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神话与现实:前苏联战略核武器发展述评

共 359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9091428
  • 工分:1300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神话与现实:前苏联战略核武器发展述评

神话与现实:前苏联战略核武器发展述评

1945年,美国在广岛投下第一枚原子弹,其爆炸的威力不止摧毁了自杀也吓不倒的日本,震波也远远传递到欧亚内陆的莫斯科。

当时,苏联拥有全世界最大的陆军、最多的坦克与最多的炮兵,并吞西欧,席卷亚洲似乎只是时间问题,但美国的一颗原子弹就逆转了这个局势。震惊的斯大林虽然外表强装镇静,但却秘密地召集军方科技人员,大规模开采铀矿,建立原子实验室,要在最短时间内制造出自己的原子弹。

虽然德国科学家并没有为希特勒做出原子弹,甚至离原子弹的皮毛都还有很大的距离,但德国在大战期间的铀实验技术与人员,仍然协助了苏联尽快掌握铀矿的处理技术。另一个帮助是来自于美国境内的间谍,刺探到钚弹可以较容易生产,使苏联先制造钚弹,能提早数年制造出第一个原子弹。

但有原子弹也要有载具才可以丢到目标头上,如果美国可以从本土轰炸苏联,则苏联就算占领了西欧也难逃原子弹的报复。因此在大战后,苏联也积极发展越洋轰炸机。苏联利用大战期间掳获的B-29,积极仿制出苏联版的图-4。然而由于逆向工程的精密度有限,仿制的又是早期型的B-29,加上苏联无法提供高辛烷值的汽油,图-4的作战半径只有短短的945哩,从距离最近的东北亚起飞,也只能炸烂阿拉斯加熊与加拿大人。若改买单程票,作战半径可达西北美地区,但对于东北美仍然力不从心。

急疯的苏联人想出一堆怪点子:1952年,斯大林下令空军建立一百个可以从北极浮冰上起飞的轰炸机师,如此一来不止庞大缓慢的图-4,连小型快速的图-16、伊尔-28喷气轰炸机都可以轰炸美国本土。斯大林的想象力显然让红军了解到德军效忠希特勒的痛苦。海军提出较为实际的替代方案:快速占领阿拉斯加或格陵兰的基地作为前进美国的中途站。海军规划了621两栖突击潜艇作为解答,这个1948年开始的计划将建造一种可以携载10辆坦克、16辆卡车、14门火炮与745名海军步兵的登陆部队(约为加强营规模),并利用舰艏斜板进行登陆。后来的计划甚至还加入了三架拉-11战机以提供空中支持。这个计划在付诸实行之前就被取消。但1952年被斯大林复活,调整为较实际的626计划:利用加强的围壳突破北极浮冰,让步兵从围壳爬出来登陆。但斯大林在1953年去世后,整个计划因为缺乏相对应的后勤补给能力(两栖突击的是潜艇,后勤补给当然也得从水下送)而告吹。

在这段期间,苏联也学美国人测试过空中加油技术来解决航程问题。1952年时,已经有三架图-4被改装成空中加油机,在单程任务中可以支持友机轰炸美国东北方的目标。但是苏联的加油系统一直不尽理想,始终没有更大规模的应用。在此同时,美国早已从B-29发展出航程更远的B-36(几乎可达苏联各地),以及全喷气式、高亚音速的B-47(部署于西欧),同时原子弹的数目也压倒性的胜过苏联(1350:<12)。斯大林可说还是没有足以对抗的战略武力。

但在防御上,局势倒没有那么悲观。事实上,苏联投入15%的军事预算在防空上,而轰炸机占了10%,原子弹只占了6%。苏联大规模地制造防空战机:米格-15以拦截美国轰炸机的入侵,并开启了纵横冷战期间的苏联防空战机王朝。另一方面,苏联吸取德国大战末期防空导弹的发展经验,试探性展开了防空导弹的部署,这也是冷战期间苏联另一个傲人的军工产业。虽然科技劣势的苏联无法迅速追上美军战略轰炸的实力,但在防空武器的质与量上,仍然组成了令人敬畏的防线。

在斯大林的晚年,虽然图-4勉强达到战略轰炸的需求,但他对螺旋桨轰炸机已经彻底失望。因为韩战中米格-15对抗B-29的成功,也预言了这些轰炸机终究无法穿透美国防空网。因此他要求图波列夫设计远程喷气轰炸机。但图波列夫在图-16的痛苦经验中体认到苏联的喷气引擎水平(值得一提的是,大战末期英美德都有喷气机服役,但苏联没有)不足以支撑大型轰炸机的发展,坚持采用螺旋桨推进。愤怒的斯大林在1951年设立新的米亚西舍夫设计局以发展远程喷气轰炸机与图波列夫的螺旋桨轰炸机竞争。

米亚西舍夫的喷气轰炸机:2M在1953年试飞,但背后却是彻底的工程失败。其设计充满缺陷,可靠性低,账面性能也仅达到需求的一半:9000公里航程。由于缺乏空中加油设备,飞行员轰炸完美国后必须朝向墨西哥湾前进以求在海上弹射。这架轰炸机正式服役的代号为M-4,西方称为野牛A。直到1956年,新一代的野牛加装了空中加油设备才将航程延伸到15000公里。

