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在“搓板路”上向马兰出发:一个核导弹实验者的回忆!(二)

共 151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在“搓板路”上向马兰出发:一个核导弹实验者的回忆!(二)

按:本文作者为老一辈核实验工作者王树棠老人,由王树棠老人之子“豆豆他爸”朋友提供。为供本公号特稿。特此致谢!

(续前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作者黄树棠老人当时在马兰基地照片

二、艰苦奋战迎热核

经过短时间的安顿、休整和准备,上级下达了执行代号为“72任务”的命令。3月下旬的一个早晨,我们装好仪器设备,登上苏制嘎斯-63中型卡车(这种车带前后加力,适合做戈壁滩上的运输工具),向实验场区进发。当时只有简易的公路,我们叫做“搓板路”,那是在戈壁滩上,由于汽车碾压自然形成的高、低相间类似洗衣搓板的道路。汽车过的越多,高低起伏越大,走起来颠簸的就越厉害,肠胃跟着跳动,肚子都是疼的。新发给我的皮大衣,坐一天车下来,后背被卡车的大厢板磨了一个大洞。我们顶着狂风,耐着饥寒,在颠簸中前进。中午时分,看到了几棵树,还有土房子,这个地方叫***,进入场区之前这是唯一有淡水的地方,我们在这里吃午饭。

饭后,继续向戈壁的腹地前进。新装备的戈壁滩上三件宝:“水壶、墨镜、大皮袄”派上了用场。戈壁滩上干燥、缺水,水壶是生存的需要;墨镜一是可以遮挡风沙,保护眼睛,二是由于戈壁滩上没有植被覆盖,对光的反射很强(与雪地类似),墨镜可以防止强光刺伤眼睛;戈壁滩温差大,早晚很冷,大皮袄用来御寒。

过了***哨所,就真正进入试验场区范围了。汽车继续在茫茫的戈壁滩上奔驰,远处不时可以看到旋转上升的龙卷风,卷起沙土,像出水的蛟龙摇晃着身体扶摇直上。啊!前面远处好像发现了水,白白的一片,像是还在流动,令人欢欣鼓舞。等走到跟前一看,什么都没有,看到的还是连绵不断的戈壁沙滩,原来这就是戈壁滩上的“海市蜃楼”。

从马兰出发,沿路荒无人烟。我们走了***多公里,傍晚到了试验场。这里周围300多公里内不仅没有村落,也没有可供开采价值的矿藏,有的只是连绵起伏的沙丘和寸草不生的砾石。,真是一个搞核试验的天然风水宝地!

高空的世界西风大体上是从东向西吹的,西面是上风方向,东面是下风方向。为了不对有人居住的地方造成核污染,选择爆炸中心位于*****,。空中爆炸中心的投影点在地面爆炸中心西面约6公里处。爆炸中心的上风方向(西面),布置各种观测工号和效应物,在距空爆场约10公里的地方有一座石头砌成的房子和地下工事,这就是720主控站和指挥所。往西60公里以外的河边,有很大一块平坦的地方,叫做****,这就是场区的****。

在主控站东北面约两公里处,有一块低洼、平坦的地方,用木头和席子临时搭起了一个牌楼,上写“***”三个大字,里面一顶顶帐篷连成一片,这就是我们防护部的营地。路旁和帐篷的门前,用砂石筑起梯形截面、约60公分高的矮墙,墙的斜面上有用贝壳拼起来毛主席语录和周总理指示:周到细致、准确及时。这里若干年前曾经是海洋,所以有很多贝壳。

场区的气候非常恶劣:晚上冷的要死,中午热的要命,真是“早穿皮袄午穿纱,抱着火炉吃西瓜。”常年刮着大风,8级以上是常事,最大可到12级。我遇到的一次是预报最大阵风11级,我们不仅把帐篷紧紧固定在地桩上,还要拴在旁边的卡车上,即使如此,大风过后还会被吹的歪歪斜斜。我们住的帐篷内没有床,打地舖,人挨人的挤在一起,呼啦呼啦风吹帐篷的声音是我们睡觉的催眠曲,一觉醒来,被子上、脸上已经覆盖了一层土。

