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印度无人机竟飞中国 传回图像让印军不敢信

共 510177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印度无人机竟飞中国 传回图像让印军不敢信

根据印度国防部2016年最新公布的报告中列出了10份超过100亿美元的合同,这些合同由于印度新一年预算危机问题,正在处于激烈取舍中,最终谁上谁下仍然是个未知数。但是有一个未来超过100亿的合同没有位列其中,就是印度的未来十年内采购超过5000架无人机的大单。

由于印度周边无论是中国还是巴基斯坦都在大举扩装自己的无人机部队,这些无人机具备侦察和攻击的察打一体的能力。具有代表性的就是中国的“翼龙”无人机、“彩虹-3”无人机等等,已经频繁出现在印度周边,这让印度认识到自己距离现代化军队的目标仍然差距很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再看印度本土的无人机产业,印度曾经花费重金自行研制无人机-“尼尚特”无人机。这种由印度国防研究和发展组织花费上千万美元研发的无人机,从1988年立项,到2011年交付部队,总共才制造了4架,并且在2015年底,这4架全部坠毁!根据印度国防部报告称,最后一架坠毁的“尼尚特”无人机是在海拔5000米高度执行对中国巡逻军人侦察任务时失事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架坠毁的“尼尚特”无人机

当时情况具体不得而知,但是就回传的图像照片分析,印度无人机是在飞行时瞬间坠毁的,这让印度空军的操作人员显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根据印度开发部门介绍,这种无人机是设计时已经考虑到突然失去联络或者操作人员失误的问题,一旦发生会自动转入平飞状态,可仍然最终还是坠毁了。

这让印度军方对自己的无人机研发团队彻底丧失了信心。坠毁是小事,但是如果要真到了中国上空,那后续问题就麻烦大了,这么不靠谱的装备还是别采购了。另外2011年后,印度部队还接收了10架”尼尚特”改进版无人机,现在也已经坠毁半数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所以在印度的未来十年蓝图中,要求所有的无人机投标企业必须是印度本国公司,先振兴自己的基础再说。不过可以和国外公司捆绑竞标,意图非常明确,用市场换技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毕竟印度未来的市场还是相当广袤的,尤其是印度计划给每个营都配备上无人机部队,空军还要扩建多个无人机侦察打击中队。印度还想购买不占用编制的微小型无人机给单兵使用。所以印度未来市场还是非常庞大的。

要知道印度这回下决心发展无人机产业也是下了血本!连本来要采购法国“阵风”战斗机的钱都拿来优先购置无人机。“阵风”采购的问题以后以特别预算来审批,至于印度空军一直想增购的A-50I预警机以及C-10运输机的采购案也都被否决了!完全都是为了给无人机项目让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无人机让印度羡慕不已

印度现在最想获得的是美国的“捕食者”无人机,能够进行察打一体任务,而且印度海军也想获得无人机装备现在的舰艇进行侦查使用。目前印度空军和海军看中了美国的“捕食者XP”无人机,这种无人机可以搭载武器,也可以进行侦查任务。或许非常适合印度现在的实际状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MQ-1“捕食者”无人机

不过购买美国货可能并没有印度想的那么简单,因为要涉及多重高技术装备附属的出口问题,比如GPS导航,外挂武器的另购,还有相关技术转让等等。注定不会一番丰顺,不过既然印度已经下定了100亿的决心来提升自己的无人机产业,想必这些困难印度也会尽力去解决,未来印度无人机发展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中国在无人机领域走得太远 印度竟把美国淘汰的无人机当救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苍鹭TP”无人机

2016年印度防务展期间,据以色列武官官证实, 印度于去年向以色列订购了10架“苍鹭TP”武装无人机,并要求快速交付:2016年底,首批无人机将交付印度。以色列航空工业公司(IAI)展出的手册显示,“苍鹭TP”武装无人机是一种中空长航时无人机,具备多功能,可搭载多种载荷。另据印度防务网站4月5日报道,印度空军(IAF)即将接收的“苍鹭TP”中空长航时无人机,可携带超过1000公斤的有效载荷, 可以配备空对地导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大鸦”无人机

此外,据简氏防务周刊报道,为加强在巴基斯坦等周边地区的实时态势感知能力,印度国防部近日又批准了陆军分批采购1800架小型无人机的申请。2015年1月,印度官员曾表示,美国航空环境公司停止生产“大鸦”无人机后,印方工厂将接替该公司完成剩余订单,两国还将联手研制一款升级版“大鸦”无人机。评论认为,印度正在用“市场换技术”的方式培养自己的科研能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印度的国产无人机计划可追溯到1982年印度国防部启动的“自主无人监视平台”概念研究,该无人空中平台1988年正式立项,由印度国防研究和发展组织(DRDO)负责研发,然而由于技术储备不足,项目拖延多年不见成果(2011年勉强向军方交付了四架,截至2015年底,四架无人机也已全部坠毁)。由于传统的武器合作伙伴俄罗斯在无人机领域发展较为缓慢,印度决定求助于“无人机强国”以色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军队装备的ASN-209战术无人机

反观中国,已在无人机领域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成绩。20世纪5、6十年代末的苏联援助时期,“拉-17”无人靶机和MiG-15改型目标无人机援助计划夭折后,中国西北理工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相继研制出了多款侦察无人机。到世纪之交,中国的无人机产业开始加速。除了之前参与的一些航空工程大学外, 无人机的相关研发扩展到了多家从事武器生产的国防企业和机构。这些机构包括中国航空工业公司(中航工业)、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CASIC)、中国航天科技集团(CASC)和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CETC)。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翼龙无人机

过去十年间,中国人民解放军已开发并建成了一批无人机基础设施。无人驾驶技术带来的革命性进步,已成为中国军队转型的象征。以翼龙无人机和彩虹系列无人机为代表,中国的长航时多用途无人机已经出口多国并获得了海外实战经验。与其他几种为人熟知的印度国产装备类似,作为2011-2015年间武器进口位居世界首位的印度来说,短期内印度军队的无人机只能依赖外援。

      打赏
      收藏文本
      1137
      0
      2016/5/13 9:29:36

      热门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7楼 aa1180
      最后一架坠毁的“尼尚特”无人机是在海拔5000米高度执行对中国巡逻军人侦察任务时失事的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是不是我兔使坏哦,不过,看到三锅无人机发展现状,如果两军某支部队在一山相遇,我军放出无人机而对方没有,会是个什么情形啊,到时三锅死了,还会以为中国人能掐会算,事先知道它要来而设伏的,以后再见着中国人就会先喝恒河水了
      那估计 看不到无人机就挂了 恒河水喝多了也不行 三哥想靠神水壮阳也就30秒的事剩下时间就是被吊打

      2016/5/15 17:37:31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淘宝价钱太低,回扣怎么办,所以他们还是会自己研发或者线下购买!

      2016/5/13 11:20:10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6605814
      • 工分:20693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最后一架坠毁的“尼尚特”无人机是在海拔5000米高度执行对中国巡逻军人侦察任务时失事的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是不是我兔使坏哦,不过,看到三锅无人机发展现状,如果两军某支部队在一山相遇,我军放出无人机而对方没有,会是个什么情形啊,到时三锅死了,还会以为中国人能掐会算,事先知道它要来而设伏的,以后再见着中国人就会先喝恒河水了

      2016/5/13 11:05:22
      • 军衔:海军中尉
      • 军号:1391821
      • 工分:9761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9楼 三十而栗
      淘宝价钱太低,回扣怎么办,所以他们还是会自己研发或者线下购买!
      可以根据客户需求更改外观啊,只要改动一下就可以报最新研发啦。

      2016/5/13 11:35:47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9楼 三十而栗
      淘宝价钱太低,回扣怎么办,所以他们还是会自己研发或者线下购买!
      10楼 goph
      可以根据客户需求更改外观啊,只要改动一下就可以报最新研发啦。
      这点伎俩都被你看穿了,你还有没有人性!你让人家怎么吃回扣!

      2016/5/13 13:20:13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2016/5/13 11:16:12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690806
      • 工分:104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3楼 wwt210210
      用啥无人机?喝上两口恒河水,直接就上天了。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你不用和一帮啥也不懂的去辩论,他们根本不知道印度的免费医疗是怎么回事?!免费医疗如此好,为何私立医院在西方蓬勃发展。以他们的理解,西方的私立医院全部应该倒闭。在宣传印度免费医疗时却根本不谈普通看病要预约1周以上,感冒就别去了,基本好了。开个免费的白内障排队7年以后,你还要祈祷你的主刀大夫7年内别出意外,否则谁知道排到几年。啥,你想早点,没问题,掏钱去私立医院,明天就来!加拿大住院是全免费,连护工都医疗埋单,关键点:1,非住院的门诊基本全是自己埋单。2,你能够让住到医院。(西方走的是大病保险,大病全保,小病自己埋单。中国是小病医保,大病核保部分,哪个花钱多个人认为是中国,因为覆盖人群广,收益人群多。)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6/5/14 11:23:23
      • 头像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5210079
      • 工分:1041579 / 排名:40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3楼 wwt210210
      用啥无人机?喝上两口恒河水,直接就上天了。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2016/5/14 10:51:46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其实谁住在中国的周边,那是他最大的幸福,中国人不野蛮,不侵略,不排外,不歧视,不干涉他国内政,因为中国人自古以来就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可惜有些人就是贱,上天给他和中国人做友好邻居的机会,他不要,等到自己山穷水尽了,又羡慕嫉妒恨来了

      2016/5/13 13:37:30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随便你阿三怎么整,不要飞到中国领空就可以。万一掉下来,我们就当你阿三开了第一枪

      2016/5/13 12:11:47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老三你还能干点什么?连一个儿童玩具都搞不好你丫的还能干点什么?

