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战友!盘点那些拥有赫赫军功的军犬

共 11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3272395
  • 工分:762516 / 排名:82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战友!盘点那些拥有赫赫军功的军犬

外媒称,自从美国军方在一战中首次使用军犬以来,犬类的炸弹侦察能力使人类得以避免丧命。军犬是一些非常特别且训练有素的狗,这些狗中时不时便会有一只挺身而出,凭借英勇之举获得奖章。但人们常常误以为狗会获得真正的军事奖章。虽然此类故事很有趣,在社交网站上的转发率也很高,但完全不是真的。不过,虽然犬类可能不会像军人那样获得勋章,但也有一些其他授勋方式。

据美国沃卡蒂夫新闻网站4月16日报道称,军犬能获得的最著名的奖章之一是“迪金勋章”。英国救助患病动物民众医务所自1943年起开始颁发该奖章,以表彰动物们的英勇行为。在动物界,“迪金勋章”相当于英国的“维多利亚十字勋章”或美国的“荣誉勋章”。自设立以来,共有32只鸽子、31只狗、3匹马和1只猫获此殊荣。“迪金勋章”并非每年颁发一次,而是随时颁发给那些异常勇敢的动物,并且世界各地的动物都有资格获得该奖章。曾在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6年的德国牧羊犬卢卡是最近一只获得该奖章的军犬。在最后一次驻阿富汗执勤期间,她因发现一个简易爆炸装置而使她所在的排和自己的训导员免于陷入可能的致命状况,但她却在此过程中失去了一条腿。救助患病动物民众医务所是这样评价卢卡的英勇事迹的:“在她6年的服役期间,卢卡成功完成了400项不同的任务,她作为搜救犬保护了数以千计士兵的生命。卢卡及其训导员位于巡逻队前方以确保后方人员的安全。由于卢卡的技能,有她参与的巡逻未出现任何人员伤亡。”

卢卡最近同她的训导员克里斯·威林厄姆来到英国接受“迪金勋章”。这是一份殊荣,虽然卢卡可能不知道自己正在领取奖章,但她当时肯定觉察到了额外的关注和挠耳动作。

“迪金勋章”颁发了67次,远远少于美国军犬协会的500次。自2001年以来,“迪金勋章”颁发了十几次。前3枚勋章颁给了几只在“9·11”袭击事件中协助救援的狗。在第一座塔楼倒塌后,纽约警察局犬类特别行动处的德国牧羊犬阿波罗是首只抵达现场的狗。萨尔蒂和罗塞尔是2只拉布拉多导盲犬,他们引导自己失明的主人从70层楼下到安全区域。这3只英雄狗于2002年被授予“迪金勋章”。

就“迪金勋章”而言,死后追授荣誉也是常事。德国牧羊犬萨姆于2003年被追授“迪金勋章”,以表彰他1998年为驻波黑维和部队所做的工作。

1949至1952年间参与英国皇家空军作战的一整队军犬于2007年被追授该勋章。鲍比、贾斯珀、拉西和勒基因其在马来战役期间“非凡的决断力和救生技能”而被授勋,但勒基是唯一存活下来的。拉布拉多嗅弹犬萨迪也于2007年被授勋,以表彰其“在2005年的阿富汗战争期间在皇家格洛斯特郡、伯克郡和威尔特郡轻骑兵团引人注目的英勇行为和忠于职守的精神”。萨迪及其训导员冒着极端危险找出炸弹。救助患病动物民众医务所说,否则这些炸弹将会造成“极大的伤害”。萨迪在获得该勋章后退役,并同她的训导员度过了余生。

一只隶属英国皇家爱尔兰团8排的名叫特雷奥的拉布拉多犬于2010年被授予该勋章,因为他在一群士兵即将走过的道路上发现了一个“雏菊链式”简易爆炸装置。特雷奥在服役7年后退役,之后与他的训导员戴夫·海霍中士生活在一起,直至去年离世。他与自己的“迪金勋章”葬在了一起。2012年,斯宾格犬西奥因其2010至2011年间在阿富汗随英国皇家陆军兽医部队的服役经历而被追授该勋章。西奥找出了14个爆炸装置的位置,在当时创下了纪录。另一只随皇家陆军兽医部队服役的狗——一只名叫萨莎的拉布拉多犬,于2014年被授勋。她找出了15个爆炸装置和迫击炮的位置。她和她的训导员2008年被塔利班的一枚手榴弹炸死。

