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我是一个铁道兵

共 3826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我是一个铁道兵

致各位朋友,我父亲1946年生人,1964年入伍,是一名老铁道兵,在8年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修建了贵昆线、成昆线、襄渝线三条铁路。去年,在我们的鼓励下,父亲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以回忆录的形式竟写下了三十万字的手稿,一个个活灵活现的故事历历在目,犹在昨日。父亲今年70岁了,能有如此好的记忆力,令人钦佩,想必是当年战友情刻骨铭心罢,向父辈致敬!我自豪,因为我是铁二代。

借这个平台,我将父亲的回忆录陆续以电子版的形式发上来,期待各位朋友给与鼓励与支持,更期待能产生共鸣。

第一篇贵昆线

一、光荣当上解放军

公历1964年12月20日,我应征入伍,被分配到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七师三十四团。

12月19日,我告别亲人到灵川县武装部(当时在桂林办公)集中。我们这批属于补充新兵,全县只有19人,换上军装后编为一个班。来接新兵的只有一个张军医,他指定我为副班长,战友蒋国书为班长。临出发的头天晚上,却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

19名新兵中,有一个叫龚润长的战友,是灵川镇大面大树底村的人,集中来武装部的当天早晨,他在生产队扛甘蔗装车,不小心被甘蔗砸了脚面,当时并不十分痛,当兵心切,他在哥哥的陪同下,来到县武装部报到,穿上了黄军装,当晚,脚面红肿很高,痛得他满床打滚。第二天,即将出发前,带兵的张军医见他无法站立、行走,准备请示部队宁可少要一个新兵要将他退回,龚润长和他哥哥见要将他退回,齐刷刷地哭着跪地求张军医不要辞退他,坚决要求将他带去部队。他哥哥答应愿随新兵到部队,一路上照顾弟弟,一直到他脚好后再回来。张军医认为不符合部队规定,坚持要退回,说部队要出发了,请他脱下军装,龚家两兄弟坚决不愿脱军装一直苦苦哀求。这时我正好从姑妈家跑步归队,见此情形自告奋勇地对张军医说,既然他哥哥随去部队照顾弟弟不符合部队规定,他本人又不愿脱下军装,立志要去当兵,那么,我是副班长,这个脚痛的战友龚润长从现在起就交给我来照顾他好了,既然大家都是战友了,他一个星期好,我照顾他一个星期,他一个月好,我照顾他一个月,一直到他脚好为止。

他哥哥见我如此仗义表态,如遇救星,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磕头。我赶紧拉他起来说,大哥,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张军医见我能挺身而出,也就同意了。后来,龚润长的哥哥请了部人力黄包车,送弟弟到火车站。我们一起扶龚润长战友上了火车厢(货车厢),我告诉他哥哥,龚润长战友有我照顾,你尽管放心,他哥哥才满含泪眼千恩万谢地向我们道别。这件事,让所有刚认识的灵川新战友都非常感动,我在他们中的威信油然而生。

我们上了货车厢后才发现整列车都是新兵。上车后,我扶龚润长到车厢角落处睡下,避免别人碰着他的痛脚,张军医为他打针、包扎,让他按时服药。我挨着龚润长一起睡,为他打水打饭、接尿倒尿。他要大便时,就用被包带捆在他腰间,打开一点车门,由两个战友拉住背包带帮他将屁股露出车厢外。火车经永福、鹿寨到柳州,再经宜山、金城江、南丹、独山,第二天上午火车到达贵州省都匀市。正是:战友情

新兵战友龚润长,还未离桂脚受伤。

部队要求退返乡,他坚不愿脱军装。

我求部队留下他,一路护理我承担。

新兵训练结友谊,战友情谊怎能忘。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1513382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49
      0
      2016/6/13 1:56:18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二、都匀进行新兵训

      整列车新兵下车后,我们灵川和兴安、全州、灌阳、临桂、阳朔的新兵一起,列队整齐地开往离火车站只有三、四公里的玻璃厂进行新兵训练。张军医请来了人力车,让我扶着龚润长战友随车先到玻璃厂。我们灵川、兴安、临桂新兵编成一个新兵连,连长姓张,指导员姓李,新兵连分四个排,每排四个班,每班18人,我们灵川19人(蒋国书、莫宏章、王志辉、文日生、廖仁孙、周家文、秦甲生、李福美、伍二贵、毛金付、傅六八、刘水生、龚润长、朱远富、候六九、秦成益、秦润生、李涵太、罗天生),刘水生被分到与兴安战友编班。仍按在武装部时指定的班长、副班长集训。当时我在的部队序列是铁道兵第七师,第三十四团,新兵第四连第二排第七班。全州、灌阳、阳朔新兵编为新兵第五连。玻璃厂安排我们桂林地区的两个连,我们与兴安的战友一起被安排在一个空车间住宿,都是地铺。整个新兵团共有十几个新兵连,每连约有近三百人,其他各连安排在附近各厂或单位。

      新兵全部到齐安置好后,新兵团在都匀市广场召开了新兵入伍欢迎大会。主席台上扎了彩门,插了彩旗,拉了欢迎横幅、标语,部队各级领导在主席台上就座,所有新兵分发了毛主席著作精装合订本和语录本。台下约三、四千名新兵,队列整齐地席地坐在背包上。部队对新兵训练下达了训练命令,队列条例条令、纪律,作息制度。听完训示,全体新兵报以雷鸣般的掌声。部队首长表扬了新兵在应征入伍后、行军路上和到达新兵训练场地后的好人好事。没想到,首长第一个点名表扬助人为乐事迹的就是我,还让我站起来在全团官兵前亮相,我真有点措手不及,在全场热烈的掌声下,我的心跳非常快,很紧张。这是部队首长对我的最大鼓励和鞭策。

