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在希特勒眼中的日本人和中国人

共 8025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在希特勒眼中的日本人和中国人

希特勒如何看日本?

1945年2月,希特勒上述这番话表示他完全懂得1941年春苏日中立对于双方都是政治权宜,一旦时移世易,谁也不会把它当回事。所以他相信一旦德国失败,苏联绝不会恪守对日中立的诺言。就在他说上面这番话之后两个月,苏方知会日本,说条约五年期将满,苏方无意续签,为后来出兵中国东北清除了国际法障碍。

但希特勒这番话的主要意思是对日本在战争中的表现的高度评价,这是对他在《我的奋斗》中对日本的看法的重大修正。《我的奋斗》中多次提到日本,主要围绕两个问题。第一是有关日本的国际政治地位。希特勒认为一次大战前西方出于对日本现代化成功的承认,接纳它成为帝国主义俱乐部的成员。但一次大战后,德意志帝国被西方的阴谋和犹太人的出卖而搞垮,日本成为国际帝国主义和犹太资本集团的下一个牺牲品,受到西方战后新秩序的压制和排挤(例如华盛顿会议后的九国公约限制了日本在中国和亚太的扩张)。

第二是有关日本在他所谓的种族世界中的地位。希特勒把世界各民族划为文化的创造者、承担者(或传播者)和破坏者这三类,只有雅利安人才是创造者,又以日耳曼人为最优秀,而日本被挑出来作为文化承担者的样板。他说当他还是个少年的时候,日俄战争日本打败俄国的消息就让他震惊和兴奋—因为这证明了斯拉夫民族的劣等。他认为日本并不仅仅是移植了西方技术,而是把雅利安人的成果内在化了,但这个外在的源泉一旦枯竭,日本在科学和技术上的成功也将很快枯萎。当然,在纳粹高层,也有人对日本民族的种族地位比希特勒的评价要高,甚至认为日本的武士阶层也是雅利安人的后裔,但总的来说没有改变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中对日本的定位。

尽管德日成了同盟,但对这个非雅利安民族,希特勒在心里还是视为二等种族。当时在德国和日本之间有很多人员来往甚至移民,难免出现通婚的情况,尤其是在相当级别的精英人士中。按照纳粹严格限制和非雅利安人通婚的规定,这样的结婚申请要由希特勒本人批准。希特勒就关照有关部门,相关申请先它个一年半载再交给他,给当事人造成不会被批准的印象,然后他再拒绝。日本驻德国大使有时会为一个这样的申请动用外交渠道。珍珠港事件后,希特勒为纯种的日本人让杂种的美国人吃了苦头而高兴,但又为日本军队迅速击溃英帝国在东南亚的大军、尤其是轻易攻占其政治经济中心新加坡而叹息(心里不舒服)

希特勒一向看重大英帝国,视它为雅利安人在德意志崛起的优秀代表,这么少数人可以统治这么多人。在这个意义上,他也肯定美国的成功—因为它是大英帝国的产儿,只不过后来杂种化了。希特勒甚至打算在击败苏联后,要仿效英帝国统治印度的方法来治理俄罗斯,把俄罗斯变成德国的印度。他认为德国和英国之所以成为敌人,是因为犹太人窃取了英国的金融和政治权力。太平洋战争初期,这样一个雅利安人的优秀种族(英国)被一个非雅利安种族(日本)轻易打败,不但让希特勒叹息,而且也是对他的种族主义世界观的严重挑战。

然而到了1945年二月,从文章开头引述的这段话来看,日本在希特勒的心目中的地位完全改变了,从第二等种族即文化的承担者一跃而为最优秀的种族,即文化的创造者,甚至比日耳曼人还要优秀。这样的说法,不要说在《我的奋斗》成书的二十年代,就算是到了日本偷袭珍珠港的时候也还是很难想象的。这说明日本在二次大战中的表现迫使希特勒至少在一定的公开场合修正了自己在《我的奋斗》中对世界种族的划分,把一个非雅利安种族(日本人)置于和雅利安人同等的地位。

希特勒如何看中国?

和日本相比,中国基本在希特勒的世界历史视野之,至少在系统地表达了他的种族主义世界观的《我的奋斗》中是如此。全书只有一处提到中国,原文是这样的:

除非我们接受一个难以想象的谬见,否则,我们不会相信一个黑人或者是中国人——就算举个例子吧——能通过学习德文甚至使用德文或者进而投票给某个德国政党(注:《我的奋斗》成书时德国还是魏玛共和国时期,实行多党民主政治)而变为一个德国人。那样一种日耳曼化其实是非日耳曼化,这一点我们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世界(魏玛政府等)从来就不懂。

希特勒这话,是针对西方国家自由主义的民族主义对移民问题的态度。当时奥地利的德裔政治家认为可以通过教育把境内大量斯拉夫人融入以德裔为主的民族国家,即所谓的“日耳曼化”。希特勒认为这完全不可能,这样一种日耳曼化只会降低日耳曼人的种族品质。正是在这样一个语境下,他提到了中国。尽管我们还不能因为这段话把中国人和当时普遍被认为毫无历史和文化可言的黑人放在一起,就认为希特勒蔑视中国,但至少可以说希特勒对中国人不会有很积极的评价,这和他对日本的评论放在一起就可以看得很清楚。在他世界观的形成时期和后来很长一个时间里,中国几乎从来没有进入他的视野,和日本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当然,30年代纳粹执政后,和中国维持了很长时间的友好关系。这种友好关系从魏玛时期就开始了,当时在凡尔赛体系下,德国从对外贸易到军事训练都受到很大限制,但德中关系不受这种限制,所以德中往来密切,德国国防军把训练中国军队也作为自己训练不足的某种替补(另外更主要的是和也被凡尔赛体系排斥的苏联发展军事合作关系)。国民政府的中央军30年代接受的基本是德国式训练和装备,直到1941年德日缔结军事同盟条约和太平洋战争爆发才转为美式训练和装备。在两国友好关系下,希特勒的公开言论当然不可能公然贬低中国,在他会见中国外交官的时候也一定会逢场作戏地恭维一下东方这个大国(同时也是弱国)。但《我的奋斗》多次再版,从来没有对中国的地位有过任何明确的说法。我们无法知道在他的三类种族(或三个等级)中,中国究竟属于哪一种(虽然可以肯定不会是第一种)。

