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伟大?残暴?对斯大林无法定论的评价

共 43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3172653
  • 工分:729846 / 排名:88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伟大?残暴?对斯大林无法定论的评价

1953年,刚跨入三月的第一天,一位75岁的老人就突发中风,倒在了自己家的厨房里。在长达十多个小时的时间里,他就那么躺在冰凉的地板上。直到第二天晚上,被冻得够呛的他才被发现。如果说前十多个小时使这位老人备受折磨的话,那么接下来的近48个小时,折磨扩展到了这位老人的亲人和同事:周边最亲近的人,围绕在这位已经无法移动的耄耋老人身边,眼睁睁地看着他被中风后的病痛折磨,一边在脸上装出无限的忠诚和担忧,一边觊觎着老人遗产。他们在忍受着另外一种折磨:这是一种对未来的恐惧和无限野心交错成的酷刑。医生手忙脚乱,患者的亲属围在旁边,发出各种刺耳的威胁。医生心中明白,这种威胁绝非说说而已。

伟大?残暴?对斯大林无法定论的评价

这场苦难的折磨足足持续了4天,直到3月5日,才迎来了悲剧的终章,这是1953年3月5日9时50分。随着最终一刻的来临,看上去无休无止的酷刑和折磨总算结束了。这间屋子里面的许多人,就像“拿掉了尿布的孩子一样松了一口气”,随即纷纷冲出屋子,为了争夺属于自己的那份遗产。当然,此刻的他们绝对意识不到,命运在前方给他们到底准备了些什么。

伟大?残暴?对斯大林无法定论的评价

这个可怜巴巴,无人真正关心,也无人真正爱他,孤独又凄凉地死去的老头,就是小名索索、绰号科巴的约瑟夫·维萨里昂诺维奇·朱加什维利。如果这个名字让普通人感觉到陌生,那么或许我们应该说出那能让人如雷贯耳的名字:约瑟夫·维萨里昂诺维奇·斯大林——苏共中央总书记、部长会议主席、大元帅、共产主义国家公认的领袖,一个一句话就能决定几百万人的生死,一个手势把几百万人从亚欧大陆的最西端打发到最东端的人间上帝!

从那时算起,这位人间上帝已经逝世62年了,他缔造的帝国,已经灭亡了26年了。人的命运,国家的命运,乃至世界的命运都已经悄然转变,然而人们对他喋喋不休的争论却似乎永远不变。对于这位曾经给苏联、给世界带来深刻烙印的斯大林,在他生前,拥护和赞美他的、仇恨和敌视他的人们就尖锐对立,在他死后依然没有消停,刀光剑影之势甚至胜过从前。国人常说的“盖棺定论”,放在这位钢铁人物身上是行不通的。

伟大?残暴?对斯大林无法定论的评价

1956年匈牙利起义中被推翻的斯大林雕像

从1953年3月5日9时50分开始,对许多人——尤其是俄罗斯人来说,有一个巨大困境摆在他们面前:如何评价斯大林?不管是官方还是民间,他们在试图评价斯大林的时候,都会面临痛苦的分裂:那个将自己的祖国从落后农业国改造为现代工业国的斯大林;那个带领自己人民击溃了最凶残外敌的斯大林;那个缔造了一个超级大国,将版图恢复(扩张)到连帝俄的沙文主义者都不曾幻想过的斯大林。就是这么一个斯大林,居然也是那个残酷不可理喻的迫害狂;那个毫无人性的无情暴君;那个杀人如麻的刽子手!这两个极端,奇特但是和谐地出现在一个人身上,俨然就是伊凡雷帝在20世纪的转世:一方面将俄罗斯的版图和势力范围扩张极致,缔造了一个伟大的祖国;另一方面,以他的名义处决的人,甚至比帝俄300年总和都要多。所有见识过或经历过斯大林时代的人,都无休无止地拷问着自己:这一切——斯大林时代那种无缘无故的毁灭和牺牲——究竟是为什么?在1953年3月5日那个冰冷的早晨之后,幸存的人们战战兢兢地发问。他们先是自己在偷偷嘟囔,在独自忏悔时问着冥冥中的那个上帝;随即,他们小心翼翼,但是却坚定地,用越来越大的声音公开地质疑那位人间的上帝。所有的怀疑、委屈、愤怒、不平的呼声从大地的各处涌现出来,汇聚成滔滔的洪流,最终决堤而出,冲向山岩,激起了振聋发聩的巨响。这声巨响,就是3年后的《个人崇拜及其后果》,就是10年后的《古拉格群岛》。无法定论的评价对于苏联官方而言,回答这个“为什么”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这一问题上,他们不断出现了“肯定-否定-再肯定-再否定-再再肯定”的螺旋。几乎是每任领导,都会在这个问题上来回翻烧饼:在斯大林时代,不消说,他就是共产主义世界全知全能全圣三位一体的慈父;到了鲁莽的赫鲁晓夫时代,他从天堂跌入了地狱,随之而来的反弹造成复杂的局面,让苏共领导层饱尝了冒失的后果;接任的勃列日涅夫-契尔年科-安德罗波夫,执行的是一条没有斯大林的斯大林路线,为了稳定局面,也为了否定前任的鲁莽,官方宣传途径的斯大林又趋于伟、光、正;再到了新思维时代的戈尔巴乔夫,官方正式给所有斯大林时代的“人民公敌”——布哈林、加米涅夫、季诺维也夫、拉狄克等人平反,作为反面的斯大林又变成了恶魔暴君;苏联瓦解之后,叶利钦时代,斯大林更是被批判得一钱不值……但俄罗斯不仅继承了苏联的遗产,也继承了翻烧饼的毛病:叶利钦钦定的继承人普京当政之时,斯大林又逐渐回到了伟人行列。

