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通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日本来论证国家的价值性

共 529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9204384
  • 工分:15221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通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日本来论证国家的价值性

前言:《通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日本来论证国家的价值性》。“价值性”在这里顾名思义就是“国家战争价值”。通过“战争是政治的继续”这句政治基本定义语说明同时还具有“国家政治价值”。而由“国家战争价值”和“国家政治价值”构建而成的就是“国家价值性”既国家整体价值性。拥有“国家价值”才可能具有“国家利益”。然“国家利益”主要表现体的就是“国家政治利益”。当然“国家政治利益”与“国家政治价值”是两种完全不同政治理念要求的国家意识。然而“国家战争价值”不一定就是需要通过国家战争才能体现;同样国家战争也不一定就能取得“国家战争价值”。对于国家战争本身而言就存在着不同政治方向的要求意识性;同样“国家战争价值”也存在着不同政治方向的要求意识性。因此虽然二战日本失去了太平洋战争的胜利但不表示就此丧失了关于“国家战争价值”以及“国家政治价值”所构建组成的“国家价值”这个“国家整体利益要求性”。基于这个“国家价值”视角界面通过借曾经有关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日本国家战败这个战争成因来论证阐述关于“国家价值”与“国家利益”之间存在着怎样的国家成败要求性?这是建立在当今之日本同样也会对曾经的二战时期自身的“国家价值”与“国家利益”带来的国家成败要求性展开全面学术研讨以来完善当下的日本国家需要。因此本文希望以此能够有益于今天的中国在全面研究日本这个国家方面有所提示,当然同时政治性论证的方向也需要排出有关“民族性”与“主义性”带来的成见观意识。

阐述:关于战争。除了战争本身的价值研讨、还有战争发动的价值研讨,这是基于战争具有的要求性。“战争是政治的继续”这句完全代表了“国家价值性”的政治基本定义语(非代表国家利益性),就已经确定了关于战争与政治具有的同价值性。具有同价值性的战争就会存在战争本身与战争发动的价值。因此二次大战的日本在决定发动太平洋战争的战略实施性上,同样也存在着战争本身与战争发动的价值考量。那么什么是战争价值性?首先我们知道战争不管是主动要求性还是被动要求性其实都完全存在着要求性,因此具有了要求性的战争就会存在着战争价值性。但战争的本身价值与战争的发动价值其实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理念的战争价值观。既不能站在战争的本身价值观来定义战争的发动价值;也不能站在战争的发动价值观来定义战争的本身价值,这是建立在战争与政治具有的同价值性。打开来看,战争本身的价值相对于战争发动的价值只存在相对性。具有同价值要求性的战争本身价值就有可能发生牺牲战争发动的价值为其服务;而战争发动的价值也有可能发生牺牲战争本身的价值为其服务。这就产生了关于战争性与政治性彼此之间的因果关系。而这个因果关系就是战争性可能出现要求牺牲政治性为其服务;政治性也可能要求出现牺牲战争性为其服务。但我们知道战争()是组成政治完整性的一部分、政治()也是组成政治完整性的一部分。似乎彼此存在着理论构建的矛盾性又存在着相同性,总似乎又缺少点什么?就像人们有时善于循环、却不善于解决;懂得利益、却不懂得价值;习惯要求、却不习惯遵循。

1941年12月日本决定对美国以及西方国家在亚洲区域拥有的既有地缘利益进行全面属性的“变更行动”既发动太平洋战争。就战争而言日本存在着两个值得考量的准备因素:第一个就是二战日本的“战争性”(国家战争能力)准备好了没有?第二个日本的“政治性”(国家政治实力)准备好了没有?首先在这里的两个准备要求是不需要考虑外部带来的对决成因。因为战争性的要求可以来自政治性的要求、政治性的要求也可以来自战争性的要求。即使同样是存在着两种独立要求的价值性,但都需要遵循在一个完整的政治要求性之下以此来对应“战争是政治的继续”这句基本政治定义语的准确性。同时日本的战争本身要求性与战争发动要求性之间的价值性关系?但不管两者之间的价值性关系如何都是不允许出现负价值性。否则就违背了关于“战争是政治的继续”这句政治基本定义语的完整要求性。因此不管国家战争还是国家政治如何展开、始终都需要围绕在“战争是政治的继续”这个政治基本定义语的完整要求性之下。二战时期的日本也不例外,日本自明自维新以来通过国家战争在亚洲区域主要在远东地区展开的一系列外部地缘扩张战争,取得了国家整体价值要求性的基本发展保证。当然日本的国家战争目标得以实现,离不开日本的国家整体价值要求性支撑。同样日本的国家战争目标实现也就是为了保证日本国家整体价值要求性的基本发展。

