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美军最后一试的“眼镜蛇”攻势

共 1303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美军最后一试的“眼镜蛇”攻势

美军最后一试的“眼镜蛇”攻势

攻进形同废墟的圣洛城只具有有限的战略意义,并没有解决布莱德利将军扫除德军抵抗的难题。按照至今为止的地面进展速度,盟军大概要到年底才能攻到巴黎,这是令人难以接受的,也是极为危险的。美军将领普遍担心在冬天的欧洲作战,不仅气候寒冷,而且日照时间短,严重影响盟军空军对德军地面部队的攻击效能,而德军使用运输补给的效率将大大提高。“天气将军”或许会打败艾森豪威尔将军,所以盟军必须尽一切努力去执行9月份完成法国战役的既定计划。

自7月初起,布莱德利将军就在策划一场空前规模的突破战役,坐在他的“地图室”里冥思苦想,策划出之后被命名为“眼镜蛇”的地面攻势。他得到艾森豪威尔将军的全力支持,又不受名义上的上司蒙哥马利将军的干预。蒙哥马利在“古德伍德”攻势半途而废后,正在承受着巨大压力,包括邱吉尔都亲自飞往诺曼底面见蒙哥马利,发泄不满。所以蒙哥马利对布莱德利将军筹划下一个重大战役,无法深入参与,处于旁观和期待的地位,美军的成功将会解除他的困境,但也会反衬出他自己战线内的有限进展。

整个第一集团军一直在为“眼镜蛇”调兵遣将,堆集起巨大数量的军需物资。一个有利条件是充分的补充兵员,使在各处战场上遭受沉重损失的师和团迅速恢复,得以同新抵达的部队一道作战。度过了7月初伤亡人数骤然飙升的最初震撼之后,布莱德利等美军高级将领,不再过多地担心部队伤亡问题,心理承受力大增,更为安心地策划和执行“眼镜蛇”攻势。

占领圣洛的美军实际上把自己放在一个危险的前突位置,该城以西的战线更为偏北,德军仍然控制着沿海地区和圣洛同沿海城镇连接的大路。美军的第八军部队原本应该往前挺进,拉平战线,但在那个地区的第83和90师未能及时补上。为此,布莱德利将军在发动“眼镜蛇”攻势之前,下令第90师务必向前推进到要镇佩里耶。

第90师在向南推进的过程中损失不断,步伐落在其它部队之后,当时的师长是兰德鲁姆少将,到达圣尼时,该师已是个全新的师,完全由补充兵构成,实战经验严重不足。尽管如此,布莱德利将军的命令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个小任务,在大约五公里的距离之外。第90师仍然未能跳出树笆地形的艰难作战,而且又遇到他们的老对手,海特中校的第六伞兵团。第六团的第一营已被打散打烂,剩下其它两个营。尽管如此,海特中校仍然豪气不减,见仗就打,且退且战。

第90师聚集了必需的炮兵部队,得到全军的支持。兰德鲁姆将军把第358一个整团放在进攻位置上,团长是克拉克中校,他在该师已超过一个月,算是个老军官了。发起进攻的时间原定在7月18日,但友军第83师将于18日进攻他们自己的目标,所以第90师推迟到22日。他们进攻必经地方,被称为“塞威斯岛”,除了常见的树笆地形外,多面临水,四边河流小溪和沼泽,只有一条窄路导向其它地方。岛上同样是树笆、溪流和沼泽,无法部署太多士兵,除了炮火能够勉强打到美军阵地外,美国人原本不必一定要拿下这个小岛。

22日清晨,美军五个炮兵营展开火力压制齐射,但迷雾潮湿,美军战机缺席,炮兵射击的精度也大减,因为无法校正,错过了许多德军目标。克拉克中校把两个营约2000人用于渡河登岛,但炮火压制后,只有第一营的部分队伍跨过了小河,登上对面河岸。他们进入岛内,前进了几百米的距离,招来德军机枪和迫击炮火力。在中午时分接近圣日尔曼农场后,他们散布开来,放慢了前进的步伐,达到部分作战目的,等待后援。

第二营却守在彼岸,未能渡河。克拉克中校亲自来到渡口,督促部队,并当场解除了在岸边不动的第二营营长的职务。第二营的一个连终于渡过河,加入到第一营的队列,接受第一营营长西格中校的统一指挥。西格中校决定就地构筑工事,调整部队,等待次日凌晨再继续进攻,源于美军晚间一般没有作战任务的特点。在这段时间内,补给物资被运到圣日尔曼农场附近,但第二营的其它部队却始终没有登岸。

这些攻入孤岛的美军部队实力,已经超过他们对面的敌人,德军在岛上只有第三营的半个营的队伍。中午时分,海特中校来到岛上视察军情,他仍然相信美军第90师还在休整,所以这些美军只是一些侦察部队,不是用于一场主要攻势的部队。出于这一原因,海特中校命令把美国人赶回到河岸对面。

