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美专家:美新兴威胁在近岸 不应减少濒海战斗舰

共 4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下士
  • 军号:7125609
  • 工分:435127 / 排名:2647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美专家:美新兴威胁在近岸 不应减少濒海战斗舰

[知远导读]

美国2017财年联邦政府预算报告计划将濒海战斗舰的采购数量由52艘减少至40艘。本文从新兴威胁出现的区域、解决威胁的适用兵力以及濒海战斗舰的能力、成本和性能5个方面展开分析,认为在新兴威胁主要存在于近岸海域的形势下,应保持濒海战斗舰的发展水平。文章编译如下:

2001年11月1日,美国海军发布了发展3种新级别战舰的计划,每个舰种都将有相对以前战舰设计的明显突破。由于成本过高的问题,其中两个舰种最终被取消,而濒海战斗舰则凭借其低成本优势得以保留。根据构想,濒海战斗舰将能够进至其他战舰所无法达到的敌对海岸沿线浅水对抗水域。

不管是在过去还是在现在,发展濒海战斗舰都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其优势不仅仅存在于自冷战结束后已发生巨大变化的地缘政治和财政环境之中,更在于使海军得以试验那些转变战舰建造和运用工作的观点。濒海战斗舰的所有一切都带有转型性特征,包括其部署方式、人员配置方式和维护方式。

濒海战斗舰是突破思维的一次重大尝试,也不出预料地变成了各方争议的焦点。批评者认为,濒海战斗舰在防护和攻击方面都有所欠缺,因为它无法完成大型水面战斗舰所能够完成的所有任务。考虑到濒海战斗舰仅相当于驱逐舰1/4的成本,这种批评观点就毫不奇怪了,但是却忽视了一个事实:这种新型战舰在与其他战舰、飞机构成网络获取外部支持后,就能够完成足够多的任务,而这些任务是驱逐舰所无法胜任的。

F-35战斗机是另一个始终承受着来自于政治文化的持续攻击的革命性项目,同该项目一样,濒海战斗舰也从未得到过大众媒体的公平对待。媒体头条所关注的总是试验舰所表现出的最突出不足问题(也是所有新型战舰所特有的问题),却忽略了所有好消息。

例如,2015年国防部作战试验主管报告称,“自由”级濒海战斗舰“极适合于”海上安全作战,其主炮系统在测试中“表现出了可靠性能”。报告还指出,“自由”级濒海战斗舰装备了足够的航空设备,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行动时能够满足海军安全放飞、降落、操作所有恰当飞机的需求。 猜想一下,当时有多少媒体为如何报导这一结论而苦恼呢?

2月9日,奥巴马政府向国会提交了2017财年的联邦政府预算报告,决定将濒海战斗舰的采购数量由52艘降至40艘,从而可以解放部分资金用于其他用途,如增强攻击潜艇的对陆攻击能力。决策者决定把资金投向何方并没有错,但这又一次用实例说明了装备项目如何被奥巴马政府对军事现代化投资的惯性不足所拆解的。

因此,我们现在应当回忆濒海战斗舰被置于第一构想地位的原因,为何进一步增加此项目本就已经曲折的发展进程的复杂度将危及美国的作战人员。海军应对新兴海上挑战需要濒海战斗舰,而任何替代品的成本都可能将更加高昂,这一切缘于以下5个原因。

一、新兴威胁主要在于近海岸线水域。美国海军当前的主要态势是应对远海的高强度威胁。虽然海军在航空母舰、攻击潜艇、水面战斗舰方面都增加了相当程度的灵活性,但上述战舰都不适合于接近敌方海岸水域的作战。但是,这些区域却正是新型威胁不断涌现的地区,包括恐怖主义袭击、水雷、柴电潜艇和无组织海盗等。美国冷战时期的护卫舰是传统舰艇中最适合浅水作战的舰种,但目前已经全部退役,海军需要快速、灵活的舰艇却应对近岸水域的新兴威胁。

二、其他战舰不适合于近海作战。派一艘价值十亿美元的驱逐舰去追捕海盗或者恐怖分子小团伙没有多大意义。即使驱逐舰能够通过类似于东南亚地区的浅水区域和狭窄通道,但在面对突然冲出附近水湾的小型快艇集群时,这些为防御弹道导弹和超音速战斗机等威胁而设计的战舰也未必取胜。灵活的濒海战斗舰能够以超过州际高速公路最高限速的速度冲刺前进,是这种环境中的更好选项。其射速超过200发/分的57毫米高准确度舰炮,能够更好地应对大多数海岸线附近水域的水上和空中威胁。

三、濒海战斗舰拥有应对海岸作战的恰当能力。全世界仅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国家海军装备了美国所偏重的高端战舰。但是,很多潜在对手如伊朗也知道如何在海上要道布设水雷、派遣快艇集群进入附近海上航道。同样,为了阻止美国军队介入其所在区域,他们所采购的柴电潜艇的数量也在不断增长。濒海战斗舰装备了作战模组,运用有人系统和无人系统对抗这些威胁。同时,濒海战斗舰也极适合于沿海岸线投送特种部队,并执行那些大型舰艇由于太过笨重而无法完成的其他任务。

四、濒海战斗舰的建造和运行成本远低于其他战舰。美国水面舰的单舰成本通常超过10亿美元,而据海军分析专家罗恩?奥罗克(Ron O’Rourke)称,濒海战斗舰的成本仅是其他战舰的一小部分。因此,与仅仅建造传统战舰相比,对于海军而言更为可行的是:花更少的钱,购买足够多的舰艇覆盖全球所有存在威胁的近海区域。而且,资金的节省并不止于建造成本:濒海战斗舰的舰员将少于100人,而主战水面舰的舰员通常为数百人。另外,与常规战舰相比,每艘濒海战斗舰的派遣部署频率更高。因此,在整个寿命周期中,濒海战斗舰都将拥有更低的成本和更高的效率。

五、灵活性是海战的必要要素。从过去20年的经历中军事计划者应当看到,新型威胁会在预警极小的情况下出现。因此,快速适应能力对于军队在未来冲突中的作用发挥极其重要。濒海战斗舰的模块化设计使其可以快速改变舰载能力,这是对于持续变化的作战环境的逻辑性反应。改变濒海战斗舰未来能力特征的选项有很多。例如,由英国BAE系统公司生产的自动化舰炮能够以极高射速、极高精度射击,射程可比目前提高3倍之多。濒海战斗舰的无人机、传感器和网络化选项也可以根据需要进化发展。

根据2017财年联邦政府预算报告,海军应当削减濒海战斗舰的采购数量。相对国防部目前所关注的中国不断提升的海上挑战,这是个极不理想的决定。而且,中国并不是唯一的威胁国家,其威胁也是单一的。在非洲、中东、东南亚和拉丁美洲,相对于派遣高端战舰,运用濒海战斗舰这样的灵活而快速的战舰保护美国利益通常会具有更高的成本效益。当前美国舰队中的主战水面舰不足100艘,水下战设施也相对薄弱,在此情况下,海军需要以成本相对低廉的方式去应对那些在混乱世界中的所有无解危险。不管我们称之为快速护卫舰还是小型水面战斗舰,濒海战斗舰仍然是正确答案。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6/4/27 9:29:3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美专家:美新兴威胁在近岸 不应减少濒海战斗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