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二战中,日本的军衔

共 12275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二战中,日本的军衔

1931年至1945年期间日本陆军军衔,大体可分为1943年(昭和17年)以前和以后两个时期(以下简称“前期”和“后期”)。

一、二战时的日本军种只有陆军、海军,没有空军。航空兵分为陆军航空兵、海军航空兵两类,并分别设立“陆航军衔”和“海航军衔”。

当时的天皇裕仁是“大日本帝国陆海军大元帅”,既是名义上的、也是实际上的最高统帅,

二、日本陆军前期军衔分为长官(军官)、长官相当官(军佐)、普通士兵、专业士兵4类。其中长官分将官、上长官(校官)、士官(尉官)3等,长官相当官分将官相当官、上长官相当官、士官相当官3等,普通士兵分准士官(准尉)、下士官(军士)、兵3等,专业士兵分准士官相当官、下士官相当官、兵3类

1、将官相当官:将官——大将(上将)、中将、少将;

2、上长官相当官:佐官——××大佐(上校)、××中佐(中校)、××少佐(少校);

3、士官相当官:尉官——××大尉(上尉)、××中尉、××少尉;

4、普通士兵:

准士官——陆军××特务曹长(准尉);

下士官——陆军××曹长(上士)、陆军××军曹(中士)、陆军××伍长(下士);

兵——陆军××上等兵、陆军××一等兵、陆军××二等兵;

同时,按照日本官位的分类,日本军人(包括陆军、海军)还分为敕任官、奏任官、判任官、卒4类。对这4种称谓分别介绍如下:敕任官——按日本天皇的敕书任命的官员,分为3等,大将为一等敕任官,中将为二等敕任官,少将为三等敕任官;

奏任官——由陆军大臣奏请天皇批准、再由陆军大臣任命的官员,分为6等,大佐为一等奏任官,中佐为二等奏任官,少佐为三等奏任官,大尉为四等奏任官,中尉为五等奏任官,少尉为六等奏任官;

判任官——由联队(团级)以上部队长官判定任命的官员,分为4等,特务曹长为一等判任官,曹长为二等判任官,军曹为三等判任官,伍长为四等判任官;

卒——由大队(营)、中队(连)等分队长官任命的兵卒,分为3等,上等兵为一等卒、一等兵为二等卒、二等兵为三等卒。

三、陆军军衔制度在1943年进行了很大调整:将长官改称士官;将大将改为亲任官(由天皇亲自任命,颁发任命书和大将军衔标志);上长官改称佐官;原士官改称尉官;合并原来各种繁杂的军衔区分为士官、士兵两类;取消了监、正、官、工长等军衔称谓,统一了军衔称谓;单独设立技术部军衔;将法务人员改为士官;将特务曹长军衔改称准尉,仍为一等判任官;增设兵长军衔,为一等卒,以下类推。具体设置如下:

士官:

将官——大将(上将)、中将、少将;

佐官——××大佐(上校)、××中佐(中校)、××少佐(少校);

尉官——××大尉(上尉)、××中尉、××少尉;

士兵:

准士官——××准尉;

下士官——××曹长(上士)、××军曹(中士)、××伍长(下士);

兵——××兵长、××上等兵、陆军××一等兵、陆军××二等兵;

四、当时日本陆军的常服军衔标志,1938年以前使用肩章,以后使用领章,1943年后,士官(军官)、准士官(准尉)另加袖章。其领章、肩章的衔级表达方式一致:将官满金底,大将(上将)三颗樱星、中将二颗樱星、少将一颗樱星;佐官(校官)金边(指肩章、领章的两条长边,下同)二杠,大佐(上校)三颗樱星、中佐(中校)二颗樱星、少佐(少校)一颗樱星;尉官金边一杠,大尉(上尉)三颗樱星、中尉二颗樱星、少尉一颗樱星;士官生(军校学员,不是军衔)金边;准士官(准尉)金边一杠无星;下士官(军士)一杠,曹长(上士)三颗樱星、军曹(中士)二颗樱星、伍长(下士)一颗樱星;兵以樱星多寡区分衔级,兵长一杠无星、上等兵三颗、一等兵二颗、二等兵一颗,新兵(不是军衔)无星。边、杠用金属丝或丝线刺绣,樱星用铜制。

五、当时日本陆军的职务编制军衔:

陆军大臣——元帅、大将;

陆军参谋长——元帅、大将;

总军(1945年计划编成,未及实现即投降,相当于方面军)司令官——元帅、大将,

总军参谋长——大将、中将;

军(集团军)司令官——大将,

军参谋长——中将;

方面军(军)司令官——中将,

方面军参谋长——少将;

师团长(师长)——中将,

师团参谋长——少将、大佐;

旅团长(旅长)——少将、大佐,

旅团参谋长——大佐、中佐;

联队长(团长)——大佐、中佐,

副联队长(副团长)——中佐、少佐;

大队长(营长)——少佐、大尉;

中队长(连长)——大尉、中尉;

小队长(排长)——中尉、少尉;

司务长——准尉、曹长;

小队副(副排长)——曹长、军曹;

分队长(班长)——军曹、伍长;

组长——伍长、上等兵。

六、二战时期日本海军军衔的军人类别区分与陆军不同,分为士官(军官)和特务士官、准士官、下士官、兵(以上四类统称海军士兵)两类,其中后者又分成1944年以前、以后两个时期。

军官等级与陆军基本一致,只在军衔前加海军。

区别主要为士兵军衔:

1944年以前的海军士兵军衔:

特务士官——海军××特务大尉、海军××特务中尉、海军××特务少尉,特务士官是为保留士兵中的技术骨干而在海军中专设的,有点类似我军现代的高、中级技术士官;

准 士 官——海军××兵曹长;

下 士 官——海军一等××兵曹、海军二等××兵曹、海军三等××兵曹;

兵——海军一等××兵、海军二等××兵、海军三等××兵、海军四等××兵。

海军中的一、二、三等兵与陆军的上、一、二等兵同级。科别(兵种勤务)区分为兵科、航空科、机关科、主计科、军乐科、看护科,如海军特务大尉、海军航空特务少尉、海军机关兵曹长、海军二等主计兵曹、海军一等军乐兵、海军三等看护兵等。

1944年以后的海军士兵军衔:

特务士官——海军××大尉、海军××中尉、海军××少尉;

准 士 官——××兵曹长;

下 士 官——上等××兵曹(原一等兵曹)、一等××兵曹(原二等兵曹)、二等××兵曹(原三等兵曹);

兵——××兵长、××上等兵、××一等兵、××二等兵。

      打赏
      收藏文本
      12
      0
      2016/4/4 16:19:58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
      9楼 褪毛加菲猫
      司令部付是司令部付员的意思,并非说“待命”,“赋闲”, 如土肥原贤二担任关东军奉天特务机关长时,期正式职务是“关东军司令部付”(注1),司令部付,连队付这样的职位,在日军中是正式的官职。

