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字说兵团 信

共 8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6987156
  • 工分:481570 / 排名:223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字说兵团 信

说起“信”,笔者不由得想起了一首好听的民歌:“美丽的夜色多沉静,草原上只留下我的琴声,想给远方的姑娘写封信耶,可惜没有邮递员来传情……可克达拉改变了模样,姑娘就会来伴我的琴声……”1959年,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一部反映兵团人屯垦戍边生活的大型艺术纪录片《绿色的原野》,导演张加毅带着包括年轻的作曲家田歌在内的一班人马来到新疆,他决定要在这部纪录片中,记录兵团精神,弘扬军垦文化。

时年21岁的作曲家田歌,在兵团亲身感受到军垦战士们艰苦而乐观的屯垦戍边生活,感受到战士们无法递信传情的苦闷,触景生情,在短时间内,为纪录片《绿色的原野》谱写了《草原之夜》这首插曲,这首插曲立刻得到了战士们的喜爱,并迅速在海内外传唱开来。这首因“信”而红的经典民歌被称为“东方小夜曲”,1959年以来,历经50多年而久唱不衰,曾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为世界著名小夜曲,兵团精神也随之广为传播。

“信”与新疆屯垦的渊源由来已久。历史上,新疆自汉代以来就出现了“屯垦戍边”的治理模式,唐代在新疆共开垦田地约50万亩,屯垦人数最多时达5万余人,一度开创了历史上新疆屯垦事业的辉煌局面。但历代封建王朝的屯垦,最终都无法摆脱“一代而终”的结局。这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屯兵戍卒不能扎根边疆,他们的家人往往都在内地,路途遥远,信息闭塞,“一封家书抵万金”。随着年岁的增长,人心思归。

1949年9月,陶峙岳率部起义,新疆和平解放。10月,王震率领解放军第一兵团进疆,揭开了新中国在新疆大规模屯垦的序幕。

然而,“没有老婆安不了心,没有儿子扎不了根。”婚姻问题困扰着转业的驻疆官兵。决策者们决定,通过征召女兵解决这一问题。由此,“八千湘女上天山”“戈壁母亲”等故事史诗般地展现在世人面前。在各地妇女成批进疆的同时,王震还要求各级干部,那些在内地有家属、亲属的官兵给家里写信,动员女同志来新疆。一封托媒寻妻的平信,8分钱的普通邮票,对方有意即可来疆成家,“8分钱娶一个老婆”的说法虽然有点夸张,却也有几分真实。至1954年,兵团成立的时候,部队中的女性比例已经约占全体人员的40%,官兵们的婚姻问题基本得到解决。

“信”,承载了太多“红娘”的角色,为兵团人立下了汗马功劳。在与兵团人相遇时,“信”的另一个内涵也得到了彰显,兵团的“儿子娃娃”完美诠释出“信”的另一个内涵。

在新疆,“儿子娃娃”就是耿直义气、豪爽热情、有胆有识、敢掏心窝子、敢于担当、敢于奉献、大气忠诚这一系列词汇的总称,几乎囊括了新疆人的所有优秀品质和精神风貌。响应祖国屯垦戍边伟大事业的号召,一群从炮火硝烟中闯过来的战士,远赴天山,屯垦戍边,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他们做事憨厚耿直,他们待人诚信友善,他们有信念,敢担当,他们握枪守边,荷锄垦荒,幕天席地,爬冰卧雪,开创了兵团的大业。历经几多坎坷,克服无数困难,逐渐形成了如今270多万名兵团人的壮观群体,成就了如今兵团事业的辉煌。喜看今日之兵团,14个师,170多个现代化农牧团场,9个在大漠中崛起的屯垦新城……这一切,见证了兵团“儿子娃娃”的努力,见证了兵团“儿子娃娃”化大漠为锦绣河山的创造!也正是一代又一代的兵团人,在守边固疆的伟大实践中,凝聚成了以“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艰苦创业、开拓进取”为主要内涵的兵团精神,他们笃信“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真理,把党和人民的重托担在肩上放在心里;他们饱含“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情怀,把国家的尊严当作自己的生命,用兵团精神为“信”增添了时代的注解,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兵团,以“信”立身的兵团人很普遍,例如,1969年中苏塔斯提冲突中英勇牺牲的孙龙珍,十师一八五团坚守哨所20多年的马军武夫妇,马背上的白衣天使——九师一六一团的梅莲,帮助维吾尔族兄弟共同致富的一师十三团十一连职工尤良英,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用青春和鲜血唱响浩然正气之歌的二师金三角商贸城职工柳斌……他们以“信”立身,为兵团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如今的可克达拉市,就像《草原之夜》这首歌中所期盼的,已经改变了模样。我们深信,兵团屯垦戍边伟大事业也必将在兵团人的不懈努力下,书写出新的辉煌篇章!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6/4/7 9:15:2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字说兵团 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