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日本女间谍色诱国府高官 蒋介石险被日军炸死

共 4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日本女间谍色诱国府高官 蒋介石险被日军炸死

来源:《谍殇》,作者:南国生

继川岛芳子实施美人计得手之后,日本特工又指令潜伏在南京的女间谍南造云子用美色金钱俘虏了国民政府机要秘书、最高统帅部掌管机要文件的黄浚,结果使蒋介石政府在军事上损失惨重,蒋自己也几乎被炸身死。

南造云子1909年出生在上海。其父是日本的一名职业间谍,在上海秘密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在父亲“为了天皇牺牲一切”和“大日本民族利益高于一切”的训导和培养下,她学会了骑马、唱歌、跳舞、打枪和应付不同场合不同类型人物的出色本领。13岁时,师从土肥原贤二,17岁从间谍学校一毕业,马上被派到中国大连从事间谍活动。

3年后,土肥原贤二为了进一步发挥她的作用,特地精心安排南造云子以失学青年的身份潜伏在国民党的首府南京。她的代名是廖雅权。不久,她打入了国民党要员经常出入的南京汤山温泉招待所这儿整天盛大宴会,国民党政府高级军政人员经常在此进进出出。

1929年周末的一个晚上,舞会照例举行。黄浚又像往日一样,一个人在轻柔的舞曲中端着一只酒杯,一边喝,一边欣赏着舞池。与其说他欣赏,不如说他在物色新的女孩。最近升迁机要秘书使他很高兴。因为这样自己又可以多拿几倍的钱。“财”和“色”是黄浚一生追求的至高目标。

一位大约20岁的女孩立刻被他捕捉到了。齐耳短发,黑色的眸子隐在长长的睫毛之下,使人真担心看上一眼之后便不自主跌进去;那少女成熟而又热烈的目光,像一只手探进你的心田;桃形的脸和光光的白颈及完美的曲线,一下就把整个黄浚勾走了!

女孩在客人中像春天的蝴蝶飞来飞去,那双眼也光彩四溢,突地,女孩的眼光和黄浚色迷迷的眼撞在一起。

火花一闪!女孩急忙低了头,妩媚一笑,转了身,又回眸一笑。这一刻,黄浚早已离开了坐椅,像中了魔似的向舞池走去!

一朵黄色的流云飘了过来:“先生,想约我跳舞吗?”

黄浚早已晕了头,花了眼:“美人之约,岂敢拒之!”手已经搂了女孩的腰。

“我叫廖雅权!”南造云子说出她的“伪名”。

“我叫黄浚!”黄急忙说。

“认识您很高兴!”两人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紧接着是彼此深深地一笑。

黄浚心叹道:“与美人娱乐,其味无穷啊!”他大胆地用右手搂紧了一下廖的柔腰。

“先生以后有时间就常来。”廖温柔低声说,黄浚心里很清楚:她没有拒绝啊。

“真是容易上钩啊!”南造云子得手了。两人欢笑着结束了第一次碰面,依依不舍。

从此,黄浚果然天天没事泡在招待所里,廖雅权春心荡漾,温存如水,含情脉脉。

好戏就这样开场了。

一天,黄浚发出暗号:“雅权,明天下午……咱们去郊外吧!”

“可我这儿有工作啊!”雅权不急于想把鱼钓起来,要把鱼儿胃口再吊一些起来。

“我可以找老板打通。”黄浚着急地说。

“让我想想。”雅权还想吊一下。好一会儿,才笑着说:“好吧。”

“我很喜欢你穿裙子。”黄浚加了一句。

俩人一上车就驶向郊外。

在用日语的交谈中两人不知不觉钻进了杳无人迹的杂木林。

“雅权!”黄浚兴奋地喊了一声。喉咙哽咽,双手却已经紧紧搂住了雅权的柔腰。

“混蛋!”雅权使劲摇了摇头。

“放开!”雅权用的是命令语气。

黄浚看着这张生机勃勃的粉脸。中午的太阳照得正盛,阳光透过树叶点点落在雅权的脸上,像一片片金黄的小贝壳在黄浚的眼里闪着诱惑的光泽。

黄浚早已心急如焚。他从衣兜里掏出柯尔特式的自动手枪,边用左手搂住雅权,边威逼说:“你不喜欢我,不愿意?”

枪口已使劲触在雅权身上。

“我可不怕!”雅权脸不变色心不跳。

“我要开枪喽!”

“只是我不想死,因为我才20岁!”

“雅权!”

“你那么希望得到我身体吗?”

“这不怪我,只怪你太美啊!”

“你真的爱我吗?”

“我若有二心,不得好死!”

“动辄掏出手枪来,可不像个男子汉哟。”雅权笑了一声。

黄浚一听口气软了下来,马上乘胜追击,把嘴凑了上去。

廖雅权半推半就,心里窃喜:鱼儿上钩了。

从此,廖雅权便以自己的身体和女人水一样的温柔,像磁铁般紧紧地吸住了黄浚!