比利时马利诺犬狄塞耳是第一只在法国军队服役期间因公殉职的特警犬(即从事搜寻、支援、干预和威慑任务的军犬)。他去年秋天在搜寻巴黎袭击案的嫌疑人时牺牲。狄塞耳于当年12月被追授该勋章。

虽然美国没有为军犬颁发官方奖章,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老兵不重视军犬的价值。越战老兵、前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罗恩·艾洛是美国军犬协会的创始人,他自2003年以来一直在试图让美国国防部对军犬服役时的勇敢行为加以表彰。到目前为止,国防部一直没有同意,但美国军犬协会并未灰心,而是创立了自己的奖项——美国军用工作犬服务奖。艾洛表示,他们自2010年以来已颁发了约500枚奖章。

艾洛对我说:“我一直在与国防部接触,试图让他们为军犬颁发某种类型的奖章,但他们的第一反应是不可以,因为这会减少人所获得的奖章。我回信说,嘿!我不是叫你们颁发那种奖章,我是让你们专门为军用工作犬设立一个奖项。他们说不行。我给他们回了电邮。我说我们会自行创立和颁发奖章。我们问他们能否支持我们。我们会自掏腰包颁奖。他们说不行,我们不会支持的。”

艾洛表示,当你看到一只挂着勋章的狗,该勋章要么是它的主人获得的,要么是某种以非官方身份发放的(即由狗所隶属的部队颁发)。

不过,有一个例外情况。一只名叫席普斯的德国牧羊犬是唯一获颁“紫心勋章”的狗。席普斯于1943年加入美国陆军第3步兵师,在欧洲战场充当坦克犬和侦察员。在西西里岛登陆战役,《普莱森特维尔杂志》当时报道说他攻击了敌人的机关枪掩体,从而使他的训导员得以俘获6名敌兵。勇敢的席普斯在此过程中被一颗子弹射伤。此外,他还因自己的事迹而获得一枚“银星勋章”,但狗获得某些最高军事荣誉让包括军事“紫心勋章”组织司令在内的一些人难以接受,因为给狗授勋被认为贬低了军人服役的价值。被剥夺奖章的席普斯光荣退伍后被送回了家,自那以后再未有狗得到官方授勋。

自从席普斯事件以来,美国军方对向犬类颁发官方勋章所持的观点基本没有变过。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不重要。以越战为例,艾洛估计工作犬挽救过约1万条生命(包括他自己的)。但这一数字(等于战时驯犬员的数量)可能更高。美国向越南部署了超过4500只犬。大多数没有回来。它们不是被交给了南越军队,就是遭到抛弃。

艾洛讲了一个有关他本人的军犬、1966年在越南与之共事的斯托米的故事。斯托米在罗恩首次巡逻时救了他的命,后来也救了很多其他人的命。

他说:“我们刚走出一块空地,斯托米便停了下来朝左侧张望。我走过来问‘你看到什么了,丫头?’然后我领会了她的意思。当我跪下来时,一颗子弹从我头上嗖地掠过。树上有一个狙击手。斯托米向我发出了警报。”

罗恩不确定斯托米遭遇了何种厄运,但他选择相信她在战斗中牺牲了。但与斯托米的这段经历是他如此大力主张颁发犬类勋章的原因,尤其是在美国军队当前有约2500只现役军犬之际。他的论点是,狗仍能做人类和技术做不到的事。

艾洛说:“这么说吧,我听过一个故事。1999年时人们用爆炸物探测器和狗进行了一场对决。他们找了一个库房,放了一些炸药残留物。探测器花了半小时。狗5分钟便找到了。”

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最激烈的时候,约有700只犬被部署到海外。这些狗中有很多是专门为它们所做的工作而饲养的。它们在训练开始前便已接受了层层检查。它们经历了严格的训练,其中很多狗(及其训导员)最终不是通过了位于北卡罗来纳州的海军陆战队勒琼军营的测试就是圣安东尼奥-拉克兰联合基地的测试。圣安东尼奥-拉克兰联合基地负责饲养和评估这些狗的斯图尔特·希利亚德博士2013年对《圣安东尼奥杂志》说:“这些狗是我们对恐怖分子和爆炸物的最有效的应对措施之一。”它们的价值和军人的差不多,而且还可爱得多。虽然它们可能不会获得任何官方奖章,但喂给它们的狗粮绝对物有所值。(编译/左昌)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6/4/26 9:29:4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战友!盘点那些拥有赫赫军功的军犬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