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哪位将军十余后人得博士学位 人称培养出“博士排”

共 13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371779
  • 工分:544566 / 排名:168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哪位将军十余后人得博士学位 人称培养出“博士排”

哪位将军十余后人得博士学位 人称培养出“博士排”

2016年01月28日 08:31

来源:同舟共进 作者:吴东峰

核心提示:旅美期间,李汉魂与吴菊芳常把报国的希望寄托于子女身上。将军经常督率他们读中文、授古文,教学中国的历史和文化。将军共有子6人,女4人,孙男女20多人,得博士学位者超过10人。人们无不惊叹:“李将军培养出了个博士排。”

李汉魂将军 资料图

本文摘自:《同舟共进》2015年02期,作者:吴东峰,原题:聋公李汉魂

李汉魂将军,五官端庄,清秀儒雅。耳聋,声大,属下尊称其为“聋公”。耳聋原因据云有二:一、在保定军校就读时打群架受伤;二、战场上被炮弹震聋。余访曾任李汉魂文职副官秦大我,秦告之为将军参加南陈县战役时被炮震聋的。秦大我为广东著名书法家秦咢生之子,年幼时拜李汉魂为义父,善篆刻,长于篆书,九十高龄仍挥毫不止。余问秦大我先生:“李汉魂耳聋否?”大我笑笑答:“不想听的话,耳聋。想听的话,耳不聋。”又言:“吃饭时哨声一响,打仗时炮声一响,便跑得飞快!”

李汉魂字伯豪,号南华居士,广东湛江吴川岭头村人。高祖蓂圃,曾祖奇轩,祖父香雨,以经商传家,小康有余。父亲次颜,诗书传家,两试不第仍下帏苦读。李汉魂16岁丧父,由母亲抚养成人,曾入名儒李品珊门下读私塾,自幼聪颖,文思出众,读县立高等小学时,即以文章冠全校。某次作文,构思独特,文采不凡,获前清进士李蓉航老师120分的嘉许,其时作文满分为100分,此为该校空前绝后之特例,将军由此获“学术优良高材生”美评。少时好文学,接收新思想,课余时偷写侠情小说《雪梅影》约10万字,化名投报纸连载。

为四军赢得“铁军”美誉

辛亥革命后,李氏家道中落,母亲庞氏多方张罗,筹得白银60元,以供李汉魂到广州读书。将军不负母望,17岁考入广东高等学堂法科专业,后因费用问题,改考入广东陆军小学,毕业后就读于武昌陆军预备学校、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从军之路由此始也。

1919年,李汉魂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同期同学中有张发奎、薛岳、黄琪翔、余汉谋、朱晖日、缪培南、邓龙光、许志锐、吴其伟等人,龙腾虎跃,皆为广东军阀之翘楚。将军毕业考试名列前茅,毕业后被分配到山西阎锡山部任见习军官,不久因病南归执教家乡吴川中学(现吴阳中学),其间受孙文三民主义思想影响,投笔从戎,先后任粤军第二师中尉排长、上尉连长、少校参谋及营长,投身东征陈炯明、南征邓本殷之战。

李汉魂作战英勇,有胆识,敢拼命。北伐时期,时任第四军第十二师三十六团参谋长的李汉魂与叶挺独立团互为犄角,交叉并进,声东击西,转战于湘、鄂、赣等省,参加了醴陵战役、平江战役、汀泗桥战役、贺胜桥战役,以及武昌宾阳门、通湘门诸战,战绩尤著,屡奏奇功,为第四军赢得了“铁军”美誉,战火中晋升团长、副师长。

1927年5月,北伐军在武昌继续誓师北伐,张发奎指挥第四军和第十一军配合友军入豫作战,其中临颍一役,李汉魂表现尤为突出。当时奉军集合十万大军,于临颍附近构筑坚固防御,誓与北伐军决一死战。根据张发奎指挥部的战斗部署,时任二十五师少将副师长的李汉魂率领该师三十六团连夜投入前锋作战。奉军炮火猛烈,参加两翼助攻的兄弟部队伤亡甚重。战至翌日午后,交战双方皆疲也。而李汉魂遥闻枪炮声渐稀,断然命两个营奋勇出击,左、右翼部队见正面旌旗摇动,遂成全线猛冲之势,倒海排山之力。李汉魂率两警卫带头猛冲,直达城下。是役,俘奉军师长富双英以下官兵和枪炮辎重无数,战绩辉煌。

据韦燕徽著《李汉魂传略》记载,1927年国共合作破裂后,周恩来、朱德、贺龙、叶挺、刘伯承等发动著名的“八一”南昌起义。8月3日,起义军南下广东,李汉魂部随张发奎尾追至赣州,同年9月,再率部队回广东。李汉魂奉命驻守惠州,以压止叶、贺起义部队东进。同年12月,中国共产党领导广州起义,建立了革命政权,李汉魂奉命率部回师广州镇压起义。