然而在1945年初的这次坦率的内部讲话中,希特勒竟然把中国—当时是德国的敌国—和日本相提并论,明确说中国人也是优秀种族,甚至比德国更优秀,这应该说是很不寻常的。虽然我们并不具体了解希特勒为什么忽然把中国放到他的种族世界金字塔的顶端,但放到当时的历史环境下,唯一可能的历史的合理想象就是中华民族在抗日战争中表现出来的艰苦卓绝的精神使得他刮目相看,这就和日本在太平洋地区独立和几个大国作战一样让他佩服。

上文是转载。

顺便讲一下,英国人称呼日本人为Hitler's yellow brothers(希特勒的黄兄弟)。

      打赏
      收藏文本
      9
      0
      2016/5/13 10:39:04

      热门回复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5188541
      • 头衔:自由评论人
      • 工分:450645 / 排名:2496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3楼 tjh1000
      楼主真的看过<<我的奋斗>>?以这篇文章来看,你根本就没看过这本书.
      人家看没看过,但至少人家说了这么多。你看过,你也能说几句呗……

      2016/5/16 8:01:0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看重国家实力

      2016/6/10 11:12:37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7252948
      • 工分:236869 / 排名:6805
      左箭头-小图标

      两个强盗,合伙去打劫,都想多拿一份,都想让对方打头阵,当炮灰,结果都完了。

      2016/6/6 19:33:05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tjh1000
      楼主真的看过<<我的奋斗>>?以这篇文章来看,你根本就没看过这本书.
      7楼 独立的思考着
      第十四章东方政策

      书名:希特勒《我的奋斗》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自然犹太人是反对我们所采取的政策的。他们引毕士麦的主张,作为他们唯一的理由,去拥护一种无聊而有害于日耳曼民族的政策。他们说毕士麦也极注意和俄国发生亲善的关系,这句话确是不错。不过还有一层,他们不会提及,就是毕士麦也极注意和意大利发生亲善的关系。但是毕士麦实行和意大利联盟,为的是易于抵抗奥国。这种联意的政策,为什么不继续下去呢?我知道他们答案必定是:“因为现在的意大利,已经不是从前的意大利了。”好,这句话真是不错。可是,我说现在的俄国已经不是从前的俄国了.

      我的奋斗 希特勒自传——第十四章东方政策

      我国的那些所谓的知识阶级,他们贸然改变了我国的外交政策,使它不能真切的来代表我民族的利益,俾他们狂妄的理论得到好处。

      我十分在感觉到我必须向诸同志郑重地谈论一下外交政策上的重要问题,就是我们对于俄国的关系。

      因为这问题是人人所应该明了,而且是本书篇幅所许可的。

      一个国家的外交政策,它的任务是在使他们民族的繁殖,和他们土地的大小,能够有一种自然和适当比例,而保障种族的生存。

      能够保证一个民族的生存自由的,唯有地球睥充分的空间。

      德意志的民族,只有靠了这种方法,才能保障了他是世界的强国。

      在世界史上,我国民族的利益已经占有了重要的地位有千年了。

      关于这一点,我们自己可以来做证明的。

      因为从一九一四年到一九一八年的大战实在是德国民族在世界上的生存竞争,我们对这战争叫做世界大战。

      在那时候,德国的表面是一个世界强国。

      我所以称之为“表面”,就是因为实际并不是一个世界强国。

      如果德国的土地和人数能够合于上述的比例,那么,德国确实是一个世界的强国了,倘使把其他的种种因素一概置之不论,那么,欧战的最后胜利,就是当属于我们的。

      现在的德国并不是一个强国了。

      从领土上看来,德国的疆域,和那世界列强相较,那真是小得很我们不必用英国来作例,因为英国实际上只是不列颠世界帝国的一大都会,但是不列颠世界帝国所辖的领土,差不多占了地球的四分之一。

      我们必须再看看其他的各大国,像美国、俄国和中国。

      这几个国家所拥有的领土,都是十倍于现要的德国。

      就以法兰西而论,也应该列入这等国家中。

      法国常常使国内的有色*人种加入军队。

      如果这样的再过了三百年,那么,法兰西血统,势必完全消失于欧非两人种所造成的国家中,他所拥有的广大的领土,将会从莱因河一直扩充到非洲的刚果河(Congo)他的种族,也就越来越复杂了。