      2016/7/26 12:51:29
      左箭头-小图标

      ......
      73楼 金甲鬼面兽
      你说的这些,我们无法查证,(我甚至都没读完)

      不过关于南方周末,我有另一张图片想跟各位铁友分享。(此图原为爆米花分享,我再上传一次)

      77楼 fanfande
      进医院,尤其是莆田民营医院 ,进去后都被扒层皮!小病说成大病 ,没病说成有病! 病人已经成为猎物!

      这些网络上都曝光过了!

      104楼 丛木成林
      这个文章是说无人机,怎么又扯上莆田系了?你还真能扯啊。
      107楼 fanfande
      这叫 发散思维 !
      112楼 如雷佛祖
      呵,发散思维,发散个屁,无人机都能扯到莆田上,我看你就是妄图转移民众注意力吧,至于目的我就不多说了。
      看到南方周末 呵呵呵 我就不看了 因为我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信的

      2016/7/25 13:23:06
      左箭头-小图标

      印度无人机竟飞中国 传回图像让印军不敢信

      我确实不相信。这就是标题党,铁血现在的帖子真乱七八糟的都出来了。 这个帖子那里体现主题了?

      2016/7/24 23:23:58
      左箭头-小图标

      这无人机知道自己是“狗不理” 包子,想了一下,还是死在国内好,至少有人收尸,在国外的领土上就只有拿去展览的份了!

      2016/7/24 19:04:18
      左箭头-小图标

      ......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73楼 金甲鬼面兽
      你说的这些,我们无法查证,(我甚至都没读完)

      不过关于南方周末,我有另一张图片想跟各位铁友分享。(此图原为爆米花分享,我再上传一次)

      77楼 fanfande
      进医院,尤其是莆田民营医院 ,进去后都被扒层皮!小病说成大病 ,没病说成有病! 病人已经成为猎物!

      这些网络上都曝光过了!

      104楼 丛木成林
      这个文章是说无人机,怎么又扯上莆田系了?你还真能扯啊。
      107楼 fanfande
      这叫 发散思维 !
      呵,发散思维,发散个屁,无人机都能扯到莆田上,我看你就是妄图转移民众注意力吧,至于目的我就不多说了。

      2016/7/24 8:08:54
      左箭头-小图标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2016/6/9 15:41:56
      左箭头-小图标

      ......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73楼 金甲鬼面兽
      你说的这些,我们无法查证,(我甚至都没读完)

      不过关于南方周末,我有另一张图片想跟各位铁友分享。(此图原为爆米花分享,我再上传一次)

      77楼 fanfande
      进医院,尤其是莆田民营医院 ,进去后都被扒层皮!小病说成大病 ,没病说成有病! 病人已经成为猎物!

      这些网络上都曝光过了!

      104楼 丛木成林
      这个文章是说无人机,怎么又扯上莆田系了?你还真能扯啊。
      107楼 fanfande
      这叫 发散思维 !
      发散思维(Divergent Thinking),又称辐射思维,是指大脑在思维时以一中心点呈现的一种扩散状态的思维模式,如“一题多解”、“一事多写”、“一物多用”等方式。也就是说,再怎么发散,也还是要围绕一个中心点的。而你根本就是东拉西扯的扯皮,请别污染了发散思维这个词。

      2016/6/7 18:39:36
      • 军衔:武警少尉
      • 军号:2012795
      • 工分:46625
      左箭头-小图标

      ......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75楼 韵彩之音
      这跟印度造不出无人机有关系?原来印度迟迟造不出无人机是因为印度药价太低啊
      79楼 fanfande
      说实话 我就看不惯 ,自己是个烧煤了还嫌人家长的黑,印度有印度的可取之处!正人先正己!
      105楼 丛木成林
      对哦,别人烧煤了嫌我们黑,甚至是嫌我们白,你就看得惯了,是吧。你说这个世界上其他的国家有可取之处,我认可,至于印度,恒河水还是留给你自己喝吧。再者了,这文章说无人机呢,你怎么又扯到莆田系了呢,看来你是生怕说外国不好,委屈了外国啊,你倒替人家想的周到。
      骚年 ,你太天真了 ! 工作几年了?

      2016/6/7 9:02:20
      • 军衔:武警少尉
      • 军号:2012795
      • 工分:46625
      左箭头-小图标

      ......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73楼 金甲鬼面兽
      你说的这些,我们无法查证,(我甚至都没读完)

      不过关于南方周末,我有另一张图片想跟各位铁友分享。(此图原为爆米花分享,我再上传一次)

      77楼 fanfande
      进医院,尤其是莆田民营医院 ,进去后都被扒层皮!小病说成大病 ,没病说成有病! 病人已经成为猎物!

      这些网络上都曝光过了!

      104楼 丛木成林
      这个文章是说无人机,怎么又扯上莆田系了?你还真能扯啊。
      这叫 发散思维 !

      2016/6/7 9:01:40
      • 军衔:武警少尉
      • 军号:2012795
      • 工分:46625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wwt210210
      用啥无人机?喝上两口恒河水,直接就上天了。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51楼 litang100
      你不用和一帮啥也不懂的去辩论,他们根本不知道印度的免费医疗是怎么回事?!免费医疗如此好,为何私立医院在西方蓬勃发展。以他们的理解,西方的私立医院全部应该倒闭。在宣传印度免费医疗时却根本不谈普通看病要预约1周以上,感冒就别去了,基本好了。开个免费的白内障排队7年以后,你还要祈祷你的主刀大夫7年内别出意外,否则谁知道排到几年。啥,你想早点,没问题,掏钱去私立医院,明天就来!加拿大住院是全免费,连护工都医疗埋单,关键点:1,非住院的门诊基本全是自己埋单。2,你能够让住到医院。(西方走的是大病保险,大病全保,小病自己埋单。中国是小病医保,大病核保部分,哪个花钱多个人认为是中国,因为覆盖人群广,收益人群多。)
      来 你站起来说说 ,为什么现在看一个简单的感冒 需要好几大百,甚至上千的费用?

      你再聊聊魏则西的事件! 再看看网络上曝光的 莆田系医院 !

      假如你还振振有词 ,那么希望你和你的家人未来 变成莆田系的 战利品!

      2016/6/7 9:00:51
      左箭头-小图标

      ......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75楼 韵彩之音
      这跟印度造不出无人机有关系?原来印度迟迟造不出无人机是因为印度药价太低啊
      79楼 fanfande
      说实话 我就看不惯 ,自己是个烧煤了还嫌人家长的黑,印度有印度的可取之处!正人先正己!
      对哦,别人烧煤了嫌我们黑,甚至是嫌我们白,你就看得惯了,是吧。你说这个世界上其他的国家有可取之处,我认可,至于印度,恒河水还是留给你自己喝吧。再者了,这文章说无人机呢,你怎么又扯到莆田系了呢,看来你是生怕说外国不好,委屈了外国啊,你倒替人家想的周到。

      2016/6/7 5:04:36
      左箭头-小图标

      ......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73楼 金甲鬼面兽
      你说的这些,我们无法查证,(我甚至都没读完)

      不过关于南方周末,我有另一张图片想跟各位铁友分享。(此图原为爆米花分享,我再上传一次)

      77楼 fanfande
      进医院,尤其是莆田民营医院 ,进去后都被扒层皮!小病说成大病 ,没病说成有病! 病人已经成为猎物!

      这些网络上都曝光过了!

      这个文章是说无人机,怎么又扯上莆田系了?你还真能扯啊。

      2016/6/7 5:00:39
      左箭头-小图标

      ......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74楼 bikuyu8
      南方周末报都臭大街了你还拿他说事儿呐
      78楼 fanfande
      从头到尾看一遍,然后再比对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99楼 博尔塔拉
      有些人就是想为万恶的莆田系背书,在他们的眼中正恶不分,只要有人批评中国哪些不足或者丑恶的现象(尽管是事实),那就跟戳了他家的祖坟一样跳起来骂街。这种人其实就是邪恶的华奸,比小日本鬼子还要坏。就是他们的这种态度阻碍了中国的法制经济社会等的发展。他们嘴上标榜自己有多爱国,但是他们的所作所为比汉奸有过之而无不及。及其可恶。
      100楼 fanfande
      多问问身边朋友和亲戚 ,好多癌症患者都是买海外癌症药,因为和国内价差太多!有些人就是不面对现实!
      这就对了,因为癌症药多半是外国公司研制的,所以中国的癌症药是要给人家制药公司专利费的啊,印度之所以药便宜,是因为印度不认可外国的专利权,所以不用付专利费,在印度制造这种仿冒药不违法,但印度的这种仿冒药的药效也会打些折扣,一般只有正规药的60%-70%。这同的你说的莆田系没关系。