      吉冈安直在30年代,以关东军司令部付身份,担任伪满皇帝的“御用挂”(溥仪回忆录中曾提及,他也搞不清者御用挂是什么,只知道一“挂”上去,就再也拿不掉了),“挂”其是“顾问”的意思,因此事实上吉冈安直,是以关东军司令部付身份,担任了溥仪身边的“首席顾问”。

      吉冈安直当时三个头衔:

      1,关东军司令部付(本职)

      2,皇帝御用挂(其实是他当时的担当,就是负责“顾问”和监管伪满朝廷)

      3,驻满洲国大使馆付武官(武官辅佐官)----维基上明确说明这是“兼务”,就是说这是他本职(关东军司令部付,负责顾问和监管溥仪朝廷)之外的职务。按照日本军部的规定,使馆武官是在在驻在国军事谍报工作的总负责人,使馆付武官名义上是使馆武官的辅助官,实际上是当地谍报机关的管理将校。这个头衔意味着吉冈安直身份很特殊,除了向关东军司令部汇报外,还需要向日本参谋本部汇报(按照日本军部规定,使馆武官和驻在武官汇报单位是参谋本部第二部)。

      注1: 关东军特务机关和使馆武官或者参谋部派遣驻在武官(派遣到驻在国的谍报将校)不同,是作为关东军司令部的派出机构,因此机关长按例带有关东军司令部的本职,如土肥原贤二担任奉天特务机关长时,其正式职务是关东军司令部付,奉天特务机关长其实是兼管。同样,田中隆吉担任关东军德化特务机关长时,其正式职务是关东军参谋部第二课(情报科)兵要地志班班长。

      反之,如果是军部派驻的谍报将校(使馆武官,驻在武官),那么本职是在军部的。如田中隆吉,其担任“支那研究生张家口驻在”(研究生属于驻在武官一种,指资浅正在培训的谍报官,转正就是“驻在武官”)时,本职是参谋本部付(参谋本部支那班)。后担任上海特务机关长(上海驻在武官)时,本职是公使馆武官辅佐官,即是公使馆武官的副手(上海和北京的驻在武官,带有管理将校职责,按例都带“公使馆武官辅佐官”,因此也可以称“上海武官辅佐官”“北平武官辅佐官”,后者如77事变时的今井武夫,请注意他和北平特务机关的松井久太郎不是上下级关系,今井武夫是军部派遣的谍报官。而当时的北平特务机关,是隶属于北支驻屯军即中国驻屯军的派出机关---北平特务机关地位很特殊,不符合上述标准,解释起来比较复杂,暂且搁置)。

      综上所述,日本的“司令部付”“参谋本部付”等等,有点类似中国清朝的“行走”,如“军机行走”“南书房行走”,即指你被指定在该部门有一个职位和相应的地位,从而可以参与此中机要以展开工作。

      而如连队付等等,则是明确实际职务,类似中国的“团副”了。

      10楼 courvosier
      你没有看懂,这里说了“附”的多种涵义:包括待命、赋闲、伤病、挂起来等等
      12楼 褪毛加菲猫
      又如田中隆吉在担任“支那研究员张家口驻在”时,本职“参谋本部付”,就是说田中隆吉是参谋本部的军官,身份是参谋本部付,而以此身份被派到张家口去担任军事间谍(驻在将校)。

      按照当时的制度,田中隆吉要被派往中国担任驻在将校(军事间谍),就要先进入参谋本部二部支那课支那班学习(支那班成员任期2年+间谍派遣学习4个月),然后以“参谋部付”身份派遣到张家口当驻在将校(军事间谍)。

      关于田中隆吉和土肥原贤二负责特务机关工作时,其本职可以参见日文维基两人的履历。

      也就是说,“司令部付”“参谋部付”是正式的职位不是“赋闲”“待命”,这个职位事实上非常重要,因为其要外派从事情报搜集或者负责特务机关工作。

      类似于中国某企业的副总经理,专门负责研发项目。“副总经理”(司令部付)是本职,研发项目负责人则是其是类似“特务机关长”这样的担当。

      13楼 courvosier
      富永信政是伤病的典型例子,1942.12.22任第19军司令,驻澳北,1943.10.15改任参本附,未等到回国11. 9死于安汶岛,列为战病死,追晋大将
      14楼 褪毛加菲猫
      富永担任军司令,因病调任参谋本部付,未几病死。也就是说其身体情况已经不胜任军司令,为防止出现军司令在任期内突然死亡引起麻烦(如1937年,北支驻屯军司令田代皖一郎重病死亡,导致在7月初,驻屯军局面失控),为此必须新任司令,但是富永不可能立即回国去转为预备役,因此让他担任参谋本部付。

      但是你因此就认为参谋本部付都是闲,养病,挂就是典型以偏概全。上文已经举出田中隆吉的例子。参谋本部付(司令部付)的本意是参谋本部的附员,不属于参谋本部下属任何一个部,课,班,而是参谋总长直接下属,因此这个职务的概念是非常宽泛的。从田中隆吉这样参谋本部外派的住在将校(尉官),一直到富永这样的将领,都可以是参谋本部付。

      另一个例子,就是土肥原贤二,其任期内多次担任参谋本部付,

      1913年,参谋本部付,北京驻在(即在北京担任军事间谍),军衔是中尉;

      1920年,参谋本部付,沿海州出张(即临时派往沿海州进行军事侦查,之前他是25联队的大队长),此时军衔是少佐;

      1922年,参谋本部付,中国出张(到北京的坂西公馆担任辅佐官),此时军衔是少佐,第二年晋升中佐;

      1931年,关东军司令部付,奉天特务机关长,大佐;

      1933年,关东军司令部付,奉天特务机关长,少将;

      1938年,参谋本部付,土肥原特务机关长(统合参谋本部在华特务机关工作),中将

      1040年,参谋本部付,军事参议官

      由此可见,每次担任“参谋部付,司令部付”时,土肥原贤二都在搞情报工作(最后一次除外)。外派谍报将校职务是参谋本部付,是因为日本军部规定外派的驻在将校(谍报官)直属于参谋总长。也就是说,“参谋本部付”这个职位是专门给直属于参谋总长的军官的,而不再其军衔高地,之前职务的大小。只要职责需要其直接隶属于参谋总长,就会被安排在参谋本部担任“参谋本部付”,从陆军大尉到陆军中将都不例外。

      富永信政究竟是什么情况还不清楚,如果认为他在任期内身体欠佳,调任参谋本部附的意思可能是准备让他回国,然后再转任军事参议官或在军校等中枢任职,或者看身体情况将其转预备役。而并不是因为参谋本部附这个职位专门养闲人,事实上这个职位是“直属于参谋总长”,只要你的职务需要直接归参谋本部总长管理,就会被授予参谋本部附。和你闲不闲并无关系。

      建议你多读材料,看仔细。

      日本内阁7月11日决定出兵,令香月清司取代田代皖一郎, 田代皖一郎转任参謀本部附。香月清司12日抵达天津,田代皖一郎16日死去。与富永信政类似情况。

      没有人说附就是闲、养病、挂!