在这个相对的世界,存在着相对的空间。显然就可以通过国家政治绝对性建立地缘政治势力空间绝对性。但不代表政治相对性就此会消失。就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果发生中国人习惯性在否决“人事物”上使用的“纸上谈兵”这句成语来绝对贬义定义。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个错误的认知中国文化的观念误区,因为起码首先就从主观成因上就已经完全绝对进行贬义化处理了。我们似想如果没有“纸上谈兵”的“思想性阐述”何来“地上谈兵”的“行为要求性”?因此否决和贬义化处理的其实就是“思想性”,而非仅仅就是“纸上谈兵”这句成语本身性,所以这就是意识习惯性带来的无序否决性。而通过国家政治绝对性建立的地缘政治势力空间绝对性,就不允许发生如此错误构建慨念的空间性政治意识。因为通过国家政治绝对性建立的地缘政治势力空间绝对性都是有着空间边际地带,那么彼此国家政治绝对性之间就可能带来直接或间接等等形态要求的相互影响作用力。因此也就必须要求国家政治绝对性需要适应并且具有应对意识。二战日本在亚洲区域的远东地区建立起的地缘政治势力范围,就政治可靠性来说并不稳固。也就是说存在着诸多外部政治势力带来的不确定性。所以二战日本其实并没有在亚洲区域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地缘政治空间势力绝对性。同时世界上存在着以美、英、法等组成的国际主要政治联盟集团势力和强大的苏联集团联盟势力,以及正在欧洲新兴崛起中的德国强势倡导的政治军事联盟集团势力。因此二战日本不但存在着与国际主要政治联盟集团势力在亚洲区域特别是中国地区存在地缘政治利益对冲矛盾、同时也受到来自中国地区传统政治的利益反弹排斥;以及与欧洲区域德国强势的政治势力延伸至亚洲区域带来的彼此政治利益矛盾;并且更为严重的是还直接受到了来自强大的苏联集团联盟势力在亚洲区域正面展开的针对性挑战。

这些都说明要求二战日本的国家政治性所面对的外部世界需要具有广域战略性意识(非谋略思想要求意识性)。而非区域性乃至地区性慨念的地缘战略意识思想。因此这就要求二战日本的国家政治性必须完全具有广义战略的相对意识来进行广域慨念的主动大战略展开!却不能采取地缘应对政治下的被动战略意识、以及地缘对应政治下的战略主动意识这个完全具有国家谋略意识思想来指导国家政治性!因为在“国家价值”与“国家利益”面前,我们应该知道没有价值何来利益。而如果发生没有利益何来价值这种事情,那么问题就是利益是建立在价值的基础要求之上?还是价值建立在利益的基础要求之上?而就两者性质要求来看。利益的属性具有意识要求性;而价值的属性是具有真实要求性。因此真实是不可能建立在虚无意识的基础要求之上。所以如果发生没有利益何来价值的要求性、那只能说是完全出于意识利益观。因此“国家价值”不等同于“国家利益”,同时也不允许出现“国家利益”代表“国家价值”的任何情况发生!因为“国家利益”只是建立在“国家价值”的基础要求之上,因此“国家利益”完全是从属于“国家价值”,“国家利益”完全不能损害“国家价值”!永恒的是“国家价值”而非“国家利益”!因此只有“国家价值”完全具有“国家整体兼容性”(注:具有完全清理性)。所以二战日本的国家政治性意识本应完全是为“国家价值”的安全增值要求服务,却发生了完全是为“国家利益”的绝对捍卫要求意识性。对于二战日本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国家发生最致命的政治性不可挽回失误!那么二战日本的国家政治要求性应该在1940年12月以前仍然是以扩大并且捍卫“亚洲区域地缘政治利益”这个二战日本的国家利益为最高国家要求!而关于二战日本的国家政治性在保证取得“国际政治联动效应”(注:指具有可以影响国际主要政治联盟集团势力的方向政治要求)这个二战日本最高的“国家整体价值要求性”既“国家价值性”方面,二战日本的国家政治性肯定从来就没有认为这是个事!