      2016/6/7 4:57:29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aa1180
      最后一架坠毁的“尼尚特”无人机是在海拔5000米高度执行对中国巡逻军人侦察任务时失事的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是不是我兔使坏哦,不过,看到三锅无人机发展现状,如果两军某支部队在一山相遇,我军放出无人机而对方没有,会是个什么情形啊,到时三锅死了,还会以为中国人能掐会算,事先知道它要来而设伏的,以后再见着中国人就会先喝恒河水了
      当时我军官兵正在海拔5000的地方巡逻,突然前方士兵发现有一白色飞行物体贴着地面向他们驶来,排长当即下令设卡实施拦截,随后拉起了铁丝网,并用石头筑起了高半米,长15米的拦阻墙,随后白色物体直直的撞向铁丝网并最终在半米高的拦阻墙面前被截停了下来。。。。。。。。。。。。。。

      2016/5/31 4:08:47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3039119
      • 工分:20011
      左箭头-小图标

      ......
      73楼 金甲鬼面兽
      你说的这些,我们无法查证,(我甚至都没读完)

      不过关于南方周末,我有另一张图片想跟各位铁友分享。(此图原为爆米花分享,我再上传一次)

      76楼 adamsgx
      图呢?
      81楼 金甲鬼面兽
      回复:印度无人机竟飞中国 传回图像让印军不敢信

      看看吧,略加编辑。

      87楼 adamsgx
      妥妥的打脸··
      98楼 博尔塔拉
      干嘛?想给万恶的莆田系背书?
      莆田系就算了,我坚决反对他们!但是我也坚决反对利用莆田系恶意炒作放大问题,别有用心的人!这类人现在很多很多!

      2016/5/30 16:31:51
      • 军衔:武警少尉
      • 军号:2012795
      • 工分:46625
      左箭头-小图标

      ......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74楼 bikuyu8
      南方周末报都臭大街了你还拿他说事儿呐
      78楼 fanfande
      从头到尾看一遍,然后再比对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99楼 博尔塔拉
      有些人就是想为万恶的莆田系背书,在他们的眼中正恶不分,只要有人批评中国哪些不足或者丑恶的现象(尽管是事实),那就跟戳了他家的祖坟一样跳起来骂街。这种人其实就是邪恶的华奸,比小日本鬼子还要坏。就是他们的这种态度阻碍了中国的法制经济社会等的发展。他们嘴上标榜自己有多爱国,但是他们的所作所为比汉奸有过之而无不及。及其可恶。
      多问问身边朋友和亲戚 ,好多癌症患者都是买海外癌症药,因为和国内价差太多!有些人就是不面对现实!

      2016/5/29 23:34:19
      左箭头-小图标

      ......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74楼 bikuyu8
      南方周末报都臭大街了你还拿他说事儿呐
      78楼 fanfande
      从头到尾看一遍,然后再比对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有些人就是想为万恶的莆田系背书,在他们的眼中正恶不分,只要有人批评中国哪些不足或者丑恶的现象(尽管是事实),那就跟戳了他家的祖坟一样跳起来骂街。这种人其实就是邪恶的华奸,比小日本鬼子还要坏。就是他们的这种态度阻碍了中国的法制经济社会等的发展。他们嘴上标榜自己有多爱国,但是他们的所作所为比汉奸有过之而无不及。及其可恶。

      2016/5/29 22:28:17
      左箭头-小图标

      ......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73楼 金甲鬼面兽
      你说的这些,我们无法查证,(我甚至都没读完)

      不过关于南方周末,我有另一张图片想跟各位铁友分享。(此图原为爆米花分享,我再上传一次)

      76楼 adamsgx
      图呢?
      81楼 金甲鬼面兽
      回复:印度无人机竟飞中国 传回图像让印军不敢信

      看看吧,略加编辑。

      87楼 adamsgx
      妥妥的打脸··
      干嘛?想给万恶的莆田系背书?

      2016/5/29 22:21:36
      左箭头-小图标

      又是标题党回复:印度无人机竟飞中国 传回图像让印军不敢信

      2016/5/24 7:13:52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9楼 三十而栗
      淘宝价钱太低,回扣怎么办,所以他们还是会自己研发或者线下购买!
      10楼 goph
      可以根据客户需求更改外观啊,只要改动一下就可以报最新研发啦。
      别忘了贴上“made in indian"

      2016/5/23 9:57:09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aa1180
      最后一架坠毁的“尼尚特”无人机是在海拔5000米高度执行对中国巡逻军人侦察任务时失事的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是不是我兔使坏哦,不过,看到三锅无人机发展现状,如果两军某支部队在一山相遇,我军放出无人机而对方没有,会是个什么情形啊,到时三锅死了,还会以为中国人能掐会算,事先知道它要来而设伏的,以后再见着中国人就会先喝恒河水了
      85楼 zcyhahazcy
      那估计 看不到无人机就挂了 恒河水喝多了也不行 三哥想靠神水壮阳也就30秒的事剩下时间就是被吊打
      93楼 燕赵游侠
      别扯了,印度技术不过关坠毁的,想把脏水往我们身上泼,你们竟然还主动承认了
      不一定哦!没准的事儿,这种事情没证据谁会承认,就算是咱干下来的,你也得有证据吧 对不?

      2016/5/22 17:14:55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wwt210210
      用啥无人机?喝上两口恒河水,直接就上天了。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91楼 kazama2000
      我们应该理性的看待这个问题,这病是绝症。特效药什么的,我只能说印度应该庆幸这个药“海关不让进”。真能治得好为啥还要自己网上查?公立医院放着有希望的病人不治?这个事件的悲哀在于骗,他告诉你你能只好,给你希望,钱骗走其实治不好,最后人也没了钱也没了。我相信公立医院的医生肯定会有这样的暗示,该吃吃该玩玩。求生本能谁都有,病人只不过是想活,但某些人利用别人的求生本能骗钱,这才是罪恶。
      回49楼,不是原料药的问题,是专利权的问题,中国有专利法,承认外国人的专利权,印度不管这些,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2016/5/22 10:57:29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aa1180
      最后一架坠毁的“尼尚特”无人机是在海拔5000米高度执行对中国巡逻军人侦察任务时失事的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是不是我兔使坏哦,不过,看到三锅无人机发展现状,如果两军某支部队在一山相遇,我军放出无人机而对方没有,会是个什么情形啊,到时三锅死了,还会以为中国人能掐会算,事先知道它要来而设伏的,以后再见着中国人就会先喝恒河水了
      85楼 zcyhahazcy
      那估计 看不到无人机就挂了 恒河水喝多了也不行 三哥想靠神水壮阳也就30秒的事剩下时间就是被吊打
      别扯了,印度技术不过关坠毁的,想把脏水往我们身上泼,你们竟然还主动承认了

      2016/5/22 10:54:31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9楼 三十而栗
      淘宝价钱太低,回扣怎么办,所以他们还是会自己研发或者线下购买!
      没事,可以补交税点然后给他们开张大发票!~

      2016/5/17 18:02:45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wwt210210
      用啥无人机?喝上两口恒河水,直接就上天了。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我们应该理性的看待这个问题,这病是绝症。特效药什么的,我只能说印度应该庆幸这个药“海关不让进”。真能治得好为啥还要自己网上查?公立医院放着有希望的病人不治?这个事件的悲哀在于骗,他告诉你你能只好,给你希望,钱骗走其实治不好,最后人也没了钱也没了。我相信公立医院的医生肯定会有这样的暗示,该吃吃该玩玩。求生本能谁都有,病人只不过是想活,但某些人利用别人的求生本能骗钱,这才是罪恶。

      2016/5/17 15:56:42
      左箭头-小图标

      飞行过程中瞬间坠毁。好含蓄。我喜欢。

      2016/5/17 15:49:43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9楼 三十而栗
      淘宝价钱太低,回扣怎么办,所以他们还是会自己研发或者线下购买!
      10楼 goph
      可以根据客户需求更改外观啊,只要改动一下就可以报最新研发啦。
      也可以根据客户需求更改价格,想加几个0都没问题哦亲!

      2016/5/16 14:37:41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9楼 三十而栗
      淘宝价钱太低,回扣怎么办,所以他们还是会自己研发或者线下购买!
      没关系,可以随意给涨些虚头,涨的价全当回扣

      2016/5/16 1:30:30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3039119
      • 工分:20011
      左箭头-小图标

      ......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73楼 金甲鬼面兽
      你说的这些,我们无法查证,(我甚至都没读完)

      不过关于南方周末,我有另一张图片想跟各位铁友分享。(此图原为爆米花分享,我再上传一次)

      76楼 adamsgx
      图呢?
      81楼 金甲鬼面兽
      回复:印度无人机竟飞中国 传回图像让印军不敢信

      看看吧,略加编辑。

      妥妥的打脸··

      2016/5/15 17:58:58
      • 军衔:武警少尉
      • 军号:2012795
      • 工分:46625
      左箭头-小图标

      ......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73楼 金甲鬼面兽
      你说的这些,我们无法查证,(我甚至都没读完)

      不过关于南方周末,我有另一张图片想跟各位铁友分享。(此图原为爆米花分享,我再上传一次)

      76楼 adamsgx
      图呢?
      81楼 金甲鬼面兽
      回复:印度无人机竟飞中国 传回图像让印军不敢信

      看看吧,略加编辑。

      你这个图的意思 就是 我们应该像美国学习?还是说 美国这样的情况我们要极力避免!?

