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母亲不再反对,我去兵团的事,就这么决定了!

共 8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武警中将
  • 军号:8779845
  • 工分:1101303 / 排名:35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母亲不再反对,我去兵团的事,就这么决定了!

母亲不再反对,我去兵团的事,就这么决定了!

回到家里,我把我想去兵团的想法告诉了母亲。母亲没有丝毫犹豫,立即明确表示反对。

她的理由很充分,也很现实。家里收入不多,父母收入加在一起也就70多元;而孩子不少,一共5个,生活一直非常困难。我是老大,他们早就盼着我能上班挣钱,补贴家用,减轻他们的压力。

1966年,我初中临近毕业时,他们就曾为此事伤过脑筋。我想考高中,将来能上大学。而父母则希望我尽快工作,及早挣钱。可巧那年闹起了文化大革命,上学也好,上班也好,都无从谈起,此事才不了了之。

现在,好容易熬到文革有了收尾的苗头,她当然盼着我能分配工作,为家里挣钱。

无所事事的焦躁,想找到工作开始新生活的焦急,一直煎熬着我,我当然理解母亲的心情。我不仅知道她希望我担当养家重任的心思,也知道她对我远离故土,几年不能回家的忧虑。

可我把去兵团看作自我解脱,冲破沉闷困境,开创新生活,实现夙愿的现实途径。虽然母亲为我设想的将来可能更好,但它能否实现,却根本无法确定。

我一直信奉“手里的一只鸟,胜过树上的十只鸟”,所以决定想办法突破母亲的阻拦。

我很容易地就找到了有效的办法——用“大帽子”压服她。人们都处于“革命狂热”之中,父母因私欲阻拦子女的狂热举动,往往会被子女揭发,殃及自身,被人扣上“不许子女革命”的“帽子”,所以父母们处理此类事情会格外注意分寸。

我抓住母亲也有这种顾虑的弱点,向她大讲参加兵团的伟大意义,无非是添油加醋地重复蘭政委讲的那些东西,并强硬地表示不管说什么也一定要去。

母亲最终向我作了让步,说等父亲回来听他的意见。

父亲那时在保定市西郊供应站华二南基地工作。单位离家很远,不能每天都回家。

由于初二我申请入团时,获知父亲有历史问题,并向他核实,他似乎已自我矮化,不再总是居高临下地对待我。由于影响了我的政治进步,他好像对我还有点愧疚。

文革中,我参加的是“工总派”,他参加的是我的对立面“红楼派”,我们在家时虽不像社会上的两派那样仇视,但也常争得面红耳赤。我与父亲的关系,远不如我与母亲的关系密切。母亲参加的也是“工总派”,虽然派性不是很强,但说起文革的事,也总会站在我一边。

父亲回来了,他支持我去兵团。他的看法是,年轻人总守着家有不了出息,出去闯荡,才能增长见识和才干,将来干一番事业。他对母亲说:“我的意见是孩子愿意去,就让他去。家里的事,我们扛着。不能因为我们,影响了孩子的前途。”

母亲不再反对,我去兵团的事就这么决定了。

曾经一起当过兵的战友,牢记部队嘱托,铭记当兵的历史!

无论你是退伍老兵,思念战友;还是超级军迷,向往部队;都建议添加《中国战友网》;

寻找部队情怀,回忆当兵历史;微信号:ll81_com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6/4/19 10:00:0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母亲不再反对,我去兵团的事,就这么决定了!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