接受这一命令的是随同视察的尤里格中士,毫不犹豫地回答“是”,海特中校又要求他抓几个美军俘虏,让他审讯,似乎这完全只是一次小规模的反侦察行动。尤里格中士虽然于1940年就在挪威得到二级铁十字奖章,但二十多岁的他只是一个普通军士,带领第16连,毫不引人注目。接受这个反击任务后,他才对军情的严重性有所了解,几个连的美军已经在岛上站住了脚,设立防线,用于反击的只有他的连,左翼的六连坚守阵地,兵力不足的第11连已经撤到佩里耶北部的其它位置。他的第16连,一共有32名可作战人员,相当于一个排,用来驱逐几个连的美军,显然力所不及。

尤里格中士硬着头皮执行海特中校的命令,转过身来向他的部下发出准备反击的命令。对许多德军士兵来说,在大白天执行防守任务尚且不一定成功,去执行冲锋任务多少是在送死,而且美军的力量明显超过他们。尤里格中士给他的排分派了各自的攻击任务后,就向美军发起奇袭,逼退美军一二百米,迫使西格中校缩紧防线,反而让德军更加找不到可击破敌方防线的地方,只有德军的有限炮火阻止了美军后续部队渡河增援。

尤里格中士手下的人攻了一段距离就攻不动了,在树笆地形上遭受伤亡,包括两名伤员在内只剩下28人,完全不具备进攻力量。在傍晚时分,美军仍然固守在岛上的工事里。海特中校再次来到前线,终于明白了反击任务的艰巨性,但也无可奈何,必须把美军从岛上赶出去,所以坚持原先发布的命令。

尤里格中士只得出去寻找一切可以找到的支援力量。他走到附近党卫军第二装甲师的一支小分队,向那里的上尉借到了三辆四型坦克,用于他的下一次反击。其中一辆坦克在开往前线的路上就撂摊了,陷在泥道上动弹不得,尤里格中士急也急不得,只能将就。得到海特中校的许可,尤里格中士又从本营的其它分队中拉了些士兵出来,总算把自己的反击队伍扩充到50人,再也没有其他支援了。

与此同时,美军的渡河行动受到河水上涨的影响,克拉克和西格中校都决定原地不动,坐待天明。但岛上的部分补充兵感到不安,开始躁动,他们互相不熟悉,纪律性差,士气低,即使离队,也没有人会注意到,所以一些人开始往后移动,利用各种名目前往河岸渡口,认为那里比前线安全。

尤里格中士侦察出美军的区域是个马鞍形,中间空洞,就把自己借来的两挺MG42机枪和组员派到美军右翼的后部,接近河流,占据可以清楚观察和扫射美军的位置,在那里潜伏。这只德军小股部队彻夜准备和部署,一到次日早晨,仍然是个阴雾天气,不利于美军地面部队,而西格中校在岛上的部下还在等待增援,所以尤里格中士不能再等。两辆德军坦克开火打开了这支部队的反击进程,尽管其中一辆坦克立即撞上一所民屋,动弹不得,但仍然能够发射火炮,对步兵提供火力支援。剩下的坦克车长变得更为谨慎,不愿意让自己的坦克也陷入泥潭,所以跟随在步兵后面,而不是领头冲锋陷阵。

听到德军反击的枪炮声,仍然停留在彼岸的克拉克中校下令所有火炮和坦克炮齐射,压制远方的德军。在一个排攻打一个加强营的对战中,尤里格中士的头两次进攻收效不显,只得暂停,重整旗鼓。尤里格中士孤注一掷,转换攻击方向,把唯一一辆坦克和士兵聚集在一起,作最后一击。这一次直接冲到西格中校的营部,之前被维持住的美军防线终于出现漏洞。那辆唯一的四型坦克对美军造成了最大的震撼,恐慌中的美军士兵开始逃往渡口方向,而德军预先部署在那里的两挺机枪开始扫射,在渡口附近造成大量美军伤亡。而对前方美军来说,突如其来的机枪声让他们感到后方不稳,以为腹背受敌,消弱了他们坚守的意志。

在步兵进攻、后方被袭和德军有限炮火的轰击下,西格中校认为形势紧迫,伤亡过大,所以虽然自己部队实力仍在,却不愿继续遭受损失,作出了停火决定。西格中校发布命令,让部下放下武器,向德军投降。这支大多数是补充兵的美军队伍,自愿不自愿地服从这一命令,放任少数德军士兵上前收缴武器。克拉克中校的第二营一直未能渡河,只能听着美军在岛上阵地的抵抗枪声沉寂下去,证实战斗失败,第90师的攻势只得停止。

尤里格中士的最后一击,终于见效,迫使美军投降,让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但他随后就面临着一个难题,美军士兵数量太多,遍地都是,少数德军在他们中间显得分外势弱,如果德军露出怯象,难保美军官兵不会一起反抗,制服自己的士兵。尤里格中士最后想出一个办法,把投降美军编成20人左右一组,由他们的军官率领,派一名伞兵押送,前往佩里耶的第六团团部。美军俘虏没有反抗,排成队列,照德军士兵的指挥走去,如果某人反抗,德军开火,就可能造成一场“屠杀”。仅仅押送这些俘虏,就用去了超过一个班的德军,使尤里格中士更加感到人力短缺之痛。其余士兵继续打扫战场,在各处抓捕了残余美军,把这个岛控制在自己手中。