      会上除教唱了“我是一个兵”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军歌外,还特意教唱了一首“铁道兵志在四方”,歌词大意是:“背上了那个行装,扛起那个枪,雄壮的那个队伍,浩浩荡荡,同志呀,你要问,我们那里去呀!我们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离别了天山,千里雪,担肩那东海呀万顷浪。才听塞外牛羊叫,又闻那个江南稻花儿香,同志们呀,迈开大步呀,朝前走啊,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团首长特别强调这首“铁道兵志在四方”是铁道兵军歌,要求在短期内要人人会唱,要让每个铁道兵战士以艰苦为荣,以当铁道兵为荣!

      第二天开始,我们就投入了紧张的新兵训练。每天天刚亮,起床号就在空间回荡。因为我是副班长,早操都不参加,带领两个值日战士整内务,要求把被子叠成“豆腐块”,床单拉平,被子、床单、被面、毛巾及挎包、水壶、鞋子全部都要摆在一条线上,牙缸、牙刷、洗脸毛巾都整齐放在一定的地方,室内外卫生要打扫干净。每天下操后,全连的副班长都要在副连长、副排长的带领下,检查内务卫生,评比先进班,挂流动红旗。开始时,因为我是单位通讯员出身,内务卫生比其他的农村兵搞得好,副连长经常在晚点名上表扬我班内务卫生搞得好,经常把我们班作为示范班让其他班参观,把流动红旗挂在我们班,我班战友都感到很自豪。我怕战友们产生自满情绪,流动红旗被别的班夺走,所以,我每天都督促全班战友,当班时要认真负责,一丝不苟,要珍惜、保持和发扬集体荣誉,睡完午觉后要自觉恢复,养成良好习惯。新兵都像小学生一样听话,因为我都是以身作则,要求别人做好的事,首先自己先做,以示范作用去带动战友,所以大家都非常尊重我的意见。

      张军医在把我们接到新兵连后,回到了新兵团卫生队工作,新兵团部在都匀市内,卫生队也在团部。张军医很关心龚润长战友的脚痛,每隔一天,都过来帮打针换药,交待我让他按时服药,嘱咐完全好后才能参加训练。龚润长战友的脚,在到新兵连半月后才痊愈,脱掉一大块皮,新长出的皮白白嫩嫩的。他也不甘落后,马上就投入到了紧张的训练之中。

      参加新兵训练,是十分辛苦的事,大家都是来自农村,往往一个简单的队列动作,都要反复操练多次。刚练习时,出过很多洋相,就是在同一个口令下,也有的向前,有的向后,五花八门。纵队走时,像蛇游水弯弯曲曲,横队走时又像一张弯弓,很不雅观。队列动作也要每天全连进行讲评、评比,为了练好队列,经常要在寒风中或雪雨中坚持反复的练。大家都有集体荣誉感,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因为龚润长战友脚痛,比别人少训练了半个月,我们怕他跟不上,会拉全班的后腿,就和蒋国书班长商量,由我们正副班长每天利用休息时间轮流为龚润长补课,他非常支持。龚润长战友非常理解全班的心情,训练很努力,很刻苦,很快将耽误的队列课补了回来。

      每天连队队列动作比赛时,大家都非常认真,我们七班每次都能得到连队领导好评。我们班的内务、队列都排在全连前列,赢得了连领导的高度重视,经常表扬我们七班,每逢新兵团组织队列训练比赛,新兵四连都让我班参赛。由于平时勤学苦练,动作过硬,步调一致,整齐有序,每次都能拿名次,为连队争回荣誉。

      我们新兵四连七班,被新兵团评为先进班。团领导每次到连队检查训练时总要来我们七班看望,鼓励大家。来的次数多了,我们和几个团领导都相互认识了。后来团领导还指示四连领导,将七班这个先进集体总结上报,向全团推广。连长让我执笔,我连同助人为乐及刻苦训练的事迹写成书面材料,连部整理后报到了团部。新兵团团长是第三十四团副团长兼任的,新兵团与施工部队是一个部队编制。材料送到团部后,也许团领导翻看过我的档案,知道我是通讯员、打字员出身,是烈士子弟,又有一定的感人事迹,所以,在全团范围内把我列为学习毛著积极分子。在到部队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取得了第一顶桂冠。连领导见我工作踏实,文笔也还可以,所以写连队总结时,都让我去协助文书,我在新兵连很快就小有名气了。后来新兵训练结束,新兵连连长就分配到我所在施工部队七连当连长,对我有很多照顾、帮助。

      新兵训练已过两月,还有一个月就结束训练上施工战场了。上两个月是练队列动作和上军事、政治常识课,最后一个月是训练野营拉练,拼刺刀实弹射击,投手榴弹等,或施工实战、技术课。

