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站前特警是怎么练成的

共 191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3190162
  • 工分:1915594 / 排名:10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站前特警是怎么练成的

站前特警是怎么练成的

站前特警正在巡逻

站前特警是怎么练成的

执勤中的刘立海

元宵节前,北京站广场上人群熙熙攘攘,返程人流密密麻麻地穿梭在出站口外。刘立海带领着特警支队铁鹰突击队的队员们,仍在寒风中值守。对于刘立海来说,就像旅客在出站口看到全副武装的特警值守站岗一样,连续多年他未曾和家人一起过春节,也已经习以为常。作为北京铁路公安处特警支队的政委,刘立海带领着10名特警队员,在春运期间值守在北京站,负重30公斤的装备、一圈两个小时进行不间断的徒步巡逻。

背负30公斤装备站前巡逻

19日上午10点,北京站广场上3名荷枪实弹的特警队员呈三角战术队形,在广场上巡逻,他们的眼睛时刻盯着广场上的可疑情况。就在这种看似枯燥的战前巡逻工作中,今年春运开始后,刘立海带着队员已经抓获8名网上在逃人员。

春运期间,特警队员在24小时进行不间断巡逻,一组巡逻完回到执勤站,另外一组要立即出去接着巡逻。每天这样下来,一个人平均至少要巡逻8个小时。

特警队员在每次巡逻前,都要全副武装,除了传统的“警用八大件”外,长短双枪的配合、防弹背心的装束和防暴钢盔的佩戴,都必须一丝不苟。这套装备在外人眼中很帅,可是每个队员的负重达30多公斤。这种负重巡逻的本领,既是对队员安全的保障,也是对队员体能素质的一种考验。

发现可疑人员后,特警队员也会保持安全距离盘问。对于经验丰富的刘立海和队员们来说,这种距离是为能够及时应对突发情况和保证自己安全。

和普通的民警相比,特警队员因为全副武装,时刻准备处置应急突发事件,所以又必须和常人保持安全距离。或许在乘客看来,距离2米外解答乘客的疑问有些“不太礼貌”,但这种距离也是为了保证旅客的人身安全。

刘立海说,曾经遇到军迷询问他们佩戴的是否真枪,甚至想上前摸一摸真枪的感觉时,队员们唯一能做的便是拒绝。“这不是不近人情,而是要时刻保持警醒,为自己更为身边的万千旅客负责。”刘立海说。

时刻保持警惕防范可疑情况

暴恐事件与普通案件不同,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人多人少,特警队员都要时刻警惕。“随时都要处在处突临战的状态”,刘立海说,在站前广场“靠眼睛监视”的意义非同一般。

前不久,北京站广场上,一名老人将手深入衣兜,一旁的刘立海用余光观察着老人的举动。没过一会儿,老人竟然从兜里掏出一把通体明晃晃的手枪来。

顾不上多想,距离老人两米开外的刘立海扑了上去,一把攥住老人刚刚举起的手枪。这一幕将老人也吓了一跳,直到老人解释说这是一把制作得和手枪一般的打火机,准备点烟时,他才释然。尽管是虚惊一场,但刘立海的反应却很有必要,因为谁也不知道,在老人掏出“手枪”的那一刹那,究竟会干什么。

“那种反应几近本能,我也说不上是为什么,第一反应就是上去夺枪。”回忆起那场虚惊,刘立海深有感触。

广场上的“马大哈”不少,遗失包裹的情况时有发生,可对于特警队员来说,却并不是那么简单。刘立海说,发现不明包裹,要先把周围的人员疏散,再呼叫警犬队,让警犬过来嗅。同时,他们要在不明包裹周围拉上警戒线。一旦警犬嗅出问题,会通知突击队的排爆专业组赶到现场处置。

刘立海说,北京站每天都有旅客遗失包裹,尤其是安检区忘拿和拿错的,候车丢失的。对这些包裹不可能每个都要如此处置,容易引起旅客围观,造成不必要的恐慌,“处置起来还不能太明显”。看到无人的包裹,队员会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处理,先简单地看一下外观,如果看起来像旅客遗失的包裹,会先检查一下,或者直接让警犬嗅一下。刘立海说,到目前为止,北京站还没有发现有问题的不明包裹。

作训练枪时自己当人肉靶

暴恐事件平时鲜见,可一旦发生后果不堪设想。防患于未然之策,便是平时针对这类事件的训练和模拟应对措施。

50秒内现场集结,各种突发现场应急处置,这些近乎“变态”的严苛训练,在刘立海和队员们约定俗成的作训中,成为必备的基础训练科目。

除了铁鹰突击队的队员,或许很难有人会想到,在特警队员的训练中,有一项让常人难以接受的项目——“肉靶射击”。一名队员手举气球,头顶上顶着气球,让队友对准气球射击。这种训练,不再是简单的射击技巧训练,更多的是对队员心理素质的考验。特警队员平时的训练都是对着靶子训练,但枪口一旦对准人,又面临了心理素质的考验。“队员们也有女孩子,有的人甚至在家连鸡都没杀过,广场上全是来来往往的人。一旦紧张,关键时刻掏不出枪,或者不敢扣动扳机,这都是用枪时的大忌。”刘立海说。

“肉靶”训练的目的,在于队员射击时的心理抗压能力,也在于队员之间的相互信任。在经过射击的基本功和精度训练后,再进行这种训练。两人一组,一人手持靶子,另一人射击。最开始时距离是两三米,然后是7米,9米……

刘立海坦言,刚开始的时候,不管是拿靶子的,还是射击的,都很紧张,不敢开枪,“平时打得再准也会有压力”。但刘立海亲自示范,自己率先当“肉靶子”,“我充分信任自己的队员,知道他们平时的水平如何”。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后,队员们基本上都能通过这项训练,不但手里拿,还要顶在头上,而且射击时长短枪互换,左、右手都要射击,还要有站姿、跪姿等不同的姿势。

刘立海曾是火车头体协的一名摔跤运动员,1996年进入铁路警方成为一名防暴警察。从警20年,每年春运,刘立海都有执勤任务,白天他们和队员一起打盒饭吃,晚上就在一个公寓里轮流休息,枪不离手,责任不离心,几乎没和儿子过过一个春节。

文/本报记者 池海波 摄影/本报记者 汪震龙

      打赏
      收藏文本
      5
      0
      2016/2/22 11:14:07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为人民警察点赞回复:站前特警是怎么练成的

      2016/2/24 0:48:1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站前特警是怎么练成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