另一方面,图波列夫较切实际的螺旋桨概念设计出了成功的图-95。虽然其速度不足以穿透北美航空网(它的高度可以摆脱战斗机,但不足以躲过防空导弹),但实际性能却较为可靠,并能够达到所需的航程。当苏联总算凑出喷气与螺旋桨的远程轰炸机搭配时,美国新一代的B-52轰炸机已经综合了B-47的高速与B-36的航程。另一方面,不像美国有能力(虽然叫苦连天)维持空中实弹待命的轰炸机,苏联轰炸机由于可靠性低、极区基地的后勤困难(极区的困难气候还会困扰苏联核武力好多年),加上苏联对核武器的严密控制(基地的原子弹是由KGB控制),苏联轰炸机仅能维持地面待命状态,并在接到命令后才能组装原子弹挂上飞机,起飞往往是一小时以后的事。所以当美国人在紧张苏联可能的原子弹奇袭时,苏联人倒是心知肚明:因为美国人先动手的话,苏联的反击武力一定完全被炸毁在地面,没得救。

但当斯大林过世,赫鲁晓夫上场之后,苏联的战略武力出现了巨大的变化。由于赫鲁晓夫历经了残酷的斗争才出头,加上韩战与冷战大量动员导致的经济问题,赫鲁晓夫有意利用新科技一方面打压军方势力,另一方面裁减军队的人事费用,赫鲁晓夫将赌注押在导弹身上。

赫鲁晓夫一出场时,就裁减海军的造舰费用,转而投资反舰导弹的发展。但要取得决定性的影响,导弹必须能够携带核弹头。苏联的导弹发展和美国一样,都是利用德国的基础。虽然苏联在大战中曾有著名的卡秋沙火箭,但其短程的固态引擎对这场洲际战争完全起不了作用,而必须使用V-2的液态火箭。1947年斯大林就下令仿制V-2导弹:R-1,1949年更制造出弹壳油箱一体化的R-2导弹,射程由于结构重量的节省提升了一倍。但由于原子弹的巨大,使轰炸机仍然是唯一的载具选择。为了提高导弹的杀伤力,苏联替R-2发展了放射性弹头的「军用放射性毒气弹」(导弹会在高空炸开散布放射性物质)。

但氢弹的发明,使核能的威力被浓缩到导弹可承受的范围。1954年苏联试射了第一枚核导弹:R-5M,并在1959年初被部署到东德(射程约1200公里),但庞大的发射设施因为担心一开战就被摧毁,因此还是被拉回波罗地海。在巅峰时期,R-5M部署了四个团,每团有12枚发射器。

接下来,苏联的导弹设计局要挑战更远的目标:洲际弹道导弹。设计了R-1、R-2与R-5的科罗廖夫将四枚R-5推进段捆绑在导弹上,希望能达到8000公里的射程,这称为R-7。1955年开始研发,1957年就完成第一次成功试射。苏联兴高彩烈地宣布了第一枚洲际弹道导弹的成功,但美国却没有太大的反应。事实上,苏联又花了两年才让R-7服役。这时发现实际的部署成了更大的挑战。为了缩短与目标的实际距离,R-7的基地必须选择在极北地区,冬天的严寒阻碍了工程,夏天却又变成遍地泥沼。加上春雨带来的大水时常冲垮路基,使得许多发射场必须建筑在稳固的人工河岸上。发射基地的建筑经费居然耗费了五亿卢布,正是当时年度国防预算的5%。

因此,即便是对导弹寄予厚望的赫鲁晓夫也不得不停止其它基地的计划,直到科罗廖夫有能力设计出射程更远,可部署在南边的弹道导弹。这使得苏联虽然制造了210枚R-7导弹,但实际运作的发射架从未超过六个。再加上当时的导弹仍然是发射前灌注的液态燃料,其准备发射的时间长达一天,面对美国的奇袭威胁不会比轰炸机好到哪里去。

赫鲁晓夫也把希望放在海军上,从潜艇发射的短程弹道导弹或许能够弥补洲际弹道导弹战力的不足。为了加速服役,苏联海军不像美国海军执着于研究水下发射的工程问题,将导弹安装在潜艇围壳中,使围壳露出水面发射,这使得苏联较早实现了潜射核导弹的目标。然而戈尔什科夫却不怎么喜欢这个甜蜜的负担,因为其易腐蚀的液态燃料推进器在大量服役后可能成为全舰官兵的梦魇,转而支持反舰兼陆攻的SS-N-3巡航导弹研发。另一方面,苏联也缺乏可以指挥潜艇作战的远洋通信系统。

身为狂热的火箭科学家,科罗廖夫一直希望能成为第一个把人工垃圾丢到太空的环保小英雄。赫鲁晓夫直到第一枚R-7A试射成功才允许他作这种无军事意义的无聊举动,并在1957年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卫星。孰知,这个举动反而激起了意料之外的激烈反应。冷战之后的第一次,在轰炸机、原子弹、氢弹的长久赛跑之后,苏联终于跑在美国前头。并且由于苏联的机密保护,西方民主社会没有看到泥泞的R-7发射阵地、反应迟钝的发射作业,反而被周期环绕球的小金属球吓个半死。