      这就是法国的殖民政策所以和德国以前的殖民政策的不同的地方。

      我国以前殖民政策,既不能扩张日耳曼民族的领土,又不敢大胆的靠了黑种人的血统来增强帝国的实力。

      德属东非洲的亚斯加力(Askari)士兵虽然略有这种的倾向。可是这种士兵,仅能保卫殖民地的本身而已。

      我们不能去和世界其他各大国来比较,我们已经不再享有怎样的地位。

      这是不得不归咎于我国外交政策的谬误,因为在外交上缺了传统的政策,丧失了族所赖以维持的一切健全的本能和策励。

      这种种的错误,必须用民族社会主义运动来给以补救。

      我国的人口和疆域不相称的情形——疆域是财富的来源,又是政力量的基础——以及我国过去的历史和现在衰弱无望的情形,应该从民族社会主义运动来设法除去或调济的。

      德国政策是最大的成功,便是我普鲁士邦的组织,以及从这一个组织所养成的国家观念,同时使德国军队的组织,也能够适合了现代化的需要。

      因为从个人自卫的观念变成民族自卫的观念,这种改变的思想,实在是从普鲁士邦的组织呼它的新原则而来的。

      因为日耳曼民族的个人主义过分的发达了.因之人心涣散,只有在经过了普鲁士军队的组织,才成为有训练的民族而且使民经丧失了组织能力稍稍得到恢复。

      凡是其他各民族在努力进得统一的时候所需要的精神,我民族都已经靠了军事训练而获得了。

      因了这缘故,对于废除一般的兵役的任务,——这件事对于其它的民族或者不关什么轻重——实在和我们的生死相关。

      如果我们德国人有了十世不受军事训练和军事教育,由他们去受本性*上涣散的恶影响,那么,我民族在地球早将不会再有独立生存的余地了。

      这样日耳曼民族只有在异族的旗帜下而苟延残喘,对于文化贡献,这种精神恐怕是不再会有了。

      我国在政治上的真正成功,和那种徒令民族牺牲流血的目标,这两件事我们必须分别清楚,这种的分别,对于现在和将来的行动是十分重要的。

      民族社会党运动,决不能和那些卑污下贱的小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相联合。

      要是我们认国我们现在也须为欧战的主张所束缚,那是更为险的事;因为我们的目的是在使我们的领土和我国的人口的数目能够互相的调和。

      从政治上来说,要求恢复一九一四年的国境,这未免太不聪明了。

      但是坚持这一种要求的人,反而宣称他们这种要求是他们政治行动的目标,岂知这种的要求反而使敌方的联盟更是巩固。

      欧战八年后——参战各国的欲|望和目的的原本是十分复杂的——在当时胜利的联盟,现在所以还能团结一致,唯一的理由就是在此。

      这些国家,当时都因德国的失败而获得了利益。

      因为列强骇惧我国的实力,所以把他们彼此的嫉忌完全置诸脑后,反面暂时的团结一致。

      他们以为瓜分我们,就是防止我们复兴的唯一的政策。

      这种不良的居心.和对于我国实力的惧怕,实在是为他们团结一致的原动力。

      自从维也纳会议以后,世界的局势完全转变了,群主和后妃,已经不再为领土而去作孤注一掷,现的统治世界的,便是那些残酷而不没国藉的犹太人。

      一九一四年的疆界,对于国民族的将来,一些也没有什么用处。

      因为这种疆界,过去既不能做德国的保障,将来也不能增加了德国的实力。

      既不能使日耳曼民族的内部团结,又不能使日耳曼民主族的财富满足。

      就军事上来论说,这种疆界也是不适宜的,而且也不满人意的,更不能改进了我国在对于世界其他强国的地位。

      ——与其说对于其它强国,还不如说对于真正的强国——况且,这种疆界不能缩短我国和英国的距离,又不能使我国成为类似美国的一个大国。

      再有,就是法国在世界政治上的重要地位,也并不因了这疆界而受到怎样的实际上的损失。

      只有一件事可以断言的,就是要恢复一九一四年疆界的不论那一种计划就算是成功,也徒然叫我民族来再度和流血使有用的国民,完全去为国牺牲了,能决策励行而再造我民族的生命的前途。

      况且,“民族的光荣”已经使大家心满意足了,我们必定惑于这种空泛的成功,去放弃一切比较远大的目标,于是开放门户去兴商业,不到事变发生是不止也。

      民族社会主义的任务,就是要坚持我们外义政策上的目的,保障日耳曼民族在地球上所应得的领土。

      万一因了这种行动而流血牺牲,对于上帝以及日耳曼人的子孙,也可以说得出理由了。

      在地球上,不论是那一个国家,都不会凭藉了上帝的赐予而获得了尺寸的领土的占领。一个国家的疆界的决定的变更,完全是由人力造成的。

      一个国家,虽然已经获得了很多的领土,然而决不能据此而说他的领土应该永远的占有。

      因为领日的获得,不过是证明了征服者的强有力的呼丧失土地者的怯弱无能。

      占有的权利,便是寓于这种强力之中。

      我们的祖先,对于国土的获得并不是得之于上天的赏赐,实在是从奋斗而得来的,所以将来能够给我民族以土地和生命的,也只有武力而已.

      我们虽然明白和法国应该只有妥协的必要,可是,因妥协而牺牲了我国对外政策上的大目标,那也未免不值得。

      有意义的妥协,必须能够扩充我民族在欧洲的地域,因殖民地的取得,还不能解决居住问题,能解决这项问题的,实际也只有获得可以移民的领土,以开 拓我祖国疆域这样,新移居的人,不但能够获得和原来的地方保持密切的联络,并且还可以保证新领土和祖国结合后全国产生的一切利益。

      我民族社会主义的党人,现在已经决心放弃我国的外交政策的倾向。

      我们现在是采取了六百年前的外交政策,就是遏止日耳曼人纷纷向欧洲南部和西部去移殖,而使我们的视线向东去。

      我们已经结束了战前殖民地和商来的政策,只是注意于未来的领土政策。

      我们在现在一谈到欧洲新领土的开辟问题,必须先想到俄国和他的接壤的国家。

      好像命运之神是愿意指示我们发的方向。

      命运之神使俄国变成布尔雪维克,就是使它丧失了从前俄国所靠以立国而保障其生存的知识阶级。

      因为俄国成为有组织的国家,并不是为了斯拉夫民族具有怎样的政治能力,而是日耳曼分子能够在劣等的民族中组成国家的证明。

      现在俄国的内部,可以说这种日耳曼民族的分子,已经排除净尽,由犹太人取而代之。

      俄国人现在决不能用他们自己的力量去摆脱犹太人的束缚,犹太人也不能永久的去统治俄国。

      因为俄国人不善组织极易分化的缘故。

      这个在东欧的庞大的帝国,现在已经快溃了,犹太人统治的末路,便是俄国国祚的告终。

      ,读者诸君也当答允的。

      那种能够见机而行的毕士麦,他决不会受联俄政策的拘束的。

      所以这一个问题,并不是“毕士麦在当时采取什么政策”,而是“他在现在将采取什么政策”上面。

      这一个问题,也是不难答复的。

      因为毕士麦的政治手腕,决不致去和那些快要崩溃的国家去联盟的。

      还有毕士麦对于殖导和商业的政策,在当时也很踌躇不定,因为他留意于采取极安全的方法.使他的创造的国家,能够安全和巩固。

      这就是他愿意和俄国联盟的唯一的理由因了这一个理由,可以使他得自由的向西方发展了。

      不过这种政策,虽然在当时有利于德国的,但在现在,反而有害于德国了。

      在一九二○年到一九二一年,本党受各方面的怂恿,开始和他的解放运动相联合,而和宣传十分有力的“被压迫民族联合会”(Association of Oppessed Nations)取一致行动。

      这联合会的主要分子.就是巴尔干各邦(Balkan States)埃及和印度的代表。

      这班人给我的印象他们只是空谈,并没有家力来做后盾。

      但是也有不少的德国人,尤其是相信民族主义的德国的人,竞为这班呶呶不咻的东方人所欺骗,他们把那些偶像露面的印度或是埃及的学生。当作了印度 或是埃及的真正的“代表”。他们从不会仔细考查过,而且也没有发觉这种既没有后盾,也没有那一个人授给他们的权力,叫他们缔造那一种协定。

      所以和这种人互相周旋,结果是等于○,徒然是浪费时间而已。

      我还记得在一九二○年到一九二一年间,民族主义的团体之中,忽然发生一种幼稚可笑的希望,大家以为英国在印度的势力已经崩溃。

      有—部分从亚洲来的江湖骗客,(他们也许确是真正为印度争取自由的战士,然而这不是我所计的)他只遍历欧洲各地,去怂恿一般明达的人说,虽以印度为枢纽的不列颠帝国将要崩溃了。

      他们并不知道这种思想是由他们的希望而产生的.