1932年,李汉魂被委任为广东西北区绥靖主任委员,主政韶关。将军钟情于地方建设,修筑公路、架设电话线等,购买先进设备,推广技术,积极筹划,不遗余力。是时,连山县县长陈致煦,曾当过香翰屏的秘书,趁机搭单多方摊派,由其任县公安局局长的弟弟征收“过路税”以营私利。某日,李汉魂出巡连山,瑶、壮、汉山民蜂拥告发陈致煦,李汉魂即下手令将陈扣押法办,批令枪决。将军由此而立威北江,粤北各县,无不遵其令而通其行。

李汉魂将军重视教育。1933年创办力行中学,亲自制订“力行公约”曰:“今日的事要今日做,大家的事要合力做,已知的事要决心做,未知的事要找来做。”又题写校训曰:“人能自助,天必相助;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人未助我,我先助人;人人助我,我助人人。”

1934年李汉魂调任广东东区绥靖主任委员,升任第三军副军长兼师长,驻军汕头,负责地方绥靖及督导指挥粤东军政。

1936年初,广东汕头日本领事馆警卫角田突然倒毙于街头,原因不明。日方借机派来三艘军舰,气势汹汹,游弋于汕头海面,甚至在宕石湾停泊,炮口直指潮汕。据云,当时李汉魂还收到了日军第三舰队司令抄写的一首中文古诗:“门前路径无令窄,路径窄时无过客。过客无时路径荒,人间到处生荆棘。”一时潮汕沿海战云密布,李汉魂则镇定若然,采取各种措施,赶修工事,弥补漏洞,环甲按剑,严守潮汕海岸。

1936年6月底,日军舰队司令西岗下达最后通牒,胁迫要在7月20日以联合舰队开来粤海,登陆汕头。李汉魂急电陈济棠请示,陈回电:“请兄相机解决便是。”与此同时,西岗也发函要其上日舰谈判,部属亲信都劝他别去。将军不顾,兜里揣了俩手榴弹,带着几个腰挂手雷的警卫毅然登上日舰,与日本海军谈判。将军毫无惧色,据理力争,最终令日舰撤离汕头。

冯玉祥闻李汉魂此举大为赞扬。他将李与奋战殉国的佟麟阁、赵登禹并称为爱国“良将”,有诗《斥汉奸,颂良将》赞道:“……君不见,奋力为国拼性命,佟赵英名传五洲。汕头师长李汉魂,誓死不屈把土守。”

“国脉千钧悬一发”

1937年夏,全面抗战爆发。李汉魂任职六十四军军长,辖第一五五师和一八七师,请缨北上抗日。1938年5月,李汉魂率六十四军开赴陇海线,首战即克罗王站罗王砦而一举成名。

余查1938年5月30日《西北文化日报》刊登是役甚详。该报头条两栏大字标题如下:

陇海东段战事突紧

我克罗王站罗王砦

又两栏副题为:

归德我军转移新阵地

开封兰封间已无敌踪

全文大意为:罗王站是陇海铁路线上的火车站,东至兰封25公里,西至开封约75公里,以附近的罗王砦而命名。1938年5月,日军土肥原贤二师团主力万余人向兰封进犯,企图截断陇海路,并派重兵占据罗王站。而此时,李宗仁指挥约10万部队正往陇海线撤退。昔之小火车站,成为抗日战争爆发后中日必争而又不易放弃的地方。时任豫东兵团司令的薛岳限令李汉魂一昼夜夺回罗王车站,以保障陇海线畅通,否则军法处置。李汉魂受领任务后,决定5月25日凌晨1时施行总攻。此前该师曾攻入车站,但得而复失。这次接受命令后,一五五师全体将士均以许身报国之心,表示不负“广东健儿”称号。25日午后,一五五师官兵再次冲入站台,把敌人压向站外,但敌人倚其火力炽盛,又抢入站台,我方将士不得已退出。傍晚攻势再开始,一五五师仍当前列。午后,李汉魂命令援军炮兵伴随步兵前进,至接敌千米后直射发炮,经浴血奋战,至27日终于突破罗王砦敌军主阵地,收复罗王车站及村砦东线。由此陇海铁路重新打通,国军乘42列火车全部安全撤回。

有记者记载是役战情惨烈场面云:

傍晚,残阳如血,硝烟随晚风荡漾,指挥所每个人凝视战场情况的惨烈,莫不怒发上指,后继部队川流涌上,视死如归。李将军目睹所率广东子弟兵,血洒沙场,固然涕泪如泉,而随军采访的中外记者眼看壮烈的场面,亦不禁暗弹热泪。

