娜·丝米尔诺娃是一个来自阿斯特拉罕的卡尔梅克女子,列宁的姓氏"乌里扬诺夫"在蒙古语中意为"水边的白杨树"。

历史与现实肯定是有关系,但这种关系究竟能大到什么程度?每个人的看法恐怕都不一样。在网上有一篇《论匈奴、突厥、蒙古的关系》,不知谁写的,搜集的资料较全面,但观点不无偏激:“蒙古的喀山汗国、阿斯特拉汗国、西伯利亚汗国、克里米亚汗国、诺盖汗国、蓝帐汗国、白帐汗国的蒙古贵族们后来供职于俄罗斯公国,成为很多大公、王公贵族的姓氏起源。俄罗斯曾有蒙古血缘的大公92个,50个王,13个公侯、300多个贵族姓氏。根据弗朗西斯·福山的看法,俄罗斯的政府结构建立在传统的蒙古式掠夺性方法之上。俄罗斯从未民主过。斯大林所采用的统治原则跟蒙古人一样。而普京就是一个21世纪的蒙古人,而非其他。现在,因为俄罗斯还是一个富裕的国家,领头的蒙古人意识到为了获得正统性和国民的爱戴,他必须分配出一部分财富。这就是现在低税负和低负债的原因。由于上述原因,现在的俄罗斯抗议活动,我们必须赞赏和鼓励的这-些活动,却也无法打败这个蒙古体系。”到了普京时代,其名言“俄罗斯的领土没一寸是多余的”,掷地有声,而且几乎所有俄罗斯人都以自称“战斗民族”为荣,为捍卫原先的势力范围都会冲冠一怒,不惜摆出拼命一搏的架式,似乎还真有当年蒙古人的果断与霸气。

[额尔古纳河右岸]

为蒙古民族的起跳提供跳板的呼伦贝尔草原不简单,额尔古纳河同样了不起,是黑龙江的正源。上游是发源于大兴安岭西侧吉勒老奇山西坡的海拉尔河,同蒙古境内流来的鄂嫩河在根河口汇聚,向下称为黑龙江。而克鲁伦河流入呼伦湖,呼伦湖以达兰鄂罗木河同额尔古纳河相联。额尔古纳河又是通古斯语(鄂温克语)的音译,意思为鄂温克江。从各个时代的史书里流过:《旧唐书》称之为望建河,《蒙古秘史》称之为额尔古涅河,《元史》称之为也里古纳河,《明史》称之为阿鲁那么连,到了清代始称为额尔古纳河:这条蒙古帝国时期中国的内陆河,又因被写入《中俄尼布楚条约》而成为中国与俄罗斯的界河,至今仍如此。当时俄罗斯南侵,康熙皇帝为了同卫拉特的噶尔丹争夺蒙古地区控制权,匆匆忙忙于1689年与俄罗斯签订《中俄尼布楚条约》,割地求和,将额尔古纳河以西划归俄罗斯。额尔古纳河右岸,清末和中华民国时期先后设置吉拉林设治局和室韦县、奇乾县。

我一直以为蒙古民族天生就是马背上的草原部落,在额尔古纳市蒙兀室韦苏木参观蒙古之源·蒙兀室韦文化旅游景区,才了解到成吉思汗的祖先是从大兴安岭的原始森林走出来的,呼伦贝尔草原帮助他们由渔猎转变为游牧,尝到了新生活的甜头:逐水草而居,顺天时而动,无拘无束,浪迹四野。

格纳德认为最初的蒙古人不是草原民族,而是来自森林山区的民族:“他们的森林起源可以从他们大量使用的木制车上看出来。甚至今天的蒙古人也与草原上的哈萨克人不同,他们用木制的小桶而不用皮袋子。”