因此二战日本的国家政治要求性一直都是始终围绕在现实扩张“亚洲区域地缘政治利益”这个要求性范畴之内。这就势必发生国家谋略意识思想领军整个二战日本的国家政治性。既要求服务这个最高政治利益就是国家使命。应该是不允许出现任何国家政治性可能有损二战日本这个最高要求的“国家利益”!但是这就必将发生二战日本的国家政治性完全走向国际僵化,同时二战日本的国家战争性也就必须被不断要求持续扩大服务。而且当扩张要求性被打落后、自然捍卫要求性还在继续着这个愚蠢的国家“最高利益”。要知道走向国际僵化也就意味着二战日本也就无法赢得来自国际主要社会的政治信任,甚至发生可能被国际主要社会进一步扩大确定为最具危险性国家之一,并且二战日本在亚洲区域为了捍卫这个国家“最高利益”要求下的扩张要求性,势必肯定加重与世界各大主要政治军事联盟势力在亚洲区域发生不可规避的地缘利益矛盾恶化程度。为喜欢地缘矛盾游戏的外部世界某些政治势力提供了滋生的最好有机土壤!终始二战日本的“国家整体价值性”既“国家价值”成就了有机肥料!这种对国家严谨的政治性思想出现意识指导误领基本是不会发生在西方发达国家!也许二战日本出现这种无视“国家价值”的存在性,是发生了“国家价值”与“国家利益”混为一体的国家政治性认知文化事件。那么二战日本的国际战略环境发展趋向就是成为国际政治性盲流这个方向迈进,同时还会完全遭到国际各大政治主要力量最终有针对性的全面军事战争瞄准。致使二战日本的最高“国家价值”被最高“国家利益”完全政治绑架了。

二战日本在1940年12月加入到由德国强势倡导的新政治军事联盟集团势力(轴心国联盟集团),就说明二战日本的国家政治性方向就是如此的认知发展。同时二战日本加入到轴心国联盟集团,也进一步说明这一刻二战日本的国家政治性彻底失败,留给二战日本的“国家整体价值性”也是“国家价值”遭到崩溃只是时间长短的顺延问题了。因此二战日本的国家政治性不但被以德国主导的轴心国政治军事联盟集团彻底政治绑架、必然也相应更要被苏联集团联盟势力彻底政治绑架。因此二战日本在1941年12月发动的太平洋战争多少与已处于意识战争的苏联集团联盟势力有着密不可分割的政治直接助推。但是需要说明的是导致二战日本的国家政治性走向这个纯粹境地的,因为无人可以逼迫、也是无人可以要挟,完全是由于二战日本的国家政治性本身要求导致的。就算是苏联集团联盟势力刻意在1939年5月与二战日本爆发了具有战略性意义的“诺门坎事件”!问题这只是个来自苏联完全策略思想要求下的主动战略性实力问答(没有阴谋论)、当然二战日本也需要进行战略性的必应实力回答。那么二战日本需要采取怎样战略的必应实力回答?其实二战日本采取怎样的必应实力回答都已不重要了就这么简单;而重要的看是谁发起的这个主动战略性实力问答才是关键性的!有时候人们为了些许利益可以进入到忘我之境地;有时候却可以为了某种需要视价值就是利益的包装纸。这就是二战日本恪守的“国家利益”当然带来的必应被动。而丢失的却是二战日本的“国家价值”此时展开对于苏联的主动战略问答。

试想一个小小的“诺门坎事件”就可以让二战日本在1939年9月完全遭到了战略性的国家淘汰!然而现实中的二战日本国家政治性并没有理悟到这个残酷的战略性结果。依然怀揣着帝国梦想,可能没有想通的是为什么二战日本采取军事反击和国际主要政治联盟集团势力共同都认为是最危险的政治敌人苏联关系上,既然发生对待二战日本的处境会是如此的政治嘲冷。不但不谴责苏联的军事行径反而还落井下石彻底阻隔了政治通道!这可能对于二战日本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政治意外。如此才会发生二战日本自“诺门坎事件”后,在德国与苏联之间来回政治奔波希望获得政治利益。因此二战日本在1940年10/12月政治加入到德国倡导的轴心国军事联盟完全就是想以此依托从苏联那里捞取政治利益,完全采取中间政治战略这个充满了东方谋略思想熏陶下的狡诈诡异篇。可是却恰恰通过政治行为学来看就是向世界宣布德国已经开始准备采取军事进攻苏联的战争决定了!因为做为国际视利如命、完全以东方阴险歹毒的谋略思想著称的二战日本能够做出这么个重大的国际政治决定,如果没有现实牵连到与苏联紧密相关的重大政治利益肯定是不会随便就决定的。这也暴露出二战日本政治计算着如果德国消灭苏联,那么自己就是最大的政治既得利益者!如果形势只要出现导向苏联消灭德国的迹象,那么二战日本的政治利益就出现了最大战机。为什么?知道什么是最后一根稻草都可以压死一头牛的国家作用带来的最大获利吗?