      2016/4/16 20:30:41
      • 军衔:武警上士
      • 军号:2219464
      • 工分:15673
      左箭头-小图标

      哦(⊙o⊙)哦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6/4/16 20:23:23
      左箭头-小图标

      ......
      8楼 courvosier
      日军部队指挥官没有副职(舰艇除外),陆海军有一种官衔叫“司令部附”,不算司令部正式成员。“附”的涵义大致包括待命、赋闲、伤病、挂起来(吉冈安直曾任关东军附兼满洲国皇帝附、关东军参谋兼满洲国皇帝附,这个“附”应当是联络官)。

      英帕尔作战时第31师团长佐藤幸德因对抗上级命令,被第15军司令牟田口廉也撤职。佐藤幸德改任缅甸方面军司令部附,不久就退出现役。驻汉口第34军司令佐野忠义因病于1945年1月改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附,7月亡故。1942年11月14日雾岛号战列舰在第3次所罗门海战被美舰华盛顿号击沉,岩渊三次舰长死里逃生后任第11航空舰队附、横须贺镇守府附半年,实为养伤,期间晋升少将。

      9楼 褪毛加菲猫
      司令部付是司令部付员的意思,并非说“待命”,“赋闲”, 如土肥原贤二担任关东军奉天特务机关长时,期正式职务是“关东军司令部付”(注1),司令部付,连队付这样的职位,在日军中是正式的官职。

      吉冈安直在30年代,以关东军司令部付身份,担任伪满皇帝的“御用挂”(溥仪回忆录中曾提及,他也搞不清者御用挂是什么,只知道一“挂”上去,就再也拿不掉了),“挂”其是“顾问”的意思,因此事实上吉冈安直,是以关东军司令部付身份,担任了溥仪身边的“首席顾问”。

      吉冈安直当时三个头衔:

      1,关东军司令部付(本职)

      2,皇帝御用挂(其实是他当时的担当,就是负责“顾问”和监管伪满朝廷)

      3,驻满洲国大使馆付武官(武官辅佐官)----维基上明确说明这是“兼务”,就是说这是他本职(关东军司令部付,负责顾问和监管溥仪朝廷)之外的职务。按照日本军部的规定,使馆武官是在在驻在国军事谍报工作的总负责人,使馆付武官名义上是使馆武官的辅助官,实际上是当地谍报机关的管理将校。这个头衔意味着吉冈安直身份很特殊,除了向关东军司令部汇报外,还需要向日本参谋本部汇报(按照日本军部规定,使馆武官和驻在武官汇报单位是参谋本部第二部)。

      注1: 关东军特务机关和使馆武官或者参谋部派遣驻在武官(派遣到驻在国的谍报将校)不同,是作为关东军司令部的派出机构,因此机关长按例带有关东军司令部的本职,如土肥原贤二担任奉天特务机关长时,其正式职务是关东军司令部付,奉天特务机关长其实是兼管。同样,田中隆吉担任关东军德化特务机关长时,其正式职务是关东军参谋部第二课(情报科)兵要地志班班长。

      反之,如果是军部派驻的谍报将校(使馆武官,驻在武官),那么本职是在军部的。如田中隆吉,其担任“支那研究生张家口驻在”(研究生属于驻在武官一种,指资浅正在培训的谍报官,转正就是“驻在武官”)时,本职是参谋本部付(参谋本部支那班)。后担任上海特务机关长(上海驻在武官)时,本职是公使馆武官辅佐官,即是公使馆武官的副手(上海和北京的驻在武官,带有管理将校职责,按例都带“公使馆武官辅佐官”,因此也可以称“上海武官辅佐官”“北平武官辅佐官”,后者如77事变时的今井武夫,请注意他和北平特务机关的松井久太郎不是上下级关系,今井武夫是军部派遣的谍报官。而当时的北平特务机关,是隶属于北支驻屯军即中国驻屯军的派出机关---北平特务机关地位很特殊,不符合上述标准,解释起来比较复杂,暂且搁置)。

      综上所述,日本的“司令部付”“参谋本部付”等等,有点类似中国清朝的“行走”,如“军机行走”“南书房行走”,即指你被指定在该部门有一个职位和相应的地位,从而可以参与此中机要以展开工作。

      而如连队付等等,则是明确实际职务,类似中国的“团副”了。

      10楼 courvosier
      你没有看懂,这里说了“附”的多种涵义:包括待命、赋闲、伤病、挂起来等等
      12楼 褪毛加菲猫
      又如田中隆吉在担任“支那研究员张家口驻在”时,本职“参谋本部付”,就是说田中隆吉是参谋本部的军官,身份是参谋本部付,而以此身份被派到张家口去担任军事间谍(驻在将校)。

      按照当时的制度,田中隆吉要被派往中国担任驻在将校(军事间谍),就要先进入参谋本部二部支那课支那班学习(支那班成员任期2年+间谍派遣学习4个月),然后以“参谋部付”身份派遣到张家口当驻在将校(军事间谍)。

      关于田中隆吉和土肥原贤二负责特务机关工作时,其本职可以参见日文维基两人的履历。

      也就是说,“司令部付”“参谋部付”是正式的职位不是“赋闲”“待命”,这个职位事实上非常重要,因为其要外派从事情报搜集或者负责特务机关工作。

      类似于中国某企业的副总经理,专门负责研发项目。“副总经理”(司令部付)是本职,研发项目负责人则是其是类似“特务机关长”这样的担当。

      13楼 courvosier
      富永信政是伤病的典型例子,1942.12.22任第19军司令,驻澳北,1943.10.15改任参本附,未等到回国11. 9死于安汶岛,列为战病死,追晋大将
      富永担任军司令,因病调任参谋本部付,未几病死。也就是说其身体情况已经不胜任军司令,为防止出现军司令在任期内突然死亡引起麻烦(如1937年,北支驻屯军司令田代皖一郎重病死亡,导致在7月初,驻屯军局面失控),为此必须新任司令,但是富永不可能立即回国去转为预备役,因此让他担任参谋本部付。

      但是你因此就认为参谋本部付都是闲,养病,挂就是典型以偏概全。上文已经举出田中隆吉的例子。参谋本部付(司令部付)的本意是参谋本部的附员,不属于参谋本部下属任何一个部,课,班,而是参谋总长直接下属,因此这个职务的概念是非常宽泛的。从田中隆吉这样参谋本部外派的住在将校(尉官),一直到富永这样的将领,都可以是参谋本部付。

      另一个例子,就是土肥原贤二,其任期内多次担任参谋本部付,

      1913年,参谋本部付,北京驻在(即在北京担任军事间谍),军衔是中尉;