从呼伦贝尔草原到中亚大草原,西行不止的成吉思汗,也是有根的,他的根不是草根,而是在大兴安岭的森林里,跟树的根一样,粗壮、深邃、纵横交错。所以他以欧亚大陆为舞台的腾挪跳跃,显得那么有力、有底气,而又收放自如。从大兴安岭走出来的白桦树,遇见从天边涌过来的呼伦贝尔草原,只好放慢脚步,免得被高过膝盖的杂草缠绕、绊倒。从大兴安岭走出来的白桦树,遇见从草原流过来的额尔古纳河,像马一样低下高傲的头,喝一口能救命的水。影子也需要止渴啊。从大兴安岭走出来的白桦树,遇见和额尔古纳河并驾齐驱的草原火车,终于停住脚步,看一看车上是否有自己想等的人?从大兴安岭走出来的白桦树,遇见从钢筋水泥丛林逃出来的我,忍不住张开手臂,就像准备拥抱阔别多年的朋友。从大兴安岭走出来的白桦树,一开始只有几棵,接着越来越多。数也数不清了。我加快脚步,为了早点儿跻身于梦一样的队伍。

[成吉思汗的祖先]

我见过成吉思汗的后裔,却没见过成吉思汗本人,更没见过成吉思汗的祖先。我下意识地以为蒙古的历史是从成吉思汗开始的,却忽略了他之前大段大段的空白、其实隐藏着非文字所能记载的史前史。成吉思汗的身影太高大、太光辉了,虽然照亮后代,但无形中也遮蔽了走在自己前面的人。

来到被誉为“蒙古之源”的额尔古纳,我才开始面对这样一个事实:成吉思汗不是从石头里生出来的,也是吃母乳长大的,他和一波三折的额尔古纳河一样,有着自己的下游,更有着自己的源头。

额尔古纳什么意思?在蒙古语里,意味着“捧呈、递献”。后又逐渐被修饰为“奉献”之意。说的没错,这条慷慨的河和这块富有的土地,奉献出一个英雄的民族。

史料记载“柔然国亡后,住在呼伦贝尔草原、大兴安岭东西、额尔古纳河两岸的鲜卑后裔发展为室韦人,分为五大部,曾受突厥的统治,后与唐朝保持密切关系。”隋唐时期室韦就驻牧于呼伦贝尔,唐代曾设室韦都督府进行管辖。蒙古民族起源于蒙古地区东北部的一个室韦部落——蒙兀室韦。“蒙兀”是蒙古一词最早的汉文译写,见于《旧唐书-北狄传》。蒙兀室韦长期沿望建河(今额尔古纳河)聚居。蒙古一词的不同译写,先后还有“萌古”、“朦骨”、“萌骨”等。写作“蒙古”,最早见于《三朝北盟会编》所引《炀王江上录》。“蒙古”开始只是一个氏族或部落的名称,后来才成为一个新兴民族的共同称谓。

额尔古纳河流域是公认的蒙古族发祥地。“苍狼白鹿,化铁出山” ,蒙古民族的创始传说,就发生于这森林与草原交集的神秘土壤。

据拉施特哀丁收集的蒙古传说:蒙古人在很早时期被突厥人打败,只得逃到额儿古涅昆山区(额尔古纳河一带)避难。波斯史家们估计在大约九世纪时,蒙古人的祖先们已经从额儿古涅昆山下来,进入色楞格河和斡难河(鄂嫩河)平原。“室韦部落从呼伦贝尔草原向漠北高原迁移,最早约在八世纪初。715年,突厥可汗率领军队征讨乌护(铁勒)人,破其汗庭,铁勒人和室韦联合同突厥军队作战。西迁的原因是为了寻找新的牧场,迁移的过程是缓慢的。后来,在回鹘汗国统治漠北高原时期,室韦与八姓乌护人联军,在仙娥河(今色楞格河)等地与回鹘军队多次交战,最后失败。九世纪以后,当回鹘势力退出漠北高原时,室韦人的势力日益增长,已成为人马众多的强大游牧部族。”

我终于明白:1206年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落、荣登蒙古帝国大汗(皇帝)宝座后,为何要把额尔古纳分封给二弟哈撒尔作为领地?那里是他的故乡啊。更确切地说是故乡的故乡。黑山头,有哈撒尔部族居住的主要城池。时间之手,把当年金碧辉煌的王侯宫殿和刀枪林立的军事要塞打回原形:被风抹平,被青草覆盖,只留下几根梁柱的基础,和一块刻有“哈撒尔古城遗址”的巨大石头。但这比什么样的纪念碑都管用、都震撼人心。

成吉思汗的子孙,不乏大名鼎鼎之人: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拖雷、拔都、速不台、海都、贵由、旭烈兀、蒙哥、忽必烈……然而我很少能说得出成吉思汗祖先的名字。