二战日本应该是充分利用了这个出现的最大战机,应该就是发生在1941年9月开始的莫斯科大会战的10月至11月这个时间段!二战日本必然迅速展开对苏联一根稻草的战略施压。当然苏联也知道二战日本并没有此现实方向的战略要求性,就算真有也是正在进行着漫长的战略堆积准备阶段。不过苏联肯定也不会让二战日本狗急跳墙。因为没有必要与一个已经被战略性淘汰的国家磨叽,可能大家对于为什么二战日本会因“诺门坎事件”就被战略性淘汰而不明白?很简单,首先一个已经完全位于国际政治秩序要求的体系大门之外的国家就是一个无序国家!并且是从有序世界状态玩弄卑鄙的国家政治扩张谋略进入到无序世界要求,不要认为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充满无序要求的森林法则状态。守则就是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对于国家而言就是只能说那是你的事!试想要是如此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什么国家联盟集团阵营吗?还会有什么牢靠的联盟统一战线吗?如果今天这个国家因为利益在那个联盟阵营、明天这个国家又由于利益在那个联盟阵营。昨天因为没有利益还是战场上的政治敌人、今天因为有了利益就是战场上的并肩政治朋友了。后天因为更大的利益诱惑直接在战场坑了这个政治朋友!可能二战日本的国家政治性哲学就是这么来知会这个世界的!但是一个处于无序自我要求状态的二战日本却现实存在于一个有序世界的空间里,二战日本认为这个世界本身就应该是无序要求状态、那只能是二战日本的这个国家本身看法,不代表这个空间世界就会符合二战日本的国家胃口!那么来自这个有序世界任何的政治集团力量的联盟承诺也好、国家协定也罢,对于二战日本来说就可以绝对按照二战日本的这个无序自我要求状态进行无序处理!但二战日本却不能在这个有序的空间世界里采取无序的任性报复!那么后果就是二次大战的结果!

关于这段二战日本的国家政治性意识阐述有些超越本文的排序了。二战日本在1941年莫斯科大会战的10月~11月出现的这个最佳战机,说明二战日本已经预见战争走向的发展就是德国最终要被苏联消灭!必然在这个战略要求性时段以此来做为与苏联进行国家政治对话的战略契机。无非就是与苏联集团联盟势力拥有的绝对强大于二战日本的陆路战争实力、但海域战争却是现实的军事战争短板。而二战日本拥有苏联集团联盟势力羡慕的强大海域战争实力、但是否具有让苏联集团联盟势力现实信服的海域战争实力进行价值配对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因为没有经过海域战争洗礼的所谓强大是不能说服苏联集团联盟势力与二战日本进行双方实力配对的任何政治愿望值!这是建立在国际主要政治联盟集团势力与苏联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二战日本的国家政治性抓住的就是这个政治意识形态敌对性。不过二战日本通过“诺门坎事件”后,确实知道与苏联集团联盟势力展开大陆战争二战日本不具备现实获得陆路战争胜利的可能。这种军事战争意识观其实就是一种进行大陆战在武器配制拥有品种多寡、技术性能先进程度、有效产生杀伤界面、拥有武器配制数量多少、军事战争规模成建大小等等直观陆路军事战争带来的战场对比度导致与苏联进行大陆战争的评估肯定只有否决性。但是要知道军事战争在热兵器时代虽然是依靠“武器功效”来定义战争,但其实定义战争的“武器功效”并不代表就可以定义热兵器时代的战争胜利!这就说明二战日本的军事战争意识要远远低于苏联!当1941年12月5日苏联发动了超大规模的莫斯科反击战,二战日本不管与苏联签署了什么内容形式要求的,政治性的也好、军事性的也好,还是国家间的内容不管惊人到何种程度,对于苏联来说与二战日本签署承诺的就是针对无序要求的废纸一堆,但二战日本与苏联签署承若的却必须要履行、因为这里属于有序空间世界里!