水,是非常珍贵的。如果到几百公里以外用汽车拉淡水供应数千甚至上万人生活用水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能就地取材去拉孔雀河的水。孔雀河流量不大,水中含碱、盐量高,又苦、又咸、又涩,煮出来的稀饭也带有苦、咸味,做米饭馒头好一些。吃了这种水做的饭还有个副作用,就是拉肚子,慢慢适应不拉了,就改成经常要放屁,熏的棉裤都是臭的。为了节约用水,早上洗脸用过的水不能倒掉,还要用来一天的洗手、晚上洗脚。早上如果起床动作慢了,水囊的水用完了,就只能把洗脸和刷牙都免了,用毛巾干擦一下就去吃饭。洗澡简直是一种奢侈,两个半月,我只洗过一次澡,那是一辆防化洗消车在整个场区巡回供大家洗澡用。平时只能随便擦擦了事。购买生活日用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军人服务社的流动售货车一个月才来一次。头发长了,找自己人理一下,当然顾不上什么“型”了。

在伙食方面,为保证参试人员的营养,在场区是按四类灶的标准(在部队是较高的,仅次于空勤和舰艇部队的标准)。但新鲜蔬菜根本谈不上,因为几百公里内无人烟,最近的县城也有三、四百公里,新疆的县城人口很少,气候条件也不适于蔬菜生长,还要长途运输,供应场区这么多人吃新鲜蔬菜几乎是不可能的。能吃到的就是土豆、萝卜和少量的白菜以及咸菜;鱼、肉主要是罐头。也许是因为道路太颠簸,新鲜鸡蛋运到场区剩不下几个完整的,只能吃鸡蛋粉,味道较差,形同嚼蜡;同样原因,我们用的碗都是木头的。

在一个简易的蓆棚里(饭堂兼礼堂),基地“1号首长”接见了我们,(为了保密,司令员张蕴钰代号‘1号首长’,我们习惯叫他‘张1号’;其余两位副司令员也姓张,我们则习惯叫他们为‘张3号’和‘张4号’。)在分别询问了我们每个人姓名、毕业学校、所学专业之后,向我们介绍了基地的情况,明确了今后的任务。他说:我们不仅搞原子弹试验,还要搞氢弹试验、搞导弹核武器试验、搞地下核试验、水下核试验。等台湾解放了,我带你们到台湾以东去搞试验,那里是搞水下核试验的好地方。最后他要求我们:要立志扎根戈壁滩,为祖国的核事业贡献自己的一切。

核武器主要有四大杀伤因素:即光辐射、冲击波、早期核辐射及放射性沾染,不同爆炸方式(地面爆炸和空中爆炸)主要杀伤方式不同。我们防护部直属基地司令部,主要负责放射性沾染的监测和核防护保证。除部机关外,下设5个研究室,我所在的“核辐射侦查研究室”主要负责放射性沾染的监测,及时报告出沾染区辐射场分布情况。

当时我们的侦测手段主要有徒步侦查、车辆侦查、有线遥测、无线遥测和航空测量。徒步和车辆侦查由防化营实施。我所在的小组主要从事无线电遥测和自动记录仪测量。我在这次任务中,具体负责无线遥测仪的调试、布点和操作,自动记录仪布点和回收,还有由我提出的改进测量方法的三个新项目,都要由我来完成。由于在条件艰苦和资源匮乏的条件下,还能有所创新,为改进测试方法做出了贡献,基地司令员曾亲自看过我的演示,部里也计划为我开现场会,(后来由于‘政治形势’,没有开成)算是我为核试验做出过一点成绩吧!

(待续)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6/5/20 9:25:2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向新中国的国防工业奠基人致敬!

      2016/5/20 12:36:0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在“搓板路”上向马兰出发:一个核导弹实验者的回忆!(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