      假使妄言英国并不把印度在不列颠帝国的重要地位加以注意的话,这未免太幼稚了。

      一般人认英国将要放弃印度,这实在是一种不幸讹传,这足以表明他们不曾在世界大战中获得教训,而且也没有看出盎格罗撒克逊人的坚决的性*格。

      同时,这种见解,又证明也德国人完全不知道不列颠人统治他们的帝国的方法。

      因为英国要是不让异族去参政和不受强敌的武力压迫,那是决不会丧失了印度的。

      就是印度的叛变也是难于成功的。

      照我德国人的经验,知道要强制英国人去做他所不做的事,那是非常困难的。

      就是一切完全置之不论,均以德国人的立场来说,也宁愿英国统治着印度而不必见印度去受其它的民族的统治。

      还有希望埃及也有出人意外的抗英运动,这也是一种没有根据的瞎谈。

      当欧洲大战还没有发生的时候,情形已经是很不好。

      我们去和奥土两国同盟,这是没有什么可以庆幸的。

      因为正当世界军备和工业最盛的国家在秣马厉兵,形成了大家一致进攻的阵线的时候,我们乃支联合一两个孱弱落全伍的国家。要把这奄奄待毙的废物去和生气蓬勃的联盟抵抗,这有什么用呢?这种外又政策的错误,已经使德国受到莫大的损失。

      我站在民族主义者的立场上,以种族为标认而来品评人类,对于把一民族的命运击之于所谓“被压迫民族”的一点。我是很不以为然的,因为就种族来说,我早知道这种被压迫的民族是毫无价值的。

      现在统治俄国的当局,他们并没有诚意去和他国缔结同盟,或是遵守盟约。

      我们切不可忘记了他们是一种身染血污的卑鄙的罪犯,是人类中的败类,只因他们得到了乘乱举兵的机会,因而可以去蹂躏一个大国用了他们残暴的手段,去屠杀无数的最有知识的同胞,并且施行他们最专制的统治。

      到现在已经有十年了。

      我们又切不可忘记了他们统治者所属的民族,是兼有兽性*的残酷和说谎的特长的,并且还自以为将要去压迫全世界的。

      我们尤不可忘了那些没有国藉而完全统治着俄国的犹太人,他们并不把德国看成是朋友,而把德国看成一个应该遭受同样命运的国家。

      俄国所受到的恐怖,现有已经轮到德国头上。

      德国是布尔雪维克主义的第二个巨大的目的地。

      我们必有面具有青年传道者的全副精神,才能去复兴我民族,拯救人民族,使我民族脱离国际毒蛇的蹂躏,并且防止我民族内部血统的混乱,这样一经解放,就可以去运用我民族的力量,去保全我们的民族性*。

      假使我们的目的是这样,而再去和某一个强国联盟,此强国的统治者,便是我国将来不共地戴天的仇敌,这岂不是我们大愚蠢了吧!

      在同盟政策上旧德意志帝国所铸成的大错,就是因为方针不定,并且不愿一切的利害,一味的敬苟且偷安,以致我国的对外的一切邦交。

      弄得十分不好。

      但是有一件事确也不可非议的,那就是不会和俄国继续着维持良好的关系。

      我坦白地承认:在大战以前,我曾经想过,德国要是放弃了他的愚笨的殖民政策的海军政策,联络英国去对抗俄国,并且再抛弃他支配全世界的野心,去采取一种在欧洲大陆上能够获得领土的确定政策,那么,他的情势必定较为佳好。

      在从前,鼓吹兰斯拉夫主义的俄国,常对于德国加以一种横蛮的威协,这是我不会忘掉的,俄国常常做一种动员演习,他的唯—目的,便是在滋扰德国, 这是我也不会忘掉的,在战前,俄国的舆论,对于我民族和帝国常作一种忿恨的攻击;这也是我不会忘掉的。而尤其不能使我忘了俄国的大报纸,往往赞助法国而不 赞助我德国。

      但是在大战以前,我们尚有另—条路可走,这就是我们为了要使俄去抗英的关系,不妨去倾向俄国。

      现在列强诸国的团结,差不多向我们作一个最后的警告,使我国民去摆脱梦想,顾及事实,并且还明白昭示我们唯一的一条道路,照此道路前进,这老大的国家,那才会有发扬光大的一天。

      民族社会主主运动,假如能够明白他自身的重大任务,去摆脱一切的幻想,以理智作为唯一南针,那么,一九一八年的火祸.或许可以转变而为民族的将来的福利。

      从此,我们便可以得到一个“政治上传统政策,”(Poltieotradition)这种政策,英国是有的,俄国也是有的,法国也咎往为了本身的利益,而决定采取这种良策。

      日耳尔曼民族对外行动的传统政策应如上述,这是德匡应走了路线是十分明显的。

      在大陆方面,德国不能容有两大强国在欧洲崛起。

      凡是企图在德国邻近变为军事的强国的,即使略具军事的形势,德国、也必定看作是一种侵略行为,而以各种手段去加以制止的,就是用武力来解决,我们也是在所不惜的,

      这不但是德国的权利,而且是德国的责任。

      如果和英意两国缔结同盟,在军事上的结果,必定和联伊的结果相反的。

      最重要的便是和这两国“接近”,决不会引起了战争的危险。

      对这同盟可以站在反对态度的唯一强国——法兰西——那也没有力是来反对于是这种同盟,将使德国在平常的时候就从事着种种的准备工作,以便在盟约所许可的范围之内,和法兰西谋一个解决。

      因为这种同盟自己能够去破坏那使德国极感不安的三国协商,(Ertente)而且使我民族世仇的敌人法兰西陷于孤立。

      由是英意德三国的新同盟,将操纵一切,而法兰西便也失掉了他的优势。

      另外还有一种更重要的事实,就是这新同盟中的国家,各有可以互助的专门技能,所以德国最后所获得的同盟国决不会像水蛭的吸取血液,而能尽了他的力量来补充我们的武备。

      我已经在前章中说过了,要把这种同盟来使之实现确有种种的困难.