这就是二战日本具有的最高“国家利益”意识要求性驱动之下发生最高“国家价值”完全走向被自身国家政治性要求在国际战略环境中消灭!因此二战日本的国家政治性完全破产,才会导致二战日本必然完全走向国家战争要求性。我们应该知道建立地缘政治利益的扩张要求性首要条件就是要具有“国家战争能力”与“国家政治实力”相对应的国家整体价值要求性。在此国家整体价值要求性而展开的地缘政治利益扩张要求性就存在着是以战争要求性为主还是以政治要求性为主?而如果发生最终是以战争要求性为主的地缘政治利益扩张。那么又存在着是处于可控战争要求性还是非可控战争要求性?要是处于非可控战争要求性,就像二战日本。由于国家政治要求性的完全失效,就只能完全依托国家战争要求性了。但是又完全处于非可控国家战争要求性状态!可国家战争要求性又由于完全受到国际战略环境的直接制约这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情况,那么二战日本的国家战争要求性却发生无视这个事实情况的存在性,致来自国际主要政治联盟集团势力发出的秩序要求警告为无物,只能说是受到苏联的某种国家联盟性质承诺要求之下进行的一场国家战略意识性混乱的无序太平洋战争。二战日本发动太平洋的战争时间正好与苏联在1941年12月发动超大规模莫斯科反击战处在一个要求时间段,因此绝不是战争巧合。更不是为了联盟集团的德国!相反却是对德国联盟集团采取了战略性的落井下石。这应该是建立在二战日本对德苏战争发展走向的战略预见性导致二战日本选择牺牲德国联盟集团来与苏联展开政治利益交换的战争结果。这个政治交换的利益所带来的太平洋战争完全确定了国际主要政治联盟集团势力选择倒向苏联!这可是苏联最重大的战略性胜利!而对二战日本来说太平洋的战争发动只要能够将美国打上政治谈判桌就是胜利,因为苏联已经不在是政治敌人、而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既然二战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要想将美国打上政治谈判桌,除非二战日本发生具有军事战略超越性质的国家战争有效性才能重起国家政治有效性。但不代表军事战争有效要求胜利性、只是代表具备国家政治有效对话战争性。

似如超越战:二战日本发动的太平洋战争,唯一具有国家战争价值性就是需要具有现实军事战略超越性的战争意识。例如二战日本的国家军事性能否达到以下推演的军事战争超越要求性:如集中二战日本所有可以参加远程攻击的舰队包括全部航空母舰除了袭击珍珠港外、还必须坚持在附近海域建立阵地完成消灭美国整个太平洋的航空母舰、同时要求保护随行跟进的远程登陆兵团绝对夺取整个夏威夷群岛;而且在夺取那一刻就要将二战日本几乎所有防卫国土的陆基航空兵部队全部移师夏威夷群岛阵地;并且使用最大量战列舰、重巡洋舰等以航空母舰为掩护要求的控制并且摧毁美国整个西海岸的各大重要符合军事战争的港口区,主要作用是以杜绝整个美国西太平洋沿岸无法建设生产海军新舰船基地、以及消灭东海岸远征而来的美国舰队有可供停驻的所有中继港口;并且全部潜艇部队移师夏威夷群岛再梯次布防在巴拿马运河西太平洋出口海域进行由航空母舰编队配合的主攻任务、阻击从东海岸移师而来的美国舰队。更重要的是扩大新建主力舰船以及军用飞机生产数量、新建成军主力舰船包括新建航空兵部队均要第一时间保障投入到夏威夷群岛战区,扩大战区承受军事战争烈度消耗比,保证超越战的持续要求性将战争争取控制在美国西太平洋沿岸附近地区展开,达到二战日本的国家政治性具备有效对话战争性的时间要求期。这样才有可能具备军事战争超越性要求的包括当时只是武器级非战略级的美国原子武器,否则二战日本在太平洋地区展开的所有战争行为都是没有任何国家战争价值!

“国家价值”做为国家最高要求服务意识理论阐述:

如果我们再进行对二战日本的“国家价值”而非“国家利益”做为为国家最高要求服务意识而展开论证:(在1938年~1939年以前二战日本的最高“国家价值”所面对的外部政治军事力量:A.强大的苏联集团联盟势力;B.国际主要政治联盟集团势力;C.欧洲区域德国强势倡导的新政治军事联盟集团势力;E.亚洲区域的地缘政治利益扩张要求性)。E.就是二战日本的国家最高利益所在。如果二战日本为了捍卫这个国家最高利益扩张要求性势必就会发生(A/B/C/E)之间不可调的矛盾而且对冲也会扩大越演越烈。那么二战日本捍卫的这个国家最高利益扩张要求性就完全违背国家最高价值要求的保值安全性,这是建立在国家价值性是由国家战争价值性与国家政治价值性构建而组成。而国家战争要求性又完全受到国际战略环境的直接制约。理论上来说受到完全外部政治环境直接制约下的国家战争要求性、同样也会直接作用于国家政治要求性;而绝不会发生受到完全外部政治环境直接制约下的国家政治要求性,也会发生直接作用于国家战争要求性(注:受到国际战略环境制约的国家政治要求性说明具有无法逾越这个制约性的国家整体价值性,其中就包括国家战争价值性)。