在一次亲热完毕后,廖雅权又娇柔地问黄浚:“黄先生,你我相好这么久了,你对我是不是真心的?”黄浚连忙发誓:“老天在上,我黄浚对你若有二心,不得好死。”廖雅权赶紧撒娇地吻着他:“不准你这么说。你死了,我怎么办呀!不过,你我相好这么久了,我有个朋友是投机商,需要一些‘内部情况’,不知你肯不肯帮忙啊?”黄浚起初有些犹豫:“这可是秘密,泄露了是要坐牢的。”可望着廖小姐那荡人的媚态,也就什么都不顾了。“宝贝,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知道的东西,只要你需要,我都告诉你。”有这几句话就足够了,廖小姐得意极了。一下倒在黄浚的怀里,嘴里哼哼地叫个不停……黄浚就这样中计了。

每次当黄浚把“重要情况”告诉廖小姐的时候,廖小姐总是拿出一叠钱给他,说:“黄先生,这是我朋友给您的好处费。”黄浚欢喜地接过钱,心里乐开了花,既有美人相拥,又有金钱进账,我何乐而不为?于是他更加卖力地为廖提供各种重要情报,还把在外交部任副科长的儿子黄晟也拉了进来,泄露秘密给廖小姐。

南造云子认为时机到了,便露出了真面目。一次,她把一叠钱交给黄浚后,又拿出一张日本特工人员登记表叫他填上。黄浚一看,心中一惊:“这是怎么回事?”“告诉你,你已经是大日本皇军的人。哼,怎么回事,这钱是谁给你的?”“不是你朋友送给我的好处费吗?”南造云子哈哈大笑:“笨蛋,这是大日本皇军给你的好处费!你给大日本皇军提供的情况很准啊,他们很满意,决定吸收你加入我们的组织。”黄浚额头上急出了汗,直愣愣地望着满脸凶相、往日柔情荡然无存的廖小姐:“你是?”南造云子指着他的额头说:“我是日本人,叫南造云子,是专门来刺探你们情报的!上几次你给我提供的情报,我都报告了日本皇军军部,他们很赏识。看来,你的功劳不小啊!”黄浚连连后退,语无伦次:“你……”南造云子紧逼一步:“怎么,你怕了?放心,只要你听我的,我不会把事情说出去的。不然的话,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后果。”说着,又换上了那掠人心魄的媚态:“黄先生,人生有限,不要辜负大好时光。只要你效忠于日本皇军,自然会前程远大。”说完,她又将那双白嫩的手钩住了黄浚的脖子。

黄浚望着眼前的美女金钱,实在舍不得,他心里一横,什么国家民族,都滚到一边去吧。事情已经做了,被发现也是死,一不做,二不休,他拿起笔填上了那张表。接着,又解开了南造云子的衣服……

此后,黄浚及其儿子黄晟便死心塌地利用各种机会为南造云子收集情报,并扩大其间谍组织。国民党方面的重大机密连连被窃,于是发生本书第一章那一幕……

经过周密侦查,戴笠终于破获了这起间谍案。逮捕了黄浚父子和南造云子。

南造云子深知,这次被擒,很少能活着回来。既然黄浚父子已无利用价值,自己也不必为之受皮肉之苦,于是把黄浚父子泄密之事,一丝不漏地说了出来。因而被从轻发落判处无期徒刑。

可是南造云子狗性不改,总想出狱,果然没过多久,戴笠就接到南造云子逃跑的报告。

原来,狡猾的南造云子又故技重演,以美色勾引一名年轻的狱卒,并许以各种好处。这个狱卒也是个利欲熏心之徒,悄悄潜出与日本特务机关取得了联系,得到了大笔金钱,之后,他们里应外合,帮助南造云子逃出监狱。并被日方迅速安排到上海租界保护起来。

戴笠更是气急败坏,马上把行动股长找来:“立即成立刺杀小组,见到南造云子格杀勿论!动作要快!”

行动股长立即布置人员,从南京一路追踪到上海,可南造云子在上海租界潜伏不出。即使出租界,也无法下手。

南造云子出狱后却仍不“老实”,在日军特务机关的授意下协助汪伪特工部“七十六号”积极发展组织,大肆运用自己的姿色,引诱许多人“下水”。

戴笠本已气极,又闻南造云子重操旧业,更如火上浇油,暴跳如雷地指着行动股长的鼻尖:“一群废物!10天之内要那个日本女人的命,否则提头来见我。”

几天后,上海霞飞路,一辆高级小轿车在飞快地向前行驶。车内坐着的正是南造云子,她化了妆,戴一副大墨镜,遮住她的大半个脸,以防人们发觉。然而,她哪里知道,她的生命已开始倒计时,军统行动小组已经探知,南造云子经常来这儿喝咖啡。

南造云子走下车,缓缓走向百乐门咖啡店。一名特工举起了步枪,借着在轿车内的掩护,将准心对准了她!

1米,0. 5米!

“叭叭叭”几声枪响,正中身体要害,南造云子倒地身亡。

小轿车一溜烟儿跑得无影无踪。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6/5/24 10:31:4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日本女间谍色诱国府高官 蒋介石险被日军炸死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