      谈到野营拉练,半夜紧急集合,莫讲是新兵,连老兵都非常害怕。你想,搞了一天的军事训练或施工,刚刚进入梦乡,突然紧急集合军号划破长空。紧急集合号音,战时就是发现敌情,作为军人,需要紧急应对,这时不但要火速起床,穿好衣裤,还要按要求打好背包,着装整齐,并在二至三分钟内跑出宿舍集合站队,不允许婆婆妈妈、拖拖拉拉,更不能大喊大叫,不能亮灯暴露目标,对任何一个军人都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吹过起床号,过三分钟吹紧急集合号,无异于催魂号,有些战士穿了衣服没穿裤子,有些背了水壶,没背挎包,有的背包没捆牢,有的被子用手抱。集合报数后,急速一阵狂跑,有的背包散开像降落伞,腰带没捆紧的,跑得裤子掉。解除报警回营房,解开背包刚睡觉,警报再次响起,又要重新穿衣打背包,一晚搞他个二三回,大家的警惕性都高起来了。

      训练中,作为军人,实弹射击是最重要的。射击分立式、蹲式、卧式三种姿势进行,并分有依托和无依托,还有举枪射击姿势。立式时,首先要左脚在前,右脚在后成丁字形,左手握枪伸直,右手握枪托处,食指扣扳机,处于立正挺姿,枪托紧贴脸颊、右肩,闭左眼,瞄前方;蹲式也一样,要左脚前,右脚后,丁字形,实弹射击时,才不被枪后座力推倒;卧式时,要腹部朝下,两脚平伸,左手肘支地,托住枪,右手握紧枪扳机处,往后拉枪,顶紧右肩。三种射击姿势的共同要求是:紧握枪,不惊慌,闭左眼,瞄前方,缺口准星靶中央,三点一线最关键,暂停呼吸扣扳机。因刻苦训练,实弹射击时,我取得了九发子弹,八个十环一个九环共八十九环的优异成绩,张连长亲手为我戴了大红花,上报到新兵团部,再次受到团领导表扬、嘉奖。如果是在步兵部队,我肯定能当神枪狙击手,战时专打敌人指挥官。

      平时当作战时搞,练完步兵实战要领,再练铁道兵看家的过硬本领,抡大锤,打炮眼,打风枪,放山炮,架桥铺路,跨谷飞涧。正是:野营拉练

      野营拉练很重要,全副武装扛枪炮。

      长途奔袭抢敌前,时间紧迫争分秒。

      不走公路走山道,跑得双脚都起泡。

      有意断炊没饭吃,饿得肚子咕咕叫。

      2016/6/13 19:58:12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寻亲人:原铁道兵第七师34团直属汽车修理连,指导员荘哲:河北或黑龙江人(现年约93岁)参加过抗美援朝、约1959年随部到广东连县1963年4月前往江西省奉新县上富镇、后不祥。

      妻子(何玉珍)现年约90岁北方人、随军家属、女儿(荘军莲)1959年出生、小时候部队熟人叫她小名扁头。

      (当年团政治处干部兼​副指导员李传德,一排排长曾金荣,连长李新堂,付连长边永华、战士徐信康,1963年都在广东连县。)

      望知情者告知!酬谢!(联系人电话:13902875608)

      2016/8/11 16:15:58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寻亲人:原铁道兵第七师34团直属汽车修理连,指导员荘哲:河北或黑龙江人(现年约93岁)参加过抗美援朝、约1959年随部到广东连县1963年4月前往江西省奉新县上富镇、后不祥。

      妻子(何玉珍)现年约90岁北方人、随军家属、女儿(荘军莲)1959年出生、小时候部队熟人叫她小名扁头。

      (当年团政治处干部兼​副指导员李传德,一排排长曾金荣,连长李新堂,付连长边永华、战士徐信康,1963年都在广东连县。)

      望知情者告知!酬谢!(联系人电话:13902875608)

      2016/8/11 16:15:58
      左箭头-小图标

      寻亲人:原铁道兵第七师34团直属汽车修理连,指导员荘哲:河北或黑龙江人(现年约93岁)参加过抗美援朝、约1959年随部到广东连县1963年4月前往江西省奉新县上富镇、后不祥。

      妻子(何玉珍)现年约90岁北方人、随军家属、女儿(荘军莲)1959年出生、小时候部队熟人叫她小名扁头。

      (当年团政治处干部兼​副指导员李传德,一排排长曾金荣,连长李新堂,战士徐信康,1963年都在广东连县。)

      望知情者告知!酬谢!(联系人电话:13902875608)

      2016/8/11 16:15:48
      左箭头-小图标

      寻亲人:原铁道兵第七师34团直属汽车修理连,指导员荘哲:河北或黑龙江人(现年约93岁)参加过抗美援朝、约1959年随部到广东连县1963年4月前往江西省奉新县上富镇、后不祥。

      妻子(何玉珍)现年约90岁北方人、随军家属、女儿(荘军莲)1959年出生、小时候部队熟人叫她小名扁头。

      (当年团政治处干部兼​副指导员李传德,一排排长曾金荣,连长李新堂,付连长边永华、战士徐信康,1963年都在广东连县。)

      望知情者告知!酬谢!(联系人电话:13902875608)

      2016/8/11 16:15:48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91903
      • 工分:20
      左箭头-小图标

      请问,你认识 铁道兵团第七师三十四团 汽车连的 余同林(名字不知道怎么写,读音就是“余同林”)吗?急找此人,如果你或者你父亲或者你的战友认识,请留言回复,谢谢你!