所以“国家价值”释解的最高国家要求性是不允许发生任何有不可兼容的国家最高行为性,否则不管是“国家利益”还是旗下的“国家战争利益”和“国家政治利益”以及本身旗下的“国家战争价值”和“国家政治价值”均要被直接消除,并且必须是在无条件要求之下国家展开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清除行为!因此根据二战日本的国家价值要求性来对应外部政治环境最符合二战日本国家价值的增值排序要求:B/E/C/A。这是建立在二战日本的“国家价值”将要面临价值性完全国家破产的危急边缘:也就是外部三个国际强大的政治军事力量直接作用于一个二战日本亚洲区域的扩张利益要求发展性之上。那么作用力延伸就是直接将针对二战日本的“国家战争能力价值性”和“国家政治实力价值性”所构建的“国家价值”。然而二战日本的“国家价值”既国家整体价值要求性势必将无法与外部这三大政治军事力量所拥有的国家联盟价值性形成任何胜利成因的价值性战争。因此二战日本的国家政治性就必须无条件要求服务于二战日本的这个“国家价值性”所要求的国家整体价值的最大安全增值性。这个最大安全保值性就是要求绝对避免发生国际这三大政治军事力量形成针对二战日本的价值性战争发展趋势!同时要求国家政治性在避免机制上不允许出现涵盖有任何产生负价值性的可能。而且绝对注意要求保值性的核心就是必须具有递增要求性!这就需要二战日本把握“被动于外部政治针对迹象状况、主动在打开外部政治对话要求界面”这个战略性时间选择端口。

那么二战日本就应该将最高国家利益.EE包括:1.甲午战争利益扩张取得阶段;2.一战期间利益扩张取得阶段;3.九一八事变利益取得消化阶段;4.七七事变利益扩张取得阶段)共有四个利益阶段。要求整个全部拿出来对应国家利益保值排序要求的B/C/A(1.需要二战日本的国家政治性完成与外部B:既具有国家间政治方向要求性/具备国家间政治方向相同性/拥有国家间政治方向相似性的政治三个选择区间;2.完成与外部C:除B.的政治三个选择区间外还允许具有国家间政治方向互谅性/具备国家间政治方向互认性/拥有国家间政治方向中立性的政治三个选择区间;3.完成与外部A:不具有B.政治选择区间但具备C.政治选择区间、同时还允许具有国家间政治方向竞争性/具备国家间政治方向敌对性/拥有国家间政治方向战争性的政治三个反方向选择区间)。二战日本与之/B/C/A/展开的国家间政治对话依据来自具有.E这个国家最高利益。因此允许使用E与外部B:在完成政治1.选择区间要求下同时需要保证完成,满足外部B.的国家政治有效影响要求性下必需同时具有国家间政治方向要求针对性!政治性成因在二战日本所处的国际战略环境下完全现实具备与外部B.形成国家间政治价值的对话要求性。首先二战日本不可能天然就会成为国际主要政治联盟集团势力的绝对敌人;其次国际主要政治联盟集团势力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就将二战日本列为天然敌人。

所以二战日本将E.国家整个最高利益在战略性要求的时间端口做为与B.展开国家间双边政治价值的对话界面,就可以完全逾越国家间因政治性利益存在的国家信任障碍。同时二战日本的这个最高国家利益E.打开后:由于二战日本具有取得一次大战胜利的国际协约联盟集团成员国的联盟政治身份(联盟由国际主要政治联盟集团势力构建)。那么在二战日本的这个国家最高利益E.内:其中“2.取得阶段”不具有政治秩序推翻要求性!这是建立在同属一次大战胜利的国际协约军事政治联盟阵营的秩序要求性;那么根据“战争是政治的继续”这句政治定义语的要求延伸性,“1.取得阶段”就具有政治秩序合理延伸要求性!不然无法论证“2.取得阶段”具有的政治秩序不可推翻要求性;同时联带“3.消化阶段”就具有政治秩序互谅要求性!因为与“1.取得阶段”存在政治因果关系;而“4.取得阶段”是因政治方向针对性(苏联联盟集团势力)带来的直接地缘原因。做为国际主要政治联盟集团势力,苏联集团联盟势力自一次大战就已经形成联盟集团的政治敌人;欧洲新崛起的强势德国由于自一次大战爆发就是直接联盟集团的政治敌人。自一次大战胜利由协约国联盟集团阵营建立的国际政治新秩序要求体系,起码不会发生联盟阵营内的政治性主动要求将二战日本列为政治敌人。说明二战日本其实完全具有优势于苏联势力和德国势力的国际战略环境!