成吉思汗是蒙古人的英雄,他的祖先也应当是英雄,只不过是一些无名英雄。他们的名字与事迹虽然失传了,却注定将以层层叠叠的脊梁和肩膀,为成吉思汗的横空出世而奠基。额尔古纳,最早播洒并孕育着英雄的种子。那是一种世代相传的血性,那是一颗太阳般天天升起的雄心。

成吉思汗的女祖先,我惟一知道名字的,是阿兰豁阿。那几乎是神话里的人物:阿兰豁阿在其丈夫朵奔蔑儿干死后,感天光而怀上了尼鲁温蒙古人的祖先。传说中认为尼鲁温蒙古人的孛端察尔是成吉思汗的八世祖。

成吉思汗父亲与母亲的名字,我也是知道的。成吉思汗的父亲有一个温暖的名字:也速该,毡子的意思。他打猎时遇见蔑儿乞惕部的也客赤列,见其刚从弘吉剌部娶回来的娇妻珂额伦貌美如花,情不自禁挥刀上前抢夺,也客赤列打不过,只好一走了之。无意间猎艳成功的也速该,抱得美人归,在河畔的牧场成家立业。后来,他用与塔塔儿部作战时俘虏的敌酋铁木真的名字,为自己与珂额伦生下的长子命名。铁木真九岁时,领他到弘吉剌部求亲的父亲也速该,独自返回的路上遇见塔塔儿部正在草原大摆宴席。塔塔儿记仇,设计将其用毒酒杀害。乞颜部落另立首领后全部迁走,丟下也速该的遗孀与孤儿,任其自生自灭。母亲珂额伦孤立无援,忍辱负重把年幼的成吉思汗培养成一个新锐的酋长。珂额伦含辛茹苦做这些时一点没想到:失去父亲的儿子会征服大半个世界,自己日后也将被尊为蒙古民族心目中的圣母。

[弘吉刺部的美女]

呼伦贝尔,成吉思汗的父母之邦。尤其额尔古纳河流域,一直是他母亲的氏族弘吉剌部的游牧地。历史上弘吉剌部是蒙古声名显赫的贵族部落,更以盛产美女闻名,蒙古部落的男子都以娶到弘吉剌部落的美女为荣。据传成吉思汗的母亲、妻子、儿媳都出自于这一部落。他娶母亲娘家的女子为结发妻子,除了遵照替自己订婚的父命为了亲上加亲,也以此表示对母亲的感恩、对母爱的难忘吧。

为了目睹弘吉剌部美女名不虚传,我乘车出额尔古纳市区一路往北,投奔近年作为旅游景点仿建的弘吉剌部蒙古大营。这条路,没准当年铁木真迎亲时也打马走过吧?怀着即将成为新郎的激动心情。在向阳的山坡上,那片蒙古包里,有着他的新娘,那个将接替母亲继续爱他的女人,正羞红着脸遥遥等候。我走进的弘吉剌部大营虽是克隆的,依然浓缩了蒙古族、达斡尔族、鄂伦春族等多民族风情,为游客解说的弘吉剌部女导游,不愧为“祖传的美女”,比草坡上的格桑花更吸引眼球。她骄傲地指给我们看:大营的蒙古包,都以弘吉剌部嫁入皇家芳名远播的公主们命名的。毫无疑问,每一个美丽的名字都有一个美丽的故事。

弘吉刺部的孛儿台旭真,嫁给铁木真的时候,绝对想不到自己日后会成为史上元太祖的大皇后(汗妻),因为她想不到自己的丈夫会成为全蒙古大汗,上尊号为成吉思汗(“成吉思”谓“海洋”或“强大”之意,“汗”意为王者)。当她与铁木真订婚时,铁木真还只是九岁的孩子,正是那一天,铁木真暂留在弘吉剌部岳父家,也速该却在回家的途中被塔塔儿人毒死。铁木真订婚与丧父的日子,是同一天。他失去了父亲,作为上天的补偿,却得到一位新娘。这就是他那一天的得与失:代价巨大的喜事。铁木真长大后,与孛儿台正式结婚,也是对亡父的告慰。