这鼓舞了赫鲁晓夫的导弹哲学。靠着导弹科技,从1945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之后的整整12年,苏联人终于反过来吓到了美国人。赫鲁晓夫下令所有的设计局都必须研究导弹,否则就要裁撤。因此飞机设计局要研究巡航导弹(米亚西舍夫设计局因为第一代巡航导弹研究的失败而被裁撤,图波列夫则被迫去研究无人侦察飞机与新的巡航导弹)、火炮设计局要研究固态弹道导弹、舰炮设计局要研究舰对空与舰对舰导弹,甚至连迫炮设计局与空用机炮设计局都要抓去研究反战车导弹。而战车设计局也没躲过一劫,要研究导弹化的战车与弹道导弹发射车(赫鲁晓夫的大导弹主义对苏联战车自此造成了深远的影响)。

最后,大导弹主义不但主宰了苏联军火工业的发展,也孕育出全世界第一个专门的导弹军种:战略火箭军。不像美国空军挟其轰炸机时代的功绩,吃下了弹道导弹的拥有权。本来是陆军小媳妇的苏联空军也没有替苏联打赢这场航程战争。因此,赫鲁晓夫相信一支专门的导弹部队将主宰未来战争的胜负,而庞大的空军与陆军便可以裁减。1958年时,苏联的导弹只占武器经费的6.2%,1965年就激增到53%,而苏联陆军也在韩战后面临了首次的缩编。苏联的导弹时代正式来临。

拥有了核导弹的赫鲁晓夫,得以遂行他的裁军计划。部分轰炸机部队被裁撤,指挥部转为战略火箭军的一部。另一方面部署了瞄准西欧的中程弹道导弹,使陆军承担的角色变轻,部分部队转成弹道导弹部队。

然而,如同轰炸机当年的螺旋桨与喷气引擎之争,在战略火箭军也有一场新的设计局之战。科罗廖夫设计的R-7采用纯净的液氧作为助燃剂,但液氧在室温会迅速沸腾的特性,使它必须在发射前才能灌注到导弹中。这表示R-7要20个小时才能发射,完全适应不了与分钟竞赛的导弹对决。新的化合助燃剂可以在室温中存放,这使得导弹可以预先灌注燃料并待命发射达六个月之久。

但科罗廖夫却讨厌新一代的助燃剂。因为这种助燃剂对金属有强腐蚀性,虽然有特殊镀层可以保护管壁,但还是会从不完整的镀层开始腐蚀。所以战备中的导弹一定时间之后不但要把燃料抽掉,而且所有燃料管线与油箱都要拆卸重装,相当于制造一枚新的导弹。而且这种助燃剂易爆又具有毒性,拆卸作业不但危险,若是在战备过程中爆炸更是要人命。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有趣的原因。科罗廖夫是个很有理想的科学家,他相信火箭的宿命就是要射得更高更远,所以比投掷核弹头更重要的任务是要探索无尽的疆界。因此早期发展R-7的过程他便极力要求发射卫星的任务,意外造成西方世界对苏联科学进展的恐慌。而他还想继续往登月计划迈进,因此他需要一具更强力的火箭引擎。而液氧火箭的单位推力略高于新的液燃火箭,所以他坚持采用传统设计。

这造成战略火箭军的极度不满,除了待命时间的问题之外,发射支持设备越复杂,导弹发射基地问题越头大。因此在1956年,赫鲁晓夫要求原本设计中程导弹的杨格尔设计局设计新的可存贮液态燃料ICBM:R-16。开启了近十年的导弹助燃剂战争。

利用新一代的小型化弹头,R-16的重量在设计之初便只有R-7的1/3,这大幅缩小了发射基地的规模。另一方面,科罗廖夫也开始反扑,他倡议利用高速燃料泵缩短灌注燃料的时间。由于科罗廖夫过去的功绩,赫鲁晓夫难以拒绝他的要求,仍然批准了他的导弹计划:R-9。当苏联陷入两个设计局的斗争时,大西洋彼岸不但早已追上了液燃火箭的发展,并对核战争有新的规则。由于双方的弹道导弹都无法拦截,50年代建置的战略防守形同虚设,因此导弹基地必须保证再承受对方奇袭后仍能生存并反击,才能提供可恃的吓阻能力。因此,利用排气通道设计,美国的大力神导弹开始具有从地下发射井发射的能力。

当1958年美国第一个发射井出现时,苏联才惊觉自己已经又在武器竞赛中落后。赫鲁晓夫希望导弹设计局能够迅速追上,但他们都表示力有未逮。不得已的赫鲁晓夫只好继续现有导弹的发展,但要求必须迅速加入井射的能力。