      2016/7/27 3:03:54
      左箭头-小图标

      四、初战修建贵昆线

      这样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我过了半个月。当周开士班长来提炸药时,我就向班长汇报,要求去参加隧道施工,不愿再守炸药库。班长说:小莫,进隧道既辛苦又危险,你年纪、个子都小,参加施工你不一定能吃得消。守炸药是照顾你,工作很轻松,只是责任重大,一个人孤单点。我对班长说:你帮我和连长讲,让他另外派个人来守炸药,让我进隧道施工吧。班长见我很坚决,就同意回去汇报了。第二天,连长来炸药库征求我的意见,说:本来守炸药库是项相对轻松的工作,我是特意安排你的,如果你觉得不好,那我现在安排你去做木工。这项工作仍然比施工出渣,或打风枪轻松点,危险性也少点。我知道连长是在关心我,就满口答应了。下午,连长安排另一个战友来守炸药,我就去做木工立排架了。

      立排架是个一看就懂的工作。每个工班换班、放炮前,木工要先用斗车将准备立排架的木头拉进洞内,放在旁边备用,等石渣清理完,大部分人员撤出洞外后,我们才进洞立排架,要求每米立一个,两根竖原木,一根长横木,用蚂钉钉牢,再加横衬木,导坑进几米就立几个,关键是要立得一样高一样宽,排列整齐。排架上面要多填木头,容易塌方的地方,还要再填很多钢材、钢轨。为避免妨碍施工,不到交接班时,一般是不进去立排架的。这时,我们木工就在洞外准备木头。我觉得这个工作不但比进洞施工工作时间少,危险性少,也比守炸药库充实些,很快适应了这项工作。正是: 排架木工

      新兵守药很害怕,要求进洞立排架。

      两根立柱一横梁,一米一个跟洞进。

      要求牢固钉整齐,洞内排架保安全。

      排架顶面塞杂木,阻挡顽石不下榻。

      坑道施工很狭窄,洞内石渣斗车拉。

      一条铁轨铺正中,两边勉强能走人。

      照明昏暗看不清,洞内通风更要紧。

      车来人往很繁忙,施工处处讲安全。

      参加铁路施工,最艰苦、最危险的工作就是在隧道内施工。那时的施工,因科技不发达,没有机械化施工,都是搞人海战术,土法上马。云贵高原的山很高很大,往往一个隧道就是几千米。山虽然高大,但石质却不如我们老家桂林的石层坚固,都是风化石、土夹石,经过放炮震松土质后,最容易塌方或者漏水、滑坡,给施工带来很多困难和危险。

      我进隧道参加施工不到十天,隧道就出现了一次大塌方。那时隧道下导坑已掘进200米深。那天我和一起做木工的兴安战友正在洞内准备立排架,因准备交接班,大部分在洞内施工人员已撤到洞外,洞内只剩打风枪及准备装炸药放炮的十几个人。当时,我与兴安战友已立好排架立柱,我将排架边放的横梁木滚横向另一头,正准备抬上立柱时,突然“轰隆”一声巨响,随着一阵冲击波,隧道塌方了,巨石从我左肩擦过,撕破了衣服和肩膀手臂皮肤。照明线路被砸断,洞内工作面一片漆黑。我不顾手臂流血,火速出洞搬救兵。

      当我出洞口时,几十名先出洞的战友们正等下一班人交接班还没有离开,听我说洞内大塌方了,都大吃一惊。周开士班长及五、六、八班长都在场,周班长当机立断,一边派人回连部报告,一边带领洞外人员拿电筒进洞抢救战友,我跟周班长他们一起进洞。当我们走到出事地点时,只见一大堆巨石堵满了坑道,几个打风枪及正在装炮的战友被压在巨石下面,有的还在挣扎哭喊,有的已不见人了,我们几个电筒照向塌方顶处,见石头很松动,还随时可能再掉下来。大家一边用电筒照着上面的石头,以防继续滑落,一边组织人员用手抬开压在战友身上巨石,不敢用钢钎撬,以防误伤。连长来后,电工已经接亮了照明,大家奋力抢救2个多小时,才将压在巨石下的8个战友全部救出来,其中6人牺牲,还有两个战友断了手脚负了重伤,惨不忍睹。我背着一个脚被压断的战友出洞时,自己的脚肚子一直打抖,我是幸存者、幸运者,如果我再进去一点点,后果不堪设想。如果那天是正在施工时塌方,还不知要死伤多少人,很后怕。正是:

      隧道塌方

      我进隧道立排架,正处交接班之间。

      洞内炮工风枪手,紧张装炮打炮眼。

      我滚木头另一边,轰隆一声天地惊。

      洞内哭叫成一片,战友被压石下面。

      巨石擦我手臂过,塌方气浪将我掀。

      死里逃生搬救兵,战友进洞急抢险。

      舍生忘死救战友,血肉模糊铁道兵。

      全连奋战数小时,六死二伤在乐园。

      隧道开挖的顺序是分五步进行的。首先掘进下导坑,在下导坑立排架,铺小轨道跟进,用斗车装渣,人工推出洞外倒掉。第二步是:在下导坑掘进的基础上,按下导坑的走向挖上导坑,同样立排架跟进,上下导坑之间留2-3米厚为中槽,中槽每隔20-30米挖一个洞当漏斗连通下导坑,作为上导坑的出渣口,斗车在下导坑接渣推出洞外。第三步:在上、下导坑掘进的基础上,打隧道拱圈,边折上导坑排架,边整拱圈形边立模,及时灌混凝土,循序跟进。第四步:两边边墙加宽立模。因为上下导坑狭窄,通向导坑内的小轨道是不能在中途会车的,只有在边墙打好后的成洞内才能另铺轨道,向内运送材料或向外出土石方。

