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小马 菜妈我就不让你去 你咋地?

共 572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小马 菜妈我就不让你去 你咋地?

放行?还是不放行?这是一个问题。台湾当局前领导人马英九月初提出了6月15日访问香港的计划。在两岸关系极其微妙的当下,如何处理马英九的出境申请,半个月来一直折磨着新上台的蔡英文当局,离预定日期还有三天,终于拖不下去了,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台湾地区领导人办公室发言人今天(6月12日)下午宣布,核定不予同意,理由是“国家安全”。

马英九是在6月1日根据“国家机密保护法”向总统府提出申请,预计6月15日到香港,在“亚洲出版业协会”(SOPA)举办的“2016年度卓越新闻奖”颁奖典礼晚宴发表演讲。据《联合报》此前披露的消息,马英九预计15日下午搭乘中华航空班机赴港,晚间到香港会展中心出席典礼,会后搭乘华航当天最晚班班机,于次日凌晨回到台湾。行程规划扣掉车程等于只在香港待了短短4小时。

连日来,包括“台湾北社”等一些“台独”团体都表示,按照规定,马英九出访必须在20天前向原单位提出申请。马英九的申请不符规定,呼吁蔡英文驳回马英九的申请。

台“总统府”发言人黄重谚表示,马英九接触机密必须再厘清,本案时间紧迫,难与香港及大陆方面充分协商。黄重谚说,政府并非阻挠马英九演说,而是两相权衡,建议在他不亲自出席下以视频方式进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马 菜妈我就不让让你去 你咋地?!

黄重谚表示,基于卸任“总统”在“国家安全”上的重要性、特殊性与机敏性,复以本案无前例可循,为求慎重,“总统”指示由“总统府秘书长”林碧炤与“国家安全会议秘书长”吴钊燮共同召集组成项目评估小组,并函请“国家安全会议”、“国家安全局”、“外交部”、“国防部”、“法务部”、大陆委员会等6机关提供相关意见。项目小组参考前述机关意见,及马英九“前总统办公室”补充的书面资料,并经6月7日、8日二次会议后,建议“总统”对马英九“前总统”的申请案不予同意。

黄重谚说明,项目小组考量的理由共有四点:第一、马英九“前总统”经管或接触之“国家机密”甚巨,且因刚卸任不足一个月,相关机密仍具高度保密之必要。第二、马“前总统”任内所经管或接触之“国家机密”档案及资料,尚待更多时间清查确认。第三、香港对台湾“国家安全”的维护系属高度敏感地区,卸任“总统”于出境管制期间造访香港之风险难以管控。第四、“国安局”与香港政府相关合作并无前例可循,复以本案时间紧迫,难以与中国大陆及香港政府充分协商。

黄重谚也说,项目小组建议不同意此案申请,并非为了阻挠马英九公开演说或国际发声,系评估此一行程所能达成之目的与台湾“国家安全”利益可能造成之风险之间两相权衡,尚难认为符合比例原则。同时,项目小组也建议马英九可参考往例,在不须亲自出境之下,以国际视频会议等作法,达成发表演说的目的。

此外,黄重谚也指出,项目小组认为本案是“国家机密保护法”公布施行以来,首度“卸任总统”于管制期间申请出境的个案,而过去对于类似案件的准驳并无完整的审酌与评估作业流程,基于申请人曾任“总统”身分的特殊性、重要性及机敏性,因此项目小组也认为应参酌本案处理程序与经验,以及“行政院法务部”相关法律见解,检讨修正“总统府”既有做法,以完备相关规范,建立常态性制度据以执行,以落实“国家机密保护法”之立法意旨及目的。

此前,有台湾媒体报道称,台“总统府”认为“涉密程度低”,倾向批准马英九的赴港申请。“总统府发言人”黄重谚7日曾表示,在评估完成之前,“任何可能性都存在”,“总统府”没有预设立场,也没有倾向准或倾向驳的问题。

而台湾亲绿媒体《南方快报》的文章鼓吹,香港在大陆统治之下,大陆是台湾的“敌国”,因此,马英九的决定其实是“通匪”。报道称,有“台独”媒体将马英九称为“不断捣蛋的前总统”,称马英九迫不及待想去香港,“为媒体颁奖是幌子,真正的目的是给新政府添乱,制造麻烦,光是蔡英文给不给去,就已吹皱一池春水,后续的发展,还必须仔细观察他的邪恶布局,才能洞察其奸”。

翻页请看:台湾地区领导人办公室驳回马英九赴港申请 理由全文

一、本案法制背景

按国家机密保护法第26条第1项,对于核定、办理国家机密之退、离职或移交国家机密未满三年之人员,有出境管制之规定。有关前开出境管制之人员,应经其(原)服务机关或委托机关首长或其授权之人核准之后,始得出境。

国家机密保护法之立法意旨及目的,系因国家机密攸关国家安全或利益,若涉及国家机密之退、离职或移交人员任意出境,在外恐易发生泄漏国家机密之情事,将造成国家安全及利益之重大损害,故应由该(原)服务机关或其授权之人,审酌其守密程度等相关事由后据以准驳。如其涉密程度不深或无发生泄密之虞,始应予准许。