是役结果是,敌我伤亡相若,均为3000人左右,缴获品中发现有土肥原贤二自佩军刀一柄。

又有报道称:“此次大破敌精锐土肥原师团,打通陇海线的胜利消息传出,轰动中外,鞭炮彻夜不停,各地贺电如雪片飞来。军政部长何应钦总结兰封会战时言:‘历次作战从未有力攻陷敌人据点者,有之,自此次155师开始’。战后,蒋介石在武汉特邀李汉魂共进午餐,以示嘉许。李汉魂因功获‘华胄荣誉奖章。’”

战后不久,李汉魂被擢升为二十九军军团长,仍兼六十四军军长之职。将军曾作《悼罗王砦》诗一首,诗云:

罗王血战摧残敌,滚滚黄河泛豫中。

国脉千钧悬一发,胡尘万里障双瞳。

哀师有道应多助,真理无偏本大公。

举世滔滔天下事,扫除荆棘振英风。

诗末加小注曰:“兰封会战,缴获土肥原贤二军刀之际。”

1938年7月25日,九江失守。日军沿南浔线星予洲登陆,向德安进犯。李汉魂急调八个师的兵力,一鼓作气,把敌万余人压到纵深不到三里的张古山狭地,最后于中秋之夜聚而歼之,取得了饮誉中外的德安大捷,所部获“钢军”锦旗一面。

德安大捷,与平型关、台儿庄并称为抗日战争初期三大捷之一。该战役共歼灭日军一零六师团等部队共17700余人,俘虏100余人。当时的《新华日报》誉为“南浔以西的伟大胜利”,叶挺将军赞誉为“鼎足而三,盛名不朽”。这也是八年抗战中唯一全歼日军一个师团的战例。

临危受命主粤七年

1938年10月21日,广州失守。李汉魂奉命回师救粤,调任广东省政府主席,兼第三十五集团军总司令(后交邓龙光副司令接任)和国民党广东省党部主任委员等职,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

赴任前,蒋介石对李汉魂言:“广东腐败成风,我知道你不会搞腐败的,相信你能挽救广东。”

将军临危受命。其时,粤省沿海已被日军占领,富庶之区全失。为适应战时需要,设省府于韶关。李汉魂到任后,鞠躬尽瘁,励精图治,一面组织国民兵团,征粮征兵,支援抗战,绥靖地方,安定民生;一面整饬吏治,铲除官僚恶习,树立良好风气,发展教育,举办实业,抢救难童难民。主粤七年,政绩卓著,粤人称赞有加。

曾跟随李汉魂多年的秦大我告余,干爸生活很朴素很简单,没有当官做老爷的样子。吃饭时,没有鱼没有肉都没有关系。最要紧的事,就是一样东西要给他,蟛蜞酱!有一小碟蟛蜞酱,就可以吃一碗饭了。如果哪天没有,就问:“我的蟛蜞酱没有啦?”抗战时期粮食困难,每天从清晨忙到深夜,李汉魂带头节衣缩食,一天只吃两顿稀饭,体重一度降至90多斤,痩得像猴子。他母亲每见他不成人形,心疼得直抹眼泪。

李汉魂夫人吴菊芳毕业于中大农学院,自强自立,青春靓丽有善心,曾任广东战时儿童教养院院长,救助了广州沦陷后南(海)、番(禺)、顺(德)、从化、花县、五邑等地3万余难童与军人遗孤。李浈(李汉魂之女)回忆,当时日本的飞机一天几次轰炸韶关、曲江,我没一次是与父母一起躲进防空洞,总是跟着管家、老师跑。父亲母亲都为抗战而忙。父亲每天带兵出巡防务,或为前方准备物资。而母亲奔波于广州、香港等地,为部队筹购被服、药物等军需品。到1942年,香港失陷,越来越多人逃难到韶关等地。母亲率领妇女工作团到医院、战地劳军慰问,上千位团员中大多数的丈夫都已经战亡。

秦大我回忆,抗战中,李汉魂夫妻忙于工作,自己不足6岁的小儿子却感冒转肺炎,因无人悉心照顾,竟至肺积水而亡。那时每天都有100多个难童涌来,吴菊芳根本无暇照顾小儿。当管家告之小儿病死的消息时,吴菊芳愧疚万分,抚尸惨号:“都怪我啊,阿韶啊,你病了81天,我没一天能好好照顾你啊!”闻者无不落泪。教养院的难童看到她那么痛苦伤心,纷纷安慰她:“吴妈妈,别哭了,我们都是你的好孩子!”

