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小伙被强迫参与电信诈骗,逃回国却面临判刑

共 19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警察二级警司
  • 军号:2347111
  • 工分:5262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小伙被强迫参与电信诈骗,逃回国却面临判刑

小伙被强迫参与电信诈骗,逃回国却面临判刑

http://zj.qq.com/a/20150715/006026.htm

一天之内,温州市区两名女市民遭遇电话诈骗,一名被骗665.2万元,一名被骗111.41万元。

行骗的是个职业诈骗团伙,这伙人在非洲肯尼亚的一间别墅里,疯狂地拨打着无辜市民的电话号码,一旦发现“猎物”上钩,就分组“围杀”,不少家庭因此倾家荡产。

27岁的小范,在这间罪恶别墅中充当“一线话务员”,三个月的诈骗生涯,他拿到了1.6万元的酬劳,却留下了一生的污点。

前天,在温州市看守所,小范讲述起那段梦魇般的经历,他说,他当初只是想赚点钱和女友办一场体面的婚礼,可最终只能和女友分手,他希望不会再有人被电信诈骗。

想多赚钱和女友结婚

他去肯尼亚当话务员

小范是福建南平人,为生计,他从小就辍学打工。去肯尼亚之前,他在福建一家酒店当服务员,因工作认真,被老板提拔成领班。其间,小范还和酒店里一名年轻貌美的女收银员相恋了。

两个年轻人很快就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好强的小范也想和心爱的女友办一场体面的婚礼,可他囊中羞涩,家里人也无钱资助。

在他窘迫之际,一名朱姓老乡走进了他的生活,这名朱某给了小范一个难以拒绝的诱惑:出国当话务员,每月工资5000元外加5%的提成。

小范心动不已,在还不清楚“话务员”要干些什么的情况下,就满口答应。小范的哥哥担心弟弟会有危险,就跟他一同出国。

去年五月,小范和他哥哥一行四人坐飞机来到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热心”老板一早就派人来接机,在去“公司”的路上,小范等人的现金、手机、护照都被收走,对方说这是“公司规定”,等他们回国再还。

进了别墅才知入“贼窝”

吃住都没有看守所好

一个多小时后,小范和哥哥被送到一个别墅群,小范记不清具体地址,只记得那个地方很高档,还有不少大使馆。

走进一间别墅,老板“强哥”、老板娘“强嫂”带着29名老员工迎接了他们。

小范这才知道他进了“贼窝”,这群人是职业电信诈骗团伙,原先把总部设在埃及,“挪窝”的原因据说是嫌弃埃及的信号不够好。

“强哥”为人也如其称号一样强势,制定的规章制度也让小范这些“新人”喘不过气。

这间别墅只有两层,“强哥”、“强嫂”一个房间,核心技术人员“电脑手”单人住一个房间,其他人在一楼打地铺。

小范回忆,别墅里的生活很苦,每天吃的就是一点面包、面条还有一大锅青菜,无论是伙食还是自由度,都没看守所好。

为防新人逃跑,“强哥”不允许“话务员”外出,还在别墅外墙支起高压电网,如果有人不服从命令会遭遇殴打。

每天打五页电话号码

国内银行下班才收工

经过一个多月的强化训练,小范和哥哥被推上“前线”。

当地每天凌晨2时30分,小范等人就被强行叫起,抱着专用的话务机开始工作,按北京时间算,当时国内是7时30分,银行已经开门,大多数市民也已醒来。

当地时间中午以后,罪恶的一天才会结束,因为国内的银行此时大多已关门。

而这10多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中,小范这些“一线话务员”至少要打完五页电话号码(每页30个)。

整个过程,都有人盯梢,毫无隐私可言,即使在休息时间,“强哥”也不允许员工互相走动聊天,到了晚上11时,所有人必须睡觉第二天继续诈骗。

在这样的情况下,小范和哥哥只能选择当骗子,可他们私下商量好,尽量不骗人,熬过几个月拿到底薪就回国……

大数据分析市民信息

选择相应的诈骗方案

这组织分工明确,设有话务组、取款转账组、招募组、网络组等组织机构。

话务组又设有“一线话务员”、“二线话务员”、“三线话务员”。

“一线话务员”拿到的电话号码单每页都有30个诈骗对象的身份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照片、户籍地址、电话号码等。这些身份信息是从上家买来的,每条2元到20元不等。所有信息经过大数据分析,根据年龄、职业等信息分析出其消费水平、容易上当程度,从而分别定价。比如温州被骗666万元和111万元的大案,受害人分别是企业主和会计。

此外,他们还会拿到一份“剧本”,受骗对象接听电话后,他们就按“剧本”念,“强哥”还要求话务员们学会根据受骗对象反应,选择最佳诈骗方案。

这些诈骗方案总体结构基本分为三步:

第一步,“一线话务员”冒充办案人员给受骗对象打电话,谎称其银行账户涉嫌洗钱之类的恶性案件;

第二步,受骗对象一旦上钩,“二线话务员”开始接手,他们自称某地公检法机关,吓唬甚至恐吓受骗对象,并强调此案是“高度机密”,绝对不能向任何人说起;

第三步,在受骗对象将信将疑时,冒充“最高级公检法机关”的“三线话务员”出场,对方会提供一个虚假官方网址,诱使受骗对象在官网里输入银行账户密码等信息。诈骗团伙技术人员再通过网络技术手段转移银行账户内的资金。

三天没单子转给二线

他被罚背四小时剧本

虽然这个诈骗组织诈骗流程严明,但小范说,由于良心的谴责,他一直都在敷衍,“有时碰到对方说自己残疾,或者家里困难,我就偷偷地说自己是诈骗的,让他别相信,然后挂了电话。”

他说,三个月里,他只做成三单生意,第一个受害人是重庆的,当晚,“强哥”表扬他为公司创收4万元,给了他2000多元的提成。

这样赚到的钱,让小范夜不能寐,深受煎熬,他说,“每天在电话里,都有很多识破骗局的人骂我,甚至连我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我很心虚,听他们骂我,反而还好受些。”

这个诈骗团伙制定了严格的奖惩机制:小范曾连续3天没单子转给二线,遭到“领导”批评,当众被罚背剧本4小时。

回国主动和女友分手

他有两点想提醒大家

去年7月,小范听说他们隔壁别墅的话务组干了一笔大单,一名温州人被骗了600多万元,没过多久,“强哥”突然给他们发薪水并让他们回国。

回国后,小范和哥哥他们不敢回家,开始了东躲西藏的生活。

在被警方抓获前,小范忍不住和女友见了一面,他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她,两人就此分手,从此再也没联系过。

目前小范正在等待法院的审判。结束采访时,小范说他有几句话想说,“不管我有意无意,我都要向这些受害人道歉,是我伤害了他们。”“我连累了我哥,我对不起他,出狱后我会好好对我哥,好好孝顺父母。”

市公安局副局长王造说,他办了这么多年的通讯(网络)诈骗案件,这起“一天内两名女市民被骗700多万元”的案件给他留下的印象特别深,他记得在案发过程中,他们的侦查员已发现一个诈骗银行账户及电话号码,通过技术手段,侦查员发现骗子曾给那两名被骗女市民之一打过电话,就立即联系上这名女市民,让她千万别上当,可半个多月后,他们在梳理诈骗账户资金流时,发现这名女市民在接到警方警告电话后,还是给骗子汇了50万元。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16/4/12 19:40:3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小伙被强迫参与电信诈骗,逃回国却面临判刑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