理论上,杨格尔的可存贮液态燃料新型火箭比科罗廖夫的液氧火箭更容易实现井射,因为省略了液氧灌注的设备。然而,当两个设计局盲目追赶美国人的成就时,不得不忽略了安全的要求,危险的新液燃火箭要付出更大的代价。1960年,R-16在一次测试中意外爆炸,炸死了73名高级工程人员与当时战略火箭军的司令,杨格尔则因为在意外发生时跑到数百码外的掩体抽烟而逃过一劫。

来年,R-16终于试射成功,北约代号SS-7。另一方面,科罗廖夫建议利用现有的R-7基地发射R-9,以共享支持设备。尽管如此,需要发射前加氧的R-9虽然单位成本与R-16相去不远,但发射设备仍然贵了一倍。另一方面,由于发射作业的复杂,R-9的试射进度也落后R-16两年,这使得1965年才服役,北约代号SS-8。但真正大量服役的还是R-16,并被苏联视为真正的第一代洲际弹道导弹(而不是之前稀少的R-7)。

相对于战略火箭军步履蹒跚仍然备受重视,苏联海空军就没那么幸运了。苏联海军从之前的围壳发射系统出发,又发展了D-2、D-3发射系统,另一方面也发展了核动力,企图利用长时间潜航来争取接近美国本土发射的机会。然而,易腐蚀的液燃导弹已经是个问题,早期不可靠的核反应炉更是安全问题。K-19便是当时可靠性不足的牺牲品。这使得苏联海军在60年代放弃威胁美国本土的企图,只让弹道导弹潜艇在日本与欧洲外海巡航。另一方面,轰炸机设计局也在继续挣扎。米亚西舍夫提出了12000公里航程的超音速轰炸机计划:M-50,不过实际只能达到一半。图波列夫则利用米高扬根据米格-19发展的巡航导弹,希望延展图-95的射程以清除防空系统。但随着超音速防空战机与导弹的发展,此时的赫鲁晓夫已经完全不相信轰炸机有可能在战争中生存,这些计划都没有大量实行。不过,由于美国海军此时大力发展航母起飞的战术核轰炸能力以抵制美国空军的扩张,赫鲁晓夫决定让空军轰炸机转而发展海上反舰能力。能长期巡航并发射导弹的图-95因此得到一份稳定的工作。

与一般苏联武器便宜耐操的形象相反,此时的苏联核武力事实上是由战略火箭军复杂昂贵,又不可靠的液燃导弹所组成。然而人造卫星的成功深深震惊了美国人,赫鲁晓夫也很乐意维持这样的形象。赫鲁晓夫的如意算盘是虚张声势的吓阻一样有效,但他忘记历史上有两个也曾经吓过美国的国家发现:世界上最残忍凶狠的国家,就是真的被吓坏的美国。

1961年,被吓坏的美国人民要求军方拿出办法来「抑制」苏联的威胁。尽管成功发展出井射的大力神导弹,美国仍然担心苏联有机会摧毁少数的大力神导弹与机场。另一方面,从地井生存性的研究发现,尽管没有一个地井能够完全阻挡核爆,但摧毁它必须在极近的距离爆炸。这也就是说导弹的精确度必须很高,但仍然无法同时破坏多个地井。因此,摧毁地井的最佳方法是发射多颗精确的小型核弹,同时攻击各个地井,而不是少量大型的核弹。另一方面,只要建构够多的发射井,对方就需要吓死人的数量才能摧毁你。

美国开启了最让苏联胆寒的核计划:民兵导弹。利用精确的惯导技术,民兵可以利用小型弹头得到更高的精确度,另一方面重量减轻就可以改采用推力较低,但是更便宜更适合井射的固态火箭。与传统美国武器精密昂贵的印象相反,民兵导弹便宜、可靠。美国空军原本要采购2500枚导弹,但国会的压力下还是忍痛缩减到1000枚左右。

但这却是苏联眼中的天文数字。1963年时,美国的潜射与陆射ICBM达到了497枚,而苏联只有122枚,全部是无掩体的地面发射。来年,苏联导弹略微增加到189枚,而美国光是民兵导弹就从160枚增加到600枚,全国可攻击苏联本土的ICBM达到1045枚,更别提空军还有1160架的核武轰炸机,而苏联弱势的空军只有189架轰炸机。

苏联重新检讨核战略,审判日可能出现的战争型态有三种。第一种是苏联先发制人,轰炸机在击落前可能不到个位数有机会对美国投掷核弹,ICBM缺乏瞄准机场与发射井的精确度,数量上更是严重不足,只会引来美国残忍的报复。第二种是预警-反击,但苏联缺乏完整的预警体系可以涵盖全境,连轰炸机都有机会钻进防空网,更别提高速的弹道导弹。就算侦测到导弹来袭,只能地面待命的轰炸机与发射作业从数十分钟到二十小时的各式液燃导弹根本来不及出发。第三种是承受攻击-反击,缺乏重型掩蔽的轰炸机机场与液燃导弹阵地一定在第一轮被炸烂,反击连想都不用想。

因此,当1961年苏联首次载人太空飞行,再次激起美国对苏联科技的恐慌时,苏联在太空科技亮丽的成绩下其实是一个脆弱、有限的核武力。

对美国而言,这是一个必须压制的威胁,但对苏联而言,美国才是一个压倒性的对手。从轰炸机到弹道导弹,苏联始终无法真正威胁到美国本土,却引来美国毁灭性的吓阻。科技竞赛一再的落后使赫鲁晓夫决定走快捷方式去威胁美国本土,苏联秘密规划了“阿纳德尔”行动:那就把弹道导弹搬到古巴去吧!