孛儿台带来的嫁妆有一件黑貂袭,送给婆婆珂额伦作为见面礼。铁木真曾被泰赤乌贵族掳去为奴,逃回后决心投靠蒙古最强大的克烈部,以借力报仇。他把最值钱的家当——这件黑貂裘送给克烈部首领汪罕,并认他为义父,汪罕收礼后答应帮助他收复先父的失地。新娘的这件礼物,带来好运气,为铁木真与他的家族咸鱼翻身助了一臂之力。孛儿台与铁木真新婚后不久,曾经被也速该掳走新娘的篾儿乞部前来复仇,突袭铁木真的营地,掳去孛儿台,配给赤勒格儿为妻。铁木真又联合扎木合出兵,夺回已经怀孕的孛儿台。不久,孛儿台生下赤勒格儿血统的儿子,铁木真为他取名“术赤”(蒙语“客”之意),但一直视同己出。可见他对患难与共的妻子爱怜至深。此后,孛儿台又生三个儿子。第三子窝阔台,后来即位为太宗,把成吉思汗的事业发扬光大。孛儿台死后,她的孙子(拖雷子)忽必烈建立元朝,追谥她为“光献翼圣皇后”,“翼”指羽翼,“圣”指太祖,即为辅助之意。忽必烈对祖母给予极高评价,并号召后人学习她崇高的品德。

孛儿台死后的灵柩,随太祖铁木真安放于成吉思汗陵。这象征着她在帝国的历史中,不可代替的位置。

同样出自弘吉刺部,跟婆婆珂额伦一样,孛儿台也是一个伟大的女人,不仅嫁给了伟大的丈夫,还拥有伟大的儿子与伟大的孙子。看来弘吉刺部的美女不仅以美著称,更有一种爱所带来的力量。这种力量有时能创造奇迹。

[成吉思汗的战马]

从呼伦贝尔草原到中亚大草原,成吉思汗换乘过多少匹马?实在数不清了。我只记得他一生中的第一匹马,是额尔古纳给予的。那时他父亲刚刚遇害落马,母亲把瑟瑟发抖的孩子抱上马鞍:“这是你父亲留下的遗产,接替他继续活下去吧。他没跑完的路,将由你来完成。”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父亲的战马母亲的缰绳,就这样交给了九岁的小骑手。别的孩子都是由父亲教会骑马的,铁木真没那么幸运,把他扶上战马的人,是母亲,可这反而使他跑得更快、跑得更远。在马背上,他一夜之间就长大了。无论这个孤儿未来走多远,都不会孤独,只要回头看一眼就能汲取无限的动力:呼伦贝尔草原作为父亲,额尔古纳河作为母亲,自己永远有着最安全、最温暖的大后方。他一生只做着一件事情:前进。向未知前进,向未来前进,向着沼泽、湖泊、戈壁、沙漠、雪山、冰川乃至大海(黑海)前进。在马背上,看遍了这个世界的风景,看遍了人间的悲剧与喜剧。

一只羊的草原,就是吃不完的草、剪不完的羊毛。若即若离的白云,也像是从羊身上长出来的,带有情人般的体温。一头牛的草原,就是吃不完的草、挤不完的奶。救过我一命的额尔古纳河啊,从上游到下游,都散发着奶汁的味道。一匹马的草原,就是吃不完的草、跑不完的路。骑马走了几天几夜的我,以为快到地球的另一面了,其实还没冲出呼伦贝尔。一个人的草原,就是看不完的风景、做不完的梦。有一天晚上我远远看见成吉思汗,醒来才明白:是那个西征的英雄一回头,看见了我。

他与我认识的夸父有着相同的性格。从日出的东方,追到日落的西山,每一天都离太阳更近一些。每一天都经历希望与失望。他的一生,就像一天那么短暂。他比夸父要聪明一些:为了逐日,换乘无数匹马,就不至于累死或渴死。一场自我的接力赛。赢了还是输了?同样,与自虐的夸父相比,他残忍得多,更像是虐待狂:太阳落山,千万个人头落地,天空如同血染。这个狂人,究竟把太阳追到手没有?他终究像流星一样熄灭。可他的名字,至今仍和恒星一样灸手可热。

