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他是首个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封面的中国人,他说要打到东京去

共 7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6987156
  • 工分:481570 / 排名:222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他是首个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封面的中国人,他说要打到东京去

很少再有人像他那样豪气干云、慷慨激昂了,很少再有人若他那般浩然正气、公忠体国了,很少再有人能如他那样儒雅睿智、勇猛善战了。

他是首个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封面的中国人,他说要打到东京去

>他是第一位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封面的中国人并被誉为中国最强者,他坚持中国内政当由中国人自了而拒绝日本、英美和苏俄的援助,他说要打到日本东京去。他究竟是何方“神圣”?——山东蓬莱吴佩孚是也!1918年,南北护发战争爆发,吴佩孚任第三师代理师长兼前敌总指挥,这人挥舞着大刀,头裹着青巾,策马狂奔,活像他崇敬的关羽、岳飞那样身先士卒,在岳阳羊楼峒激战三天三夜,将护法军打败,把湖南门户洞开。这时候,主持北洋政府中央的段祺瑞居然将湖南督军一职许给毫无军功的皖系将领张敬尧,引得直系诸将领的普遍不满,吴佩孚也在前线发表停战宣言,抛出“三大主张”和“五不主义”,自此开始,皖系与直系的矛盾越来越大。1919年,段祺瑞政府在巴黎和会外交上失利,五四运动爆发,“外争主权,内惩国贼”、“还我青岛”的高喊声震惊云霄。吴佩孚民族意识特强,良知与血性爆满,他被誉为爱国军人,声望之高,在军界罕有人匹。在南北议和中,段祺瑞毫无诚意,又在叫嚣武力统一中国,显然与直系“和平统一”相悖。吴佩孚振臂一呼,八省(直隶、江苏、江西、湖北、湖南、辽宁、吉林、黑龙江)督军一致响应,纷纷谴责段祺瑞。直奉联盟的局势虽然形成,讨伐皖系势在必行,可东北王张作霖不太自信,便问曹锟:“咱就问你一句,小徐子(皖系骨干徐树铮)手上的军队比你多,武器比你先进,这个仗能打吗?”曹锟只是淡然回答道能打。张作霖又问:“为什么能打?”曹锟拍案而起,嗓门大开:“子玉(吴佩孚字)说能打,那就能打,没有什么为什么!”吴佩孚挂帅出征,目标直指北京中南海,目的是为打倒皖系政府。段祺瑞通电指责吴:“目无政府,兵胁元首,围困京畿,别有阴谋。”吴马上接招反击:“罪莫大于卖国,丑莫重于媚外,穷凶极恶,汉奸为极。”北洋之虎段祺瑞怒了:“中央的威信不能任由他们败坏,北洋这个整体不能任由他们败坏!”电报战打完后,直皖战争开打,吴佩孚誓师:“直向神京,驱老段,诛小徐。”历时5天激战,吴佩孚奇兵迂回,将皖系西路军司令部端掉,以直系胜利告终。直皖战争后,直系入主中枢,吴佩孚声望日隆,出任直鲁豫巡阅副使。成为一方霸主,又能挟中央以讨不臣。