根据赫鲁晓夫的回忆录,古巴危机的起因是美国在英国、意大利与土耳其部署中程弹道导弹的威胁,以及猪湾事件显示美国推翻古巴政权的野心,但作者质疑这不是真正的理由。

虽然苏联的洲际弹道导弹当时无法成熟,但苏联的中程弹道导弹却是成熟的核武器,部署了足够数量可以抵销西欧的部署。另一方面,苏联真要保护古巴的话,有很多种方法,传统部队、海军基地,甚至战术核武器都可以。

而当赫鲁晓夫的目标是威胁美国本土时,显然部署中程弹道导弹到古巴是当时唯一的选择。支持这个结论的证据是,苏联解体后流出的文件显示,当时苏联部署的核武力规模,超出美国情报的掌握。当时苏联部署的核武力以第43导弹师为主,编制为三个R-12(SS-4)导弹团与两个R-14(SS-5)导弹团。该师其实原本只有一个R-12团与两个R-14团,但因为R-14还未达到战备状态,所以从别的单位借调了两个R-12团来维持火力,改称为第51导弹师。由于美国的封锁,R-14团终究没上岸,第51师总共部署了7956名官兵与24具R-12导弹发射器、42枚导弹与36颗核弹头。

另一个当时著名的单位是空军一个中队的伊尔-28中型轰炸机与六枚核炸弹。由于缺乏足够的航程,这些轰炸机并不足以轰炸美国本土。因此大众的焦点都集中在那个弹道导弹师上,但这并不是苏联空军唯一的部队。

苏联空军还部署了两个FKR-1Meteor核巡航导弹,由于这型导弹的外型类似海军的S-2反舰导弹,当时一直被错认为反登陆的传统武器。实际上这批巡航导弹总共有80颗核弹头,是当时苏联在古巴境内数量最多的核武力。它们没有足够的航程攻击美国,但已经有足够的威力阻挡美国的登陆并保卫弹道导弹师。苏联海军也没有缺席。他们企图部署七艘高尔夫级潜艇到古巴。从古巴出发,可解决当时苏联海军缺乏远洋作战的问题。但由于液燃导弹的寿限问题,古巴基地缺乏处理液燃导弹的设备才作罢。

再加上陆军部署的“蛙”远程火箭与一个步兵团,苏联想要的显然不只是保护古巴,而是作为核吓阻的前进基地。所以当美国的封锁阻止了进一步的部署时,原本对赫鲁晓夫的「重导弹,轻传统」不以为然的苏联将领,才体会到核时代的来临,已经让核导弹成为国家战略的中心。

1964年,赫鲁晓夫被勃列日涅夫斗下台。虽然红军并没有参与政变,但显然因为过去赫鲁晓夫的打压,他们也没有明显的支持。勃列日涅夫上台之后,传统武力的地位被恢复,但核武力,尤其是战略火箭军的地位已经无法动摇,苏联将在传统与核两个领域,与美国展开更大规模的全面竞争。

如前所述,60年代初苏联面临的最大威胁就是美国的民兵多弹头导弹。由于苏联没有防卫性公投的法律,因此只好启动四大导弹计划作为反击:井射多弹头导弹、重型单弹头导弹、超重多弹头导弹与轨道轰炸器。其中,最重要的自然是以数量对数量的井射多弹头导弹计划。厌恶高腐蚀液燃火箭的苏联火箭之父科罗廖夫在R-9液氧导弹几近失败的发展之后,认为固态火箭是一个还可以接受的科技,从1959年就开始了RT-1固态火箭的研究计划。如果顺利的话,RT-2便会蜕变成苏联第一代固态燃料的ICBM。然而,如同当年从中程弹道导弹出身的杨格尔挑战科罗廖夫在ICBM计划中的地位,新一代的挑战者也将挑战固态燃料火箭的市场。

切洛梅是巡航导弹出身,从二战时期就开始替斯大林研究V-1的翻版。但他真正成名的作品则是苏联海军的第一代远程反舰巡航导弹:SS-N-3。在60年代初,由于科罗廖夫对纯净液氧的坚持,惹恼不少战略火箭军与军工产业人士,赫鲁晓夫便有意寻找ICBM的替代货源。切洛梅抓住这个机会,他招揽了许多有力人士,联合航空与电子设计局,形成新的一股ICBM生产力量。从反民兵导弹的井射多弹头导弹计划开始,展开了他光辉灿烂,却又臭名招张的洲际弹道导弹霸业。