更重要的是如果二战日本将整个国家最高利益E.整体主动拿出来做为国家间的政治性对话界面,首先最基本二战日本具有的联盟政治身份在国家政治性已经完全按照国际政治新秩序要求体系的秩序要求性做到无任何国家利益保留。这是一个在面对国际政治的秩序要求性展现的国家政治基本态度。那么二战日本将本是处于国家间的政治利益对话界面直接上升为政治价值的对话界面!并将直接优先取得战略性的政治主动对话形势。在国家间展开的政治价值对话界面下,二战日本的国家最高利益E.的国际重要性同时也肯定会无限下降。这是建立在国际政治新秩序体系的核心秩序要求性这个最高构建基础规范。试想二战日本如果校正了国家最高要求性意识,又调整了如以上预想的国家政治方向要求性的刚性情况下,会发生什么国际政治新秩序体系要求的秩序性状况?毫无疑问二战日本的国家最高利益E.进入到的是国际政治要求的新秩序流程轨道正名再下线,至于二战日本是否会被全保留、还是大部保留、部分保留以及不保留其实已经对二战日本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对这个一次大战胜利后由协约联盟集团阵营建立的国际政治新秩序体系做出的秩序权威性贡献!同时二战日本的国家最高利益E.也已经完全纳入到这个国际秩序要求性的范畴慨念以内,二战日本也完全具有了国际秩序要求性。这个双重的国际政治秩序正名完成对于二战日本来说,国家政治性意识将得到进一步扩展提升。同时国家政治性的国际事务能动效应也将达到一个高度。至于国际政治秩序体系根据国际政治秩序构建的法理要求性应该是不会对二战的国家利益E.做出任何实质性的秩序变更诉求。至少苏联集团联盟势力在亚洲区域的战略扩张性还是需要已经完全归于国际秩序要求性范畴的二战日本来继续进行正面抗衡。同样就会给予正面抗衡的政治性价值支持。

不过也可能国际主要政治联盟集团势力要的只是二战日本必须纳入到秩序要求性的区间、而并不是想借秩序要求性做为工具展开实质利益剥夺。否则将无益于国际政治秩序体系本身的权威发展要求性!那么苏联在亚洲区域如果继续采取针对二战日本展开地缘正面主动挑战,而导致双方可能爆发武装冲突事件,那就苏联挑战的不仅仅是二战日本,而是整个国际政治秩序体系构建的秩序要求性!无序自我要求状态者就成为苏联!那么二战日本就必须毫不犹豫面对强大的苏联集团联盟势力迅速展开形成大规模的强势战争要求(二战日本陆军总兵力的70%/陆军航空兵90%投入战争),将武装冲突中的苏联现有军队必须全部消灭。此时就像二战日本对苏联展开了主动战略性问答,那么苏联必须要给予战略性的必应回答。是投入更大规模聚集展开反制二战日本?还是做出地缘战略让步?如果苏联做出更大规模聚集反制二战日本,正好暴露苏联为此打造的庞大战争准备。那么日本抢先进行全国捍卫秩序性的战争总动员要求。国际政治秩序体系构建就必然做出强烈政治反应!首先就自然消灭掉苏联的国家政治性、只剩国家军事性!而只剩国家军事性的苏联如何解释其庞大的军事战争准备是为谁预备的?解释不了就是为国际政治秩序体系预备的,解释的了更是为国际政治秩序体系打造的!要知道在欧洲苏联的旁边还有着更强势的德国,战争会不会提前在欧洲爆发?二战日本打出捍卫秩序性就必须要势将战争进行到底!国际政治秩序体系构建也必将投入到对苏联的战争要求,因为这不是利益战争,而是价值战争!秩序价值战争!那么苏联再强大而面临着的就是一场必须彻底失败的战争!

二战日本在这场与苏联展开的大规模正面战场上苏联在此情况下也未必就能占到多大武器装备数量优势。特别接下来只要是国际政治秩序体系构建内的国家以及具有秩序价值要求性的国家都会为了捍卫秩序价值性选择进行战争总动员而投入对苏联的战争,除非是那些有着无序价值要求意识的国家就不会选择。如果苏联选择地缘战略让步,那么外蒙古由于进入战争范围就必须从苏联的直接控制下剥离。这恐怕是苏联接受不了的!战争仍然还是秩序价值性战争!这就是建立在“国家价值”为最高要求性对比“国家利益”为最高要求性之间带来的国家成败论证,那些守恒在“国家利益”就有可能丢失“国家价值”;捍卫在“国家价值“也有可能失去“国家利益”,执著在“国家价值”就更可能忽视“国家利益”;守望在“国家利益”也还可能牺牲“国家价值”。“国家价值”的核心是需要保值递增性,而非失败的保值安全性。不是因为发现了二战日本还拥有的被动性国际战略环境优势、也不是因为二战日本具有了可以名正言顺的国家政治性。而是说明虽然完全受制于国际战略大环境,也存在着环境的条件要求不同性,但不代表就会被环境的条件要求性不同而制约。所以说国家政治性没有投机性、也没有完全利益性的国家政治性,只有引领“国家价值”的秩序意识要求性!一个国家如果以“国家利益”为社会标杆,这个国家就会丧失发生失忆关于“国家价值”带来的价值秩序。那么这个国家剩下的除了利益就是利益,利益等于这个国家!二战日本就是因为守望在“国家利益”,迷失了“国家价值”。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1482702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6/5/28 17:43:06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通篇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特别字体格外肥大黑粗,呵呵,高兴就好,随便怎么说,日本鬼子就是鬼子,再高大上,那也是强盗!