      严格控制隧道成洞高宽尺寸,浇注混凝土,待边墙水泥结构好折模后再在两边墙上打孔,一米一个,插进钢钎,每米横挂一根大原木,在原木上铺上小铁轨,为向内伸延打拱顶运送材料。送向上导坑材料的斗车必须用卷扬机牵引,由斜坡轨道拉到上导坑平台,然后人力推送进。第五步,也是最后一步,清理中槽,拆除下导坑排架,挖两边排水沟。这五步工作,必须相互配合,先后跟进。五步工作完成后,隧道达到10米高,7-8米宽,就算成洞,只等铺轨,洞内电气化了。那是下一步的事。隧道施工就是这样,一段一段的逐渐向前推进,直至整座隧道完成。将窄小的下导坑变成完工后的宽敞隧道,让火车能通过,这将要付出铁道兵战士及建路工人、民工多少代价啊!隧道越长,代价越大。在当时人海战术,土法上马的施工条件下,每一寸隧道、桥梁、铁路都是用百万军民的血泪与汗水浇灌出来的。付出的巨大牺牲,与打仗无异。

      一次,我推一车立排架的木头进坑道,返回时推一车石渣出来。当斗车出到洞外时是滑坡,斗车刹车失灵,越跑越快,眼看就要翻车掉下深谷了。我们二排副排长胡献升在旁边,大声叫我快跳车。他拿根木头横在小轨道上,试图阻止斗车前进。但因雨天铁轨滑,木头滑落,胡副排长一边倒推车,一边用右脚去踩前面斗车上当刹车用的木头,谁知匆忙中踩滑,自己的右脚踩进了车轮底,斗车前后两个铁轮同时压过了胡副排长的右脚裸骨。斗车翻下了深谷,胡副排长倒在了路基边的血泊中。胡副排长为了救我和斗车,右脚被压成粉碎性骨折。住院数月还是留下了终身残疾,成了跛子,只能遗憾退伍了。正是:

      英雄好汉

      推车出洞下雨天,轨滑速快车难停。

      排副战友胡献升,挺身而出冲上前。

      推倒斗车救战友,轨道滑倒轮下面。

      脚被压断甚悲惨,奋不顾身真好汉。

      2016/6/15 18:49:25
      • 军衔:武警中校
      • 军号:70985
      • 工分:64221
      左箭头-小图标

      嗯,不错,顶一个!

      2016/6/15 15:32:00
      左箭头-小图标

      三、艰苦为荣铁道兵

      在三线建设那个特殊历史时期,作为国务院副总理国家计划委员会主任,余秋里将军深入到成昆、贵昆铁路第一线,亲自组织,领导了三线建设工作。

      1965年11月下旬至12月中旬,余副总理在铁道兵司令员吕正操、郭维城的陪同下,深入到西南山区,由成都至贵州安顺,驱车在成昆、贵昆沿线颠簸二十多天,代表中央及国务院考查看望沿线施工的铁道兵部队、民工,关心体验部队艰苦生活,帮助解决实际困难,使参战全体铁道兵部队、民工,受到极大鼓舞。曾参加指挥大庆石油大会战的余副总理断言:现在参加成昆、贵昆的铁道兵,比当年参加大庆会战更艰苦,施工条件更艰难。

      余副总理在贵昆视察期间,来到水城我部七师,明确肯定了铁七师对三线建设作出的贡献,号召各参战铁道兵部队工程局,要树铁七师这个典型,要努力向铁七师学习。

      新兵三个月训练胜利结束,我们这批新战士补充到了施工部队,参战三线建设重要组成部分的贵昆铁路。

      贵昆铁路东起贵州省贵阳市,西至云南省昆明市,是三线建设的重点项目,于1966年3月建成通车,全长639公里。该铁路线蜿蜒于红军长征路过的地方——乌蒙山区,毛泽东有“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的不朽名句。贵昆铁路是云贵川三省与全国各地紧密相连的纽带,由铁道部第二勘测设计院设计,由铁道兵第一、五、六、七师和铁道部第二工程局担任施工,并有沿线民工参战,决战贵昆。

      该线地势险峻,地质复杂,位于云贵高原,海拔高度贵阳为1100米,水城为1800米,水城至昆明间高达2000米以上,水城至宣威为乌蒙山区,高山深谷,陡壁悬崖,地形险峻,重点工程密集。其中,水城至木嘎段桥隧相连,工程尤为艰巨,该段路程长74公里,桥隧延长42.3公里,为正线长度的57%,天生桥长526米,高50余米,桥下有暗河激流,梅花山隧道全长3968米,地质极其复杂,有地质博物馆之称,是控制全线的关键工程。

      贵昆全线隧道187座,延长80公里,桥梁301座,延长20公里,桥隧总延长占线路长度的16%。

      当时我们第七师是铁道兵的主力师,英勇善战,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在大西南当时所承担的是贵昆线最关键地段,任务艰巨。当时,国际形势异常紧张,美帝苏修及各国反动派亡我之心不死,伟大领袖毛主席号召全国军民要提高警惕,保卫祖国,要深挖洞,广积粮,备战备荒为人民。在这样的紧迫形势下,决战贵昆,对发展国民经济,开发云贵两省资源,加速西南建设,加强民族团结,加强巩固国防建设都具有十分重大的战略意义。