      然而三国协商的成立,他的困难岂在比这要少的。

      他那各国的利益,本来是互相卫突的,而英王爱德华七世(Kine Edward)到底能够完成了。

      倘使我们能够明了这种进展的必要性*,靠了精巧的手腕和慎重的考虑,去统一我们的行动,那么,我们的同盟,必定是不以成功的。

      现在,在我们国内的敌人,固然对了我们怀恨而加以狂吠,但是。我民族社会党人,终不宜被这种狂吠有所迷惑,我们应该举内心所确实信以为重要的事实宣示于人。

      狡猾的犹太人利用我德国人思想上的缺陷,用于奸诈的手段,去使与舆论陷于荒谬。

      我们对于这种荒谬的舆论,必须用一种不屈不挠的态度来对付的。

      我们在现在虽是河中的一石,可是在几年中,命运会使我们成为一种障水的堤坊,一切的洪涛巨浪,将要于这堤防所激破,流入于新的河床之中。

      浏览了一下,感觉:

      1.格局太小,所谓的将才,不是帅才! 垃圾是放错地方的资源,他不懂。

      2.中国虽然衰弱,可是体量还是可观,所谓“瘦死骆驼比马大”;

      反过来,倭奴就是个虱虫的存在,流浪汉时代的元首都不叼它!

      3.元首不是一班的,他是二班的!一个流浪汉,有这种情怀,必成“大器”。

      2016/6/6 19:01:36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02042
      • 工分:84
      左箭头-小图标

      希特勒只看重国家实力,所以看重日本,轻视中国,即便其曾经受过中国人的恩惠

      2016/5/25 15:17:30
      左箭头-小图标

      中国的国家的尊严是要中国军民的牺牲和奉献换来的,不是被人施舍的

      2016/5/22 12:04:53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tjh1000
      楼主真的看过<<我的奋斗>>?以这篇文章来看,你根本就没看过这本书.
      4楼 向月苍狼
      人家看没看过,但至少人家说了这么多。你看过,你也能说几句呗……
      5楼 krelianUriah
      估计3楼不会回复你的问题。
      10楼 向月苍狼
      是个会敲键盘的人都可以说些不着调的话,随他去了……
      知道吗把酒驾的人抓进派出所醒酒,才是更有责任的行为。

      2016/5/16 14:36:55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tjh1000
      楼主真的看过<<我的奋斗>>?以这篇文章来看,你根本就没看过这本书.
      4楼 向月苍狼
      人家看没看过,但至少人家说了这么多。你看过,你也能说几句呗……
      5楼 krelianUriah
      估计3楼不会回复你的问题。
      8楼 tjh1000
      这样看来,看过这本书的不少啊,呵呵
      你的回复是那书里面写的? 似乎和书无关嘛。

      2016/5/16 14:20:50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5188541
      • 头衔:自由评论人
      • 工分:450645 / 排名:2496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tjh1000
      楼主真的看过<<我的奋斗>>?以这篇文章来看,你根本就没看过这本书.
      4楼 向月苍狼
      人家看没看过,但至少人家说了这么多。你看过,你也能说几句呗……
      5楼 krelianUriah
      估计3楼不会回复你的问题。
      是个会敲键盘的人都可以说些不着调的话,随他去了……

      2016/5/16 13:26:16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5188541
      • 头衔:自由评论人
      • 工分:450645 / 排名:2496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tjh1000
      楼主真的看过<<我的奋斗>>?以这篇文章来看,你根本就没看过这本书.
      4楼 向月苍狼
      人家看没看过,但至少人家说了这么多。你看过,你也能说几句呗……
      5楼 krelianUriah
      估计3楼不会回复你的问题。
      8楼 tjh1000
      这样看来,看过这本书的不少啊,呵呵
      说这些不痛不痒,不着五六的话不觉得很无聊么……!

      2016/5/16 13:23:01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925642
      • 工分:27670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tjh1000
      楼主真的看过<<我的奋斗>>?以这篇文章来看,你根本就没看过这本书.
      4楼 向月苍狼
      人家看没看过,但至少人家说了这么多。你看过,你也能说几句呗……
      5楼 krelianUriah
      估计3楼不会回复你的问题。
      这样看来,看过这本书的不少啊,呵呵

      2016/5/16 12:47:19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tjh1000
      楼主真的看过<<我的奋斗>>?以这篇文章来看,你根本就没看过这本书.
      第十四章东方政策

      书名:希特勒《我的奋斗》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自然犹太人是反对我们所采取的政策的。他们引毕士麦的主张,作为他们唯一的理由,去拥护一种无聊而有害于日耳曼民族的政策。他们说毕士麦也极注意和俄国发生亲善的关系,这句话确是不错。不过还有一层,他们不会提及,就是毕士麦也极注意和意大利发生亲善的关系。但是毕士麦实行和意大利联盟,为的是易于抵抗奥国。这种联意的政策,为什么不继续下去呢?我知道他们答案必定是:“因为现在的意大利,已经不是从前的意大利了。”好,这句话真是不错。可是,我说现在的俄国已经不是从前的俄国了.