      1920年,参谋本部付,沿海州出张(即临时派往沿海州进行军事侦查,之前他是25联队的大队长),此时军衔是少佐;

      1922年,参谋本部付,中国出张(到北京的坂西公馆担任辅佐官),此时军衔是少佐,第二年晋升中佐;

      1931年,关东军司令部付,奉天特务机关长,大佐;

      1933年,关东军司令部付,奉天特务机关长,少将;

      1938年,参谋本部付,土肥原特务机关长(统合参谋本部在华特务机关工作),中将

      1040年,参谋本部付,军事参议官

      由此可见,每次担任“参谋部付,司令部付”时,土肥原贤二都在搞情报工作(最后一次除外)。外派谍报将校职务是参谋本部付,是因为日本军部规定外派的驻在将校(谍报官)直属于参谋总长。也就是说,“参谋本部付”这个职位是专门给直属于参谋总长的军官的,而不再其军衔高地,之前职务的大小。只要职责需要其直接隶属于参谋总长,就会被安排在参谋本部担任“参谋本部付”,从陆军大尉到陆军中将都不例外。

      富永信政究竟是什么情况还不清楚,如果认为他在任期内身体欠佳,调任参谋本部附的意思可能是准备让他回国,然后再转任军事参议官或在军校等中枢任职,或者看身体情况将其转预备役。而并不是因为参谋本部附这个职位专门养闲人,事实上这个职位是“直属于参谋总长”,只要你的职务需要直接归参谋本部总长管理,就会被授予参谋本部附。和你闲不闲并无关系。

      2016/4/16 17:27:56
      左箭头-小图标

      ......
      7楼 褪毛加菲猫
      日军有“司令部付”“联队付”等职位,不过不是“副职”而是“附员”的意思。有些文章中也称这些是“辅佐官”。就是说日本军队认为主官之外的就是“辅佐官”即助手,并无设置一个“副长”专任二把手的必要。

      常见的此类“付”有司令部付(土肥原贤二的关东军司令部付),连队付(相泽三郎),中队付(一称“旗手”,226事件中,栗原安秀中尉)。此外田中隆吉担任上海武官(谍报机关长)时,公开身份是公使馆陆军武官付(维基上称“公使馆副武官”,也有一些日文资料称“公使馆陆军武官辅佐官”)。

      8楼 courvosier
      日军部队指挥官没有副职(舰艇除外),陆海军有一种官衔叫“司令部附”,不算司令部正式成员。“附”的涵义大致包括待命、赋闲、伤病、挂起来(吉冈安直曾任关东军附兼满洲国皇帝附、关东军参谋兼满洲国皇帝附,这个“附”应当是联络官)。

      英帕尔作战时第31师团长佐藤幸德因对抗上级命令,被第15军司令牟田口廉也撤职。佐藤幸德改任缅甸方面军司令部附,不久就退出现役。驻汉口第34军司令佐野忠义因病于1945年1月改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附,7月亡故。1942年11月14日雾岛号战列舰在第3次所罗门海战被美舰华盛顿号击沉,岩渊三次舰长死里逃生后任第11航空舰队附、横须贺镇守府附半年,实为养伤,期间晋升少将。

      9楼 褪毛加菲猫
      司令部付是司令部付员的意思,并非说“待命”,“赋闲”, 如土肥原贤二担任关东军奉天特务机关长时,期正式职务是“关东军司令部付”(注1),司令部付,连队付这样的职位,在日军中是正式的官职。

      吉冈安直在30年代,以关东军司令部付身份,担任伪满皇帝的“御用挂”(溥仪回忆录中曾提及,他也搞不清者御用挂是什么,只知道一“挂”上去,就再也拿不掉了),“挂”其是“顾问”的意思,因此事实上吉冈安直,是以关东军司令部付身份,担任了溥仪身边的“首席顾问”。

      吉冈安直当时三个头衔:

      1,关东军司令部付(本职)

      2,皇帝御用挂(其实是他当时的担当,就是负责“顾问”和监管伪满朝廷)

      3,驻满洲国大使馆付武官(武官辅佐官)----维基上明确说明这是“兼务”,就是说这是他本职(关东军司令部付,负责顾问和监管溥仪朝廷)之外的职务。按照日本军部的规定,使馆武官是在在驻在国军事谍报工作的总负责人,使馆付武官名义上是使馆武官的辅助官,实际上是当地谍报机关的管理将校。这个头衔意味着吉冈安直身份很特殊,除了向关东军司令部汇报外,还需要向日本参谋本部汇报(按照日本军部规定,使馆武官和驻在武官汇报单位是参谋本部第二部)。

      注1: 关东军特务机关和使馆武官或者参谋部派遣驻在武官(派遣到驻在国的谍报将校)不同,是作为关东军司令部的派出机构,因此机关长按例带有关东军司令部的本职,如土肥原贤二担任奉天特务机关长时,其正式职务是关东军司令部付,奉天特务机关长其实是兼管。同样,田中隆吉担任关东军德化特务机关长时,其正式职务是关东军参谋部第二课(情报科)兵要地志班班长。

      反之,如果是军部派驻的谍报将校(使馆武官,驻在武官),那么本职是在军部的。如田中隆吉,其担任“支那研究生张家口驻在”(研究生属于驻在武官一种,指资浅正在培训的谍报官,转正就是“驻在武官”)时,本职是参谋本部付(参谋本部支那班)。后担任上海特务机关长(上海驻在武官)时,本职是公使馆武官辅佐官,即是公使馆武官的副手(上海和北京的驻在武官,带有管理将校职责,按例都带“公使馆武官辅佐官”,因此也可以称“上海武官辅佐官”“北平武官辅佐官”,后者如77事变时的今井武夫,请注意他和北平特务机关的松井久太郎不是上下级关系,今井武夫是军部派遣的谍报官。而当时的北平特务机关,是隶属于北支驻屯军即中国驻屯军的派出机关---北平特务机关地位很特殊,不符合上述标准,解释起来比较复杂,暂且搁置)。

      综上所述,日本的“司令部付”“参谋本部付”等等,有点类似中国清朝的“行走”,如“军机行走”“南书房行走”,即指你被指定在该部门有一个职位和相应的地位,从而可以参与此中机要以展开工作。

      而如连队付等等,则是明确实际职务,类似中国的“团副”了。

      10楼 courvosier
      你没有看懂,这里说了“附”的多种涵义:包括待命、赋闲、伤病、挂起来等等
      12楼 褪毛加菲猫
      又如田中隆吉在担任“支那研究员张家口驻在”时,本职“参谋本部付”,就是说田中隆吉是参谋本部的军官,身份是参谋本部付,而以此身份被派到张家口去担任军事间谍(驻在将校)。