      我们铁七师,当时的代号是八七OO部队,我们团的代号是八七O四部队。1964年8月,我部授命入黔,担任决战贵昆的主攻任务,我师担任的路段是水城由梅花山至树舍路段,位于云贵两省交界处,海拔2000多米,是整条贵昆铁路最关键地段。水城至云南宣威为乌蒙山区,高山深谷,陡壁悬崖,地形险峻,重大工程密集,尤其是由我师担任主攻手的水城至木嘎74公里长的责任路段上,桥隧相连,桥梁、隧道就有40多公里,占全段比例的百分之五六十,工程艰巨可以想见。著名的就有约4000米的梅花山隧道,2000米长左右蜈松岭、荷马岭隧道,一千几百米长的乐园、骆驼冲隧道,梅花山隧道还打通了地下河,天生桥长526米,高50米,桥下有暗河。梅花山隧道为铁五师承建。

      1965年4月初,我们从都匀乘火车经贵阳过安顺到水城,连夜下车,改乘汽车,汽车在崇山峻岭中的盘山险道上盘旋爬行,有时是越过高不见顶的高山,有时是下到深不见底的深谷。数十辆运送新兵的汽车逶迤盘旋在乌蒙山盘山公路上,车厢里传来一阵阵豪迈的《铁道兵战士自在四方》的嘹亮歌声,高山都在为我们低头让路,数十里不见人烟,沿途野兽夹道欢迎送行。我们一路颠簸来到威宁,一个云贵交界乌蒙山深处少数民族散居的地方。

      威宁是当时贵州最贫瘠的荒原。这里,一个山头仅住一两户人,草房搭在悬崖边,不见锅盆不见灶,活到六十不见油和盐,草屋中间一火坛,冬天围睡一家人,玉米土豆火煨吃,水果种了一大片。穿衣戴帽自种麻,土法织布自裁衣,男女老少麻孝服(与披麻戴孝一样),不穿裤子衣拖地,衣服缝满子弹袋,出外玉米土豆水果装得一排排,数丈麻布盘头盖,既遮风雨又挡晒,更可当绳攀悬崖,可上高山可下崖,可缚野兽可捆柴,妙用无穷很实在。当地民俗民情如是说:贵州云南十八怪,看见姑娘叫老太,只吃杂粮不吃菜,口袋当碗手当筷,晚上睡觉没铺盖,祖辈生活在山崖,野兽作伴蛇常来,爬山更比野兽快……

      贵州地方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威宁更典型。

      乐园隧道

      新兵训练到威宁,参战国防贵昆线。

      乌蒙风景赛桂林,施工隧道叫乐园。

      凿隧架桥历艰辛,穷山恶水无人烟。

      黔滇两省交界处,犹数威宁最典型。

      我三十四团主要负责一个一千多米长及多座数百米长的隧道、一个火车站和几座桥梁,路基,挡土墙边坡的施工任务,长隧道叫“乐园隧道”,因车站紧靠隧道口,所以车站也叫“乐居”车站。在如此贫瘠的穷山恶水深山峡谷中,把一个小火车站取名为“乐居”车站,可见当年的铁路设计者们的乐观主义精神。

      我被分配到三十四团二营七连二排七班当战士。七连是铁七师三十四团打隧道的尖刀连,在全师都赫赫有名。我们来到施工部队参加铁路隧道施工。我们的营房修建在一个山崖边,山崖与对面山崖相隔二、三百米宽,底下是近百米深的峡谷,风景无比秀丽,两边悬崖有很多山洞,据说经常有土匪出没,也是野生动物的乐园。初到时,感觉真比甲天下的桂林更美,遗憾的是,这里却被人称为穷山恶水。

      我们七连的张连长是由原新兵连的连长调来的,在新兵连与我很熟悉,指导员姓陈,是老部队的。这次新兵分配,我们灵川的战友都分配在七连一排和三排,唯独我一个人被分到二排七班。到老连队参加施工不久,王志辉、周家文两个战友到汽车团开汽车,毛金付调机械连开机械,傅六八调连部当通讯员、司号员。一排、三排的灵川战友,有好几个年纪大、力气大点的当了风枪手,就是打炮眼。几十斤重的风枪扛在肩上是很吃力的。打干风枪,满头满脸都是灰,戴三个口罩都不行,每天呼进很多灰尘,打水风枪又一身湿透,当几年兵,搞出了一身职业病,这是后话。正是:

      上战场

      桂林新兵十九人,都匀新训到威宁。

      隧道施工进乐园,好似决战上甘岭。

      充当炮工风枪手,木工司号通讯员。

      食堂养猪火头军,我守炸药有危险。

      洞内施工多惊险,井底青蛙不见天。

      隧道施工不通风,一身军装湿淋淋。

      洞外还像个军人,施工鼻眼都不见。

      隧道塌方更要命,险情超过上甘岭。

      我一生与七有缘,生在46年12月初七,十七岁当兵分在铁七师七连七班当战士,到汽车连后到七班当班长,廾七岁结婚。

      我们二排没有排长,只有个副排长姓胡,江苏丰县人,我们七班班长周开士,是个六三年武汉市城市兵,人很和气帅气,做事很干练,雷厉风行,豪爽,操一口武汉话,是个高中生;副班长廉传端,也是六三年兵,江苏丰县农村人,与胡副排长同乡,也很帅气豪爽。他们都很欢迎我到七班当战士。当时,我个子矮小点,他们不让我进隧道参加施工(也许是连长关照过),班长领我去炸药库看守炸药。炸药库在离营房和隧道口各一公里远的一个山崖边,是一个木头房,可放约十吨炸药,白天、晚上都是我一个人守,床板就铺在炸药箱上。吃饭由炊事班送来。我那个新兵连脚痛的战友龚润长现在被分配到炊事班当炊事员,每天由他帮我送饭。我一个人在炸药库像劳改犯人一样,没人讲话很孤单,很无奈。每天龚润长送饭来,我都要他陪我说很久话才让他回去。除了工地施工来提炸药,有时灵川战友也抽空来看我。