      2016/5/15 17:57:03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aa1180
      最后一架坠毁的“尼尚特”无人机是在海拔5000米高度执行对中国巡逻军人侦察任务时失事的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是不是我兔使坏哦,不过,看到三锅无人机发展现状,如果两军某支部队在一山相遇,我军放出无人机而对方没有,会是个什么情形啊,到时三锅死了,还会以为中国人能掐会算,事先知道它要来而设伏的,以后再见着中国人就会先喝恒河水了
      那估计 看不到无人机就挂了 恒河水喝多了也不行 三哥想靠神水壮阳也就30秒的事剩下时间就是被吊打

      2016/5/15 17:37:31
      左箭头-小图标

      ......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75楼 韵彩之音
      这跟印度造不出无人机有关系?原来印度迟迟造不出无人机是因为印度药价太低啊
      79楼 fanfande
      说实话 我就看不惯 ,自己是个烧煤了还嫌人家长的黑,印度有印度的可取之处!正人先正己!
      美帝还有短处呢 那妨碍美帝成为超级大国吗?本帖主讲的内容是无人机 而且是个新闻贴

      中国经济上去了 你喷科技不行 中国科技上去了 你说工业制造不行 中国工业制造上去了你说农业不行

      别人讨论中国制造火箭 你喷中国造不了圆珠笔芯的珠子 等中国造出陶瓷笔芯珠子你喷中国大米不好吃

      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放在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里瞎嚷嚷 你乃喷界一朵奇葩

      2016/5/15 14:45:57
      • 军衔:海军中尉
      • 军号:1391821
      • 工分:9761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9楼 三十而栗
      淘宝价钱太低,回扣怎么办,所以他们还是会自己研发或者线下购买!
      10楼 goph
      可以根据客户需求更改外观啊,只要改动一下就可以报最新研发啦。
      68楼 jiubaozhong
      或者再加一个紫外成像功能,价格翻一番,你看,紫外成像功能,米帝都没有啊,这颗球上独一份啊
      你咋那厚道,上个gps带陀螺仪的华强北出的就行了。

      2016/5/15 12:44:19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9楼 三十而栗
      淘宝价钱太低,回扣怎么办,所以他们还是会自己研发或者线下购买!
      其实我也想说大淘宝的

      2016/5/15 10:58:05
      左箭头-小图标

      ......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73楼 金甲鬼面兽
      你说的这些,我们无法查证,(我甚至都没读完)

      不过关于南方周末,我有另一张图片想跟各位铁友分享。(此图原为爆米花分享,我再上传一次)

      76楼 adamsgx
      图呢?
      回复:印度无人机竟飞中国 传回图像让印军不敢信

      看看吧,略加编辑。

      2016/5/15 10:36:51
      左箭头-小图标

      ......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73楼 金甲鬼面兽
      你说的这些,我们无法查证,(我甚至都没读完)

      不过关于南方周末,我有另一张图片想跟各位铁友分享。(此图原为爆米花分享,我再上传一次)

      76楼 adamsgx
      图呢?
      图上有脏话,应该是让小编删了

      2016/5/15 10:29:04
      • 军衔:武警少尉
      • 军号:2012795
      • 工分:46625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wwt210210
      用啥无人机?喝上两口恒河水,直接就上天了。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75楼 韵彩之音
      这跟印度造不出无人机有关系?原来印度迟迟造不出无人机是因为印度药价太低啊
      说实话 我就看不惯 ,自己是个烧煤了还嫌人家长的黑,印度有印度的可取之处!正人先正己!

      2016/5/15 9:50:25
      • 军衔:武警少尉
      • 军号:2012795
      • 工分:46625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wwt210210
      用啥无人机?喝上两口恒河水,直接就上天了。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74楼 bikuyu8
      南方周末报都臭大街了你还拿他说事儿呐
      从头到尾看一遍,然后再比对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2016/5/15 9:48:28
      • 军衔:武警少尉
      • 军号:2012795
      • 工分:46625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wwt210210
      用啥无人机?喝上两口恒河水,直接就上天了。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73楼 金甲鬼面兽
      你说的这些,我们无法查证,(我甚至都没读完)

      不过关于南方周末,我有另一张图片想跟各位铁友分享。(此图原为爆米花分享,我再上传一次)

      进医院,尤其是莆田民营医院 ,进去后都被扒层皮!小病说成大病 ,没病说成有病! 病人已经成为猎物!

      这些网络上都曝光过了!

      2016/5/15 9:46:47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3039119
      • 工分:20011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wwt210210
      用啥无人机?喝上两口恒河水,直接就上天了。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73楼 金甲鬼面兽
      你说的这些,我们无法查证,(我甚至都没读完)

      不过关于南方周末,我有另一张图片想跟各位铁友分享。(此图原为爆米花分享,我再上传一次)

      图呢?

      2016/5/15 9:24:49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wwt210210
      用啥无人机?喝上两口恒河水,直接就上天了。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这跟印度造不出无人机有关系?原来印度迟迟造不出无人机是因为印度药价太低啊

      2016/5/15 9:05:27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712863
      • 工分:710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wwt210210
      用啥无人机?喝上两口恒河水,直接就上天了。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南方周末报都臭大街了你还拿他说事儿呐

      2016/5/15 8:35:20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wwt210210
      用啥无人机?喝上两口恒河水,直接就上天了。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70楼 fanfande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你说的这些,我们无法查证,(我甚至都没读完)

      不过关于南方周末,我有另一张图片想跟各位铁友分享。(此图原为爆米花分享,我再上传一次)

      2016/5/15 1:57:02
      左箭头-小图标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给印度一个机会:链接、、、淘宝。关键词:无人机。

      2016/5/15 1:28:35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aa1180
      最后一架坠毁的“尼尚特”无人机是在海拔5000米高度执行对中国巡逻军人侦察任务时失事的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是不是我兔使坏哦,不过,看到三锅无人机发展现状,如果两军某支部队在一山相遇,我军放出无人机而对方没有,会是个什么情形啊,到时三锅死了,还会以为中国人能掐会算,事先知道它要来而设伏的,以后再见着中国人就会先喝恒河水了
      当时中国巡逻队所处的位置海拔超过5000米,而印度无人机设定巡航高度为5000米,所以直接撞地了......

      2016/5/14 23:11:46
      • 头像
      • 军衔:武警少尉
      • 军号:2012795
      • 工分:4662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wwt210210
      用啥无人机?喝上两口恒河水,直接就上天了。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作者:整理 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口述 邱健钦

      “咨询师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

      “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三名医生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011年5月,作为厦门市引进的高级人才,拥有主任医师职称的邱健钦从某三甲医院辞职,以院长助理兼整形美容科主任的身份加盟厦门眼科中心集团旗下的新开元医院,并一度成为后者重点“包装”的专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一家“莆系”医院。

      四年后,因为一次“私自带病人回家”事件,邱健钦与妻子双双被医院开除。在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均获胜之后,他和妻子却被医院举报涉嫌伪造公章。

      2016年5月初,因病取保候审的邱健钦几次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他披露了新开元医院的种种乱象,自言因不愿同流合污而遭打击报复,并对自己的四年经历作了梳理和反思。

      以下是邱健钦的口述。对于部分重要事实,南方周末记者进行了独立调查核实。

      美容与整形

      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

      离开原来医院的原因,应该从医学美容行业说起。公立医院本来是没有这个科室的,正规的叫法是整形科,最初也只有很少的三甲医院像北京协和、上海九院等才有。

      后来莆田人涉足以后,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医疗美容变成了一块“肥肉”。在我所从事的医疗美容行业,差不多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莆系”的。

      于是有的公立医院也开始成立整形美容科,有的把原来的烧伤科改名。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从做烧伤整形转型做美容手术的。国内像我这种年纪的,有一半以上从烧伤整形转过来。我们都是有外科基础的。我是中华医学会福建整形与美容分会常委。在民营医疗机构,有我这样资历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2002年,我当上了科主任。当时公立医院面向市场改革,科室创收与医务人员奖金相挂钩。但医院重视大科室,小科室日子就比较难过。我们医院的烧伤科与整形科原来在一块,后来分开了。因为效益差,烧伤科本来是要撤掉的,但省里面要求一个市一定要有一个烧伤科,所以又重新合起来,叫烧伤整形科。在我当科主任之前,科室领了几年的“扶贫奖”。科室收不抵支,按规矩是没有奖金的。于是每个月发150元作为安慰,这个就叫“扶贫奖”。所以换个角度看,正是因为公立医院不想发展一些小科室,才让莆系“茁壮成长”起来。

      我对“莆系”最初的了解,也是从性病游医开始的。公立医院的医生,对游医基本都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平衡。比如医疗美容,起初的时候,我们正规医生做一个双眼皮五十块。人家那么臭的医生,做一下一两千块。开会时总是议论这些。

      后来做医疗美容的民营机构越来越多,宣传得也非常厉害。经常碰到这种情况:有的顾客到我们这边来了之后,又被吸引到厦门去做。就觉得很无奈。他们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专门做那个的,公立医院不是专科做整形美容的。