      我的奋斗 希特勒自传——第十四章东方政策

      我国的那些所谓的知识阶级,他们贸然改变了我国的外交政策,使它不能真切的来代表我民族的利益,俾他们狂妄的理论得到好处。

      我十分在感觉到我必须向诸同志郑重地谈论一下外交政策上的重要问题,就是我们对于俄国的关系。

      因为这问题是人人所应该明了,而且是本书篇幅所许可的。

      一个国家的外交政策,它的任务是在使他们民族的繁殖,和他们土地的大小,能够有一种自然和适当比例,而保障种族的生存。

      能够保证一个民族的生存自由的,唯有地球睥充分的空间。

      德意志的民族,只有靠了这种方法,才能保障了他是世界的强国。

      在世界史上,我国民族的利益已经占有了重要的地位有千年了。

      关于这一点,我们自己可以来做证明的。

      因为从一九一四年到一九一八年的大战实在是德国民族在世界上的生存竞争,我们对这战争叫做世界大战。

      在那时候,德国的表面是一个世界强国。

      我所以称之为“表面”,就是因为实际并不是一个世界强国。

      如果德国的土地和人数能够合于上述的比例,那么,德国确实是一个世界的强国了,倘使把其他的种种因素一概置之不论,那么,欧战的最后胜利,就是当属于我们的。

      现在的德国并不是一个强国了。

      从领土上看来,德国的疆域,和那世界列强相较,那真是小得很我们不必用英国来作例,因为英国实际上只是不列颠世界帝国的一大都会,但是不列颠世界帝国所辖的领土,差不多占了地球的四分之一。

      我们必须再看看其他的各大国,像美国、俄国和中国。

      这几个国家所拥有的领土,都是十倍于现要的德国。

      就以法兰西而论,也应该列入这等国家中。

      法国常常使国内的有色*人种加入军队。

      如果这样的再过了三百年,那么,法兰西血统,势必完全消失于欧非两人种所造成的国家中,他所拥有的广大的领土,将会从莱因河一直扩充到非洲的刚果河(Congo)他的种族,也就越来越复杂了。

      这就是法国的殖民政策所以和德国以前的殖民政策的不同的地方。

      我国以前殖民政策,既不能扩张日耳曼民族的领土,又不敢大胆的靠了黑种人的血统来增强帝国的实力。

      德属东非洲的亚斯加力(Askari)士兵虽然略有这种的倾向。可是这种士兵,仅能保卫殖民地的本身而已。

      我们不能去和世界其他各大国来比较,我们已经不再享有怎样的地位。

      这是不得不归咎于我国外交政策的谬误,因为在外交上缺了传统的政策,丧失了族所赖以维持的一切健全的本能和策励。

      这种种的错误,必须用民族社会主义运动来给以补救。

      我国的人口和疆域不相称的情形——疆域是财富的来源,又是政力量的基础——以及我国过去的历史和现在衰弱无望的情形,应该从民族社会主义运动来设法除去或调济的。

      德国政策是最大的成功,便是我普鲁士邦的组织,以及从这一个组织所养成的国家观念,同时使德国军队的组织,也能够适合了现代化的需要。

      因为从个人自卫的观念变成民族自卫的观念,这种改变的思想,实在是从普鲁士邦的组织呼它的新原则而来的。

      因为日耳曼民族的个人主义过分的发达了.因之人心涣散,只有在经过了普鲁士军队的组织,才成为有训练的民族而且使民经丧失了组织能力稍稍得到恢复。

      凡是其他各民族在努力进得统一的时候所需要的精神,我民族都已经靠了军事训练而获得了。

      因了这缘故,对于废除一般的兵役的任务,——这件事对于其它的民族或者不关什么轻重——实在和我们的生死相关。

      如果我们德国人有了十世不受军事训练和军事教育,由他们去受本性*上涣散的恶影响,那么,我民族在地球早将不会再有独立生存的余地了。

      这样日耳曼民族只有在异族的旗帜下而苟延残喘,对于文化贡献,这种精神恐怕是不再会有了。

      我国在政治上的真正成功,和那种徒令民族牺牲流血的目标,这两件事我们必须分别清楚,这种的分别,对于现在和将来的行动是十分重要的。

      民族社会党运动,决不能和那些卑污下贱的小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相联合。

      要是我们认国我们现在也须为欧战的主张所束缚,那是更为险的事;因为我们的目的是在使我们的领土和我国的人口的数目能够互相的调和。

      从政治上来说,要求恢复一九一四年的国境,这未免太不聪明了。

      但是坚持这一种要求的人,反而宣称他们这种要求是他们政治行动的目标,岂知这种的要求反而使敌方的联盟更是巩固。

      欧战八年后——参战各国的欲|望和目的的原本是十分复杂的——在当时胜利的联盟,现在所以还能团结一致,唯一的理由就是在此。

      这些国家,当时都因德国的失败而获得了利益。

      因为列强骇惧我国的实力,所以把他们彼此的嫉忌完全置诸脑后,反面暂时的团结一致。

      他们以为瓜分我们,就是防止我们复兴的唯一的政策。

      这种不良的居心.和对于我国实力的惧怕,实在是为他们团结一致的原动力。

      自从维也纳会议以后,世界的局势完全转变了,群主和后妃,已经不再为领土而去作孤注一掷,现的统治世界的,便是那些残酷而不没国藉的犹太人。

      一九一四年的疆界,对于国民族的将来,一些也没有什么用处。

      因为这种疆界,过去既不能做德国的保障,将来也不能增加了德国的实力。

      既不能使日耳曼民族的内部团结,又不能使日耳曼民主族的财富满足。

      就军事上来论说,这种疆界也是不适宜的,而且也不满人意的,更不能改进了我国在对于世界其他强国的地位。

      ——与其说对于其它强国,还不如说对于真正的强国——况且,这种疆界不能缩短我国和英国的距离,又不能使我国成为类似美国的一个大国。

      再有,就是法国在世界政治上的重要地位,也并不因了这疆界而受到怎样的实际上的损失。

      只有一件事可以断言的,就是要恢复一九一四年疆界的不论那一种计划就算是成功,也徒然叫我民族来再度和流血使有用的国民,完全去为国牺牲了,能决策励行而再造我民族的生命的前途。

      况且,“民族的光荣”已经使大家心满意足了,我们必定惑于这种空泛的成功,去放弃一切比较远大的目标,于是开放门户去兴商业,不到事变发生是不止也。

      民族社会主义的任务,就是要坚持我们外义政策上的目的,保障日耳曼民族在地球上所应得的领土。

      万一因了这种行动而流血牺牲,对于上帝以及日耳曼人的子孙,也可以说得出理由了。

      在地球上,不论是那一个国家,都不会凭藉了上帝的赐予而获得了尺寸的领土的占领。一个国家的疆界的决定的变更,完全是由人力造成的。

      一个国家,虽然已经获得了很多的领土,然而决不能据此而说他的领土应该永远的占有。

      因为领日的获得,不过是证明了征服者的强有力的呼丧失土地者的怯弱无能。

      占有的权利,便是寓于这种强力之中。

      我们的祖先,对于国土的获得并不是得之于上天的赏赐,实在是从奋斗而得来的,所以将来能够给我民族以土地和生命的,也只有武力而已.