      我仍像少年时期在吴家猪场时那样,找本书来看,打发时间。连排领导来检查时,反复强调看守炸药库的重要性,要提高警惕,白天晚上都要寸步不离,晚上睡觉要睡醒点,随时注意周围情况。我守炸药库配有一支冲锋枪,连领导交待,遇到特殊情况,可以鸣枪报警,听到枪声战友们会来增援,但枪一定要藏好,不能让外人看见,外人也不能靠近炸药库,以防抢枪抢炸药。一个人守炸药库,白天还好过些,晚上四周漆黑一片,既不能看书,又不能看风景,更不能在房子外面,睡在“床”上又睡不着,感觉真是度夜如年。因是在大山区,晚上不说土匪出没,却经常有野兽光顾,有时见到一对绿色眼睛由远而近,有的在房外吼叫,有的还来抓门,真让人头发倒竖。这个时候,我都紧握冲锋枪,一旦门被推倒,不管是匪是兽,我都要送一梭子弹给他。但不到万不得已,我又不能乱开枪。正是:

      守炸药

      看守炸药一新兵,库房搭在悬崖边。

      床铺架在炸药面,白天黑夜我一人。

      2016/6/14 20:28:01
      左箭头-小图标

      二、都匀进行新兵训

      整列车新兵下车后,我们灵川和兴安、全州、灌阳、临桂、阳朔的新兵一起,列队整齐地开往离火车站只有三、四公里的玻璃厂进行新兵训练。张军医请来了人力车,让我扶着龚润长战友随车先到玻璃厂。我们灵川、兴安、临桂新兵编成一个新兵连,连长姓张,指导员姓李,新兵连分四个排,每排四个班,每班18人,我们灵川19人(蒋国书、莫宏章、王志辉、文日生、廖仁孙、周家文、秦甲生、李福美、伍二贵、毛金付、傅六八、刘水生、龚润长、朱远富、候六九、秦成益、秦润生、李涵太、罗天生),刘水生被分到与兴安战友编班。仍按在武装部时指定的班长、副班长集训。当时我在的部队序列是铁道兵第七师,第三十四团,新兵第四连第二排第七班。全州、灌阳、阳朔新兵编为新兵第五连。玻璃厂安排我们桂林地区的两个连,我们与兴安的战友一起被安排在一个空车间住宿,都是地铺。整个新兵团共有十几个新兵连,每连约有近三百人,其他各连安排在附近各厂或单位。

      新兵全部到齐安置好后,新兵团在都匀市广场召开了新兵入伍欢迎大会。主席台上扎了彩门,插了彩旗,拉了欢迎横幅、标语,部队各级领导在主席台上就座,所有新兵分发了毛主席著作精装合订本和语录本。台下约三、四千名新兵,队列整齐地席地坐在背包上。部队对新兵训练下达了训练命令,队列条例条令、纪律,作息制度。听完训示,全体新兵报以雷鸣般的掌声。部队首长表扬了新兵在应征入伍后、行军路上和到达新兵训练场地后的好人好事。没想到,首长第一个点名表扬助人为乐事迹的就是我,还让我站起来在全团官兵前亮相,我真有点措手不及,在全场热烈的掌声下,我的心跳非常快,很紧张。这是部队首长对我的最大鼓励和鞭策。

      会上除教唱了“我是一个兵”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军歌外,还特意教唱了一首“铁道兵志在四方”,歌词大意是:“背上了那个行装,扛起那个枪,雄壮的那个队伍,浩浩荡荡,同志呀,你要问,我们那里去呀!我们要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离别了天山,千里雪,担肩那东海呀万顷浪。才听塞外牛羊叫,又闻那个江南稻花儿香,同志们呀,迈开大步呀,朝前走啊,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团首长特别强调这首“铁道兵志在四方”是铁道兵军歌,要求在短期内要人人会唱,要让每个铁道兵战士以艰苦为荣,以当铁道兵为荣!

      第二天开始,我们就投入了紧张的新兵训练。每天天刚亮,起床号就在空间回荡。因为我是副班长,早操都不参加,带领两个值日战士整内务,要求把被子叠成“豆腐块”,床单拉平,被子、床单、被面、毛巾及挎包、水壶、鞋子全部都要摆在一条线上,牙缸、牙刷、洗脸毛巾都整齐放在一定的地方,室内外卫生要打扫干净。每天下操后,全连的副班长都要在副连长、副排长的带领下,检查内务卫生,评比先进班,挂流动红旗。开始时,因为我是单位通讯员出身,内务卫生比其他的农村兵搞得好,副连长经常在晚点名上表扬我班内务卫生搞得好,经常把我们班作为示范班让其他班参观,把流动红旗挂在我们班,我班战友都感到很自豪。我怕战友们产生自满情绪,流动红旗被别的班夺走,所以,我每天都督促全班战友,当班时要认真负责,一丝不苟,要珍惜、保持和发扬集体荣誉,睡完午觉后要自觉恢复,养成良好习惯。新兵都像小学生一样听话,因为我都是以身作则,要求别人做好的事,首先自己先做,以示范作用去带动战友,所以大家都非常尊重我的意见。