他是首个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封面的中国人,他说要打到东京去

>张作霖不服了,他认为吴佩孚只不过是个区区师长,不应该在台面上颐指气使干涉国政,还说国事只同曹三哥商量。张的话传到吴那里,吴很不屑地说了句:“我就是个区区师长,那又如何?”直奉终归还是闹翻了,战利品分不均,理念上有差异,权力上有矛盾,直奉战争爆发了。1921年,吴佩孚就整军经武,在洛阳创办军校,还称要在孩子们中培养出1000名师长,收复被外国人侵占的国土,现在直奉对垒,吴佩孚也是底气十足。“奉张一日不驱,国家一日不安,请仲帅(曹锟字仲珊,人称仲帅)立即下令,我们决心效力死战!”曹锟见吴佩孚斗志昂扬、信心十足,便朗口答应:“好,豁出去了,打就打,还是你当前敌总司令。”美国记者从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找到吴佩孚,便问战场战争是否打到山海关为止。吴佩孚:“不,我们要打到关外去,彻底解决奉张军队。”“如果打到东北,会引起国际干涉,将军会如何应对?”“所谓的国际干涉是日本人介入战争中吗?”“是的,假定是日本,将军会作何打算?”吴佩孚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眼珠子射出仇恨的光芒,然后猛地攥紧拳头,以惊人的音量,几乎是大吼地说道:“那我就打到东京去!”吴佩孚坐镇洛阳,与北京的曹锟一南一北运筹中国局势。直奉战争之后,吴更是抓紧扩军、练兵、开办军事学堂,终将直军发展为20多万人的虎狼之师,而且全国有18个省的督军代表就驻在洛阳,当时就有“只要洛阳打个喷嚏,京津就会下雨。”1924年,他成为首位登上美国《时代》封面的中国人,标题为“The biggest man in China!(中国最强者)”吴佩孚50岁生日,有一位日本记者好奇地问:“登蓬莱阁能够望见长白山么?”日本记者这么一问,身边的人都替吴捏一把汗,谁知吴佩孚潇洒自如地笑道:“我心眼通灵,不说能望见长白山,就连你们富士山我还也能望见呢!”日本记者无言以对,脸色通红,自讨没趣,灰不溜秋地不辞而别。物极必反,强极则辱。吴佩孚一统天下踌躇满志,可是曹锟不顾吴佩孚极力反对,非要在保派人士(吴佩孚等为直系洛派)怂恿下贿选总统尽失人心;可是奉张、前皖系、孙中山联合的反直三角同盟再加上直系内部冯玉祥、胡景林、孙岳倒直三角小同盟和山西阎锡山都站出来反直了。内部倒戈,后院失火,前线崩溃,援军被阻,第二次直奉战争,吴佩孚壮怀激烈地惨败了,后来即便东山再起,形势也大不如从前。在洛阳虎视鹰扬之际,苏联人想支持前程似锦的吴佩孚被他拒绝了。1925年第二次直奉战争失败,吴佩孚在东逃西窜之际,英美两国银行想出面资助吴佩孚,不需任何抵押,请他再度出山,也被他拒绝。甚至日本人请他出游日本,吴佩孚都付之一笑:“我租界都不进,还会去日本?”1928年,国民党北伐,吴佩孚落败而遁隐四川,日本第一遣外司令荒城二郎携17名将校专程访吴,他们声称愿意协助吴东山再起,并提出对吴的帮助:一、可先资助100万元;二、奉送步枪10万支,山炮500门,机关枪2000挺以及大量弹药。但吴毫不为其所动,他很决绝地说:“我过去有枪不止十万,有钱不下百万,其结果仍是兵败如山倒。由此可见,天下事的成败利钝,并不在乎有多少支枪,有好几百万块钱。中国人的事情应该由中国人自己了断,外人盛意,敬谢不敏。”

他是首个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封面的中国人,他说要打到东京去

>不过日本人和一些汉奸利用吴佩孚这张大旗拉拢人心的意愿不死,总是经常去游说他,他却破口大骂汉奸江朝宗“老而不死”,骂齐燮元“死无葬身之地”,骂汪精卫“无耻下贱”等等。日本人去请他出山,他话都不说就拍桌子、摔茶碗,虎虎生威地斥退日本人。都说他得罪了日本人,鬼子一心想要报复,所以趁着吴佩孚患牙病住院时,强行去给他看病。日本医生用手术刀在浮肿的右腮上一刀割下,立刻血流如注,吴佩孚顿时气绝。当时有人喊了一声:快打强心针!日本医生假意在医药包里寻找一番后,表示没带强心针,旋即跳到床上“抢救”,进行“人工呼吸”,强压胸腔及心脏,可谓使出一番足以获奥斯卡金像奖的演技,让玉帅加速死亡。这是吴佩孚孙子的回忆,当时他亲临现场,应该不会记错。尽管是在沦陷的北平身亡,但当地民众还是去给吴佩孚送行,有人还称他:名垂宇宙,武圣,关岳吴,大义先觉,至大至刚,乾坤正气……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6/6/2 8:32:4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他是首个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封面的中国人,他说要打到东京去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