      按照当时的制度,田中隆吉要被派往中国担任驻在将校(军事间谍),就要先进入参谋本部二部支那课支那班学习(支那班成员任期2年+间谍派遣学习4个月),然后以“参谋部付”身份派遣到张家口当驻在将校(军事间谍)。

      关于田中隆吉和土肥原贤二负责特务机关工作时,其本职可以参见日文维基两人的履历。

      也就是说,“司令部付”“参谋部付”是正式的职位不是“赋闲”“待命”,这个职位事实上非常重要,因为其要外派从事情报搜集或者负责特务机关工作。

      类似于中国某企业的副总经理,专门负责研发项目。“副总经理”(司令部付)是本职,研发项目负责人则是其是类似“特务机关长”这样的担当。

      富永信政是伤病的典型例子,1942.12.22任第19军司令,驻澳北,1943.10.15改任参本附,未等到回国11. 9死于安汶岛,列为战病死,追晋大将

      2016/4/16 15:59:07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5v
      旧日本陆军在组织上的一个特点就是副职少到几乎没有。

      从基层(小队、中队、大队)直到上层(师团、旅团)的编制中,几乎就没有副职主官。在军以上的编制中,好象倒是见过“副参谋长”,但是也没有见过“副司令官”。

      这一点迥异于当时世界各国的军制。

      不知道是为什么。

      7楼 褪毛加菲猫
      日军有“司令部付”“联队付”等职位,不过不是“副职”而是“附员”的意思。有些文章中也称这些是“辅佐官”。就是说日本军队认为主官之外的就是“辅佐官”即助手,并无设置一个“副长”专任二把手的必要。

      常见的此类“付”有司令部付(土肥原贤二的关东军司令部付),连队付(相泽三郎),中队付(一称“旗手”,226事件中,栗原安秀中尉)。此外田中隆吉担任上海武官(谍报机关长)时,公开身份是公使馆陆军武官付(维基上称“公使馆副武官”,也有一些日文资料称“公使馆陆军武官辅佐官”)。

      8楼 courvosier
      日军部队指挥官没有副职(舰艇除外),陆海军有一种官衔叫“司令部附”,不算司令部正式成员。“附”的涵义大致包括待命、赋闲、伤病、挂起来(吉冈安直曾任关东军附兼满洲国皇帝附、关东军参谋兼满洲国皇帝附,这个“附”应当是联络官)。

      英帕尔作战时第31师团长佐藤幸德因对抗上级命令,被第15军司令牟田口廉也撤职。佐藤幸德改任缅甸方面军司令部附,不久就退出现役。驻汉口第34军司令佐野忠义因病于1945年1月改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附,7月亡故。1942年11月14日雾岛号战列舰在第3次所罗门海战被美舰华盛顿号击沉,岩渊三次舰长死里逃生后任第11航空舰队附、横须贺镇守府附半年,实为养伤,期间晋升少将。

      9楼 褪毛加菲猫
      司令部付是司令部付员的意思,并非说“待命”,“赋闲”, 如土肥原贤二担任关东军奉天特务机关长时,期正式职务是“关东军司令部付”(注1),司令部付,连队付这样的职位,在日军中是正式的官职。

      吉冈安直在30年代,以关东军司令部付身份,担任伪满皇帝的“御用挂”(溥仪回忆录中曾提及,他也搞不清者御用挂是什么,只知道一“挂”上去,就再也拿不掉了),“挂”其是“顾问”的意思,因此事实上吉冈安直,是以关东军司令部付身份,担任了溥仪身边的“首席顾问”。

      吉冈安直当时三个头衔:

      1,关东军司令部付(本职)

      2,皇帝御用挂(其实是他当时的担当,就是负责“顾问”和监管伪满朝廷)

      3,驻满洲国大使馆付武官(武官辅佐官)----维基上明确说明这是“兼务”,就是说这是他本职(关东军司令部付,负责顾问和监管溥仪朝廷)之外的职务。按照日本军部的规定,使馆武官是在在驻在国军事谍报工作的总负责人,使馆付武官名义上是使馆武官的辅助官,实际上是当地谍报机关的管理将校。这个头衔意味着吉冈安直身份很特殊,除了向关东军司令部汇报外,还需要向日本参谋本部汇报(按照日本军部规定,使馆武官和驻在武官汇报单位是参谋本部第二部)。

      注1: 关东军特务机关和使馆武官或者参谋部派遣驻在武官(派遣到驻在国的谍报将校)不同,是作为关东军司令部的派出机构,因此机关长按例带有关东军司令部的本职,如土肥原贤二担任奉天特务机关长时,其正式职务是关东军司令部付,奉天特务机关长其实是兼管。同样,田中隆吉担任关东军德化特务机关长时,其正式职务是关东军参谋部第二课(情报科)兵要地志班班长。

      反之,如果是军部派驻的谍报将校(使馆武官,驻在武官),那么本职是在军部的。如田中隆吉,其担任“支那研究生张家口驻在”(研究生属于驻在武官一种,指资浅正在培训的谍报官,转正就是“驻在武官”)时,本职是参谋本部付(参谋本部支那班)。后担任上海特务机关长(上海驻在武官)时,本职是公使馆武官辅佐官,即是公使馆武官的副手(上海和北京的驻在武官,带有管理将校职责,按例都带“公使馆武官辅佐官”,因此也可以称“上海武官辅佐官”“北平武官辅佐官”,后者如77事变时的今井武夫,请注意他和北平特务机关的松井久太郎不是上下级关系,今井武夫是军部派遣的谍报官。而当时的北平特务机关,是隶属于北支驻屯军即中国驻屯军的派出机关---北平特务机关地位很特殊,不符合上述标准,解释起来比较复杂,暂且搁置)。

      综上所述,日本的“司令部付”“参谋本部付”等等,有点类似中国清朝的“行走”,如“军机行走”“南书房行走”,即指你被指定在该部门有一个职位和相应的地位,从而可以参与此中机要以展开工作。

      而如连队付等等,则是明确实际职务,类似中国的“团副”了。

      10楼 courvosier
      你没有看懂,这里说了“附”的多种涵义:包括待命、赋闲、伤病、挂起来等等
      又如田中隆吉在担任“支那研究员张家口驻在”时,本职“参谋本部付”,就是说田中隆吉是参谋本部的军官,身份是参谋本部付,而以此身份被派到张家口去担任军事间谍(驻在将校)。

      按照当时的制度,田中隆吉要被派往中国担任驻在将校(军事间谍),就要先进入参谋本部二部支那课支那班学习(支那班成员任期2年+间谍派遣学习4个月),然后以“参谋部付”身份派遣到张家口当驻在将校(军事间谍)。