      我们虽然明白和法国应该只有妥协的必要,可是,因妥协而牺牲了我国对外政策上的大目标,那也未免不值得。

      有意义的妥协,必须能够扩充我民族在欧洲的地域,因殖民地的取得,还不能解决居住问题,能解决这项问题的,实际也只有获得可以移民的领土,以开 拓我祖国疆域这样,新移居的人,不但能够获得和原来的地方保持密切的联络,并且还可以保证新领土和祖国结合后全国产生的一切利益。

      我民族社会主义的党人,现在已经决心放弃我国的外交政策的倾向。

      我们现在是采取了六百年前的外交政策,就是遏止日耳曼人纷纷向欧洲南部和西部去移殖,而使我们的视线向东去。

      我们已经结束了战前殖民地和商来的政策,只是注意于未来的领土政策。

      我们在现在一谈到欧洲新领土的开辟问题,必须先想到俄国和他的接壤的国家。

      好像命运之神是愿意指示我们发的方向。

      命运之神使俄国变成布尔雪维克,就是使它丧失了从前俄国所靠以立国而保障其生存的知识阶级。

      因为俄国成为有组织的国家,并不是为了斯拉夫民族具有怎样的政治能力,而是日耳曼分子能够在劣等的民族中组成国家的证明。

      现在俄国的内部,可以说这种日耳曼民族的分子,已经排除净尽,由犹太人取而代之。

      俄国人现在决不能用他们自己的力量去摆脱犹太人的束缚,犹太人也不能永久的去统治俄国。

      因为俄国人不善组织极易分化的缘故。

      这个在东欧的庞大的帝国,现在已经快溃了,犹太人统治的末路,便是俄国国祚的告终。

      ,读者诸君也当答允的。

      那种能够见机而行的毕士麦,他决不会受联俄政策的拘束的。

      所以这一个问题,并不是“毕士麦在当时采取什么政策”,而是“他在现在将采取什么政策”上面。

      这一个问题,也是不难答复的。

      因为毕士麦的政治手腕,决不致去和那些快要崩溃的国家去联盟的。

      还有毕士麦对于殖导和商业的政策,在当时也很踌躇不定,因为他留意于采取极安全的方法.使他的创造的国家,能够安全和巩固。

      这就是他愿意和俄国联盟的唯一的理由因了这一个理由,可以使他得自由的向西方发展了。

      不过这种政策,虽然在当时有利于德国的,但在现在,反而有害于德国了。

      在一九二○年到一九二一年,本党受各方面的怂恿,开始和他的解放运动相联合,而和宣传十分有力的“被压迫民族联合会”(Association of Oppessed Nations)取一致行动。

      这联合会的主要分子.就是巴尔干各邦(Balkan States)埃及和印度的代表。

      这班人给我的印象他们只是空谈,并没有家力来做后盾。

      但是也有不少的德国人,尤其是相信民族主义的德国的人,竞为这班呶呶不咻的东方人所欺骗,他们把那些偶像露面的印度或是埃及的学生。当作了印度 或是埃及的真正的“代表”。他们从不会仔细考查过,而且也没有发觉这种既没有后盾,也没有那一个人授给他们的权力,叫他们缔造那一种协定。

      所以和这种人互相周旋,结果是等于○,徒然是浪费时间而已。

      我还记得在一九二○年到一九二一年间,民族主义的团体之中,忽然发生一种幼稚可笑的希望,大家以为英国在印度的势力已经崩溃。

      有—部分从亚洲来的江湖骗客,(他们也许确是真正为印度争取自由的战士,然而这不是我所计的)他只遍历欧洲各地,去怂恿一般明达的人说,虽以印度为枢纽的不列颠帝国将要崩溃了。

      他们并不知道这种思想是由他们的希望而产生的.

      假使妄言英国并不把印度在不列颠帝国的重要地位加以注意的话,这未免太幼稚了。

      一般人认英国将要放弃印度,这实在是一种不幸讹传,这足以表明他们不曾在世界大战中获得教训,而且也没有看出盎格罗撒克逊人的坚决的性*格。

      同时,这种见解,又证明也德国人完全不知道不列颠人统治他们的帝国的方法。

      因为英国要是不让异族去参政和不受强敌的武力压迫,那是决不会丧失了印度的。

      就是印度的叛变也是难于成功的。

      照我德国人的经验,知道要强制英国人去做他所不做的事,那是非常困难的。

      就是一切完全置之不论,均以德国人的立场来说,也宁愿英国统治着印度而不必见印度去受其它的民族的统治。

      还有希望埃及也有出人意外的抗英运动,这也是一种没有根据的瞎谈。

      当欧洲大战还没有发生的时候,情形已经是很不好。

      我们去和奥土两国同盟,这是没有什么可以庆幸的。

      因为正当世界军备和工业最盛的国家在秣马厉兵,形成了大家一致进攻的阵线的时候,我们乃支联合一两个孱弱落全伍的国家。要把这奄奄待毙的废物去和生气蓬勃的联盟抵抗,这有什么用呢?这种外又政策的错误,已经使德国受到莫大的损失。

      我站在民族主义者的立场上,以种族为标认而来品评人类,对于把一民族的命运击之于所谓“被压迫民族”的一点。我是很不以为然的,因为就种族来说,我早知道这种被压迫的民族是毫无价值的。

      现在统治俄国的当局,他们并没有诚意去和他国缔结同盟,或是遵守盟约。

      我们切不可忘记了他们是一种身染血污的卑鄙的罪犯,是人类中的败类,只因他们得到了乘乱举兵的机会,因而可以去蹂躏一个大国用了他们残暴的手段,去屠杀无数的最有知识的同胞,并且施行他们最专制的统治。

      到现在已经有十年了。

      我们又切不可忘记了他们统治者所属的民族,是兼有兽性*的残酷和说谎的特长的,并且还自以为将要去压迫全世界的。

      我们尤不可忘了那些没有国藉而完全统治着俄国的犹太人,他们并不把德国看成是朋友,而把德国看成一个应该遭受同样命运的国家。

      俄国所受到的恐怖,现有已经轮到德国头上。

      德国是布尔雪维克主义的第二个巨大的目的地。

      我们必有面具有青年传道者的全副精神,才能去复兴我民族,拯救人民族,使我民族脱离国际毒蛇的蹂躏,并且防止我民族内部血统的混乱,这样一经解放,就可以去运用我民族的力量,去保全我们的民族性*。

      假使我们的目的是这样,而再去和某一个强国联盟,此强国的统治者,便是我国将来不共地戴天的仇敌,这岂不是我们大愚蠢了吧!

