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武士道对日本国民性格的影响

共 16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武士道对日本国民性格的影响

武士道在日本古已有之,武士道重视的是君臣戒律。武士道文化使得日本人重视集体,有双重性格,崇拜天皇。有危机意识,冷酷无情……这些都是日本民族的特性。武士道精神是日本人的行为准则,也是日本人精神上的支柱,它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日本人,而且将继续影响下去。

对日本人集团意识的影响

集团意识可以说是日本人最具特点的国民性。而武士道是注重共性的,武士所忠于的集团不是国家民族。而是自己所属的那个小集团。日本人评价武士也不是以是否忠君爱国来评价的,而是看他是否忠诚于自己的武士团。可见武士道对日本人的集团意识的影响是很大的。

在日本人强烈的集团意识中,又体现出日本人强烈的依赖心理。日本人普遍存在和想要依赖他人的心理,这是日本人区别于欧美人的重要心理特征,而这也是理解日本人恩德精神构造和社会构造的关键。正是因为有依赖心理。在集团内部担心被人看不起而失去依赖,所以有“耻”的感觉;正是因为这样的依赖心理的存在,日本人在集团内部所表现出了行动和认识的强烈的一致性。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种依赖心理也许是日本人集团内部凝聚力强的一个重要因素。

“日本人的集团意识中,内外有别又是其重要的心理特征。在集团内部、对熟人,日本人讲究的是和,讲究的是礼仪周全,替他人着想;他们对集团内部的成员表现得克制、谦和、彬彬有礼,但是对于集团外部的人和事,或者在没有熟人的场合,其行为却变得大胆无礼和无所顾忌。”这一点将日本人的集团意识和武士道的密切关系表露无疑。从而不难理解,在1937年中国的南京,为何日本军队能够集体行动对中国军民进行大肆屠杀!因为,在日本人的意识内,集团的行为就是正确的,而且长官的命令必须绝对地无条件服从。他们潜意识里认为:“集体犯罪不是犯罪”。再想想日本人在珠海的买春事件,更是对日本人的这个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因为这些日本人是在中国,他们自己的这个小集团之外的社会对他们来讲,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这个陌生的环境里没有熟人,所以,对于生人,他们完全可以无所顾忌,任意妄为,并且不需要对此承担任何责任。

对日本人的自卑感与优越感并存的心理特征的影响

日本人重视“纵式”关系,他们趋向于把人、社会集团、国家等一切事物想象成一个序列。因此,他们对于自己以及自己在集团和国家在等级序列中的地位比较敏感。所以,日本人重视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对权威有极大的敬畏和服从。他们性格上倾向于媚上傲下,对强者盲目祟拜和服从,对弱者缺乏同情心,甚至鄙视弱者。这些完全是受武士道的影响,使得日本人有了崇拜强权的思想。强烈的等级观念也投射到与其它国家和民族的关系上。他们把世界上的国家排列成一个序列。这种序列在不同时期会有所改变。因此,在日本明治维新后,日本认为在亚洲。自己是第一号强国,所以。它傲视一切亚洲国家,它欺凌一切亚洲国家,因为在他们眼里,只有强者才可以被尊重,弱者就应该被践踏。

当美国人的蘑菇云在它两个城市升起之后。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后,因为武士精神,日本人的态度完全转变,他们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美国人是第一,美国是强者,所以,日本应该对美国俯首称臣、顶礼膜拜,在他们眼里这是天经地义的事。而直到今天,日本的外交仍然受这种等级观念的影响。日本总是跟在美国人身后指手画脚,完全是一幅美国的小弟弟的模样。当时,在亚洲,日本却始终认为自己是亚洲的老大,他们总是担心这样的秩序被打破。这也是当今日本恐惧中国崛起的一个重要的心理因素。

日本历史上对邻国的侵略及其“后遗症”产生了双重的心理影响。一方面,日本人担心邻国的逐渐强大会最终危及日本的安全,这种危机意识在复仇意识极强的日本社会很容易拥有市场;另一方面,历史上对邻国的占领和“胜利记录”也使得日本人在骨子里有一种优越感,这使得他们在成为经济大国后无法满足现状,而是强烈地要求与之“相称”的政治和军事大国地位。

武士道精神让日本人的自卑感与优越感并存,而且越发的清楚。

对日本人崇拜天皇的影响

这一点的影响是最为深刻的,武士道的诀窍就是看透了死亡,“不怕死”而为主君毫无保留的舍命献身。武士道重视的是君臣戒律,“君不君”也不可“臣不臣”,尽忠是绝对的价值。武士道兴起于藤原氏专权政治背景下的日本,武士的形成是与以天皇为首的中央集权制的瓦解和庄园制的发展相关联的。所以可以说天皇是武士道精神的主体。而武士道精神是保护天皇的第一要则。