二、项目小组评估意见

(一)马前总统核定、经管或接触之国家机密甚巨,且因甫卸任不足一月,相关机密仍具高度保密之必要。

经综合汇整国家安全会议、国家安全局、外交部、国防部及行政院大陆委员会等机关所提供资料,马前总统任内所核定、经管或接触之国家机密数量甚巨,机密等级涵盖极机密、机密与密,涉密程度极高应无疑义。

另国家机密保护法之所以对退、离职涉密人员仍有三年之管制规定,乃基于在一定期间之内,该等人员任内所核定、经管或涉及之机密仍具高度保密之必要。马前总统申请出境日期,距离卸任仅短短27日,其任内所核定、经管或涉及之机密对国家利益仍影响甚巨。

考量其涉密程度极高、与卸任时间未久等因素,本案机密保护之风险较任何以往案例为高,本府必须审慎因应。

(二)马前总统任内所核定、经管或接触之国家机密档案及资料,尚待更多时间完成清查与确认。

国家机密保护法施行细则规定,对涉及国家机密之退、离职人员之出境,原服务机关必须审酌其涉密、守密程度等相关事由后据以准驳。依据该法主管机关法务部之法律见解,原服务机关必须考量该人员所核定、经管或接触之国家机密档案与资料,是否已全数移交或清查完毕。由于马前总统于卸任仅13日即提出出境申请,新政府交接迄今时日尚短,相关清查作业时间尚有不足,本府基于保护国家机密之精神,对本案仍应审慎以对。

(三)香港对我国家安全之维护系属高度敏感地区,卸任总统于出境管制期间造访香港之风险难以管控。

依据国家机密保护施行细则第32条第2项规定,申请人需检具「出境行程」、「所到国家或地区」、「从事活动」、「会晤之人员」等资料,由原服务机关审酌。因此「所到国家或地区」为准驳之重要考量。依我国现今所处国际情势,并考量国家安全及利益,香港对我国家安全之维护系属高度敏感地区,卸任总统于出境管制期间造访香港之风险难以管控。

(四)国安局与香港政府相关合作并无前例可循,复以本案时间紧迫,难以与中国大陆及香港政府充分协商。

国家机密保护法自92年2月6日公布生效以来,并无卸任总统依该法规定申请出境之前例,然依法对卸任总统出国开会、参访、演讲或从事公、私行程,其人身安全应受到保护,并由国家安全局提供安全护卫及必要之保护。

卸任总统涉密程度极高,对其提供充足的人身保护及安全戒备,与国家机密保护密不可分。惟国安局与香港政府有关单位之间的相关合作,并无前例可循,复以马前总统于甫卸任之际即规画赴港,时间紧迫,政府难以与中国大陆及香港政府充分协商,其人身安全、礼遇等相关事项难获明确保障,因此更应审慎斟酌。

建议

一、对本申请案之建议

考量上述因素,为维护整体国家利益,建议不予同意此次申请。惟不予同意其申请,并无阻挠马前总统公开演说或国际发声之用意或可能。环顾往例,马前总统多次透过视讯会议方式举行国际活动或会谈,例如与欧洲议会议员视讯会议、与美国史丹佛大学「民主、发展暨法治中心」(Center on Democracy, Development, and the Rule of Law, CDDRL) 视讯会议、与美国史丹福大学合办「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系列活动」视讯会议、与美国华府智库「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CSIS)举行视讯会议等。

另经查,香港某媒体亦曾于本年2月间来函,邀请马前总统于卸任后之7月下旬前往香港演讲,经前总统府秘书长曾永权回函表示「惟以届时恐尚未便赴港,……至前述活动可否以『视讯』之方式办理,并请参酌。」可知该等作法在马政府任内的考量,在并不需亲自出境之下,亦能达成发表演说的目的,似不啻为本案在权衡相关风险评估下的较佳选择。

二、对府内相关规范与处理机制之建议

本案为国家机密保护法公布施行以来,首度卸任总统于管制期间申请出境之个案,而过去对于类似案件之准驳并无完整之审酌与评估作业流程,基于申请人曾任总统身分之特殊性、重要性及机敏性,自应藉由本申请案之处理过程,回归国家机密保护法之立法意旨及目的,建立具有公信力之审核机制。

另针对本府历来对相关案件之申请规范,与国家机密保护法施行细则第32条第2项有所落差一节,依据法务部意见,国家机密保护法施行细则第32条第2项规定国家机密保护法第26条所列人员「应」于出境20日前提出申请,其目的在于给予核定之人员具有充足审酌及评估期间。惟前述同项所列七款国家机密之范围甚广,保密需求度不一,因此各机关亦得在申请期限上斟酌机密层次、行政流程、核定人员身分等因素,以符实际。

综上,将于本案处理完毕后,责成本府人事处参酌本案处理程序与经验、及法务部相关法律见解,检讨修正总统府既有做法,以完备相关规范,建立常态性制度据以执行。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6/6/12 22:15:5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小马 菜妈我就不让你去 你咋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