由于RT-1初期试射不顺利,赫鲁晓夫要求杨格尔与切洛梅利用传统的液燃技术设计新导弹作为备援。杨格尔的计划是R-38,而切洛梅则是UR-100。善于造势的切洛梅利用科罗廖夫不断出现的挫败,攻击固态火箭的不成熟。另一方面又推销自己航空设计局(一开始是米高扬设计局的合作经验,后来又吸收发展巡航导弹失败被裁撤的拉沃奇金设计局与发展M-50战略轰炸机失败的米亚西舍夫设计局)的背景,才具有量产武器的生产技术。终于在1963年,R-38出局,RT-2与UR-100平行发展。

尽管RT-2的固态火箭设计才是真正有效,可靠,放着就会忘记的井射武器,但固态火箭本身的困难性,加上嚣张的科罗廖夫四处引起军工人士的不满,造成发展时程的延宕。而战略火箭军一方面急着取得民兵导弹对抗的能力,二方面理论上较便宜的固态火箭一直延误还是吃掉了更多发展预算。因此在1967年,新的勃列日涅夫政权决定让UR-100计划投产。

科罗廖夫在1966年去世,结束了第一代的导弹设计局大战,并开启了第二代的导弹设计局大战。在他去世之后,其OKB-1设计局的新任总监正忙于解决N-1登月计划的问题,无意接下RT-2这个饱受各方批评的计划。但由于勃列日涅夫政权的军火工业主持人乌斯季诺夫极力支持固态火箭的发展计划,OKB-1只好答应在RT-2发展成功后才移交给新的设计局。因此,苏联最后部署了上千枚的UR-100(SS-11)与仅60枚的RT-2(SS-13)。而这也开始了乌斯季诺夫与切洛梅之间的长期斗争。

在斯大林时代就担任军备局长的乌斯季诺夫是科罗廖夫早期的支持者。他在勃列日涅夫夺权后,本来有望当上国防部长,但因为军方属意军人背景的另一位人选而失败。但在苏联尔后的弹道导弹发展中,他却扮演了更重要的地位,尤其是对付切洛梅这个可疑的内鬼。

另一方面,杨格尔设计局之所以会放任切洛梅夺取轻型ICBM的市场当然是有原因的。他让切洛梅去斗倒导弹之父科罗廖夫,另外他却把研发重心放在重型单弹头导弹计划上(不过,贪婪的切洛梅也有提出UR-200计划企图竞争,但没有得到最后生产的许可)。从R-16导弹计划出发,藉由加大第二节火箭的燃料舱,与新一代的强力引擎成为射程差不多,但投射重量更大的R-36导弹(投射重量:5.8吨VS2.2吨)。除此之外,R-36的特色是改采用了全惯导系统。一开始,R-36采用了UR-100的无线电导航+惯导系统,但由于军方不喜欢(不喜欢的主因不是一般认为的易于干扰,而是重新设定目标麻烦。因为无线电站必须根据发射地与目标地选定适当的几何位置才能达到良好的导航精度,如果目标变更了,则无线电站也要跟着变更。而由于电子技术的进步,此时的惯导系统已经有能力自行计算重力场与地球坐标以重新设定目标),加上R-36的定位是比较高价的导弹,因此苏联决定将R-36改成全惯导系统。种种因素使得R-36计划虽然数量只有UR-100的1/3,但总经费却相差无几。

如前所述,UR-100导弹是针对民兵计划而存在,R-36则是针对美国第一代井射液燃导弹:大力神而存在。但不像民兵造成的庞大数量优势,大力神尽管有较大的弹头,不过在打击硬目标的战争中实在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不像是数量优势的民兵导弹。作者认为,R-36纯粹是赶着比大小而推出的产品,但当对手已经被新一代导弹取代时,对抗的产品却便成尴尬的存在。不过,R-36的体型优势仍然为它争取到新的任务:轨道轰炸器。

60年代初期,除了利用地井与数量来维持导弹武力的生存性之外,另一个发展就是反弹道导弹。由于弹道导弹的固定拋物线特性,使得能够拦截的反弹道科技似乎指日可待。为了对抗这潜在的威胁,苏联人的新想法是:轨道武器。

当洲际弹道导弹将弹头投射到绕行地球的近地轨道时,它就不再依循单纯的拋物线,而可能在地球外绕个两三圈,才从意想不到的地方落下来,例如北美的反弹道导弹网一般会面向北极,可是近地轨道的弹头却可以从南美进入。甚至即使从北极上空通过,它也可以在通过反导弹往后迅速落下,而反弹道雷达只有两分钟而不是十几分钟可以侦测。

对太空探险一直怀抱梦想的科罗廖夫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沿用过去纯净液氧的高推力设计,推出GR-1计划,但战略火箭军一看到液氧就毫不客气地请他走路。切洛梅这个小鬼,也想推出GR-2计划分一杯羹,也没被接受。杨格尔由R-36延续的R-36-O计划,明显地较为可行(从已有的科技作部分的提升,一直是苏联的最爱)。

1965年,R-36-O试射成功,在1966年就成立了第一个导弹团,但美国情报界则一直到1971年才相信它已经服役。然而,这个计划无论如何刺激了美国加速弹道导弹预警卫星:DSP的发展。1971年,DSP服役之后,美国可以侦测到苏联境内任何的中大型火箭发射(SA-2以上就可以),则轨道导弹也是一样。甚至轨道导弹发射后要飞得比较远才会落地,这表示美国反而有了更久的预警时间。所以轨道导弹一直没有大量服役,已服役的部队也在1983年退役。