      是中华民族的仇人,罪人,敌人!更加是未来再次侵略中华的主要力量!

      铁血上有各位高人关于日本的解读,更有日本鬼子国内论坛的各种战略认知,大家可以去看看。

      2016/6/1 18:50:21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回五楼你好:关于你说本文“通篇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本文在文章阐述前就已经建议抛开民族性与主义性带来的认知成见观!本文也只是借用二战日本的国家战败来论证国家价值与国家利益对于国家成败的直接作用影响关系。就像中国成语为什么都要拿一则或多则寓言故事来引用以此论证成语的成立性与词解方向性?没想到五楼掉进了似如寓言故事的情节当中去了而不能自拔!希望五楼不要模糊本文表达的意识方向性!谢谢。

      2016/6/6 19:51:05
      左箭头-小图标

      军国主义神经病!

      即使纯粹站在日本的国家角度考虑,日本也不应该发动全面侵华或者对苏战争。

      2016/6/2 9:00:08
      左箭头-小图标

      通篇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特别字体格外肥大黑粗,呵呵,高兴就好,随便怎么说,日本鬼子就是鬼子,再高大上,那也是强盗!

      是中华民族的仇人,罪人,敌人!更加是未来再次侵略中华的主要力量!

      铁血上有各位高人关于日本的解读,更有日本鬼子国内论坛的各种战略认知,大家可以去看看。

      2016/6/1 18:50:21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素数导航2357
      趋利性是资本主义本性,过度贪婪是资本主义软肋,科学技术垄断是资本主义的最高形式,发动战争是资本主义扩张的原动力,资本主义帝国主义超级大国是资本主义垄断集团的最高阶段。资本主义垄断造就它的掘墓人无产阶级队伍进一步扩大,社会大生产过度消费不足,周期性经济危机造成大批中产阶级频临破产,政治经济秩序崩溃会引发战争。弱小国家受到战争波及国家残破经济落后信仰危机,必然引发人民革命民族觉醒,全世界无产阶级团结起来,反对侵略战争,打倒万恶的资本主义。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马克思列宁主义得到验证,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必然战胜野蛮的贪婪无度资本主义社会制度。
      3楼 扯接着扯
      您这是哪一版的《马列主义原理》教材的内容?76版84版?
      马克思列宁主义是社会发展的理论精髓,教条主义本本主义只会引入歧途。修正主义虚无主义模糊社会主义国家与资本主义超国家的根本区别,就是为少数有钱人服务还是造福普通民众。社会主义国家需要民主更需要法律法规,规范限制个人或者小集团利益膨胀危害社会。

      2016/5/31 16:29:01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素数导航2357
      趋利性是资本主义本性,过度贪婪是资本主义软肋,科学技术垄断是资本主义的最高形式,发动战争是资本主义扩张的原动力,资本主义帝国主义超级大国是资本主义垄断集团的最高阶段。资本主义垄断造就它的掘墓人无产阶级队伍进一步扩大,社会大生产过度消费不足,周期性经济危机造成大批中产阶级频临破产,政治经济秩序崩溃会引发战争。弱小国家受到战争波及国家残破经济落后信仰危机,必然引发人民革命民族觉醒,全世界无产阶级团结起来,反对侵略战争,打倒万恶的资本主义。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马克思列宁主义得到验证,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必然战胜野蛮的贪婪无度资本主义社会制度。
      您这是哪一版的《马列主义原理》教材的内容?76版84版?

      2016/5/31 7:39:21
      左箭头-小图标

      趋利性是资本主义本性,过度贪婪是资本主义软肋,科学技术垄断是资本主义的最高形式,发动战争是资本主义扩张的原动力,资本主义帝国主义超级大国是资本主义垄断集团的最高阶段。资本主义垄断造就它的掘墓人无产阶级队伍进一步扩大,社会大生产过度消费不足,周期性经济危机造成大批中产阶级频临破产,政治经济秩序崩溃会引发战争。弱小国家受到战争波及国家残破经济落后信仰危机,必然引发人民革命民族觉醒,全世界无产阶级团结起来,反对侵略战争,打倒万恶的资本主义。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马克思列宁主义得到验证,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必然战胜野蛮的贪婪无度资本主义社会制度。

      2016/5/30 17:52:0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7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通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日本来论证国家的价值性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