      关于田中隆吉和土肥原贤二负责特务机关工作时,其本职可以参见日文维基两人的履历。

      也就是说,“司令部付”“参谋部付”是正式的职位不是“赋闲”“待命”,这个职位事实上非常重要,因为其要外派从事情报搜集或者负责特务机关工作。

      类似于中国某企业的副总经理,专门负责研发项目。“副总经理”(司令部付)是本职,研发项目负责人则是其是类似“特务机关长”这样的担当。

      2016/4/14 11:00:29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5v
      旧日本陆军在组织上的一个特点就是副职少到几乎没有。

      从基层(小队、中队、大队)直到上层(师团、旅团)的编制中,几乎就没有副职主官。在军以上的编制中,好象倒是见过“副参谋长”,但是也没有见过“副司令官”。

      这一点迥异于当时世界各国的军制。

      不知道是为什么。

      7楼 褪毛加菲猫
      日军有“司令部付”“联队付”等职位,不过不是“副职”而是“附员”的意思。有些文章中也称这些是“辅佐官”。就是说日本军队认为主官之外的就是“辅佐官”即助手,并无设置一个“副长”专任二把手的必要。

      常见的此类“付”有司令部付(土肥原贤二的关东军司令部付),连队付(相泽三郎),中队付(一称“旗手”,226事件中,栗原安秀中尉)。此外田中隆吉担任上海武官(谍报机关长)时,公开身份是公使馆陆军武官付(维基上称“公使馆副武官”,也有一些日文资料称“公使馆陆军武官辅佐官”)。

      8楼 courvosier
      日军部队指挥官没有副职(舰艇除外),陆海军有一种官衔叫“司令部附”,不算司令部正式成员。“附”的涵义大致包括待命、赋闲、伤病、挂起来(吉冈安直曾任关东军附兼满洲国皇帝附、关东军参谋兼满洲国皇帝附,这个“附”应当是联络官)。

      英帕尔作战时第31师团长佐藤幸德因对抗上级命令,被第15军司令牟田口廉也撤职。佐藤幸德改任缅甸方面军司令部附,不久就退出现役。驻汉口第34军司令佐野忠义因病于1945年1月改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附,7月亡故。1942年11月14日雾岛号战列舰在第3次所罗门海战被美舰华盛顿号击沉,岩渊三次舰长死里逃生后任第11航空舰队附、横须贺镇守府附半年,实为养伤,期间晋升少将。

      9楼 褪毛加菲猫
      司令部付是司令部付员的意思,并非说“待命”,“赋闲”, 如土肥原贤二担任关东军奉天特务机关长时,期正式职务是“关东军司令部付”(注1),司令部付,连队付这样的职位,在日军中是正式的官职。

      吉冈安直在30年代,以关东军司令部付身份,担任伪满皇帝的“御用挂”(溥仪回忆录中曾提及,他也搞不清者御用挂是什么,只知道一“挂”上去,就再也拿不掉了),“挂”其是“顾问”的意思,因此事实上吉冈安直,是以关东军司令部付身份,担任了溥仪身边的“首席顾问”。

      吉冈安直当时三个头衔:

      1,关东军司令部付(本职)

      2,皇帝御用挂(其实是他当时的担当,就是负责“顾问”和监管伪满朝廷)

      3,驻满洲国大使馆付武官(武官辅佐官)----维基上明确说明这是“兼务”,就是说这是他本职(关东军司令部付,负责顾问和监管溥仪朝廷)之外的职务。按照日本军部的规定,使馆武官是在在驻在国军事谍报工作的总负责人,使馆付武官名义上是使馆武官的辅助官,实际上是当地谍报机关的管理将校。这个头衔意味着吉冈安直身份很特殊,除了向关东军司令部汇报外,还需要向日本参谋本部汇报(按照日本军部规定,使馆武官和驻在武官汇报单位是参谋本部第二部)。

      注1: 关东军特务机关和使馆武官或者参谋部派遣驻在武官(派遣到驻在国的谍报将校)不同,是作为关东军司令部的派出机构,因此机关长按例带有关东军司令部的本职,如土肥原贤二担任奉天特务机关长时,其正式职务是关东军司令部付,奉天特务机关长其实是兼管。同样,田中隆吉担任关东军德化特务机关长时,其正式职务是关东军参谋部第二课(情报科)兵要地志班班长。

      反之,如果是军部派驻的谍报将校(使馆武官,驻在武官),那么本职是在军部的。如田中隆吉,其担任“支那研究生张家口驻在”(研究生属于驻在武官一种,指资浅正在培训的谍报官,转正就是“驻在武官”)时,本职是参谋本部付(参谋本部支那班)。后担任上海特务机关长(上海驻在武官)时,本职是公使馆武官辅佐官,即是公使馆武官的副手(上海和北京的驻在武官,带有管理将校职责,按例都带“公使馆武官辅佐官”,因此也可以称“上海武官辅佐官”“北平武官辅佐官”,后者如77事变时的今井武夫,请注意他和北平特务机关的松井久太郎不是上下级关系,今井武夫是军部派遣的谍报官。而当时的北平特务机关,是隶属于北支驻屯军即中国驻屯军的派出机关---北平特务机关地位很特殊,不符合上述标准,解释起来比较复杂,暂且搁置)。

      综上所述,日本的“司令部付”“参谋本部付”等等,有点类似中国清朝的“行走”,如“军机行走”“南书房行走”,即指你被指定在该部门有一个职位和相应的地位,从而可以参与此中机要以展开工作。

      而如连队付等等,则是明确实际职务,类似中国的“团副”了。

      10楼 courvosier
      你没有看懂,这里说了“附”的多种涵义:包括待命、赋闲、伤病、挂起来等等
      这里带“司令部付”“参谋本部付”,都是实缺,甚至是要职,没有一个是在“待命”“赋闲”“伤病”或者“挂起”的。而一个个忙的要死。

      事实上,对于土肥原贤二而言,关东军司令部付是其职务,而“奉天特务机关长”则是他当时从事的担当(就是忙着事情)。就是说司令部付被派去负责奉天特务机关了。这是因为奉天特务机关当时地位比较重要-----如地位较低的德化特务机关长,则是由关东军参谋部二课兵要地志班长(田中隆吉中佐)去担当。

      2016/4/14 10:48:04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5v
      旧日本陆军在组织上的一个特点就是副职少到几乎没有。

      从基层(小队、中队、大队)直到上层(师团、旅团)的编制中,几乎就没有副职主官。在军以上的编制中,好象倒是见过“副参谋长”,但是也没有见过“副司令官”。

      这一点迥异于当时世界各国的军制。

      不知道是为什么。

      7楼 褪毛加菲猫
      日军有“司令部付”“联队付”等职位,不过不是“副职”而是“附员”的意思。有些文章中也称这些是“辅佐官”。就是说日本军队认为主官之外的就是“辅佐官”即助手,并无设置一个“副长”专任二把手的必要。