伟大?残暴?对斯大林无法定论的评价

如果说官方的政客们可以随时因为自己的政治需要而改变态度的话,那么独立的知识分子又如何呢?关于这点,被称为“俄罗斯的良心”的索尔仁尼琴的态度特别具有代表性。在他那部为他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古拉格群岛》中,对于1953年3月5日斯大林病逝那天,他用充满对暴君的满腔仇恨的笔触写道:“我还能有什么更多的希望呢?”第二天当他得知斯大林的死讯,他用一种大仇得报似的爽快笔触欢呼:“这是我和我的朋友们早在大学时代就祈求盼望的时刻!是古拉格群岛上全体囚犯(除正统派分子外)所祈求盼望的时刻!可是,现在站在我旁边的是中学女教员,俄罗斯族的女孩子,她们却在失声痛哭:‘我们往后可怎么活呀?……’她们失去了生身的慈父……我真想向整个广场,向她们大声喊叫:‘放心吧,你们会照样活下去!’”索尔仁尼琴在赫鲁晓夫主持的“解冻”时代,凭借《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名声大噪,在勃列日涅夫时代又因为《古拉格群岛》被流亡海外,直到苏联解体,他才得以归国。就是这样一个索尔仁尼琴,在回国之后,居然对自己的仇人发出了赞扬:在1996年发表的短篇小说《在转折关头》里,索尔仁尼琴对斯大林之死充满了惋惜之情:“大家都懂得失去了一个最伟大的人”,“还没有完全明白失去了一个什么样的伟大人物,还需要再过许多年才能认识到,是斯大林使得整个国家开始向未来奔跑”;又借主人公之口表达对苏共解散的看法:“党是我们的杠杆,是我们的支柱!”

伟大?残暴?对斯大林无法定论的评价

作为最著名最激烈的反对者之一,索尔仁尼琴态度的转变,在某种程度远比官方更能反映俄罗斯人在这个问题上的困境:诚然,无数证据确凿地表明,斯大林是一个残暴的暴君,但是纵观俄国历史,又有哪位有所作为的俄国君主不是嗜血者呢?伊凡雷帝、叶卡捷琳娜二世,这些替俄罗斯成就了大国梦的君主,又有哪位的王座不是用累累白骨堆砌而成的呢?归根到底,俄罗斯从古至今的千年大国梦,不就是靠着播种头颅,浇灌鲜血才结成的硕果吗?在这一长串名单中,斯大林绝不是第一个——甚至有可能不是最后一个——那么,这又有什么不值得原谅的呢?再横观当代现实:比起残酷的大清洗时代,难道现实的国际政治打压就不残酷么?苏联瓦解以来,整个俄罗斯国民生计都一度大幅倒退,各种指标节节受挫,无论是GDP还是人均寿命都是如此。与之对应的是各种寡头资本的狂欢,换汤不换药的权贵,使得整个社会积攒了相当多的怨气。如果这些是为了自由付出的代价,那么更让每一个骨子里面都有大国梦的俄罗斯人不能忍受的是国家的衰落:一夕之间,俄罗斯的疆域倒退了三百年,大英帝国、纳粹德国曾经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情,被俄罗斯人自己做到了;连列宁的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条约都没有出卖的东西,被俄罗斯人自己给出卖了。昔日令人望而生畏的红色帝国瓦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历史上未曾有的软弱的大国。对任何一个还有爱国情怀的俄罗斯人来说,这难道还不足以让他们痛心疾首吗?就算是索尔仁尼琴这种强硬的反对派,在俄罗斯现实的挫折面前,也开始追寻斯大林的荣光,由此可见对斯大林评价问题的复杂和纠结所在。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6/4/25 10:15:09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091464
      • 工分:3593
      左箭头-小图标

      有爱就会有恨

      2016/4/25 23:36:0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伟大?残暴?对斯大林无法定论的评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