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无处安放的“香港本土意识”?有人不做非要寻狗。

共 15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558261
  • 工分:5536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无处安放的“香港本土意识”?有人不做非要寻狗。

武汉大学两岸及港澳法制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祝捷博导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3月号发表专文《“香港本土意识”向何处去》,作者认为:“去民粹化的‘香港本土意识’,归根到底是中华母体文化之下的一种地方意识,构成香港作为中华一份子的存续基石。‘香港本土意识’本应是港人对于香港朴素的情怀,与政治无关,更与‘民族’无关。为‘香港本土意识’附着上其无法承载、也不具备的各种政治光环、‘民族’缠绕的‘港独’势力,如果不是臆造了香港的历史,也是歪曲了香港的历史,注定要被碾压于香港与中国内地融合大潮的车轮之下!”

文章内容如下:

“这还是那个香港么?”农历丙申年的大年初一,可能会有很多人的脑海中会形成这样的问题。2014年9月,由“行政长官普选方案”引发的香港“政争”,最终演变成一场街头运动。而这一年多以来,香港的各种社会运动层出不穷,各路人马轮番上演,终于在一个本应祥和的日子,演变成一场“暴乱”。无论是街头运动,还是旺角的这场暴乱,背后涌动着的,是诸如“香港本土意识”、“香港民主化”、“香港民族”乃至于“香港独立”等意识形态色彩浓厚的话语。如果去除这些意识形态话语之前的“香港”前缀,这些意识形态话语在“一个中国”框架内,一度是专属于“台湾”的表述。如今,海峡对岸的戏码还未演罢,香江对岸的闹剧已经开演。“港独”,这一本不应属于香港的意识形态话语,已经从一种隐秘的只言片语,演变成为一股社会思潮、一种理论体系和一场政治运动。“反水客”、“驱蝗运动”、“占领中环”、“旺角暴乱”以及现在还无法断言和预测的事件,改变了过去我们所熟知的那个法治、有序、繁荣的香港。“香港本土意识”从哪里来?“香港本土意识”将向何处去?“香港本土意识”应当是什么?这些都是值得人们思考的问题。

无处安放的“香港本土意识”

从学理角度而言,“本土意识”是一个包容度极强的用语,“香港本土意识”因而也是一个十分庞杂的体系。在“香港本土意识”中,既有体现香港精神、能够凝聚香港社会“爱国爱港”、“爱乡爱土”情怀的本土意识,也有刻意突出所谓“主体性”的本土意识。对于“香港本土意识”的论述由此包括两种论述方式:一种是将殖民者视为“他者”,另一种是将中国内地视为“他者”。由于历史形势的变化,前者逐渐被后者所掩盖,本土意识指向的对象从殖民者变成了中国内地,开始沦为分离主义者谋求“港独”的口号。

如果说“香港本土意识”的实质是一种乡土意识,那么,这种乡土意识在发生意义上,是一种没有乡土的乡土意识。由于香港政局稳定、社会富足、环境自由,从开埠的十九世纪中叶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香港成为中国内地移民(难民)的涌入目的地。大多数移民的本来身份和认同,并未随着来港而消除。相反,大多数移民对于香港的认同感不足,仅仅是将香港视为“大环境”里的救生艇,认为自己只是在香港暂住,待内地局势明朗或稳定后,便会返回老家。由于香港社会的原住民较少,且至今没有成为一股独立的社会力量,因而大多数香港本地居民的祖辈或者父辈甚至自己就是来自于内地的移民。这种特殊的移民社会使得香港本土意识并没有太多的“乡土情怀”。“香港本土意识”与其说是一种植根于乡土的眷念情愫,不如说是一种人为建构的产物,尽管这种构建在原生意义上并非是刻意的。

1949年后,中国内地和港英当局都加强了香港的边界管治,内地居民已经不能随时迁入香港。边界的隔离加速了香港社会结构从移民社会向住民社会的转变,“香港人”的概念也在住民社会的转型中逐渐生成。1961年的人口普查表明,出生在香港的本地人已经超过全港总人口的一半,香港居民已经开始摆脱移民色彩,大部分香港居民不再与内地分享共同的集体记忆。内地的政治变动对于香港居民来说,也不再如过去那般感同身受,而是只是发生遥远“外部世界”的一则新闻而已。与中国内地失去联结,又无法建立殖民者认同,“香港人”的概念陷入被学者称为“双重不可能性”的自我悖论之中。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一系列社会运动,是“香港本土意识”逐渐确立的推手,也是“香港本土意识”逐渐复杂化的推手。对于战后出生的香港居民,内地已经成为注定回不去的远乡,香港才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家园。摆脱了移民心态的香港居民,一方面乐于建设和维护家园,另一方面则开始向殖民当局积极主张民权。诸如“中文运动”、“反贪污、捉葛柏”、“金禧事件”、“公务员薪酬运动”等一系列社会运动的风起云涌,推动香港居民走出政治冷漠,形成了“以香港为家”的本土意识。香港居民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经济快速发展、政府高效管理、行政相对廉洁、政治开放自由的环境中,与彼时贫困封闭的中国内地形成鲜明对比。在“去内地化”的同时,“香港本土意识”中的反殖色彩也由于港英当局的“柔性殖民”政策而被消磨。“香港本土意识”所指向的对象,也越来越明确地从殖民者开始转向有着意识形态之“夷夏大防”的内地。

无疑,香港回归和中央重建对香港的管治,让曾经的意识形态“假想敌”变成了真实的管治者。“香港本土意识”彻底地从“去殖”意识转向“反中”意识。以“反23条立法”、“反国民教育”和“占中”三场指标性的社会运动为代表,在对抗中央管治的社会运动中,香港本土意识被重新演绎,“解殖”的话语被“分离”的主张所代替,“中国”从“他者之一”变成唯一的“他者”。而在“自由行”暴露的两地习惯和理念的差距,又被刻意地政治化和放大,部分香港居民对内地游客及至内地的耐心逐渐耗尽,排外情绪高涨,内地与香港的对立情绪加深。这种背景下,越激进的思潮,越能够在香港获得“政治正确”的舆论高地。一个香港版的“民主独立”故事通过大众媒体和网络媒体传播开来,中国内地承担了“香港非民主化”的全部“罪孽”,“港独”成为香港民主的唯一选择。“香港本土意识”中最为极端的部分——“港独”——被释放出来了!