最后一个苏联法宝就是超大多弹头导弹。这武器的构想一开始是苏联在60年代试爆了史上最大的50Mt氢弹,但却没有导弹可以装。然而,正在进行登月计划的OKB-1设计局,却因此想到了巨型登月火箭N-1的军事用途,正好可以拿来装这个。为了进一步推销,科罗廖夫在60年代又提出N-1军用型的另一种用途:装入100颗核弹头,发射一枚就可以摧毁美国全部,不过由于机动多弹头的科技尚未成熟而没被接受。

另外,杨格尔提出了R-46计划,但军方要他专心作R-36。切洛梅照例也参一脚,提出了UR-500计划,并在1965年得到试射的机会。不过,战略火箭军此时已经对这种「一发爆全美」的终极武器失去兴趣,但认为UR-500计划倒是可以用来发射重型卫星。UR-500后来修改成为三节式设计,而不是一般ICBM的两节,就便成了后来苏联太空事业的重要推力:质子火箭。

第0代的ICBM(R-7)尽管在发展时就消耗了不少的预算,但在部署时,极地基地的建置费用却多得让大导弹主义的赫鲁晓夫也下不了手。此后,苏联ICBM的发展目标一直就是要延长射程,好让导弹可以部署到较温暖的南方。第二代ICBM的射程终于达到这样的梦想,但是部署的经费却仍然是一大恶梦。

原因在于,第二代ICBM的数量激增,而且一个个都要挖好坚固的发射井。虽然远离了极区,但在南俄要挖这么多发射井,共要清出五百万立方米的土石,规模胜过苏联史上最大的地下工事: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地下核工厂。在尖峰时期,建筑工人就高达65万人(不过美国在建设民兵多弹头导弹基地的人力还不到这个数字的十分之一)。

为了便于导弹基地的后勤补给,整个导弹基地线沿着东乌克兰到哈萨克斯坦的西伯利亚的铁路兴建,形成一个圆心概略瞄准美国的大弧。1966年,R-36导弹率先服役,花了八年时间完成了六个共308个发射井的基地。UR-100则随后以六年的时间完成了11个共950个发射井的基地。1971年,固态火箭但发展困难的RT-2才终于服役。

如此规模的部署,不但消耗了大量的建筑能量,战略火箭军本身也扩增到顶峰。从1963年到1972年,战略火箭军的ICBM部队人数成长了五倍,从三万七千人激增到十五万人,整个战略火箭军则从17万人成长到27万人,成为一支庞大的部队。在之前,战略火箭军的主力是两个中程导弹军团,但此时ICBM部队已经有七个军级部队,因此在1970年,这些洲际导弹军重组成为三个洲际导弹集团军。60年代的战略火箭军消耗的国防预算成为有史以来最高(1967年:16%),而第二代洲际弹道导弹本身也成为苏联有史以来投资最多的武器系统。

第二代洲际弹道导弹的技术指标除了井射、产量与精确度之外,也伴随出现了苏联第一代ICBM指挥管制系统:“信号”。由于苏联官方政策是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因此ICBM的战术是根基于「预警-反击」的概念,但在之前,苏联不但缺乏导弹的预警系统,也缺乏可以指挥偏远地区导弹部队的系统。

Signal利用当时进步的电子技术,将预警网路的情报收集到莫斯科的指挥中心,再经由各种通信线路路传送到沿西伯利亚铁路部署的导弹长城(最低到营级部队)。它还没有达到按钮发射的地步,但可以让中央指挥官接收预警系统的情报,以及导弹部队传回的待命状况,决定下达发射命令给哪些部队。连带的,发射系统与导弹也作了一些保险设计,阻止低层部队在没有接到命令的情况下擅自发射导弹。

苏联的潜射导弹计划一样也是因为推进剂科技的阻碍而进步迟缓。虽然液态燃料导弹允许潜艇进行90天的巡航,但巡航结束时,由于燃料已经对弹体舱壁产生一定程度的锈蚀,所以必须小心翼翼地将导弹中的燃料抽出,并修复燃料舱。有时,为了节省这个作业,演习结束后苏联海军宁可把导弹发射出去。这也表示,除非重大因素,苏联海军的潜艇不会装着有弹头的导弹出巡,这大幅削减了潜艇扮演的吓阻地位。

1958年,苏联开始设计第一代的潜射固态导弹:D-6,利用多具炮兵火箭的推进器集束而成,特别的是,弹首部分有一圈小火箭用来把导弹拉出水面,使主火箭不用在水下点燃。这个计划在1962年取消,继承的是SS-12战术弹道导弹的潜射版,由于这导弹没有水下发射的能力,因此改用防水套筒将整个导弹包住,发射前让防水套筒浮出水面才点燃导弹,但这个计划从未离开设计阶段。但在1969年又有一个类似的计划:D-7,一样是采用防水套筒,但导弹改成以前的液燃D-4导弹。这个计划的特别点在于防水套筒浮出水面后,会等待一到两个小时让潜艇远离后才会发射。D-7也活不了多久就被取消,苏联设计局又提出一个新计划使用RT-15固态导弹,但因为没有够小的核弹头而取消。