      张军医在把我们接到新兵连后,回到了新兵团卫生队工作,新兵团部在都匀市内,卫生队也在团部。张军医很关心龚润长战友的脚痛,每隔一天,都过来帮打针换药,交待我让他按时服药,嘱咐完全好后才能参加训练。龚润长战友的脚,在到新兵连半月后才痊愈,脱掉一大块皮,新长出的皮白白嫩嫩的。他也不甘落后,马上就投入到了紧张的训练之中。

      参加新兵训练,是十分辛苦的事,大家都是来自农村,往往一个简单的队列动作,都要反复操练多次。刚练习时,出过很多洋相,就是在同一个口令下,也有的向前,有的向后,五花八门。纵队走时,像蛇游水弯弯曲曲,横队走时又像一张弯弓,很不雅观。队列动作也要每天全连进行讲评、评比,为了练好队列,经常要在寒风中或雪雨中坚持反复的练。大家都有集体荣誉感,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因为龚润长战友脚痛,比别人少训练了半个月,我们怕他跟不上,会拉全班的后腿,就和蒋国书班长商量,由我们正副班长每天利用休息时间轮流为龚润长补课,他非常支持。龚润长战友非常理解全班的心情,训练很努力,很刻苦,很快将耽误的队列课补了回来。

      每天连队队列动作比赛时,大家都非常认真,我们七班每次都能得到连队领导好评。我们班的内务、队列都排在全连前列,赢得了连领导的高度重视,经常表扬我们七班,每逢新兵团组织队列训练比赛,新兵四连都让我班参赛。由于平时勤学苦练,动作过硬,步调一致,整齐有序,每次都能拿名次,为连队争回荣誉。

      我们新兵四连七班,被新兵团评为先进班。团领导每次到连队检查训练时总要来我们七班看望,鼓励大家。来的次数多了,我们和几个团领导都相互认识了。后来团领导还指示四连领导,将七班这个先进集体总结上报,向全团推广。连长让我执笔,我连同助人为乐及刻苦训练的事迹写成书面材料,连部整理后报到了团部。新兵团团长是第三十四团副团长兼任的,新兵团与施工部队是一个部队编制。材料送到团部后,也许团领导翻看过我的档案,知道我是通讯员、打字员出身,是烈士子弟,又有一定的感人事迹,所以,在全团范围内把我列为学习毛著积极分子。在到部队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取得了第一顶桂冠。连领导见我工作踏实,文笔也还可以,所以写连队总结时,都让我去协助文书,我在新兵连很快就小有名气了。后来新兵训练结束,新兵连连长就分配到我所在施工部队七连当连长,对我有很多照顾、帮助。

      新兵训练已过两月,还有一个月就结束训练上施工战场了。上两个月是练队列动作和上军事、政治常识课,最后一个月是训练野营拉练,拼刺刀实弹射击,投手榴弹等,或施工实战、技术课。

      谈到野营拉练,半夜紧急集合,莫讲是新兵,连老兵都非常害怕。你想,搞了一天的军事训练或施工,刚刚进入梦乡,突然紧急集合军号划破长空。紧急集合号音,战时就是发现敌情,作为军人,需要紧急应对,这时不但要火速起床,穿好衣裤,还要按要求打好背包,着装整齐,并在二至三分钟内跑出宿舍集合站队,不允许婆婆妈妈、拖拖拉拉,更不能大喊大叫,不能亮灯暴露目标,对任何一个军人都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吹过起床号,过三分钟吹紧急集合号,无异于催魂号,有些战士穿了衣服没穿裤子,有些背了水壶,没背挎包,有的背包没捆牢,有的被子用手抱。集合报数后,急速一阵狂跑,有的背包散开像降落伞,腰带没捆紧的,跑得裤子掉。解除报警回营房,解开背包刚睡觉,警报再次响起,又要重新穿衣打背包,一晚搞他个二三回,大家的警惕性都高起来了。

      训练中,作为军人,实弹射击是最重要的。射击分立式、蹲式、卧式三种姿势进行,并分有依托和无依托,还有举枪射击姿势。立式时,首先要左脚在前,右脚在后成丁字形,左手握枪伸直,右手握枪托处,食指扣扳机,处于立正挺姿,枪托紧贴脸颊、右肩,闭左眼,瞄前方;蹲式也一样,要左脚前,右脚后,丁字形,实弹射击时,才不被枪后座力推倒;卧式时,要腹部朝下,两脚平伸,左手肘支地,托住枪,右手握紧枪扳机处,往后拉枪,顶紧右肩。三种射击姿势的共同要求是:紧握枪,不惊慌,闭左眼,瞄前方,缺口准星靶中央,三点一线最关键,暂停呼吸扣扳机。因刻苦训练,实弹射击时,我取得了九发子弹,八个十环一个九环共八十九环的优异成绩,张连长亲手为我戴了大红花,上报到新兵团部,再次受到团领导表扬、嘉奖。如果是在步兵部队,我肯定能当神枪狙击手,战时专打敌人指挥官。

      平时当作战时搞,练完步兵实战要领,再练铁道兵看家的过硬本领,抡大锤,打炮眼,打风枪,放山炮,架桥铺路,跨谷飞涧。正是:野营拉练

      野营拉练很重要,全副武装扛枪炮。

      长途奔袭抢敌前,时间紧迫争分秒。

      不走公路走山道,跑得双脚都起泡。

      有意断炊没饭吃,饿得肚子咕咕叫。

      2016/6/13 19:58:1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9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我是一个铁道兵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