      在同盟政策上旧德意志帝国所铸成的大错,就是因为方针不定,并且不愿一切的利害,一味的敬苟且偷安,以致我国的对外的一切邦交。

      弄得十分不好。

      但是有一件事确也不可非议的,那就是不会和俄国继续着维持良好的关系。

      我坦白地承认:在大战以前,我曾经想过,德国要是放弃了他的愚笨的殖民政策的海军政策,联络英国去对抗俄国,并且再抛弃他支配全世界的野心,去采取一种在欧洲大陆上能够获得领土的确定政策,那么,他的情势必定较为佳好。

      在从前,鼓吹兰斯拉夫主义的俄国,常对于德国加以一种横蛮的威协,这是我不会忘掉的,俄国常常做一种动员演习,他的唯—目的,便是在滋扰德国, 这是我也不会忘掉的,在战前,俄国的舆论,对于我民族和帝国常作一种忿恨的攻击;这也是我不会忘掉的。而尤其不能使我忘了俄国的大报纸,往往赞助法国而不 赞助我德国。

      但是在大战以前,我们尚有另—条路可走,这就是我们为了要使俄去抗英的关系,不妨去倾向俄国。

      现在列强诸国的团结,差不多向我们作一个最后的警告,使我国民去摆脱梦想,顾及事实,并且还明白昭示我们唯一的一条道路,照此道路前进,这老大的国家,那才会有发扬光大的一天。

      民族社会主主运动,假如能够明白他自身的重大任务,去摆脱一切的幻想,以理智作为唯一南针,那么,一九一八年的火祸.或许可以转变而为民族的将来的福利。

      从此,我们便可以得到一个“政治上传统政策,”(Poltieotradition)这种政策,英国是有的,俄国也是有的,法国也咎往为了本身的利益,而决定采取这种良策。

      日耳尔曼民族对外行动的传统政策应如上述,这是德匡应走了路线是十分明显的。

      在大陆方面,德国不能容有两大强国在欧洲崛起。

      凡是企图在德国邻近变为军事的强国的,即使略具军事的形势,德国、也必定看作是一种侵略行为,而以各种手段去加以制止的,就是用武力来解决,我们也是在所不惜的,

      这不但是德国的权利,而且是德国的责任。

      如果和英意两国缔结同盟,在军事上的结果,必定和联伊的结果相反的。

      最重要的便是和这两国“接近”,决不会引起了战争的危险。

      对这同盟可以站在反对态度的唯一强国——法兰西——那也没有力是来反对于是这种同盟,将使德国在平常的时候就从事着种种的准备工作,以便在盟约所许可的范围之内,和法兰西谋一个解决。

      因为这种同盟自己能够去破坏那使德国极感不安的三国协商,(Ertente)而且使我民族世仇的敌人法兰西陷于孤立。

      由是英意德三国的新同盟,将操纵一切,而法兰西便也失掉了他的优势。

      另外还有一种更重要的事实,就是这新同盟中的国家,各有可以互助的专门技能,所以德国最后所获得的同盟国决不会像水蛭的吸取血液,而能尽了他的力量来补充我们的武备。

      我已经在前章中说过了,要把这种同盟来使之实现确有种种的困难.

      然而三国协商的成立,他的困难岂在比这要少的。

      他那各国的利益,本来是互相卫突的,而英王爱德华七世(Kine Edward)到底能够完成了。

      倘使我们能够明了这种进展的必要性*,靠了精巧的手腕和慎重的考虑,去统一我们的行动,那么,我们的同盟,必定是不以成功的。

      现在,在我们国内的敌人,固然对了我们怀恨而加以狂吠,但是。我民族社会党人,终不宜被这种狂吠有所迷惑,我们应该举内心所确实信以为重要的事实宣示于人。

      狡猾的犹太人利用我德国人思想上的缺陷,用于奸诈的手段,去使与舆论陷于荒谬。

      我们对于这种荒谬的舆论,必须用一种不屈不挠的态度来对付的。

      我们在现在虽是河中的一石,可是在几年中,命运会使我们成为一种障水的堤坊,一切的洪涛巨浪,将要于这堤防所激破,流入于新的河床之中。

      2016/5/16 12:32:45
      左箭头-小图标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很有先见之明啊!

      2016/5/16 11:33:38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tjh1000
      楼主真的看过<<我的奋斗>>?以这篇文章来看,你根本就没看过这本书.
      4楼 向月苍狼
      人家看没看过,但至少人家说了这么多。你看过,你也能说几句呗……
      估计3楼不会回复你的问题。

      2016/5/16 11:28:50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5188541
      • 头衔:自由评论人
      • 工分:450645 / 排名:2496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tjh1000
      楼主真的看过<<我的奋斗>>?以这篇文章来看,你根本就没看过这本书.
      人家看没看过,但至少人家说了这么多。你看过,你也能说几句呗……

      2016/5/16 8:01:06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925642
      • 工分:27670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真的看过<<我的奋斗>>?以这篇文章来看,你根本就没看过这本书.

      2016/5/16 7:46:12
      • 军衔:空军上校
      • 军号:2675156
      • 工分:137405
      左箭头-小图标

      各人各看法,每个人都可以对世界有自己的看法,希特勒也不例外

      2016/5/16 7:10:2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6条记录] 分页:

      1
       对在希特勒眼中的日本人和中国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