他与我认识的后羿有着相同的性格。面朝天空,寻找自己的假想敌,灭掉了一个又一个,乐此不疲。别说他只识弯弓射大雕,后羿射下了九个太阳,还没完没了呢。剩下的那一个,留给世上所有射手做靶子。他不过是在继续后羿的事业。他摧毁的国家远远超过了九个。即使只剩一个太阳,他也浑身热得直冒火啊:体内有一颗野心,在烘烤着自己。这个世界没有谁能把他打败,可他最终败给了自己的野心。他征服了一切,惟独无法征服时间。所谓英雄:一生,不过是一次自杀式的冲锋。

我在海拉尔下飞机,换乘越野车前往额尔古纳,渴望能与成吉思汗后裔的马队擦肩而过。沿途并没看到多少骑马的人,倒是见过牧民骑着摩托车赶放牛羊。交通工具的演变,让我不得不相信:即使这片最古老、最有历史纵深感的草原,也已迎来全新的时代。可远处隐隐约约传来的蒙古长调,使我听着听着就有了微醺的感觉:那不正是成吉思汗的魂儿,并没有散尽。

举目四望,我没找到唱歌的人,只看见草坡上有或零散或成群的蒙古马在低头啃吃青草。虽然主人不在身边,可它们一看就不是野马,并不因过路的喇叭声而受惊,对人来车往视而不见,显然有着自己的寄托。在天高地远的背景下,它们无比的悠闲。但又仿佛时刻在等待什么。从它们见到越野车头也不抬的神情看,等待的绝不是你我。这群遗传了记忆的蒙古马,莫非在等一个名叫铁木真的九岁男孩,从马群中挑选出一匹?被选中的那匹,会比吃草时还要谦恭地低下原本高傲的头,把那位未来的英雄驮上自己的背,然后按其所指挥的方向纵情奔驰。只有一个人,能把解甲归田的马群重新集结起来,带向远方。那个人出现过。也许,还会再次出现?

西征的骑手没有回来,可他的马回来了,在一点没变的草原上遛跶,留下孤独的身影。西征的战马没有回来,可失去记忆的骑手回来了,在一点没变的草原上步行,留下孤独的身影。草原,确实一点没变,变了的,是我的心情。遇见一匹似曾相识的马,才恍然想起:自己也不是完整的,在一场遗忘的战争中,失去了坐骑。草原,确实一点没变,对于失去主人的马,青草却变味了。它的主人叫做成吉思汗,下落不明。它虽然完好无损地回到故乡,却怎么看怎么像一个亡灵。

俄罗斯如何看待受蒙古人奴役的屈辱历史?(组图)

位于蒙古首都用不锈钢铸成的重达250吨的成吉思汗雕像。

俄罗斯如何看待受蒙古人奴役的屈辱历史?(组图)

成吉思汗(长诗)洪烛

上篇:父亲的呼伦贝尔草原,母亲的额尔古纳河

[呼伦贝尔,成吉思汗的父亲]父亲用俘虏的塔塔儿部首领的名字为我命名,用来庆祝一次胜利我就是铁木真了我的名字是父亲的战利品

父亲的名字叫也速该,毡子的意思我一想起来就倍感温暖他过早地战死,连一块毡子都没来得及留给我留给我的只有一个名字我就是铁木真了,铁木真从来不怕冷

父亲留下的宝刀,握在仇人的手中父亲留下的牧场,变换了主人父亲的老部下,纷纷自立门户父亲骑过的战马,悲伤而死然而父亲留给我的名字,谁也夺不走将陪伴我一生。我就是铁木真了一个要为父亲报仇的孤儿。谁敢挡我的道试试?

父亲用敌人的名字为我命名我的身体里就住着一个敌人了一个敢与自己为敌的人是可怕的,他已习惯了较劲谁敢与我为敌那就试试?我就是铁木真了一个不知道什么叫害怕的人

别人老问我为什么战无不胜?我只能客气地回答:一个从失败的耻辱中长大的孩子,绝不会允许父亲的悲剧在自己身上重演……我就是铁木真了,我有双倍的力量是因为我精神上有两个父亲

[额尔古纳,成吉思汗的母亲]母亲啊,你给我披上铠甲我就无比坚强浑身上下仿佛铜铸铁打只有一颗心,很软母亲啊,你把我扶上战马我就下不来了这匹马是父亲留下的遗产我刚刚九岁啊,就学会在马背安家母亲啊,你替我抽了一鞭催我出发,我就出发了虽然还没想好此行的目的我已打定主意:走哪算哪母亲啊,你目送我走向远方,说了一句话:“最有出息的孩子,都在风雨中长大。”我一点也不怕。怕的只是回来的时候,你可别认不出我了