尤里格中士回到佩里耶向海特中校报到,完成任务。海特中校对他的第16连半个连居然能够抓到一共265个俘虏,也感到难以置信,这其中还有11名军官,包括西格中校和受伤的考夫少校。此外,美军战死100人,伤兵无数,所以尤里格中士的一个排大约解决了一个营的美军。他为此在当年10月获授铁十字骑士勋章,却在“眼镜蛇”攻势中被俘,战后直到2008年去世。

美军方面的火炮和坦克炮继续轰击,直到傍晚,与此同时,克拉克中校和海特中校的部下在岛上共同进行救出双方遗留在战场上的伤兵的行动,在德军机枪手的监视下,美军援救队把自己一方的伤兵和尸体移走。由于美军当日在其它战场上没有作战行动,第八军和第90师的区域内聚集了不少盟军记者,准备对美军的夺岛行动进行报道,战斗结果却让当地美军感到不快。克拉克中校当天就被撤职,之后不久,第90师师长兰德鲁姆将军也被撤职,整个第90师被转移到后方,进行整训,是登陆以来的第三次整训了。

海特中校在岛上防御的战果,并没有可能影响到布莱德利将军和第一集团军为“眼镜蛇”攻势所做的各项准备工作。这一局部战斗更加证明,美军必须尽力利用手中的空中优势,打碎德军抵抗,为地面部队扫清道路,也减少部队伤亡。布莱德利将军于7月19日飞往伦敦,专为要求获得盟军总部在战略轰炸机上的支援。他同空军高级将领达成协议,能够调动数千架轰炸机,把轰炸地区定在圣洛以西和佩里耶公路以南之间的一个狭窄地段内,七公里宽,二点五公里深,布莱德利将军要求在该地区内密集轰炸,遍布大弹坑,达到每五米的距离内一个的水平,这样一来,该轰炸区内的德军当然是无法生存的。空军元帅马洛里负责整个轰炸战役,决定展开轰炸的时机,但整个“眼镜蛇”的地面和空中行动,都在布莱德利将军的指挥之下。

布莱德利将军和马洛里元帅都同意,“眼镜蛇”轰炸必须是个晴天,以达到最大实战效果,完全依天气而定,不设固定日期。因此原先划定的7月20日,因恶劣天气而取消,当日也是“古德伍德”攻势被迫取消之日。23日也不行,最后马洛里元帅把时间定在24日,整个第一集团军随着空中轰炸的时间程序发动地面攻势。

布莱德利将军采用了蒙哥马利将军杀鸡用牛刀的策略,集结占压倒优势的兵力。此时他手下拥有22个满员师,达到九十万人之众,还有第八师在英国等候,很快就要达到一百万之众。按照布莱德利将军属下的部队总数,第一集团军的实力已经是两个集团军群的规模,他的职务也要改了。除了已经在诺曼底作战的四个军,其它新的部队正在编成新的军。对面的德军,豪瑟将军的第七集团军,其实力只是一个常规军。所以布莱德利将军至少获得总体上三比一的优势,实际上达到了五比一或六比一的比例。

布莱德利将军为科林斯将军的第七军配备了70000人,针对被选定的突破区,为此从圣洛一战后的第五军和第19军调出部队,放进第七和第八军,结果第19军只剩下第35师,第五军剩下第二和第五师,但第七和第八军的规模大大膨胀了,第七军拥有第一、四、九和30步兵师,以及第二和第三坦克师,接近于一个集团军的规模。同时,预定参战的第八军也被大力扩充,下辖第8、79、83和90步兵师,以及第四坦克师,第六坦克师也即将登场。

布莱德利将军全力支持他的爱将科林斯将军。当后者抱怨第九和第30师损失太大时,布莱德利将军随即把集团军预备队的第四师调入第七军。著名的“大红一师”也被编入第七军,该师是个全摩托化王牌师,一直受到照顾,放在科芒地区闲置达一个月之久,对面是东奔西忙的德军第二装甲师。在这次庞大战役中,第一师总算有了参战的机会。

布莱德利将军还特意缩窄了第七军的攻击地带,到四点五英里的宽度,以致过于狭窄,第四师的部队挤在第九师的后半段,两师部队参察交错。第一集团军同时部署了支援第七军的强大炮兵部队,包括45个炮兵营和集团军的炮兵部队,共有1000多门火炮,准备了十四万发炮弹。部署这些大炮,使第七军的战线宽度上,达到了每13米放置一门火炮的水平。