      我在科主任任上,曾实行过多劳多得的分配体制,但只搞了几个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为什么?公立医院的大锅饭永远无法打破。科室二十多个人,真正干活的就是我,还有一个主治医生。我都是哄着他的,他若不干我就会很累。但是在我走半年前,他义无反顾地辞职了,到了厦门。我说你实际上已经是二把手了,收入就比我低一点。为什么辞职啊?后来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对药品回扣管得太严的缘故?反正他一走,对我的打击比较大。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一个同学的太太,跟(厦门)眼科中心的业务院长认识。他们在闲聊当中,说他们开了一个新医院,要招聘一个整形外科主任。拿到我的电话后,他马上打给我。当时我还在西安进修。他说你直接到厦门来,我给你订机票了。讲了一些好的条件,说我们这个医院要做以整形美容为主的医院,我就没拒绝。

      到厦门之后,老板亲自跟我谈,讲得天花乱坠,把我进修的费用和往返路费也都报了。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过去。我跟医院签了十年合同,我老婆签了二十年,她原来是我那所医院的主管护师。

      莆系老板大都很低调。但新开元医院的老板就不一样。他行事张扬,频频在媒体上露面,经常参加一些慈善活动。我认为这代表了莆系一种更为高级的模式。从某些方面看,他仍是莆系,但另一些方面又跟传统莆系完全不同。

      邱健钦所说的老板叫苏庆灿,莆田仙游人。在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员名单上,苏是排名第二位的常务副理事长。2004年,借助一次改制机会,原本做贸易行业的苏庆灿,用一个让业内深感惊讶的低价格,成功控股当时已经名声在外的三甲公立专科医院——厦门眼科中心。后来又与厦门大学合作,使其成为厦门大学附属医院。

      南方周末记者在厦门随机访问发现,多数市民并不知晓,厦门眼科中心早已变为一所民营医院。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苏庆灿成立了“厦门眼科医院集团”(现“华厦眼科医院集团”),在全国各地迅速扩张,据官网称目前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正筹备上市。

      邱健钦所工作过的厦门新开元医院,是苏庆灿于2010年新开办的一所二级综合性医院,由于紧挨着厦门眼科中心,被称为后者的“姐妹医院”。

      2011年6月3日的《厦门商报》上,刊登了邱健钦加盟的消息。报道的开头是:“近日,闽南整形界盛传一个消息,闽南籍整形泰斗邱健钦教授加盟厦门新开元医院,引发了业内人士及鹭岛爱美人士的广泛关注。”1 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莆田商人苏庆灿担任董事长的华厦眼科医院集团,旗下已有四十余家医疗机构。(CFP/图)

      “挂证”与“业绩”

      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开业没多久。用的是公家的地方,公家的房子,很便宜租下来的。第一天上班时我就傻了。真的是乱七八糟。急救车、氧气袋没有,甚至连治疗盘也都没有。治疗盘是我们外科医生必备的,里面有敷料、镊子还有肾上腺素,防备病人发生过敏性休克。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抢救设施,一个门诊部都得有。

      我在公立医院当了七八年科主任,公立医院对医院安全要求非常严格,有15项核心制度。可是在新开元,当时可以说一项也没有。

      后来知道,这虽然是一所二级医院,但真正的临床科室仅有四个:整形美容科、妇产科、体检科和口腔科。其他一些科室,比如“手外科”,是包给外人做的。另外还有一些房间租给了美容院,实际上美容院是不能做医疗美容业务的。

      一所二级医院,就那么四个是正牌的本科毕业的医生。其他要么是退休返聘的,要么是“挂证”的。

      “挂证”指的是民营医院为规避卫生部门监管采取的一种手段。南方周末记者从专业人士处了解到,因为政府对开办医疗机构有医生数量方面的要求,但民营医院却普遍存在医生人手不足问题,因此会花钱租用其他医院医生的医师证,并让其从原来所在医院变更注册到自己的医院,以通过卫生部门的验收。但该医生只是“挂”在这里,本人仍在原单位上班,只是在卫生局校验时过来应付一下。

      在厦门,租一套医师证的市场行情是每个月1万元到3万元之间。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以《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影子医生”调查》为题,做过一次相关报道。其中也涉及新开元医院。当时该医院一名医生的医师注册信息被“挂”在了厦门天使妇产医院。后者是苏庆灿刚刚买下的一所医院。

      据南方周末记者调查,新开元医院的医生数量本身也严重不足。该院在2014年下半年面临卫生部门校验时,以“工作调动”的形式,向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借”了张自立、蔡良奇、张丽娟等三名医生。三人于同一天从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变更至新开元医院,两个月后,又于同一天变更回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据其中一位医生透露,他对这一过程并不知情,当时说是要到新开元医院多点执业,而不是调到新开元医院工作。在这三名医生的变更注册材料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新开元医院法定代表人苏庆灿和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姜杰的印章或签名。

      虽然对医院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但我想既然来了,那么就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它慢慢走向正轨。但实际上不可能。

      老板是把做“百年老店”一直挂在嘴上,可一给中层干部开会,就是强调业绩。实际上除了业绩,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考核。科主任、营销人员的业绩压力都很大,常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眼科中心有几个科,主刀医生不过三五个,年业绩可以做到一个亿,就是在种种压力下做出来的。

      新开元刚开业时,有个医生迫于业绩压力,把朋友的小孩介绍到医院,让韩国医生做美容手术,结果手术失败,美容变成了毁容。到现在事情还没了结。

      我是院长助理兼整形外科主任,但实际就是个干活的,收入与业绩直接挂钩,提成在5%-8%之间。完成的越多提成比例越高。普通医生和咨询师也是这样。

      这样一种机制,就把人性的恶充分调动起来了,他们简直就是逼良为娼。于是咨询师就努力忽悠,千方百计把顾客哄过来,口头禅就是“你有病,得治,得花钱”。内科医生拼命开药,外科医生拼命做手术。病源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院内院外,介绍病人都有返点,一般是医疗费总额的15%至30%之间,在莆系中这不算高。

      据央视报道,2014年12月1日,因麻醉师人手不足,厦门的彭女士在厦门天使妇产医院结扎时出现意外,最终死亡。节目中曝光了一份该医院的“计生介绍提成标准”。其中结扎手术的收费标准是2500元,经办人可得到200元的提成,“计生办”能获得医疗收入的10%。值得一提的是,庞女士正是经镇计生办介绍跨地区去天使妇产医院做的结扎。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该事件被曝光后4个月,天使妇产医院更名为“厦门和美家妇产医院”,仍归苏庆灿所有。

      按照老板原来给的政策,每个月完成100万元的业绩,我的年收入就能拿到100万。按公立医院的算法,我既然是科主任,那么整个科室的业绩都算我的。但来了之后才知道只算我个人做的手术,其他人的都不算。所以不可能完成100万,一定要完成的话,只有搞歪门邪道,比如用假药、开不该开的刀。我对这些都是抵触的,也不敢做。

      整形外科就两个正式医生,还分整形1和整形2。老板大概是想用这种办法刺激我们多做业绩。

      我按公立医院时的习惯,一直讲应该重视技术。他们说没关系,只要是医生,能做、敢做、会做就行。有医疗纠纷不要紧,专门有个客服部处理这个,会跟你磨的。莆系对付医疗纠纷是有一套的,最后无非是赔钱。如果事情太大,他就卖掉,张三卖给李四,李四来了,你再找他一点理由都没有了,顾客就不了了之了。之后说不定张三又回来了。

      开始我对这种环境是完全无法适应的。毕竟在公立医院待了二十多年,做医生的底线还是有的。后来慢慢会适应一些。比如做双眼皮手术,我只负责技术就好了,至于收两千还是两万块我也不管,只在手术台上按我的医疗规程来做就是了。1 据邱健钦透露,这位做隆鼻术的患者实为新开元医院的一名职工,林小洁是其化名。括弧里的三个名字是用来“套保”的医保卡卡主。(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套保”与“博饼”

      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

      我刚来的时候,新开元医院一个月的业绩不过100万。后来有了医保之后,就蹭蹭往上走。等到离开时有四五百万了。这中间的一个奥妙就是“套保”。

      具体怎么做?比如你医保户头上有很多钱,但不生病不住院就拿不出来用。还有个人账户上有,随时可以刷卡。还有进入统筹的,就更容易刷了。比如你的身体很健康,但卡上积累了几万块钱,你过来美容,美容是刷不了医保的。就按三千块的医保套餐给你刷。双眼皮也好,玻尿酸,到时候给你置换。

      比如是1000块钱的美容手术。它就套成200多的体检,加一个小肿物切除,换药几次,就一千块了。三千块的话就有另外一种算法。医保还没开通,各种套餐就设计好了。比如你做的是抽脂,病历上可能写的是急性阑尾炎。做双眼皮,病历上可能写“麦粒肿”手术。它做得很像,就像一个人真的来看病了。

      因为自己的医保卡不够刷,医院也鼓励顾客借卡来刷。你看(手指一张治疗收费单),像这种写两个名字的,就是借别人的医保卡来刷的。一个是真正来消费的顾客的名字,一个医保卡上的名字。比如张三是我,我是拿着李四的卡来刷的。写在前面的是张三,括号里的是李四,也可能是反过来。

