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也谈庆安火车站内鸣枪警告

共 5318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3876087
  • 工分:278221 / 排名:550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也谈庆安火车站内鸣枪警告

也谈庆安火车站内鸣枪警告

当警察嘛,连这基本的自卫法律法规常识都不知道那不是一个白痴吗?

在后一个条例颁布前的警察都知道第一颗子弹那基本上都是朝天开的,当然特殊危急情况例外。

为什么这么说呢?那是制订法规的专家学者在制订法规时明确规定警察开枪前先要鸣枪示警,警告、制止犯罪行为。这次香港警察制止暴乱时不就是先鸣枪的吗?

由于有先鸣枪警告这么一条,所以检察院的人非常注重这一条,凡涉枪问题,这一条必须先强调出来,以致于很多警察在鸣枪警告这件事上吃了亏,涉枪警察坐牢多倒霉在这一条上。

制订法规之初为什么有这么一条?主要的是专家学者们担心警察遇到问题随意开枪,草菅人命。

当年某乡镇派出所主持工作的一名副所长,一天接到镇党委书记指示要他去工地现场抓一个对乡镇干部行凶的社员,接到指示后副所长立即带民警赶到工地,社员闻讯逃回了家,副所长和书记一起带人又赶到那个社员家去抓人,社员吓倒反闩房门不出来,副所长先在房门前做工作叫那社员开门出来,可社员害怕不肯开门,副所长一见发怒了,当即掏出手枪(54式的)握住手枪,用枪口敲房门,勒令社员开门,社员还是不肯开门,那副所长一边用枪口敲房门,又同时用膀子撞房门,就在这档口上,突然“叭”的一声,枪响了,大家惊恐一看房门木板上有一个洞,随后房内“嘭”的一声有人倒下了,副所长赶紧撞开房门冲进房内一看,那社员倒在门口地上,胸口地下一摊鲜血,胸膛有一个洞,书记立即指挥人把社员抬到卫生院去抢救,医生一看人早死了。经检察院法医尸检心脏被子弹击中。

从这个事件来看,一是那个社员不该死。二是那个副所长是枪走火,没有开枪致死人命做故意。当然,也不存在自卫或行凶的情况,故没有鸣枪的话题。

但是,那个镇党委书记做了很多工作,尽量用钱来收买平息事态,可那副所长还是被法庭判了徒刑。

所以,警察凡涉枪多数人倒霉,有的就倒霉在鸣枪警告这四个字上。

又如某乡派出所一名副所长穿便衣在公路上骑自行车办事,突然一辆轿车拦住他,从车上下来一司机喊他说:“刘所长,快,我在后边被俩个年青的车匪路霸拦车抢走了我身上二百多块钱,估计人还没走远,请你帮忙抓住他。”

那所谓的刘所长其实是一个副所长,司机是市政府机关的一位开轿车的,他们相互认识,所以就拦路向穿便衣的警察报警。那个年代车匪路霸较多,这个司机是春节正月初一送某位市政府副市长回农村老家拜年的,副市长送到了老家他一人开车返程,刚行到一山坡拐弯处被俩青年给拦住了,拉开车门说:“刚出来的,给俩钱买包烟抽抽。”说起来市政府大机关给大人们抬轿子的平时见人吆五喝六,人模人样的,神气十足,那遇上这档子事儿反而比谁都胆儿小,吓得要命,立即掏出钱包把包的钱尽数拿了出来,还说:“兄弟,咱赶路回家身上没带多少钱,就这点买包烟,别为难一个开车的。”

那抢钱接过钱说:“看你挺那个的,不为难你,走吧!”那个司拉上车门一轰油门逃了。路上,他还庆幸的,大年初一没给俺见血,挺运气的。刚开出没多远突然发现派出所的警察来了,一时缴动,连忙拦路报警。

刘副所长从老家住派出所赶,正要去回所值班,突然接到抢劫报警,而且还是晴天白日大过年的,作为派出所警察,一个保一方平安的父母官,遇上这事儿这不要打脸吗?说轻点这地儿社会治安乍这么乱啦?这个气呀不打一处来,血压住脑门子涌。便说:“在哪儿被抢的?”

“就在后边不远的山坡拐弯处。”

“多久了?”

“刚才,没一会儿。”

“好,倒车咱去追。”

那个司机立马将车轿车调头拉上副所长返回,车内那个司机又对副所长说:“咱俩去赶呀?”

副所长回答说:“怎么啦?俩人不行呀?”司机不语。

副所长又说:“不怕,我有枪。”

“咳呀!你带了手枪啦!好好好,这下好了。”那个司机高兴地说。

他们返程刚开出一会儿,那个司机惊讶地说:“前面,你看前面那俩个年青人就是抢我钱的人!”