[呼伦贝尔,成吉思汗的祈祷]大地很大,我只要一片草原就可以伸缩自如草原很大,我只要一条路就可以来去自由一条路没有尽头,我只要一匹马就可以且走且歌世界啊,如果你连一匹马也不给我没关系,我只要一颗心就不至于无路可走马会迷路,心不会迷路一颗饱经沧桑的心啊,好像空空如也又好像想什么就有什么我只要一滴水,你却给了我一杯酒我只要一座蒙古包,你却给了我无边的苍穹,让我怎么看也看不穿怎么想也想不够

[成吉思汗的战旗]我的战旗不需要旗手自己就会行走。总是冲在队伍的最前面

我的战旗长着两条腿可以爬山涉水。没有它去不了的地方

我的战旗也会骑马,在马背猎猎飘扬那是给战马插上翅膀

谁说草原上只有小草没有大树我的战旗插在哪里,哪里就有树荫就有刀枪的森林

即使我的战士纷纷倒下,他们的腰杆还是跟旗杆一样,挺得笔直

即使我也倒下了,战旗却不会倒下它和我的战马一样连睡觉都站着啊[成吉思汗的黑骏马]和我同一天出生的黑骏马我喝过它的母亲的奶当我还很年轻的时候它就衰老了。为什么老得这样快?跟我一起长大的黑骏马我们分别把对方当成自己的家当我还在原地的时候它就跑掉了。为什么不等等我?陪我四处流浪的黑骏马走了太多的弯路,伤痕累累当我仍然活着的时候它就死去了。为什么要忘掉我?它衰老了,我可以照顾它它跑掉了,我还在等着它可它怎么也不该死去呀它忘掉我了,我却忘不掉它谁能从茫茫黑夜里牵出一匹黑马顺便也找回那个骑在马背上的我也许背叛我的并不是黑骏马是我这个俗人,背叛了自己,也背叛了它我活得越来越不像话了……[呼伦贝尔草原,成吉思汗的梦乡]把你的弓箭留给我我的目光会射得更远把你的宝马留给我我要踏平大地上的国界把你的蒙古包留给我夜幕四合,这就是最小的首都我太累了,该好好睡一觉把你的卫兵留给我站在大门两边,提醒四方朝拜的宾客:“嘘——大汗还在梦乡。”把你征服的城池留给我我要重起炉灶把你的豪言壮语留给我我倒要看看:哪些已兑现了哪些还有待我来完成?你什么都带走了,只有草原是带不走的你走之后,再美的草原也肃穆得像一笔遗产那么,就把你造成的废墟留给我吧你已用刀与火耕耘了一遍收获的是血与泪。我再次播下种子长出的野花,每一朵都像是微型的海市蜃楼。那是你没来得及做完的梦要么留给想入非非的人,要么自生自灭

[追风英雄:成吉思汗的塑像]马跑得太快了,追上了风、变成了风我从风声中听见激昂的马嘶那是成吉思汗的坐骑?兜了一圈又一圈英雄跑得太快了,累死了马、换乘了风仍然不懈地挥动长鞭横穿欧亚大陆的身影越来越像幽灵风跑得太快了,快得能使时光倒流裹挟着千军万马,攻城略地沿途呼喊成吉思汗的名字风往西吹,化干戈为玉帛马往西追,丝绸之路上马蹄声碎逐日的英雄,至今不曾离开马背就在他想起故乡的那一瞬间,下意识地勒住缰绳:马扬起的前蹄,停止在半空风也扎下了根