美军对面的德军第84军,纸上实力也很可观,共有六个步兵师,两个装甲师和一个装甲掷弹兵师。在德军最高统帅部看来,这么多的师应该不会很快垮掉。在地图上,圣洛以西有四个步兵师和教导装甲师。实际上这些师只是师的残余部队,早已变为带番号的战斗群。巴克勒尔上校率领的第77师,逃出美军的瑟堡包围圈,退到莱赛防区,靠吸纳散兵游勇,一直战斗到7月中。第352师战斗群剩下700多人,第五伞兵师实际上只拥有一个遭受重创的团,党卫军第17装甲掷弹兵师属下大多是其它部队单位的残兵。第84军唯一的预备队是正在休整的第353师,第二伞兵军完全没有预备队,所有作战部队都在战线上,而整个第七集团军的预备队是四分五裂的第275师,也就是海恩斯战斗群的上级单位,自盟军登陆以来就忙于四处补漏。第七集团军内没有一个是满员编制的师,所以最终豪瑟将军手下统共约有30000人的作战部队,相当于两个美军满员师。

具体到美军第七军的战线内,科林斯将军拥有四比一以上的兵员优势,而德军第84军要抵抗美军第七和第八两个超编军的攻击。在装甲力量方面,差距更为显著。三个坦克师被用于支持第七和第八军的部队,第二和第三重装坦克师共有484主战坦克(谢尔曼),和318辆轻型坦克(斯图加特)。附属第八军的第四坦克师拥有186辆主战坦克和77辆轻型坦克。德军第七集团军方面,两个装甲师一共拥有80辆可供作战的坦克,教导装甲师此时相当于一个团,约3000名作战人员和45辆作战坦克。至“眼镜蛇”时,教导师前后一共接收到200名补充兵员,而它的防御地区超过三英里,同美军第七军的宽度差不多。同第五伞兵团一道,教导师在“眼镜蛇”中面对着三个满员步兵师,第四、第九和第30师,以及500辆主战坦克和史上最大规模的战区大轰炸。

另一支装甲力量是党卫军第二装甲师,一直以来就是四分五裂的,属下营连的坦克被派到各处紧急支援,所以在树笆作战失去不少作战坦克。圣洛失陷后,第二师的坦克主要部署在第六伞兵团的佩里耶地带,一个坦克营被用来支援海恩斯战斗群的六七百人的部队,又被作为第84军预备队第353师的一部分。

德国空军几乎在诺曼底上空消失了,偶尔出来吓唬一下美军。7月19日,一架孤零零的德军战机突然沿着公路扫射,直到第19军军部上空,把第一集团军副军长豪兹将军一行人赶到路边躲藏,然后被击落,驾驶员被俘。美军在诺曼底西部的大规模行动,丝毫不受敌人空袭的影响。

在炮兵方面,德军也绝对不是对手。在7月10日英军攻击卡昂之战中,他们当天发射了80000发炮弹,德军回击中发射了4500发炮弹,对盟军来说,已经算是敌人进行的非常猛烈的炮轰了,而布莱德利将军为第七军的进攻,准备了140000发以上的炮弹。

美军前线即将加入战斗的各个师,都在战前恢复到满员标准。艾迪将军手下的第九师接收了一个整团的补充兵员,而原先遭受重创的师和团被及时轮换,撤到后方休整,一般情况下遭受1000人的伤亡时,就会获得一段休整时间,象第29和83师,就因为严重伤亡而不必参加这次“眼镜蛇”攻势。布莱德利将军一向享有“士兵的将军”的名声,尽量做到了照顾属下部队士兵的各个方面。在“眼镜蛇”前的一周时间内,作战部队可以享受出自流动厨房和面包车的新鲜面包和热汤热菜,集团军拨了四个洗衣连,为官兵提供洗衣干衣服务,另外一个沐浴部,设置了100多个淋浴和泡澡场所。其它还有些修鞋连、理发连、电影放映连、图书连,在大战开始之前集中提供服务,目的就是让前线官兵在精神体力方面都恢复到最佳战斗状态。

经过多番部署增强,第一集团军在地面部队上获得了六比一的优势,不计即将到达的第六坦克师,在坦克数量上获得了十比一的优势,在炮兵火力方面的优势更不用提了。远在前线之后,更强大的武器和更频繁的活动是在轰炸机部队中,更不是对面德军所能相比和抵抗的。布莱德利将军信心十足,邀请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将军亲临圣洛,观察大战启动。

虽然德军在诺曼底战区阻挡盟军达七个星期之久,尚未崩溃,但克鲁格元帅未能取得一次战场上的胜利,仅能尽力维持现有战线。克鲁格元帅遭受最高统帅部的怀疑,他在7月20日政变中的角色,尚未被证实,所以他随时都有可能被柏林派来的人逮捕送走。

克鲁格的基本战略,同隆美尔并无区别,仍然是在卡昂/法莱斯战线上,装甲力量集中在东部,不再派往西部,那里的豪瑟将军只有自求自保了。由于实在缺乏兵力,克鲁格建议豪瑟将军把步兵部队调上去,将有限的装甲力量撤到稍后地带,豪瑟将军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反过来要求克鲁格调派更多部队、炮兵和弹药到西部,克鲁格同样做不到,连已经承诺的第363步兵师都未曾赶到。因此在“眼镜蛇”之前,德军方面毫无作为。