      常见的此类“付”有司令部付(土肥原贤二的关东军司令部付),连队付(相泽三郎),中队付(一称“旗手”,226事件中,栗原安秀中尉)。此外田中隆吉担任上海武官(谍报机关长)时,公开身份是公使馆陆军武官付(维基上称“公使馆副武官”,也有一些日文资料称“公使馆陆军武官辅佐官”)。

      8楼 courvosier
      日军部队指挥官没有副职(舰艇除外),陆海军有一种官衔叫“司令部附”,不算司令部正式成员。“附”的涵义大致包括待命、赋闲、伤病、挂起来(吉冈安直曾任关东军附兼满洲国皇帝附、关东军参谋兼满洲国皇帝附,这个“附”应当是联络官)。

      英帕尔作战时第31师团长佐藤幸德因对抗上级命令,被第15军司令牟田口廉也撤职。佐藤幸德改任缅甸方面军司令部附,不久就退出现役。驻汉口第34军司令佐野忠义因病于1945年1月改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附,7月亡故。1942年11月14日雾岛号战列舰在第3次所罗门海战被美舰华盛顿号击沉,岩渊三次舰长死里逃生后任第11航空舰队附、横须贺镇守府附半年,实为养伤,期间晋升少将。

      9楼 褪毛加菲猫
      司令部付是司令部付员的意思,并非说“待命”,“赋闲”, 如土肥原贤二担任关东军奉天特务机关长时,期正式职务是“关东军司令部付”(注1),司令部付,连队付这样的职位,在日军中是正式的官职。

      吉冈安直在30年代,以关东军司令部付身份,担任伪满皇帝的“御用挂”(溥仪回忆录中曾提及,他也搞不清者御用挂是什么,只知道一“挂”上去,就再也拿不掉了),“挂”其是“顾问”的意思,因此事实上吉冈安直,是以关东军司令部付身份,担任了溥仪身边的“首席顾问”。

      吉冈安直当时三个头衔:

      1,关东军司令部付(本职)

      2,皇帝御用挂(其实是他当时的担当,就是负责“顾问”和监管伪满朝廷)

      3,驻满洲国大使馆付武官(武官辅佐官)----维基上明确说明这是“兼务”,就是说这是他本职(关东军司令部付,负责顾问和监管溥仪朝廷)之外的职务。按照日本军部的规定,使馆武官是在在驻在国军事谍报工作的总负责人,使馆付武官名义上是使馆武官的辅助官,实际上是当地谍报机关的管理将校。这个头衔意味着吉冈安直身份很特殊,除了向关东军司令部汇报外,还需要向日本参谋本部汇报(按照日本军部规定,使馆武官和驻在武官汇报单位是参谋本部第二部)。

      注1: 关东军特务机关和使馆武官或者参谋部派遣驻在武官(派遣到驻在国的谍报将校)不同,是作为关东军司令部的派出机构,因此机关长按例带有关东军司令部的本职,如土肥原贤二担任奉天特务机关长时,其正式职务是关东军司令部付,奉天特务机关长其实是兼管。同样,田中隆吉担任关东军德化特务机关长时,其正式职务是关东军参谋部第二课(情报科)兵要地志班班长。

      反之,如果是军部派驻的谍报将校(使馆武官,驻在武官),那么本职是在军部的。如田中隆吉,其担任“支那研究生张家口驻在”(研究生属于驻在武官一种,指资浅正在培训的谍报官,转正就是“驻在武官”)时,本职是参谋本部付(参谋本部支那班)。后担任上海特务机关长(上海驻在武官)时,本职是公使馆武官辅佐官,即是公使馆武官的副手(上海和北京的驻在武官,带有管理将校职责,按例都带“公使馆武官辅佐官”,因此也可以称“上海武官辅佐官”“北平武官辅佐官”,后者如77事变时的今井武夫,请注意他和北平特务机关的松井久太郎不是上下级关系,今井武夫是军部派遣的谍报官。而当时的北平特务机关,是隶属于北支驻屯军即中国驻屯军的派出机关---北平特务机关地位很特殊,不符合上述标准,解释起来比较复杂,暂且搁置)。

      综上所述,日本的“司令部付”“参谋本部付”等等,有点类似中国清朝的“行走”,如“军机行走”“南书房行走”,即指你被指定在该部门有一个职位和相应的地位,从而可以参与此中机要以展开工作。

      而如连队付等等,则是明确实际职务,类似中国的“团副”了。

      你没有看懂,这里说了“附”的多种涵义:包括待命、赋闲、伤病、挂起来等等

      2016/4/14 10:09:51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5v
      旧日本陆军在组织上的一个特点就是副职少到几乎没有。

      从基层(小队、中队、大队)直到上层(师团、旅团)的编制中,几乎就没有副职主官。在军以上的编制中,好象倒是见过“副参谋长”,但是也没有见过“副司令官”。

      这一点迥异于当时世界各国的军制。

      不知道是为什么。

      7楼 褪毛加菲猫
      日军有“司令部付”“联队付”等职位,不过不是“副职”而是“附员”的意思。有些文章中也称这些是“辅佐官”。就是说日本军队认为主官之外的就是“辅佐官”即助手,并无设置一个“副长”专任二把手的必要。

      常见的此类“付”有司令部付(土肥原贤二的关东军司令部付),连队付(相泽三郎),中队付(一称“旗手”,226事件中,栗原安秀中尉)。此外田中隆吉担任上海武官(谍报机关长)时,公开身份是公使馆陆军武官付(维基上称“公使馆副武官”,也有一些日文资料称“公使馆陆军武官辅佐官”)。

      8楼 courvosier
      日军部队指挥官没有副职(舰艇除外),陆海军有一种官衔叫“司令部附”,不算司令部正式成员。“附”的涵义大致包括待命、赋闲、伤病、挂起来(吉冈安直曾任关东军附兼满洲国皇帝附、关东军参谋兼满洲国皇帝附,这个“附”应当是联络官)。

      英帕尔作战时第31师团长佐藤幸德因对抗上级命令,被第15军司令牟田口廉也撤职。佐藤幸德改任缅甸方面军司令部附,不久就退出现役。驻汉口第34军司令佐野忠义因病于1945年1月改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附,7月亡故。1942年11月14日雾岛号战列舰在第3次所罗门海战被美舰华盛顿号击沉,岩渊三次舰长死里逃生后任第11航空舰队附、横须贺镇守府附半年,实为养伤,期间晋升少将。

      司令部付是司令部付员的意思,并非说“待命”,“赋闲”, 如土肥原贤二担任关东军奉天特务机关长时,期正式职务是“关东军司令部付”(注1),司令部付,连队付这样的职位,在日军中是正式的官职。

      吉冈安直在30年代,以关东军司令部付身份,担任伪满皇帝的“御用挂”(溥仪回忆录中曾提及,他也搞不清者御用挂是什么,只知道一“挂”上去,就再也拿不掉了),“挂”其是“顾问”的意思,因此事实上吉冈安直,是以关东军司令部付身份,担任了溥仪身边的“首席顾问”。