      这张写的是“隆鼻补交”。什么意思?就是一次不能套刷太多医保,所以要分批套刷。后面再套时就是“补交”。比如隆鼻需要一万块,一次只能刷三千多。那也就是(刷)三四次。为了方便,顾客的医保卡经常就放在医院,一个咨询师最多时口袋里有二十几张卡。

      医院往往也会“吃”那些刷医保卡的顾客,这样医保就更吃亏。比如有的手术明明现金3000就够了,用医保的话可能要6000多。

      新开元医院因为小,“套保”的总额可能不会很大,眼科中心更厉害。所以国家投入的钱就这样被套走了。

      邱健钦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数十张新开元医院的治疗单,其中有一半以上写有多个姓名。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暗访了新开元医院未经批准所设立的一个分部。一位以医生身份接待记者的女咨询师承认,美容项目以前一直是可以用医保卡的。但最近不行了。

      套刷医保这么严重,我不相信有关部门一点不知道。实际上也有人举报过,也来查过,但好像没太大影响。因为老板有“关系”。在这方面,他可以说把莆系的特点发挥到极致了。

      每年过年过节,只要跟医院有一丝关系的部门,他都要安排人去打点。不同层次的人员有不同层次的沟通对象。我也参与过,接触的是卫生部门。所谓“打点”,主要就是送卡。再就是中秋博饼,其实就是变相的行贿受贿,而且一玩就是一个月。经常是由老板做东,有关部门的领导参加。我参加过一次,最差的“一秀”也是1000块的购物卡。一桌玩下来起码要十几万。我们本院职工是陪衬,抽中的奖项除了“一秀”自己可以拿,其他的回头都要交回去。这种活动一直到十八大之后才不搞了。

      博饼是闽南过中秋节时的一种民俗。按照科举制度的头衔,设有“状元”(1个),“对堂”(2个),“三红”(4个),“四进”(8个),“二举”(16个),“一秀”(32个)等不同档次的奖品,然后通过掷骰子赌运气,根据骰子的不同组合对应相应的奖品。1邱健钦曾经是新开元医院重点“包装”的专家。(受访者供图/图)

      开除与诉讼

      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在新开元医院的四年,因为始终无法适应,我多次想过要离开。但一直不敢走,不敢走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害怕得罪老板,担心以后没办法在厦门再吃这碗饭。以我四年来的观察,他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后来在我身上也得到了应验。

      2015年4月有一天,当时我还在外地,医院总经理突然打来电话,说老板要开除我,让我赶紧回医院一趟。后来才知道,不仅是开除我一个,连我老婆也要一起开。

      开除我的表面原因,说我私下带顾客到家里打针,违反了公司纪律。根本没这回事。真正的原因,我想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业绩上不去,工资支出又高。我的保底工资是3.5万。再一个,我老是指出医院的不规范,可能也让老板恼火。我记得好像是在2013年,他打电话来把我骂了有半个小时。后来我就不去开会了。

      听到要被开除时,我其实是松了一口气。我本来就不想干了,我以为,既然你要开我,那就不可能再卡我了。

      但其实不是。医院虽然口头上说开除我,实际上也不让我们上班了。但没有任何的书面通知,也不还我的医师证。我的证一进医院时就被收走了。后来是我老婆找机会“抢”回来的。另外就是欠我们三个多月的工资。

      没办法,我们只能打官司。劳动仲裁和一审判决我们都赢了,不仅让医院支付拖欠的工资,还因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让它支付给我们赔偿金。加起来一共27万多元。我想就是因为这个把老板彻底惹火了。医院又提起了上诉。以前也是这样,大部分离职员工都被欠工资,如果有人打官司,医院就会穷尽所有法律程序,耗尽你的精力。

      邱健钦与新开元医院劳动争议纠纷一审判决书显示,新开元医院曾指邱健钦“多次将病患带到家中诊疗;存在非法行医和非法销售药品主其他职务侵占行为”,且系“自行提出辞职”。但法院均未采信。

      南方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涉及新开元医院或厦门眼科中心的多起劳动争议纠纷,虽然多数是职工胜诉,但判支付工资最多者也不到5万元,有的在院方提起上诉后二审改判,职工所获补偿进一步缩水。

      离开新开元医院之后,我去另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应聘上班。但没几个月,老板就让离开,意思是我不该跟新开元医院打官司。后来又去了第三家单位,结果原医院的人又去拜访新老板,明说不要用我。新老板不是莆系,没有听他的,但也是很害怕。

      4月8日,我突然接到医院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过去一趟。结果到了就被刑拘,说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伪造公章,涉嫌犯罪。我说所有手续都是我老婆帮我办的,又把我老婆叫过去拘留,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出来。因为这事,我办好的变更手续也被卫生局撤销了。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执业变更登记表”上盖的新开元医院公章是假的。新开元医院在我今年一审胜诉之后,到派出所报案说我伪造公章。这完全是栽赃陷害。因为本来就是医院要开除我,给我办理离职手续是理所应当的。就算是医院卡我,拒绝盖章,对我变更执业地点其实关系并不大,我们不可能蠢到伪造公章的地步。而且盖章之前新开元医院医务科长已经签了字,盖章只是例行程序。只是因为当时管公章的人不在,过后我老婆才又去盖的。如果公章确实是假的,那也很可能是新开元医院自己伪造的,派出所更应该查新开元医院,为什么只拘留我们夫妻?

      新开元医院总经理曾珍宝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邱健钦确曾是新开元医院的院长助理,已经离职,原因是私自带病人出去打“玻尿酸”,集团直接处理,“连我都被连带了”。因为邱的职位比较高,公司想“好聚好散”,所以没有出处分决定。是邱告到法院说公司非法开除他。至于邱私自带病人出去打针的事情是否属实,曾称证人已经出庭作证,一审法院也已认定(判决书显示这并非事实)。

      至于邱和妻子“私刻公章”一事,曾珍宝说,因为邱健钦与医院有纠纷,“我们不会给他盖公章”,但在今年春节过后发现邱有了新单位,“把广告做到了我们家门口,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才捅出来(指向警方报案)”,“要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曾珍宝承认医院存在医生收入与业绩挂钩的现象。并说因为业绩一直没做起来,他印象中邱健钦从来没有拿到过绩效奖金。

      对于套用医保一事,曾珍宝称该医院的医保都是实时监控的,如果有违规,医保那边会“自动预警”。

      对于“博饼”活动,曾珍宝说有了八项规定后,只是各科室自己组织,不存在邀请外面人参加的问题。“院领导都不参加,何况外面的人?”

      南方周末记者多次联系苏庆灿本人,其手机一直未能接通。

      2016/5/14 23:05:22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9楼 三十而栗
      淘宝价钱太低,回扣怎么办,所以他们还是会自己研发或者线下购买!
      10楼 goph
      可以根据客户需求更改外观啊,只要改动一下就可以报最新研发啦。
      或者再加一个紫外成像功能,价格翻一番,你看,紫外成像功能,米帝都没有啊,这颗球上独一份啊

      2016/5/14 20:04:39
      左箭头-小图标

      三哥你家无人机的线太细了,怎么也要用4股的风筝线呀!!!

      2016/5/14 19:48:15
      左箭头-小图标

      肯定没擦神油啊

      2016/5/14 19:23:30
      左箭头-小图标

      感觉印度人总是太心急,又不是说马上会暴发战争。这么一个大国,又有核武器,战争是轻易打不起来的。

      自己已经生产出无人机了,进一步加强研发生产就行了嘛,一步一步来慢慢走上良性循环。买别国的自己科研团队军工生产企业不是得解散?那样的话自己就永远都只能外购了,恶性循环啊,以后军工产品全靠进口,这么大一国家谈何自强。

      2016/5/14 19:17:08
      左箭头-小图标

      无人机看似没有没有太多高科技含量 其实内容多多

      2016/5/14 18:09:20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1326966
      • 头衔:剑士无衣
      • 工分:3389
      左箭头-小图标

      阿三的标准高啊 ,不研究个百八十年怎么好意思用啊?

      2016/5/14 17:38:54
      • 军衔:中国海军少校
      • 军号:1897056
      • 头衔:不会游泳的海军
      • 工分:46837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wwt210210
      用啥无人机?喝上两口恒河水,直接就上天了。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印度的药便宜,那是用全民做“小白鼠”的代价换回来的。

      印度自己没什么医药研发水平,是全球的各大药厂在印度落户。研发新药出来,就默许印度贴上自己国家的商标低价在国内出售,观察完疗效后,在用医药商的商标来全球销售。懂了?

      2016/5/14 16:53:53
      左箭头-小图标

      不过购买美国货可能并没有印度想的那么简单,因为要涉及多重高技术装备附属的出口问题,比如GPS导航,外挂武器的另购,还有相关技术转让等等。注定不会一番丰顺,不过既然印度已经下定了100亿的决心来提升自己的无人机产业,想必这些困难印度也会尽力去解决,未来印度无人机发展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一番丰顺?????这词从哪找出来的回复:印度无人机竟飞中国 传回图像让印军不敢信

      2016/5/14 15:59:30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393849
      • 工分:69879
      左箭头-小图标

      根据这段描写:“…… 因为根据印度开发部门介绍,这种无人机是设计时已经考虑到突然失去联络或者操作人员失误的问题,一旦发生会自动转入平飞状态,可仍然最终还是坠毁了。”

      是不是兔子在实验“看死你”必杀技?