德军对美军的“眼镜蛇”攻势,略有所闻。第84军的新军长绍提茨将军收到关于美军第七军正在大幅调动的情报。他于23日向豪瑟将军报告,敌军的大批坦克已在圣洛以西聚集。第八军军长米德尔顿将军偶然同一位被抓获的德军低级军官交谈,惊奇地发现那位军官能够详细准确地描述“眼镜蛇”攻势的突破策略,虽然是他自己推理得来的,也让米德尔顿将军担心德军会对此作出相应的抵抗部署。

空军元帅马洛里在诺曼底指挥部看到23日阴天昏暗,取消了空军轰炸机集群的空袭任务,布莱德利将军不得已命令地面部队原地不动,到了24日,美军在英国的重型轰炸机B-17和B-24已经在跑道上滑行了,预定中午时分飞到预定轰炸区域。由于天气并未明显好转,马洛里元帅最后决定取消行动,仅留下极为有限时间通知机场控制员。结果重型轰炸机已经升空,剩下的战斗轰炸机被截住,退回原先位置。马洛里元帅和机场控制员再紧急通知已在空中的轰炸机,带弹返回。一些轰炸机没有接到返回的命令,继续飞行到预定地带,按计划投下他们携带的炸弹。

布莱德利将军和他的将领们对战役再次推延感到失望,庞大地面部队等待一天,仍然毫无结果,颇为影响士气。此外,有些投下的炸弹落到美军地带,即原定两军分界线的公路以北,对前沿地带的第30师造成一定杀伤,连豪茨将军都身处险境,炸弹落在一两百米左右,被迫埋头躲避。第七军为了避开这种“短”的误炸,已经把部队往后拉回了一段距离,仍然挨炸。科林斯将军在轰炸机离开之后,下令部下赶紧往前推进,否则早上让出的地段会被德军占据。在这一往返过程中,第九师第39团团长佛林特上校被弹片击伤。这一推迟和误伤让第一集团军和第七军十分懊恼,似乎是个不祥之兆,也基本不再信任空军的行动效果,两个军种之间口角不断,迫使前来观战的艾森豪威尔将军出来协调。

等到25日,天气总算好转了。美国人发动了已被推迟两次的大轰炸,从早上九点三十分起,飞机顺序起飞,前有1600架重型轰炸机,中有400架中型轰炸机,后有800多架战斗轰炸机,它们一共投下了5000吨炸弹。美军的“星条旗”报随军记者罗尼,当时25岁,坦承他从来没有目睹过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在一个如此之小的地段内,投下如此之大的炸弹总量,几乎就是上帝的杰作,在1940年代的强国中,也只有美军能够组织和执行如此大规模密集轰炸。大轰炸尾声在际,美军部署的上千门火炮展开齐射,持续了一个小时之久,近距离打击德军地面目标。

美军部队再次拉开距离,在轰炸区之外的安全区内观察这一壮观的轰炸和炮击表演。一些美军前沿部队再次遭受误炸,第九师的两个营部被炸飞,在稍后地带的炮兵阵地也有炸弹落下,第30师最惨,在头一天的损失之外,又伤亡数百人,相当于一个营的突击部队。

大轰炸误炸中最坏的消息,是麦克纳尔将军阵亡。他从美国赶过来观察“眼镜蛇”攻势,前往第30师120团2营的阵地,位于误炸最为集中的地方。炸弹直接落到他的掩体里,把他炸飞,只剩下一个大弹坑。61岁的麦克纳尔将军一直在美国国内训练军队,成就显著,军衔与布莱德利和巴顿相当,是诺曼底美军军衔最高的极少数几人之一,本来是前往英国接替巴顿将军,作为那个并不存在的集团军群的司令。由于他缺乏实地作战经验,进入前沿地带,成为美军轰炸机误炸的牺牲品。布莱德利、巴顿和豪茨将军秘密地为他举行丧礼,不愿让媒体和敌人获悉这一重大过失和损失。

对德军第七集团军来说,这场大轰炸就是地狱和世界末日的现场体验。他们的高射炮部队在24日的短暂空袭中发射了大量炮弹,以致在25日缺乏弹药。无论如何,这些高炮部队对几千架敌机的集中轰炸,是无能为力的。轰炸区内的教导装甲师和第五伞兵团部队无处可逃可躲,在掩体和工事中也逃不掉被炸死的命运,只有在非常厚实的多层掩体中,才有可能生存,其它地方都被炸平,德军官兵被炸死。

教导师师长贝尔林在这场大轰炸中活了下来,完全是因为他停留在后方的一个团部里,那个竖立着一个长达几个世纪之久的古老诺曼底城堡,比任何工事掩体都要安全,它的厚达三米的石墙挡住了炸弹轰炸的震撼力。贝尔林师长的回忆记载了这场轰炸的威力和悲惨后果,教导师的901团已被抹掉,整体而言,教导师在轰炸前的部队,此时大约丧失了70%的战斗力。

贝尔林将军完全失去了同他的部下的联络,电话线被炸断,找不到传令兵,只有自己出去寻找部下所在。他所经过的地区,布满弹坑,形同月球表面。在他的督促下,残存德军士兵从掩体中爬出来,构成非常薄弱的初步抵抗线。