[一个人的草原]一只羊的草原就是吃不完的草、剪不完的羊毛若即若离的白云,也像是从羊身上长出来的,带有情人般的体温

一头牛的草原就是吃不完的草、挤不完的奶救过我一命的额尔古纳河从上游到下游,都散发着奶汁的味道

一匹马的草原就是吃不完的草、跑不完的路骑马走了几天几夜的我,以为快到地球的另一面了,其实还没冲出呼伦贝尔

一个人的草原就是看不完的风景、做不完的梦有一天晚上我远远看见成吉思汗,醒来才明白:是那个西征的英雄一回头,看见了我

[呼伦贝尔草原上的马]西征的骑手没有回来可他的马回来了在一点没变的草原上遛跶留下孤独的身影

西征的战马没有回来可失去记忆的骑手回来了在一点没变的草原上步行留下孤独的身影

草原,确实一点没变变了的,是我的心情遇见一匹似曾相识的马,才恍然想起:自己也不是完整的在一场遗忘的战争中,失去了坐骑

草原,确实一点没变对于失去主人的马,青草却变味了它的主人叫做成吉思汗,下落不明它虽然完好无损地回到故乡却怎么看怎么像一个亡灵

[呼伦贝尔的成吉思汗塑像]离开马匹你就废了。甚至不会走路或者说忘掉怎么走路了即使迈着罗圈腿步行,也显得蹩脚没走多远就迷路了你不是你了,驰骋千里、万里与胯下的坐骑血肉交融、长在一起

离开草原你就老了。度日如年剩下的都是余生看来人也是有根的,失去缰绳就失去根失去记忆:分辨不出自己在哪里你不是你了,落草为寇、逐水草而居从那一天起,就与草原浑然一体

离开蒙古包你就睡不着觉。天如穹庐笼罩四野,夜空的繁星就像一双双死者的眼睛,逼视着你:欠下了多少血债?怎么还啊?你不是你了,成为孤魂野鬼之后才弄清楚年轻时干过多少荒唐的事情

放下武器你就胆怯了。你并不想放下而是实在拿不动了射雕的弓箭保佑你战无不胜,没别的窍门仅仅因为你出于恐惧,总是先于强敌下手你不是你了,只有自己知道可谁能相信:成吉思汗,其实天生是个胆小鬼

[在额尔古纳河饮过马的人]在额尔古纳河饮过马的人一辈子不会感到渴他怎么会感到不满足呢?如同神灵附体,他骑着一条河流奔向戈壁、沙漠。仍然是富有的昂首朝天,总有唱不完的歌唱完了牧歌唱战歌:“额尔古纳河啊,别哭你一哭我就心软了我只有硬起心肠,才能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呼伦贝尔草原喂过马的人一辈子不会感到饿他怎么会感到不满足呢?只要挥动长鞭,世界就是平的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席地而坐,总有唱不完的歌唱完了战歌唱情歌:“呼伦贝尔草原啊,走得再远我也会想你的我会回来的。因为走不动了的母亲还在原地等我。”

童年、青春,在失败中度过打一场大胜仗吧。哪怕胜利过后就老了证明给别人看:这个本该被生活打垮的人怎么一点点直起腰来应有尽有了,他怎么却感到不满足呢?真的到了该凯旋的时候才发现没有回头路了“一千条河流、一万座草原也填不满啊,填不满心灵的饥渴。”

[呼伦贝尔草原的蒙古马]虽然不是食草动物呼伦贝尔草原浓得化不开的绿还是把我喂饱了至少,不感到饿

虽然不是酒鬼呼伦贝尔蓝得不能再蓝的天还是把我灌醉了至少,不愿意清醒

虽然不是歌手套马杆般凌空飞过的蒙古长调还是使我心痒了偷偷跟着哼几句

虽然不是骑手曾经帮助成吉思汗穿越欧亚的蒙古马还是让我跃跃欲试恨不得立刻骑上去跑一圈

并不是想试试这些名牌宝马有多大的脚力,难道真能日行千里?只是为了考验自己有多大的胆量,是否可能与那老去的射雕英雄有一拼?

虽然不是武士手中没有刀剑,可毕竟还紧握着一杆笔诗人的笔也是祖传的啊也许无法征服疆土,但能征服心灵

[题在成吉思汗纪念碑的背面]没有人相信:号称世界最美的草原是一片古战场没有人相信:沐浴阳光雨露的青草曾经被血水浇灌没有人相信:春耕的犁铧用收缴的刀剑铸造没有人相信:深埋地下的白骨保持原有的姿态,可能还在彼此厮杀没有人相信:高不可攀的纪念碑,正面看像凯旋门背面却刻满墓志铭。高处不胜寒没有人相信:我们赞叹不已的古老英雄还有另一个名字:杀人魔王