      2016/5/14 15:52:41
      • 军衔:空军少校
      • 军号:3565922
      • 头衔:腹黑流氓兔
      • 工分:39996
      左箭头-小图标

      我觉得阿三完全有可能以单价数亿美元购买X国的无人机,并且声称只有印度才能拿到这么便宜的价格。太划算了~~亲!

      2016/5/14 15:25:05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wwt210210
      用啥无人机?喝上两口恒河水,直接就上天了。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53楼 辛雨峰
      印度的药品研发水平在世界上是数得着的,我们在一些方面可以笑印度,但不能盲目乐观。

      印度并不是没有高技术人才,中国搞得是全民教育,比如说中国和印度两家都有十口人,都有十元钱教育基金,中国将十元钱的教育基金都尽量平均给这十个人使用,这十个人脑子好的可以考A+笨点的能考A或者B,但印度因为种姓等原因,他们把十元钱的教育费用给一个或者两个人使用,所以除非这一个或两个笨到家了,考A+的几率很高,至于其他的那些人,他们也做不了研究。

      现阶段我们和美帝争老大的位置,毛子在前面顶了那么多年,大胡子给我们又争取了十年时间,但我们觉得我们还是有些过早的面对面美帝,虽然他遏制中国的政策从没改变,但当我们直接面对美帝,以前的许多东西都要改变了,低端制造业正在从中国退出,但我们真的有那么多岗位给原来从事这些工作的人吗?无论怎么说,那些低端产业曾经解决了很多人的就业问题,而现在这些产业在向印度等国家转移,所以莫迪那么有底气也不是没道理。他们在高端有份额,低端正在进入,而我们现在仅仅处于不高不低,最多也就中端,莫迪让底层的民众生活好了,他们的凝聚力就高,而我们那些曾经做低端产业的低学历人员,他们的生活可能会下降,从奢入俭难啊。

      研发?直接说代工吧~其他懒的讲的~如果印度是一个医疗大国~~尼玛卫生那么差~

      2016/5/14 15:16:24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wwt210210
      用啥无人机?喝上两口恒河水,直接就上天了。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恒河水不用花钱,随便喝啥病都能治疗。连排队预约都不用。

      2016/5/14 14:57:11
      左箭头-小图标

      如果不是无人机,恐怕印度又多了几个寡妇。自己研发太费劲,直接找中国玩具厂的产品就能玩足技术需求

      2016/5/14 13:54:16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2415740
      • 工分:726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wwt210210
      用啥无人机?喝上两口恒河水,直接就上天了。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49楼 wwt210210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印度的药品研发水平在世界上是数得着的,我们在一些方面可以笑印度,但不能盲目乐观。

      印度并不是没有高技术人才,中国搞得是全民教育,比如说中国和印度两家都有十口人,都有十元钱教育基金,中国将十元钱的教育基金都尽量平均给这十个人使用,这十个人脑子好的可以考A+笨点的能考A或者B,但印度因为种姓等原因,他们把十元钱的教育费用给一个或者两个人使用,所以除非这一个或两个笨到家了,考A+的几率很高,至于其他的那些人,他们也做不了研究。

      现阶段我们和美帝争老大的位置,毛子在前面顶了那么多年,大胡子给我们又争取了十年时间,但我们觉得我们还是有些过早的面对面美帝,虽然他遏制中国的政策从没改变,但当我们直接面对美帝,以前的许多东西都要改变了,低端制造业正在从中国退出,但我们真的有那么多岗位给原来从事这些工作的人吗?无论怎么说,那些低端产业曾经解决了很多人的就业问题,而现在这些产业在向印度等国家转移,所以莫迪那么有底气也不是没道理。他们在高端有份额,低端正在进入,而我们现在仅仅处于不高不低,最多也就中端,莫迪让底层的民众生活好了,他们的凝聚力就高,而我们那些曾经做低端产业的低学历人员,他们的生活可能会下降,从奢入俭难啊。

      2016/5/14 12:27:45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352526
      • 工分:6593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wwt210210
      用啥无人机?喝上两口恒河水,直接就上天了。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下是生病你去印度吧!愿意吗?

      2016/5/14 12:24:38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690806
      • 工分:104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wwt210210
      用啥无人机?喝上两口恒河水,直接就上天了。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你不用和一帮啥也不懂的去辩论,他们根本不知道印度的免费医疗是怎么回事?!免费医疗如此好,为何私立医院在西方蓬勃发展。以他们的理解,西方的私立医院全部应该倒闭。在宣传印度免费医疗时却根本不谈普通看病要预约1周以上,感冒就别去了,基本好了。开个免费的白内障排队7年以后,你还要祈祷你的主刀大夫7年内别出意外,否则谁知道排到几年。啥,你想早点,没问题,掏钱去私立医院,明天就来!加拿大住院是全免费,连护工都医疗埋单,关键点:1,非住院的门诊基本全是自己埋单。2,你能够让住到医院。(西方走的是大病保险,大病全保,小病自己埋单。中国是小病医保,大病核保部分,哪个花钱多个人认为是中国,因为覆盖人群广,收益人群多。)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6/5/14 11:23:23
      • 头像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5210079
      • 工分:1041579 / 排名:40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wwt210210
      用啥无人机?喝上两口恒河水,直接就上天了。
      48楼 fanfande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你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差距?是原料药的价格。原料药为什么国内生产的少了,剧毒。人家卖到中国当然贵了。你说的二百元和两万,估计你对医药还不了解,是有差距,但是没有这么大。再说,你把莆田系和中国联系起来,感觉真没必要。大家为什么知道莆田系?因为媒体的揭露,政府也在处理。所以说,我更相信一个有错必究的政府。在印度,连种族制度都无法消除,还那么让人羡慕?其实,中国是开放的,有羡慕民主政府的,政府不会阻拦,可以去啊,也许恒河水的水质更好,印度的女人更有安全感, 这在有些人士的眼里,中国都没有。不说了,上厕所去。

      2016/5/14 10:51:46
      • 军衔:武警少尉
      • 军号:2012795
      • 工分:46625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wwt210210
      用啥无人机?喝上两口恒河水,直接就上天了。
      不要人云亦云 , 癌症"救命药"差价巨大:中国2万元 印度200元。要生病去印度吧—— 再回头看看国内莆田系 ,心凉了半截

      2016/5/14 10:32:20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355326
      • 工分:1178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aa1180
      最后一架坠毁的“尼尚特”无人机是在海拔5000米高度执行对中国巡逻军人侦察任务时失事的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是不是我兔使坏哦,不过,看到三锅无人机发展现状,如果两军某支部队在一山相遇,我军放出无人机而对方没有,会是个什么情形啊,到时三锅死了,还会以为中国人能掐会算,事先知道它要来而设伏的,以后再见着中国人就会先喝恒河水了
      38楼 1懒龙
      印度人是不信能掐会算的,三哥只信神牛,神牛,神牛懂吗,三哥会说中国有神牛我们打不赢回复:印度无人机竟飞中国 传回图像让印军不敢信
      46楼 zwmimiai
      发帖不要说方言,神油跟我一起读 shen you
      你还没见国印度神牛吧,那赶紧喝碗恒河水就懂了

      2016/5/14 10:03:17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aa1180
      最后一架坠毁的“尼尚特”无人机是在海拔5000米高度执行对中国巡逻军人侦察任务时失事的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是不是我兔使坏哦,不过,看到三锅无人机发展现状,如果两军某支部队在一山相遇,我军放出无人机而对方没有,会是个什么情形啊,到时三锅死了,还会以为中国人能掐会算,事先知道它要来而设伏的,以后再见着中国人就会先喝恒河水了
      38楼 1懒龙
      印度人是不信能掐会算的,三哥只信神牛,神牛,神牛懂吗,三哥会说中国有神牛我们打不赢回复:印度无人机竟飞中国 传回图像让印军不敢信
      发帖不要说方言,神油跟我一起读 shen you

      2016/5/14 9:59:47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30楼 wanghaisan
      而且是顺丰包邮!
      36楼 龙戟
      印度木有顺丰快递
      你知道得太多了!

      2016/5/14 9:39:46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6605814
      • 工分:20693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aa1180
      最后一架坠毁的“尼尚特”无人机是在海拔5000米高度执行对中国巡逻军人侦察任务时失事的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是不是我兔使坏哦,不过,看到三锅无人机发展现状,如果两军某支部队在一山相遇,我军放出无人机而对方没有,会是个什么情形啊,到时三锅死了,还会以为中国人能掐会算,事先知道它要来而设伏的,以后再见着中国人就会先喝恒河水了
      31楼 liutao1494
      如果是在平原地带事实战术侦查(依据印度方面的说法是针对中国巡逻单位的战术级侦查活动),那么靠个地面站足矣。

      但就冲着藏南地带的我方一侧的那种及其操蛋的地貌特征,没有直接空中指挥控制或空中信号中继,想要在复杂地貌实现对5000米中空无人机的可靠控制连想都不要想的。

      我是绝对不会相信印度人会动用空中预警机对战术侦查无人机进行中远程控制的,因此技术上来说印度人这不过是在跟中国人示威——你有的我也有。

      不过,在和平状态下对假想敌事实侦查是一回事,在交战状态下的复杂电磁环境下事实侦查并实现可靠信息联通又是另外一回事。

      就算我是个印度人,看到这信息我心中也有非常多的问号。

      有个前提啊,你要是一个聪明的三锅,才会在心里打问号的回复:印度无人机竟飞中国 传回图像让印军不敢信

      2016/5/14 7:31:15
      左箭头-小图标

      印度人只适合做做模型玩,实物就免了吧!