向公路以南推进的美军遇到德军方向的抵抗火力,颇感意外,而豪茨将军在他寻找麦克纳尔将军遗体的路上,也在中午之后遭遇来自敌军的机枪和迫击炮火力,不仅自己寻找躲避之地,还力劝第30师师长霍布斯躲进师部掩体,显然不想在一天之内再失去一位将军。

第七军的先头部队在前往马里尼和圣吉莱的路上,遭遇到零散德军的抵抗和骚扰。第九师在右翼遇到比较有组织的抵抗,未能推进到马里尼,在天黑之前停止前进,以防落入德军陷阱。第四师的步兵团和坦克部队冲向拉沙佩勒,也停顿下来。左翼的第30师在误炸影响之下,推迟了出发时间,目标是重要的埃贝克勒翁村。

海恩斯战斗群及其附属的300人的堪特纳战斗群同样遭遇轰炸,之后尽力维持在埃贝克勒翁的五个据点,抵抗第30师的两个团兵力。天黑时分,海恩斯战斗群被赶走了,美军于半夜占领该村,但已无法攻占两英里之外的圣吉莱。第四和第九师合力压倒了对面的教导师,令第七集团军和第84军不得不把各自唯一的预备队调派上去,第84军的第353师调动了一个团,第七集团军调动第275师的985团,分别从西向东和从南向北进发。他们沿途遭受空袭炮击,有幸抵达目标区的部队并未明显增强德军前线抵抗力量。

“眼镜蛇”攻势的第一天,第七军的三个步兵师跨过了东西主干公路,打开一个三英里宽的缺口。但美军轰炸制造的弹坑阻碍部队和坦克的前进,突破深度两英里,与英军在“古德伍德”第一天的突破深度相比,战绩有限。艾森豪威尔将军宣布,今后不会再把战略轰炸机用于地面战役。

科林斯将军坚持继续进攻,并寻求解决办法。由于德军并未如预期般地发起反击,科林斯将军认为德军防御深度和实力不足,再重击一下,就可能见效。步兵师进展有限,即使每个连都配备坦克支援,也是如此,因此需要象德军一样,聚集装甲力量,冲破敌人的微弱防卫线。第七军拥有两个重坦克师和一个全机械化师,目前都没有动用,去发挥它们的恐怖威力。德军的装甲力量严重不足,教导师在大轰炸之后,坦克数量从45辆巨减到还能动的14辆。德军反坦克利器88毫米炮也不见踪影,第三高炮军没有在西部部署。这些对科林斯将军来说,都是好消息。他下令把两个坦克师调往前线,第二天冲在步兵的前面。

7月26天气晴朗,第二坦克师列在左翼,第三坦克师列在右翼,越过第九步兵师,而全机械化的“大红一师”士兵坐在装甲车和卡车上,紧跟着第三坦克师的B团,向目的地马里尼进发。这两支装甲纵队取得了更好战绩,到27日,德军抵抗已经不见了,美军终于实现了布莱德利将军计划的重大战略突破。

邻近的第八军,也于26日展开攻势,把六个师的重负压在第84军的左翼,在没有大轰炸震撼效果的情况下,遭遇德军顽强抵抗,进展缓慢,到了27日,才跨过了圣洛到莱塞的公路。第八军实际上拥有第四和第六坦克师,却在沿海山地作战并不占优。但此时德军开始忧虑右翼美军第七军的突破,会抄了他们的后路,陷入重围,所以发生恐慌。这一战线的临时指挥官克尼格上校在得知美军第七军的突破消息之后,就立即作出决定,所有德军残余部队都开始离开现有阵地,第91空军师、243师和265师,以及其它不同编制的部队,都向南方大步后撤。第八军在苦战两天之后,突然加快了前进步伐。

德军高级将领开始意识到西部战线情况不妙,发生了他们不愿见到的防线崩溃的危机。克鲁格停留在东部,对付“古德伍德”后续行动的“春天”战役,而第84军司令绍提茨将军更加关注自己防线内的紧急军情。这位普鲁士将军有在意大利应付美军的经验,又预测到美军“眼镜蛇”攻势,但无能为力。事到如今,他只能向克鲁格报告,提醒他西部战线崩溃的危险。克鲁格不得已,把留在后方的国防军第二装甲师调往第84军防地。第二装甲师如同它之前的教导装甲师一样,开始向西开拔,先头部队于28日早上赶到了圣洛东南,同教导师残部汇合。贝尔林将军原以为克鲁格会派来60辆坦克,但只看到先头部队的五辆坦克,其它第二装甲师的坦克还在路上,同美军战机苦斗,或捉迷藏。

克鲁格又派第47装甲军的方克将军来到西部,命令他统一指挥那些遭受打击的德军师,包括教导师、党卫军第二装甲师和第352师,唯一齐备的师是新到的第二装甲师。方克将军和第二装甲师师长路德维希将军都是普鲁士贵族出身,在科芒地区就互不干扰,自行其是,来到西部圣洛,仍然保持着不远不近的上下级关系。

