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小小说|那年夏天,爸爸一身戎装去了远方

共 3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3256420
  • 工分:885212 / 排名:56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小小说|那年夏天,爸爸一身戎装去了远方

那年,夏天

小小说|那年夏天,爸爸一身戎装去了远方

(一)

杨柳依是我最头疼的学生。

整个高三(4)班数这妮子最磨人。

“头儿,找我啊?我又怎么了啊,语文作业我不是交了吗!”

“杨柳依,郑未晞家长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你摔坏了郑未晞的手表。有这回事吗?”

“切,就知道打小报告。”

“杨柳依!会不会好好说话!”我急了。

“就是我摔的,怎么了?!我赔不就完了!多大点事,切!”

“人家怎么招你了?”

“那破表不就是她爸从德国给她带的吗,至于成天跟那儿臭显摆吗,我爸这我爸那的,就她有爸似的!看着就不爽。”

耳膜被女生尖利的嗓音刺痛,我揉揉眉心,抬手示意她出去,“杨柳依,请你妈妈明天来趟学校吧。”

“咣”一声,办公室的门被甩上。

小小说|那年夏天,爸爸一身戎装去了远方

(二)

咚咚咚。

“请进。”

“您好,请问夏老师在吗?”温柔的女声。

“我就是。”

“哦,老师您好,我是杨柳依的妈妈。”

眼前的女人一身素雅的连衣裙,眉眼间漾着一汪柔水。很难想象她的女儿是那个张牙舞爪的杨柳依。

我还未说话,她先开口:“这孩子给您添麻烦了。唉,其实她以前很乖的,从小成绩就是全班一二名。”

“柳依是个聪明孩子,很有灵气。这段时间孩子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唉,说起来,从她爸调去外地工作了以后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她爸爸是军人,依依以前跟她爸爸最亲了,一直以他为傲。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青春期叛逆,连她爸电话都不愿意接了,接了也是唱反调。我是实在没办法了。”

“柳依现在正是高考的关键阶段,您和她爸爸还是要多注意和孩子沟通。”

“老师,您说的我明白,我们对这孩子不是不上心。我一个人忙里忙外,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爸爸在簰洲湾,每天任务都很重,根本顾不上家里,只能干着急。”

“您……您说哪儿?”

“哦,簰洲湾,一个小镇。您也知道吗?那儿是她爸老家。她爸入伍后一直从事水利方面的工作。前几年老家又闹水灾,挺严重的,他在书房闷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就递了申请调回去,他走得急,依依放学回来发现爸爸走了,哭得跟个什么似的。”

“我能理解。”

“后来她爸在那儿跟军地两方的专家组一起搞研究,3年了都没回来看看。马上清明节小长假了,我让他休个假回来陪陪依依,他说研究到了关键阶段,实在抽不开身。我不是不能理解,只是有的时候真是挺怨他的。这么多年了,因为他工作性质太特殊,从依依两岁开始我们就两地分居,后来我们随军过来,也是聚少离多,依依上了高中,他又主动调离了。”女人的眼神虚焦放空,声音波澜不惊,放在膝上的双手攥在一起,指节泛白。

“依依小时候特别喜欢戴她爸的大檐帽,见谁都爱敬军礼,他爸给她买的小礼物都当宝贝一样供着,连他爸落在家里的军用手电筒都要放在被窝里抓着睡,也不嫌凉。现在的依依我都快不认识了。有时候我气急了真想打她,可是手抬得老高又不舍得打下去了,我的孩子我知道,我们依依不是坏孩子,她是怨她爸呢。”

“上次她考了倒数,我给她爸发短信,气得直哭,她爸打电话过来说她不懂事,依依也哭了,说别人的爸天天接着送着陪着上补习班,我爸3年没见着人影!要不是这回我妈急了发短信跟你说我考得不能再烂了,你会接电话吗?是不是非得我考年级倒数第一你才愿意管管我啊!后来她爸跟我说,听孩子这么说心里跟刀割的似的,觉得对不起我们娘俩……唉,其实夫妻之间,哪有什么对不起的。他有他的苦衷,可是他离得远,又没法解释,依依很不理解他。这父女俩……”