如同井射多弹头导弹计划,当固态火箭遭遇困难之际,心急的苏联人就会放弃而回到传统的液燃火箭。马克耶夫设计局在1962年提出的R-27导弹终于获得采用,伴随着D-5发射系统。有趣的是,R-27导弹一开始并不是要发展成为攻击美国本土的武器,而是要与切洛梅的P-6反舰巡航导弹竞争去攻击美国的航母战斗群(神说:要用弹道导弹打航母的子民们有福了)。因为50年代时美国海军为了与空军竞争,积极发展核攻击能力。

R-27发展了两种形式:攻击港口的基本型,攻击航舰的R-27K。一开始,苏联部署在705B:阿尔法级攻击潜艇与高尔夫级传统潜艇,但这时候苏联海军发现美国的北极星导弹已经要开始部署,其华盛顿级潜艇单艘可携带16枚导弹,而苏联这些小潜艇只能携带三枚。因此苏联海军决定取消困难重重的固态火箭计划,全力部署R-27作为第二代潜射弹道导弹。

因此,苏联将新设计的核动力潜艇:

667的武装从三枚P-100反舰导弹改成16枚R-27弹道导弹,并改称为667A级。与美国的潜艇相较,它没有潜艇本身的惯导系统来修正发射误差,也不能连续发射,双推进器的设计使它制造更大的噪音。但它仍然订定了弹道导弹潜艇的设计标准,成为后来苏联弹道潜艇的前身。

苏联海军也继续了R-27K的发展,并发展了对应的667V潜艇。1962年,切洛梅又想要染指这个计划,他提出了UR-200弹道导弹意欲作为海陆共享的导弹,搭配天基雷达做为航舰的标定系统。但由于苏联海军担心岸基导弹终究会落入战略火箭军的管辖而放弃(然而其太空指挥作战的构想仍然延伸下去)。而R-27K计划在70年代初因为限武条约SALT

I限制了海军的潜射导弹总数,为了把名额保留给战略攻击用的R-27,1974年R-27K计划被取消。

尽管不是固态火箭,但是与陆基导弹相同,第二代的潜射弹道导弹使用新一代液态燃料将存放时间延长到三年,搭配Y级潜艇的核动力,能够进行美国海岸的巡航任务(以往的H级通常只巡航到纽芬兰岛或夏威夷)。从1972年开始,苏联海军开始分别在大西洋与太平洋各设立两个导弹射程可达美国海岸的巡航区,维持四个区各一艘弹道导弹潜艇的待命。这是苏联海军首度加入对美国本土常态核威吓兵力的一环。

相对于美国轰炸机、潜艇与陆基导弹的三位一体,苏联则自从赫鲁晓夫的大导弹主义后,便维持陆基导弹独霸的局面。苏联海军还在1972才勉强挤入战略俱乐部,苏联空军则从赫鲁晓夫时代被打压之后便一蹶不振。1960年代早期,苏联发展了图-22中程轰炸机以取代图-16。但由于可靠性太差,只有海军接受作为反航舰用途。苏联空军改考虑发展Kh-45空射弹道导弹作为中程核武力,由于图波列夫的保守作风为赫鲁晓夫所厌恶,因此改要求两个战机设计局:雅可夫列夫与苏霍伊发展导弹载机。苏霍伊设计局脱颖而出,设计了一架先进的钛合金轰炸机:T-4,但由于造价高昂,赫鲁晓夫还是乖乖把图波列夫找回来,设计新一代的图-22:图-22M逆火式轰炸机,在70年代引起了不少的争议。

在这个百花齐放的年代,另一个重要的发展是侦察卫星。由于第二代弹道导弹瞄准的目标从城市移转成发射井,因此原本可能靠旅游地图就能标定的目标,现在要更精确的坐标(而且旅游地图也不会标)。1962年,苏联发射了第一枚测绘地图的卫星:天顶-2,1963年发射了可以精确标定发射阵地与指挥中心的天顶-4,另外,在1972年则发射了重力量测卫星以测量极区上空的重力场。另外在OKB-1设计局的领导下,1965年发射了第一枚通信卫星,提供战略部队的通信之用。

当弹道导弹转向打击硬目标时,战略轰炸机的重要性就大幅降低了。因为在第一代弹道导弹出现时,只能瞄准城市目标,轰炸机的好处就在于足够的精确度可以瞄准对方的重要军事目标。但有趣的是,苏联防空军仍维持高标准的传统防空武力。因此在第二代洲际弹道导弹大量部署而消耗苏联国防预算的同时,苏联防空军也毫不客气地部署新的防空导弹:SA-3、SA-5以及截击机部队。甚至还部署了大批装备价格便宜,但人力消费巨大的雷达导引高炮部队,这使得这段时间苏联防空军消耗的预算其实与战略火箭军差不多。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6/2/4 17:58:4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神话与现实:前苏联战略核武器发展述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