在第二装甲师之后,克鲁格终于动用了第116装甲师,下令向西行进。施维林将军辖下的第116装甲师,即使在“古德伍德”中也未见战阵,一直作为预备队,也是隆美尔保证停战计划成功的一支重要力量。在诺曼底东西两线均现危机的时刻,这支长期闲置的装甲力量,不能再按兵不动了。

克鲁格继续向最高统帅部提出要求,请把法国南部的第九装甲师调往诺曼底。作为西线总司令,他是有权力从第19集团军那里调走这支部队的。同时他还要求从第15和19集团军调动四个步兵师到诺曼底,尽管时间来不及,也是作为提前调动的措施。最高统帅部批准了克鲁格的这些要求,因为诺曼底战役的规模和危局已经十分明显,盟军的意图也昭然若揭,只有在这一战区全力抵御。北方的第15集团军现在成为东部战线线德军的主要补充力量来源,法国北部的第84和331步兵师开始南下,一个非机动部队的708师,也奉命从波尔多的驻地开拔,随同第九装甲师一同北上。

美军的“眼镜蛇”攻势令克鲁格的各项预备措施变得缓不济急了,迫使克鲁格来到豪瑟将军在勒芒的总部。出于对当地军情的不满,克鲁格严厉斥责豪瑟将军,却不敢把他撤职,因为他是党卫军将领,所以只能把第七集团军参谋长派姆塞尔将军撤职。他指令接替这一职位的,是第82军的格斯多夫上校,曾经是德国抵抗组织的核心人物,策划过刺杀希特勒的行动,但在7月20日政变之后,没有暴露,被派到法国的第15集团军第82军,在盟军登陆之前一般无事可做。此时把他调过来给一位党卫军将领作参谋长,参与残酷战争,对他是个严重的考验。

下一位是绍提茨将军,在西线战役中德军后退的责任,让他背了起来,克鲁格在7月底将他解职。但最高统帅部仍然信任绍提茨将军,立即把他调往巴黎,负责该城和附近的防务,责任更加重大。这一调动对克鲁格比较不利,证明最高统帅部对他的举措仍然不放心。

美军在圣洛以西突破德军战线,却没有包围住德军部队。第九师未能完成占领马里尼的任务,被调往后方休整,由“大红一师”替换。第二坦克师在左翼负责占领圣吉莱,从那里向南推进。至29日凌晨,该师随同第30师进入圣吉莱,完成任务,击溃了海恩斯战斗群,占据德军第84和第二伞兵军的中间关键位置。

另一个第七军的重要目标马里尼,还不在美军手中,连续不断的小规模德军抵抗拖慢了美军“大红一师”和第三坦克师B团的前进步伐。B团团长拉夫雷迪中校在马里尼附近停下脚步,担心落入德军埋伏,决定等候“大红一师”的到来。次日早上,他们还在等待后勤补给,卡车纵队抵达后,继续等“大红一师”第18团前来,结果等了一天,直到半夜,部分第18团的官兵才来同B团汇合,而后方交通堵塞,把B团主力堵在路上。

“大红一师”的先头部队在26日晚报告他们正在接近马里尼,使布莱德利和科林斯将军误认为该师已经拿下和控制了马里尼。科林斯将军把第三坦克师的余下部队投入战斗序列,结果再次陷入大塞车,以致第18团部队没法向B团及时提供步兵支援。实际上美军并未拿下马里尼,只是先头部队到了该地城外,被当地德军打退,是第353师和党卫军第二装甲师最后的一批守卫部队。美军“大红一师”主力随后从西方绕过马里尼,让其它部队占领该地,自己继续向海边重镇库唐斯挺进。

在防线崩溃的险恶形势下,绍提茨将军在被解职之前向库唐斯的部下发布命令,包括海特中校的第六伞兵团,让他们迅速向东移动。在党卫军第17装甲掷弹兵师巴乌姆中校的临时指挥下,组成一个战斗群,包括他的师、党卫军第二装甲师和第六伞兵团的残部,紧急赶往库唐斯以东,部署防卫。在“眼镜蛇”中的几个晴天后,天气转坏,使“大红一师”对库唐斯的首次攻击遭到德军阻击,一时受挫,给库唐斯附近的德军留下一个两英里宽的空挡,让他们加速窜出,逃向南方。在北方抵抗美军第八军的其它德军部队得到克鲁格和豪瑟将军的批准,也加入南撤的大流,包括克尼格上校的第91空军师战斗群。美军在马里尼附近等待耽误的时间,被德军用来突围而出,躲过被围歼的命运。

德军加速南撤,令美军第八军抓不到什么俘虏。他们最后在库唐斯附近同第七军的部队汇合,封死了该地德军南逃的路线。此时第六伞兵团和其它德军守卫部队已经离开南下,除了后勤和散兵外,第84军残余大部逃出了圣洛、莱赛和库唐斯这个大三角地带的包围圈。第七军之后设计了一个更大的包围圈,中心在龙塞,口袋底定在科坦廷地区底部靠海的阿夫朗什。布鲁克斯将军的第二坦克师奉命迅速向南推进,拿下库唐斯和阿夫朗什中间的格兰佛。