“柳依妈妈,我理解,也很佩服你。教了十几年书,见过不少军人家庭的孩子,也见过不少军嫂。军人家庭里的孩子双亲异地的情况很普遍,我猜,柳依是太没有安全感,才会用这些极端的方式来吸引大人的注意。柳依功课的底子还在,您别太着急,她现在最需要解决的是心结。柳依妈妈,过几天小长假不妨带柳依去趟她爸爸的驻地,就当带她回趟老家散散心。这会儿油菜花开得正好。”

小小说|那年夏天,爸爸一身戎装去了远方

(三)

又是清明雨上。烟笼青山,空气氤氲。

我从墓园出来,捶捶蹲得有些发麻的小腿,手上还留有放在父亲墓前的那束百合的淡香。

打车回到镇上宾馆,洗个热水澡,换了身衣服出门,去去寒意,也是为表礼貌,我约了杨柳依一家吃饭,在簰洲湾镇的八一饭店。

“老师,真不好意思,柳依爸爸都在路上了,又被一个电话叫回去处理数据了。没想到您老家就在这儿,我还说呢,那天提起这地方您好像很熟悉。”

“没事没事,工作重要。我老家不是这儿的,是我父亲在这儿,我每年过来看看他。柳依过来坐,看看想吃点什么。这家馆子味道还不错,我每年这时候都来,正好在这儿吃个饭赶下午的火车回去。”

柳依的眼圈红红的,意料之中。

“柳依,刚才见到爸爸了?”

“嗯。”

“爸爸说你了?怎么哭了。”

“老师,我爸没骂我。是我错了。呜……”

“这孩子,怎么说哭就哭了。”

“老师,我是不是特不是东西。我爸这么辛苦我还成天给他添堵。老师,我觉得我爸太伟大了,他就是我男神,其实他一直就是我男神。我3年没见他了,别人的爸爸这年纪都有老大的啤酒肚了,刚才抱我爸,他瘦了好多。我听爸爸办公室的一个叔叔说,他这3天一共睡了不到10个小时……”

“老师你知道吗,我爸刚才可给我长脸了,那一群人都围着我爸,都听他的。他还跟他单位的人说我可聪明了学习可好了,夸的都不知道是谁家的闺女。”

……

火车缓行,错落的油菜花海撞进眼睛。耳边杨柳依刚发来的语音缓缓流淌,“夏老师,我爸今天带我去了河堤边。他说当年他本科学的是建筑。98年,他被洪水卷进漩涡,一个人游过去把救生衣扔给他,他没接住,情急之下那个人解下拴在自己腰上的绳子给他绑好,没想到一个大浪盖过来,瞬间把那个人卷走了。后来我爷爷打听到,那个人是个军官,那天他在岸边指挥,其他人在堵决堤口,只有他注意到了水里的我爸,他一着急就自己下去救人了。那之后我爸就发誓要转行学水利,要当兵入伍。今天我爸带我去的就是当年他落水的地方,现在那里已经变成了一个河堤公园,好多小孩子在那里跑着放风筝呢……”“我爸说,他和那些叔叔伯伯们研究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护这一方土地安宁,就算真的再有洪灾,也能减少伤亡,也算对得起当年那个军官换给他的一条命。我爸说,让我一辈子记住那个军官的名字,他叫夏之洲。”

(四)

一模成绩出来了,杨柳依进步了98名。高考志愿的拟报表上,杨柳依只在提前批那一栏填上了解放军Z学院。军校分数很高,以她现在的成绩来说还有些勉强。

但她妈妈说,孩子说了,就是想上军校,想成为和她爸爸一样的军人,今年不行明年再考。这是孩子的心愿,我和他爸无条件支持她。她爸答应她了,要是她考上了,就申请休假,带她出去旅游。

真好,军校也曾经是我的心愿。18年前,我的成绩很好,我离我的心愿很近。

我的父亲答应我了,要是我考上了,就申请休假,带我出去旅游。

那年高考,我因为悲伤过度没能发挥出最佳水平。我没考上军校,他也没能回来。

我叫夏天,夏之洲是我的父亲。

98年夏天,他带队赶赴簰洲湾救灾,为救落水群众被大水卷走。

小小说|那年夏天,爸爸一身戎装去了远方

王天一

中国军网“新闻策划组”出品

策划:曲延涛

作者:王天一

图片:袁宏彦 王浩博 丁丽鑫

编审:钱宗阳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6/5/18 9:33:0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小小说|那年夏天,爸爸一身戎装去了远方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