开始走向极端的分离主义

“港独”是“香港本土意识”中最为极端的部分。这种“极端”在一开始仅仅表现在理念和思想上,而当理念和思想的“极端”向着行为延伸时,“港独”这种分离主义思潮也开始演变为一种极端主义,甚至有可能滑向恐怖主义。

作为一种思潮,分离主义并非专属于香港。就中国而言,新疆、西藏、台湾均有着分离主义存在,对应着的“疆独”、“藏独”和“台独”也都成为一股势力。而在世界范围内,英国、西班牙、俄罗斯、加拿大等都面临着类似的问题。这些国家对于分离主义势力的打击从来都是不遗余力的。在政治、军事、法律、舆论和经济等手段的打击下,分离主义在世界各国都不能占据主流民意,发声的途径和影响力也呈现出渐次减小的趋势。分离主义势力在主流社会的衰微,导致其通过合法手段或一般违法手段已经无法达到分离的政治目的,从而只能走向极端。当一个社会的主流不能接纳分离主义时,分离主义除了消亡外,唯一的路径就是走向极端化乃至恐怖化!通过街头暴力、纵火、暗杀、绑架、制造大规模杀伤事件、爆炸等方式,引发社会恐慌情绪和恐怖气氛,以谋求和保持影响力,为达到分离主义的政治目的服务,已经成为很多国家分离主义势力的最终走向。

有人会说:“香港到不了那一步,香港毕竟是一个法治社会!”然而,请不要忘记: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旺角暴力事件已经为暴力开了一个头,或许只是一个开头!如果说“反23条立法”、“反国民教育”、“驱蝗运动”、“占中”等合法的或一般违法手段已经无法让“港独”势力达到其政治目的,甚至引发香港主流社会的反感和质疑时,走向极端和恐怖主义,几乎是“港独”势力可以预见的未来了!至于“法治”,香港影视剧中经常出现的一句台词:“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但是,看过的人都知道,说这句话的一般是反角。软弱的法治,不仅没有能够阻挡分离主义势力,反而成为分离加速的助推器,这也是香港法治最大的悲哀和无助!

也有人会认为“港独”的极端化和恐怖化有些危言耸听、言过其实。君不见香港大学学生会主办的杂志《学苑》在2014年9月号出版专刊《香港民主独立》,其中刊文《谈军政、看港独》一文,喊出了“香港武装独立”的口号,并对香港可用于对抗中央的“军力”进行了估算。据该文估算,香港可以动员5万至6.6万男性人口组成武装力量,并可装备“中型武备”,以对抗驻港部队的军力。该文还异想天开地提出拉拢内地军政官员,策动“两广独立”,以作为“港独”的屏障和奥援。这种所谓“武装独立”的口号和对香港“军力”的估算当然毫无根据,也无任何可能性,但是,这种口号和估算的存在本身,已经说明“港独”势力对于通过非和平方式达到政治目的已经有了充分的理论准备和思想预期。通过非和平方式达到“港独”的目的,已经成为“港独”势力的选项之一。

再看旺角暴力事件发生后,在香港特区政府已经给事件定性为“暴乱”、全港主流舆论谴责暴乱分子之时,香港大学等港区八所院校的学生会发表声明“撑暴乱”,提出“全民起义,以武制暴除污名”的口号。一些香港社团和群体,已经开始从倡导“真普选”转而倡导“真暴动”。“港独”走向极端化和恐怖化,不仅有着理论上的预备,而且已经具备了初步的组织形态。需知,本次在旺角制造暴力事件的本土团体“本土民主前线”已经不止一次在街头制造事端了!而在本次事件中,违法暴徒更是能够做到统一佩戴口罩并持有长棍、盾牌等装备,有统一的命令和口号,有车辆来回运送物资,能借助国外社交网站线上线下密切互动,这些都表明旺角暴力事件并不是一次偶然事件,背后有着完整的组织予以支撑。有理论,有组织,“港独”势力的极端化和恐怖化还有什么不可能?!

“香港本土意识”的正本清源

再回头看旺角暴力事件的起因。维护街头小贩利益,固然是一种将暴力“正当化”的说辞。但是这种说辞事实上与香港历次社会运动中的说辞别无二致,都是一种“捍卫香港本土独特性”的具体形式。事实上,“港独”势力所张扬的各种旗帜,捍卫香港本土独特性都被标榜为其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6/4/8 9:52:42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558261
      • 工分:55361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typhoon75
      这部分人本来就不是中国人后代,跟它们谈民族大义,根本就是对牛弹琴。

      说真的,真的叫嚷港独的又有几个是真正的华人血统,都是一些外来移民。

      2016/4/8 11:03:55
      左箭头-小图标

      这部分人本来就不是中国人后代,跟它们谈民族大义,根本就是对牛弹琴。

      2016/4/8 10:30:27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280064
      • 工分:4657
      左箭头-小图标

      剥夺国籍,它想去哪让它游过去。

      2016/4/8 10:11:0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无处安放的“香港本土意识”?有人不做非要寻狗。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