      吉冈安直当时三个头衔:

      1,关东军司令部付(本职)

      2,皇帝御用挂(其实是他当时的担当,就是负责“顾问”和监管伪满朝廷)

      3,驻满洲国大使馆付武官(武官辅佐官)----维基上明确说明这是“兼务”,就是说这是他本职(关东军司令部付,负责顾问和监管溥仪朝廷)之外的职务。按照日本军部的规定,使馆武官是在在驻在国军事谍报工作的总负责人,使馆付武官名义上是使馆武官的辅助官,实际上是当地谍报机关的管理将校。这个头衔意味着吉冈安直身份很特殊,除了向关东军司令部汇报外,还需要向日本参谋本部汇报(按照日本军部规定,使馆武官和驻在武官汇报单位是参谋本部第二部)。

      注1: 关东军特务机关和使馆武官或者参谋部派遣驻在武官(派遣到驻在国的谍报将校)不同,是作为关东军司令部的派出机构,因此机关长按例带有关东军司令部的本职,如土肥原贤二担任奉天特务机关长时,其正式职务是关东军司令部付,奉天特务机关长其实是兼管。同样,田中隆吉担任关东军德化特务机关长时,其正式职务是关东军参谋部第二课(情报科)兵要地志班班长。

      反之,如果是军部派驻的谍报将校(使馆武官,驻在武官),那么本职是在军部的。如田中隆吉,其担任“支那研究生张家口驻在”(研究生属于驻在武官一种,指资浅正在培训的谍报官,转正就是“驻在武官”)时,本职是参谋本部付(参谋本部支那班)。后担任上海特务机关长(上海驻在武官)时,本职是公使馆武官辅佐官,即是公使馆武官的副手(上海和北京的驻在武官,带有管理将校职责,按例都带“公使馆武官辅佐官”,因此也可以称“上海武官辅佐官”“北平武官辅佐官”,后者如77事变时的今井武夫,请注意他和北平特务机关的松井久太郎不是上下级关系,今井武夫是军部派遣的谍报官。而当时的北平特务机关,是隶属于北支驻屯军即中国驻屯军的派出机关---北平特务机关地位很特殊,不符合上述标准,解释起来比较复杂,暂且搁置)。

      综上所述,日本的“司令部付”“参谋本部付”等等,有点类似中国清朝的“行走”,如“军机行走”“南书房行走”,即指你被指定在该部门有一个职位和相应的地位,从而可以参与此中机要以展开工作。

      而如连队付等等,则是明确实际职务,类似中国的“团副”了。

      2016/4/14 9:15:17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5050337
      • 工分:1731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5v
      旧日本陆军在组织上的一个特点就是副职少到几乎没有。

      从基层(小队、中队、大队)直到上层(师团、旅团)的编制中,几乎就没有副职主官。在军以上的编制中,好象倒是见过“副参谋长”,但是也没有见过“副司令官”。

      这一点迥异于当时世界各国的军制。

      不知道是为什么。

      7楼 褪毛加菲猫
      日军有“司令部付”“联队付”等职位,不过不是“副职”而是“附员”的意思。有些文章中也称这些是“辅佐官”。就是说日本军队认为主官之外的就是“辅佐官”即助手,并无设置一个“副长”专任二把手的必要。

      常见的此类“付”有司令部付(土肥原贤二的关东军司令部付),连队付(相泽三郎),中队付(一称“旗手”,226事件中,栗原安秀中尉)。此外田中隆吉担任上海武官(谍报机关长)时,公开身份是公使馆陆军武官付(维基上称“公使馆副武官”,也有一些日文资料称“公使馆陆军武官辅佐官”)。

      日军部队指挥官没有副职(舰艇除外),陆海军有一种官衔叫“司令部附”,不算司令部正式成员。“附”的涵义大致包括待命、赋闲、伤病、挂起来(吉冈安直曾任关东军附兼满洲国皇帝附、关东军参谋兼满洲国皇帝附,这个“附”应当是联络官)。

      英帕尔作战时第31师团长佐藤幸德因对抗上级命令,被第15军司令牟田口廉也撤职。佐藤幸德改任缅甸方面军司令部附,不久就退出现役。驻汉口第34军司令佐野忠义因病于1945年1月改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附,7月亡故。1942年11月14日雾岛号战列舰在第3次所罗门海战被美舰华盛顿号击沉,岩渊三次舰长死里逃生后任第11航空舰队附、横须贺镇守府附半年,实为养伤,期间晋升少将。

      2016/4/13 22:26:24
      左箭头-小图标

      5楼 5v
      旧日本陆军在组织上的一个特点就是副职少到几乎没有。

      从基层(小队、中队、大队)直到上层(师团、旅团)的编制中,几乎就没有副职主官。在军以上的编制中,好象倒是见过“副参谋长”,但是也没有见过“副司令官”。

      这一点迥异于当时世界各国的军制。

      不知道是为什么。

      日军有“司令部付”“联队付”等职位,不过不是“副职”而是“附员”的意思。有些文章中也称这些是“辅佐官”。就是说日本军队认为主官之外的就是“辅佐官”即助手,并无设置一个“副长”专任二把手的必要。

      常见的此类“付”有司令部付(土肥原贤二的关东军司令部付),连队付(相泽三郎),中队付(一称“旗手”,226事件中,栗原安秀中尉)。此外田中隆吉担任上海武官(谍报机关长)时,公开身份是公使馆陆军武官付(维基上称“公使馆副武官”,也有一些日文资料称“公使馆陆军武官辅佐官”)。

      2016/4/7 14:04:08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二战中,日本的军衔

      回复:二战中,日本的军衔

      回复:二战中,日本的军衔

      2016/4/6 16:39:24
      • 军衔:海军上校
      • 军号:1920147
      • 工分:185300 / 排名:9166
      左箭头-小图标

      旧日本陆军在组织上的一个特点就是副职少到几乎没有。

      从基层(小队、中队、大队)直到上层(师团、旅团)的编制中,几乎就没有副职主官。在军以上的编制中,好象倒是见过“副参谋长”,但是也没有见过“副司令官”。

      这一点迥异于当时世界各国的军制。

      不知道是为什么。

      2016/4/5 19:39:53
      • 军衔:海军上将
      • 军号:1469362
      • 工分:7406097 / 排名:12
      左箭头-小图标

      日军有副职吗?(副联队长(副团长)——中佐、少佐

      2016/4/5 16:43:25
      • 军衔:警察一级警司
      • 军号:2303405
      • 工分:10027
      左箭头-小图标

      虽然挺详细,但不够全面。应该列出每级军衔相对应的军职;这样更有利于大家学习参考。

      2016/4/5 13:39:31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3545395
      • 头衔:宣传干事
      • 工分:38978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用心了!!!

      2016/4/5 10:21:0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6条记录] 分页:

      1
       对二战中,日本的军衔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