副所长里个复转军人,在部队当过连干部,他对那个司机说:“别怕,你在那俩人身边停车就行了。”

那司机说了一声好,不一会儿轿车就开到那俩抢劫的年青人旁边,副所长将子弹推上枪膛,车子刚停住,他就拉开车门钻出轿车大喊一声,“站住,公安局的,举起来!”并用枪指着其中靠近的人。那俩个抢劫的一听公安局的,还有手枪,吓得象受惊的兔子撒腿分散奔逃。

副所长见他们跑了,就盯住其中一个在后追,一边追一边喊:“站住,不站住就开枪了。”那个被迫的没命的跑。副所长想:“你逃跑,你肯定是抢劫犯!”

“叭”的一声枪响,前面逃跑的人应声倒下,副所长跑上前一看那个青年人胸口冒血,一会儿就死了。这一下又把副所长吓得面如土色,另一个抢劫的逃跑了,副所长立即让那个司机上派出所向公安局和市政府报告。

接下就是现场勘查,调查破案,追捕同案人犯。很快,查明死者是附近一个大型村庄的人,另一人抢劫者见状主动投案自首,交代犯罪事实了。

抢劫市政府领导的司机,市委、市政府领导也亲自出动了,政法委、公检法齐上阵,首先是确定抢劫案定性,然而按法定程序办理。

这个死者的村庄就是一个行政村,一个当地的大姓氏,历史上家族观念极浓,好户族械斗。村子的年青人一个被大年初一开枪击毙,一个坐牢受刑,族人心里不平衡,乘着过年一个电话将散处全国各地有官、有职、有权、有钱们,当教授的、记者的、律师的全部按族规召回来,共商对策,失人不失面子,一定要告倒公安局,告倒开枪的派出所副所长。检察院这边很快侦办完毕,案件移送法院。公安局这边在乡镇党委、政府以及村两委一起为死者出钱办后事,入土为安。

族人多方研讨此案无法翻案,另一人还关在牢里铁证如山,但是这个村子是个有历史传统的大垸子,由于历史上好斗户族,非常重视教育,重视读书做官论,因此垸子里人才辈出,能人集聚,他们商讨后决定抓住四个字来告公安局,四个什么字?那就是鸣枪警告。原因是法规中有鸣枪警告这么一条。而且,检察院移送案件主要也有鸣枪警告四个字因素有其中。因而,此案中案最后围绕鸣枪警告家族告状团与政法委和公安局扛上了。姓氏家族认为民警开枪之前没有鸣枪警告,第一枪就把人打死了。民警是军人出身是握枪杆子的,抢劫罪不致死,一枪毙命,是故意杀人。这是公安部有法规明示的。

政法委和公安局也无话可说,但案件确立无疑,民警抓抢劫人犯无错,必须要全力保护民警。但那鸣枪警告四个字又使民警被动,当时少开了那么一枪。

争论来,争吵去,市委、市政府领导很重视此事,认为不能让民警流汗流血又流泪,要采取一切可行办法平息风波。于是,全市各级组织和领导被要求做工作,其中包括家族中在告状中起决策作用在外地工作的一些人的工作甚至其单位领导的工作,还有村支部书记、村主任和村干部的工作,用分化瓦解的办法弄散了告状团,最后乡镇领导父母官秉承上级领导的意志,借用省委、省公安厅领导在打击车匪路霸专项行动一句话“可现场击毙”来摊牌,意思是说拦路抢劫是车匪路霸,不需鸣枪警告,再者你们胆敢抢市政府的车,胆大包天。后来村书记担保要求赔钱了事,最终公安局赔了三十万块钱平息了鸣枪警告风波,副所长免了牢狱之灾,后以副所长之职告老,临退休明副科级,而抢劫案的另一名人犯被法院判了刑。鸣枪警告让很多民警吃了苦头,所以在新的法规出台前对这一条作了一些修告,将鸣枪警告纳入口头警告之例,即广泛意义上的警告之中,新出台的法规规定民警开枪前不一定非要鸣枪警告,口头警告就可以了,这么一改意义重大,为民警提供了极大的法规保护,也许,正是不需要鸣枪警告才使李乐斌开枪合法。

说了这么多,庆安火车站无论条件是否符合鸣枪警告的要求,但李乐斌开枪击毙了徐纯合使用武器合法关键点在于新的法规中没有非要鸣枪警告这一条,李乐斌口头警告后即可开枪。

不过,笔者要告诫民警,如果开枪前连一句口头警告语都没有,那也许就难免牢狱之灾哟!

点击达到3000奖励10分。版主:蓝卒子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11318136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12
      0
      2016/3/15 1:42:0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9条记录] 分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