日本虽然也是信仰儒家学说,但是日本人的国民忠诚度要略高。因为古代日本从统一后,绝大多数时间,一直是“将军”在替代“天皇”执政。从“苏我虾夷”到“德川家康”这种现象直到“明治维新”后才改变。所以日本历史上更换的只是“将军”而不是“天皇”。因此日本人一直号称他们的天皇是“万世一系”。故而在日本历史上“天皇”是作为“神”被一直的供奉。

武士道精神的存在意义就是因为天皇。天皇,就是日本人的精神支柱。无论怎样,天皇也不能受到谴责。日本人从小就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在他们的意识中,国家是最重要的,而所谓的爱国就是爱天皇,天皇就是日本的代表。武士道要求武士对他们的主人绝对忠心,这就使得日本人到现在也是一样的忠于天皇。天皇是日本的象征,是日本国民的象征,是日本宗教生活的中心,是超宗教的信仰对象。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天皇,就是日本人的精神支柱。

对日本人危机意识的影响

武士道精神使得日本人时刻都会感到不安,武士时代的武士随时都会等待别人来对自己挑战,因为武士的教条决定了武士的性格,武士之间流行决斗,他们喜欢向高手挑战,说不定哪天就会有人来向自己挑战。所以武士们随时都会准备好他们的武器。这也影响了现在日本人的性格,使得人们一直都有种危机意识。

日本人一方面具有很强的民族感,另一方面又强烈地意识到其民族的脆弱性。在外国人眼里,日本人有时强大得令人嫉妒,因为它有世界上最高效率的经济有最先进的技术,并且是一个潜在的军事大国。而日本人自己却总感到受着众多灾难的威胁。台风和地震的不断袭击、日本沉没的危险、地域的狭小和资源的匮乏、与邻国充满恩怨的关系、曾经的“战胜”的“荣光”和战败的“屈辱”诸多因素综合起来,使得日本民族充满着相当程度的恐惧感和一定程度的自卑感,同时也形成了个人对集体极端负责的民族心理。这一切都对民族心理产生了巨大影响,其不仅加强了民族的凝聚力和日本人的排外倾向,也加强了日本人的扩张意识。

日本人的危机意识表现的非常明显,因为日本自己的资源比较匮乏,日本人大量的从中国等国进口煤炭石油等资源。不过进口的这些东西他们并不使用,而是存了起来,以备不时之需。日本校园经常会进行防空消防演习,而且频率很高。

对日本人冷酷性格的影响

武士道相传也讲究义、忍、勇、礼、诚、名誉、忠义等德目,但实际上是冷酷无情,惨不忍睹。中世纪的镰仓时代,源氏家族亲兄弟(源义朝、源为义、源为朝),骨肉相克杀戮,而断了源氏的正嗣。又如因北条氏的策谋,功臣们也就断了命脉。日本战国时代的无情,都有血淋淋的杀戮史为佐证。有杀主君的,松永弹正叛逆弑君即将军义辉;有杀父亲的,斋藤义龙杀其父斋藤道三;有杀兄长的,今川义元为了继承家主地位,在长兄死后,杀戮次兄以及其一切支持家臣;有杀亲于的,江户幕府第一代将军德川家康听织田信长的话,命其亲生长子德川信康自害死亡。日本武士的冷酷不人道,比比皆是。

日本人的性格中有一方面是非常冷酷的,日军侵华时的南京大屠杀和旅顺大屠杀就是典型,他们不会同情弱者。不过,日本人对自己也不会仁慈,相传日本军人在战斗中几乎没有俘虏,因为如果被打败,他们大多会选择自杀。而不是投降。失败的军士自杀了,并非因为感到后悔和屈辱,而是感到很大的满足,感到自己一生的目标已经实现了,自己努力了,得到机会了,在决斗中自己的人生放出了最大的光辉,在这光辉之后人生应该嘎然而止,不该再有什么留恋。所以军士的自杀并非如我们所想的是要洗刷耻辱,或是输不起,正相反这是源于其自己对自己生命的一种觉悟,一种对自己已经达到顶峰的一种判断,是一种满足。这明显是受到了武士道的影响。

国民性是一个民族的群体人格,是一个民族在特殊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各种心理和行为特征之总和。它赋予了民族心理以质的规定性,这种质的规定性足以将一个民族和他民族区别开来。从某种意义上说,共同的文化和共同的文化长期积淀而成的共同的心理素质,是民族最重要的也是最为基本的标志。而日本人自古就受到武士道文化的影响,几乎任何方面都被它所影响,武士道文化使得日本人重视集体,有双重性格,崇拜天皇,有危机意识,冷酷无情……这些都是日本民族的特性。

可以说,武士道精神是日本人的行为准则,也是日本人精神上的支柱,它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日本人,而且将继续影响下去。

武士道精神对日本国民性的影响广大而深远。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16/2/28 22:18:0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武士道对日本国民性格的影响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