      2016/5/14 5:31:35
      左箭头-小图标

      1亿人口?12亿牲口?老夫听不懂呀!

      2016/5/14 3:19:10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9楼 三十而栗
      淘宝价钱太低,回扣怎么办,所以他们还是会自己研发或者线下购买!
      买回来 刷漆 改成自己的名号 不是就能大价钱报账了

      2016/5/14 2:10:20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819741
      • 头衔:真理全人类的砝码
      • 工分:250420 / 排名:6287
      左箭头-小图标

      先用反隐身雷达执勤,再用极光枪照它两秒。应该成功!

      2016/5/14 1:45:10
      左箭头-小图标

      写得那么轰轰烈烈,在印度,有人机和无人机,都是日常消耗品,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2016/5/14 1:00:27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355326
      • 工分:1178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aa1180
      最后一架坠毁的“尼尚特”无人机是在海拔5000米高度执行对中国巡逻军人侦察任务时失事的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是不是我兔使坏哦,不过,看到三锅无人机发展现状,如果两军某支部队在一山相遇,我军放出无人机而对方没有,会是个什么情形啊,到时三锅死了,还会以为中国人能掐会算,事先知道它要来而设伏的,以后再见着中国人就会先喝恒河水了
      印度人是不信能掐会算的,三哥只信神牛,神牛,神牛懂吗,三哥会说中国有神牛我们打不赢回复:印度无人机竟飞中国 传回图像让印军不敢信

      2016/5/14 0:38:09
      左箭头-小图标

      印度人没有长久的坚持性格能买的自己最好不制造。这就是印度军工产业永远需要依靠国际市场的主要原因,也是印度再有五十年也赶不上中国的主要原因。

      中国自己的刚开始也同样摔,但是我们不放弃,找出原因加以改进最终成就了一代青年人发展航空事业的梦想,结果是做成了世界最大的蛋糕。

      2016/5/13 23:58:43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624523
      • 工分:517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30楼 wanghaisan
      而且是顺丰包邮!
      印度木有顺丰快递

      2016/5/13 23:05:43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624523
      • 工分:517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9楼 三十而栗
      淘宝价钱太低,回扣怎么办,所以他们还是会自己研发或者线下购买!
      10楼 goph
      可以根据客户需求更改外观啊,只要改动一下就可以报最新研发啦。
      可以找大疆啊!

      2016/5/13 23:04:26
      左箭头-小图标

      三哥的无人鸡鸡,听名字就不吉利-- 尼尚特不就是“你上它”吗?

      2016/5/13 22:54:34
      • 军衔:空军中校
      • 军号:2015820
      • 工分:78425
      左箭头-小图标

      三哥啊,您老还是直接研究歼星舰吧!等您的无人机能飞明白了,我们大家都已经开始玩歼星了,所以您老头里研究兴许还能赶上!!!

      2016/5/13 22:48:14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6208844
      • 工分:621
      左箭头-小图标

      1亿人口,12亿牲口的国家还玩无人机,装备点风筝就成,怛河水做燃料,神油一上立马高大上

      2016/5/13 22:17:34
      • 头像
      • 军衔:中国海军大校
      • 军号:4092361
      • 头衔:网络民兵连长
      • 工分:559752 / 排名:167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aa1180
      最后一架坠毁的“尼尚特”无人机是在海拔5000米高度执行对中国巡逻军人侦察任务时失事的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是不是我兔使坏哦,不过,看到三锅无人机发展现状,如果两军某支部队在一山相遇,我军放出无人机而对方没有,会是个什么情形啊,到时三锅死了,还会以为中国人能掐会算,事先知道它要来而设伏的,以后再见着中国人就会先喝恒河水了
      如果是在平原地带事实战术侦查(依据印度方面的说法是针对中国巡逻单位的战术级侦查活动),那么靠个地面站足矣。

      但就冲着藏南地带的我方一侧的那种及其操蛋的地貌特征,没有直接空中指挥控制或空中信号中继,想要在复杂地貌实现对5000米中空无人机的可靠控制连想都不要想的。

      我是绝对不会相信印度人会动用空中预警机对战术侦查无人机进行中远程控制的,因此技术上来说印度人这不过是在跟中国人示威——你有的我也有。

      不过,在和平状态下对假想敌事实侦查是一回事,在交战状态下的复杂电磁环境下事实侦查并实现可靠信息联通又是另外一回事。

      就算我是个印度人,看到这信息我心中也有非常多的问号。

      2016/5/13 22:06:51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而且是顺丰包邮!

      2016/5/13 21:46:41
      左箭头-小图标

      造不如买,买不如租,哈哈哈

      2016/5/13 20:57:21
      左箭头-小图标

      因为没有研究价值,所以让他坠毁好些,有研究价值三哥连渣都不会找到

      2016/5/13 20:29:21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9楼 三十而栗
      淘宝价钱太低,回扣怎么办,所以他们还是会自己研发或者线下购买!
      10楼 goph
      可以根据客户需求更改外观啊,只要改动一下就可以报最新研发啦。
      那就换个壳子吧,报价1000万刀。不行?那就3000万吧。合作愉快。

      2016/5/13 20:20:46
      左箭头-小图标

      三哥惯例:先自研,再外购。只有这样,价格才上的来。懂!

      2016/5/13 19:24:21
      左箭头-小图标

      就算掉这边了兔子也真的不想拿它解什么秘,而是还得给你收拾

      2016/5/13 18:55:40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9楼 三十而栗
      淘宝价钱太低,回扣怎么办,所以他们还是会自己研发或者线下购买!
      百度有个广告链接,链接到一个铜钱价值上百万的网站。你说价钱方面在中国人眼里会是一回事么?你的大脑没经开发啊。

      2016/5/13 17:09:06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5480555
      • 工分:5192
      左箭头-小图标

      印度制造的所有飞行器都能保持100%的坠毁率也是蛮拼的

      2016/5/13 15:20:12
      • 军衔:海军中尉
      • 军号:92945
      • 工分:12435
      左箭头-小图标

      和我兔解决边界划界问题,然后大家你好我好共同经营亚欧大陆!

      2016/5/13 15:01:36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9楼 三十而栗
      淘宝价钱太低,回扣怎么办,所以他们还是会自己研发或者线下购买!
      直接上报时说,淘宝价是以万为单位的,而且只收美刀...4000一架,往上一报4000万美刀,回扣就有了.

      2016/5/13 14:58:26
      左箭头-小图标

      三锅,找兔子的西工大,立几个项,随便投几个亿,保证整出来的好用又便宜。呵呵。

      2016/5/13 14:38:25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5188541
      • 头衔:自由评论人
      • 工分:450645 / 排名:2495
      左箭头-小图标

      专业术语这叫——炸鸡!

      2016/5/13 14:35:30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3173073
      • 工分:13657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9楼 三十而栗
      淘宝价钱太低,回扣怎么办,所以他们还是会自己研发或者线下购买!
      10楼 goph
      可以根据客户需求更改外观啊,只要改动一下就可以报最新研发啦。
      对了就像疼讯的游戏一样,改个拉风点的名字,再换个涂装,又是一款新产品了。它们可是将“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句话发扬得淋漓尽致啊。

      2016/5/13 14:27:11
      左箭头-小图标

      阿三也是宇宙大国

      2016/5/13 14:22:21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9楼 三十而栗
      淘宝价钱太低,回扣怎么办,所以他们还是会自己研发或者线下购买!
      可以先上某宝买,然后自己改logo,再向上报预算。

      2016/5/13 14:02:30
      左箭头-小图标

      其实谁住在中国的周边,那是他最大的幸福,中国人不野蛮,不侵略,不排外,不歧视,不干涉他国内政,因为中国人自古以来就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可惜有些人就是贱,上天给他和中国人做友好邻居的机会,他不要,等到自己山穷水尽了,又羡慕嫉妒恨来了

      2016/5/13 13:37:30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9楼 三十而栗
      淘宝价钱太低,回扣怎么办,所以他们还是会自己研发或者线下购买!
      联系卖家,让他上调价格,按折扣价收费不就行了?你省心卖家也乐意,一举两得啊

      2016/5/13 13:24:50
      左箭头-小图标

      8楼 水手踏歌行
      真傻!还研发!上淘宝,包邮!
      9楼 三十而栗
      淘宝价钱太低,回扣怎么办,所以他们还是会自己研发或者线下购买!
      10楼 goph
      可以根据客户需求更改外观啊,只要改动一下就可以报最新研发啦。
      这点伎俩都被你看穿了,你还有没有人性!你让人家怎么吃回扣!

      2016/5/13 13:20:13
      左箭头-小图标

      随便你阿三怎么整,不要飞到中国领空就可以。万一掉下来,我们就当你阿三开了第一枪

      2016/5/13 12:11:4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10条记录] 分页:

      1 2下一页 末页
       对印度无人机竟飞中国 传回图像让印军不敢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