美军的大举推进和德军败退,导致两军缠在一起,互相埋伏偷袭。党卫军第二装甲师师长泰森上校被一群美军侦察兵突袭而阵亡,贝尔林将军正在指挥部同参谋们谈话,突然看到窗外一个美军装甲侦察营沿着大路呼啸而来,急忙从后门逃了出去,免于被俘。甚至豪瑟将军也在自己的勒芒总部目击到几公里外美军第二坦克师先头部队的炮火射击,令他和绍提茨将军措手不及。

在美军第七军正在谋划执行“龙塞口袋”计划的同时,绍提茨将军也在策划扩大口袋,做最后打算,向东反击。他命令刚刚守卫过库唐斯和逃出第一个包围圈的德军部队,包括第六团,迅速向东南方向发起进攻。此时库唐斯之南的地区,还有着宽达10英里的大缺口,让德军安全南撤。巴乌姆上校向部下发布命令,由海特中校率领一部,进攻美军第二坦克师,打到佩尔西,另一部由自己带领,混杂各个被打烂的部队,第17师、教导师、第275、353和第91空军师等,向南撤退,前往塞郎塞,避免被全歼。海特中校接到给自己的命令,明知任务艰巨和不现实,也只能执行。

美军第二坦克师的B团和第四师的第八团组成混合纵队,向格兰佛进军。出于谨慎原因,B团在前进一段距离后就原地设防,预防德军偷袭,为此减慢了前进速度。此时海特中校的分队包括了他的伞兵们和党卫军第二师和第17师的残余部队,有坦克和工兵的数百人的规模。在龙塞附近,海特战斗群直接撞上了美军B团的坦克群,绵延不绝的美军步坦部队散布在龙塞和慈尼利之间的地带。美军前锋已在防守工事后等待德军的到来,第四师41团的一连最先发现德军部队,并抢先开火,打瘫了领头的自行火炮,迫使德军士兵跳下车辆躲避。德军在十字路口旁面临美军枪炮火力网,海特中校明白他们无力强攻,临时决定绕开这个关口,让手下分散前进。在与美军持续交火的同时,他自己率领一个连费劲地穿过树笆地形,走小路单列前进,躲开了美军的侦测,最终抵达慈尼利。在那里他观察到前面正是美军第四和第二坦克师的核心地带,明白自己一个连的残兵是无力造成任何冲击的。

前进无望的海特中校决定原路返回,放弃进攻美军的任务。在十字路口的战斗仍在进行,美军第41团和一个炮兵营全力参与到这一对垒交火中。海特的战斗群至此已经遭受150多人伤亡,却并没有推进多少距离。海特中校看到不能再拖延下去,在29日下午下令全体后撤,脱离战场。此时他手下的党卫军第二装甲师的部队,认为没有义务再服从这个伞兵军官的指挥,驾驶坦克自行离去,把伞兵和其他步兵扔在后边。

这支败兵队伍向南撤退,周围都是美军,随时都要隐蔽躲藏,昼伏夜行,长期等待,避免同美军交锋,变成游击队一类的部队。海特中校一行终于在8月1日回到佩尔西一带的德军新防线,向绍提茨将军报告,他的团降到一个营的规模,但毕竟逃脱了被俘的命运。

德军后卫和后勤部队在逃出库唐斯时,造成了交通阻塞,成为美军战机的理想空袭目标,邻近的美军炮兵部队也随意轰击,伤亡惨重。第二坦克师抵达龙塞西南的朗格隆后,“龙塞口袋”被封死了,口袋内未能逃出的德军都被俘或被炸死。仍在格兰佛的德军在美军到来之前就逃跑了,海军部队在摧毁了海防炮后也紧急逃亡。

封死“龙塞口袋”和清除那里的德军,代表着“眼镜蛇”攻势的尾声和巨大成功,布莱德利将军把7月30日定为完成这一攻势的日子。“眼镜蛇”攻势启动时与“古德伍德”有很多相似之处,但一度失望的布莱德利将军没有放弃,科林斯将军的第七军坚持在第二天继续进攻,动用坦克纵队,而德军第84军恰恰严重缺乏反坦克武器,美军突破变得无法抵挡,德军残余部队所能做的,就是在美军推进稍慢时,尽快逃出包围圈,在南部面积更大的布列塔尼地区再次设防。

“眼镜蛇”攻势达到了突破德军防线的主要目的,终于在诺曼底战线打开一个巨大的缺口,德军长达七个星期的顽强抵抗开始露出败象,走到一个关键的转折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打赏
      收藏文本
      4
      0
      2016/4/20 11:10:28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7252948
      • 工分:236289 / 排名:6647
      左箭头-小图标

      以当时盟军的兵力火力优势,再加上有绝对的制空权,面对德军的疲惫之师,把仗打成这个样子,真没什么好夸耀的。如果不是希特勒完美的发挥了猪队友的作用,强令德军不许撤退,美英的损失只会更大。

      2016/4/20 11:26:3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美军最后一试的“眼镜蛇”攻势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