伤口愈合了。伤疤也辉煌得像勋章就真的没有人相信:疼痛最难忘?受害者都死光了。就真的没有人能记住苦难?不应该啊。苦难与光荣一样,都是遗产这座纪念碑多么像一块刚出炉的蛋糕如果历史也能被分割的话我只能说:你选你们想要的那一半我要剩下的那一半如果被遮蔽的部分没人要了才是真正的遗忘,才是彻底的背叛

[成吉思汗的遗物:上帝之鞭]这根鞭子,抽打过胯下的战马为了让它跑得更快点

这根鞭子,抽打过胆小的逃兵为了让他掉头冲锋陷阵

这根鞭子,抽打过俘虏的脸为了摧毁其残留的尊严

这根鞭子,左一下抽打着欧洲右一下抽打着亚洲。伤口今犹在

这根鞭子,也曾反过来抽在自己的背上为了知道:什么叫疼你给那么多人造成了痛苦仅仅因为自己不怕疼?不知道你临死前是否有过自责?

这根鞭子,发动过最早的闪电战你从天上摘下闪电,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令人防不胜防

“给这根鞭子起个好听的名字吧:上帝之鞭大家觉得怎么样?”作为手持鞭子的人你顾盼自雄,找到了上帝的感觉

你以为在代表上帝惩罚那些犯了错的人其实你也说不清他们犯了哪些错而他们更不清楚做错了什么

这根血染的鞭子如今陈列在成吉思汗陵像一条冬眠的毒蛇,纹丝不动可从它面前走过我还是毛骨耸然:是怕它醒来,还是怕你醒来?

[成吉思汗:逐日与射日]他与我认识的夸父有着相同的性格从日出的东方,追到日落的西山每一天都离太阳更近一些每一天都经历希望与失望他的一生,就像一天那么短暂他比夸父要聪明一些:为了逐日换乘无数匹马,就不至于累死或渴死一场自我的接力赛。赢了还是输了?同样,与自虐的夸父相比,他残忍得多更像是虐待狂:太阳落山,千万个人头落地天空如同血染。这个狂人究竟把太阳追到手没有?他终究像流星一样熄灭。可他的名字至今仍和恒星一样灸手可热

他与我认识的后羿有着相同的性格面朝天空,寻找自己的假想敌灭掉了一个又一个,乐此不疲别说他只识弯弓射大雕后羿射下了九个太阳,还没完没了剩下的那一个,留给世上所有射手做靶子他不过是在继续后羿的事他摧毁的国家远远超过了九个即使只剩一个太阳,他也浑身热得直冒火啊体内有一颗野心,在烘烤着自己这个世界没有谁能把他打败可他最终败给了自己的野心他征服了一切,惟独无法征服时间所谓英雄:一生,不过是一次自杀式的冲锋

[成吉思汗之源:额尔古纳的白桦树]从大兴安岭走出来的白桦树遇见从天边涌过来的呼伦贝尔草原只好放慢脚步,免得被高过膝盖的杂草缠绕、绊倒

从大兴安岭走出来的白桦树遇见从草原流过来的额尔古纳河像马一样低下高傲的头喝一口能救命的水。影子也需要止渴啊

从大兴安岭走出来的白桦树遇见和额尔古纳河并驾齐驱的草原火车终于停住脚步,看一看车上是否有自己想等的人?

从大兴安岭走出来的白桦树遇见从钢筋水泥丛林逃出来的我忍不住张开手臂,就像准备拥抱阔别多年的朋友

从大兴安岭走出来的白桦树一开始只有几棵,接着越来越多数也数不清了。我加快脚步为了早点儿跻身于梦一样的队伍[成吉思汗征服的的中亚腹地]为了成为未来的母亲她尝试着孕育一片沙漠,有点渴孕育一块戈壁,有点饿接着是草原,像一种挑逗,有点痒冰川坼裂,有点疼……下面该轮到丘陵和沼泽了她以自己的腹部来想像万物的诞生其实,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她屏住呼吸,忍耐阵痛,只是为了孕育一个不存在的人,一个英雄骏马、宝刀,早就准备好了!就像要在子宫里闹一场政变还有比这更难的事情吗?每次日出,她都血流成河,空空如也唉,在目前这个时代连英雄都成为一种假设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6/6/23 11:51:4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俄罗斯如何看待受蒙古人奴役的屈辱历史?(组图)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