后,李汉魂夫妇将其子葬于南华寺,并建有一室专门放置其生前衣物玩具。此事将军晚年常常忆起,终生难以释怀,生既不能,死亦于此。

1947年,李汉魂辞去一切职务,请准出国考察,赴美治疗耳目疾后,遍游世界各地。

国民政府搬迁重庆后,蒋介石曾致电西安行营主任程潜,要他“推举贤能,以共襄抗建大业”。程复以亲笔信,列举他所知的“国家栋梁之才”“社会贤达”及科技人员等数十人,李汉魂为其中列举可任为封疆大吏者。程潜保荐的评语是:“汉魂励志忠诚,文武兼资,可任为封疆大吏。”

李汉魂与李宗仁友善。李宗仁指挥血战台儿庄时,李汉魂主动请缨,率两个半师兵力参战。当时,战斗十分惨烈,李汉魂无法进入核心战场,只能在外围展开伞形,包围日军部分军力。从此,他和李宗仁成为生死之交。

李汉魂与白崇禧私交深,关系铁。两人推心置腹,堪称莫逆。将军1949年赴美后一直与台湾的白崇禧有函电书信往来,曾代表桂系与美国参议院院外集团接触。是时,美国曾有议案,企图让桂系取代蒋记派系执掌中国。李汉魂曾言:“天下唯白总座最为知我。”

李汉魂与张发奎、薛岳、戴季陶等友善,时有书信来往。他与共产党没有“牙齿印”。据秦大我回忆,李汉魂与张发奎是一条线的,同声同气,反蒋拥共。1949年,秦有几个同学(共产党)在广州被永汉警察分局抓押。时任李汉魂文秘副官的秦大我假李汉魂名写条盖章,至警察局亲审,并将同学偷偷释放。李汉魂闻此事,竟未怒,只警告秦下不为例即不了了之。

“我是沙场过客”

1949年,蒋介石下野,李宗仁代总统主政。李汉魂曾一度任何应钦内阁、阎锡山内阁内政部长。据秦大我介绍,是时,李宗仁亲来拜访将军,恭请出任农林部部长,李汉魂回曰:“没有一个兵,这个部长我不当。”次日,李宗仁告之:“当内政部部长如何?”李汉魂对曰:“有多少兵,多少枪?”李告之:“全国的武装警察都归你管,有4000个名额编制的警察总队。”又曰:“中统也归你管,改名为内政部调查局。”李汉魂答道:“马马的(广东话,勉强还可以——笔者注)。”

1949年10月10日,国民党“双十”“国庆”,广州易手。李汉魂是日下午飞往桂林,继转重庆。据秦大我回忆,在重庆李汉魂与李宗仁、白崇禧、程潜等天天大摆龙门阵,商量挽救之策。战既不能,和又不甘,进退两难,智穷力竭。是年冬天,李汉魂与李宗仁一道由南宁逃往香港,再携行李同机飞往美国。

赴美后,李汉魂靠与夫人经营餐室维持生计。其时若加入美国国籍,解决各种生计就容易很多。但他决不“入乡随俗”,一直保持着自己的中国国籍,并立下遗嘱,在他有生之年,如不能返回祖国,死后亦要将他的骨灰葬回广东南华寺内。

初到美国,李汉魂与八家亲友合作开餐馆。有人谓李汉魂:“将军开饭馆有失体面。”李汉魂坦然答曰:“自食其力,有何不体面?”问:“你在美国一无钱,二无势,如何发财?”答:“我们的脑袋就是财富,我们的子孙就是财富。”

旅美期间,李汉魂与吴菊芳常把报国的希望寄托于子女身上。将军经常督率他们读中文、授古文,教学中国的历史和文化。将军共有子6人,女4人,孙男女20多人,得博士学位者超过10人。人们无不惊叹:“李将军培养出了个博士排。”

将军有佛缘

李汉魂有佛缘。北伐期间,曾至禅宗祖庭南华寺朝礼,见寺院内外李树甚多,红果垂枝,郁香诱人,遂以“南华”为号,自署“南华居士”。1928年将军在韶关率部北上时,夜闻寺院钟声,遂作诗一首,诗云:

静夜听钟声,浩然有归志。心灯晦复明,彼岸犹堪冀。誓以普贤行,证取文殊智。度尽众生迷,阎浮化祗树。

1932年,李汉魂任独立第三师师长兼广东西北区绥靖委员,率部驻韶关。其间常到南华寺礼佛,见六祖道场年久失修,殿宇破败,遂兴重修之愿,组织成立“重修南华禅寺筹备会”,广泛筹募资金。李汉魂带头捐资,霍芝庭、李宗仁、陈济棠、余汉谋等纷纷响应,很快筹得资金2万余元。

同年9月,李汉魂命秘书吴种石负责南华寺修复工程,维修大雄宝殿、六祖殿,兴建南华精舍一栋,开辟曹溪林营,购置田园500余亩作为寺产。同时迎请《大藏经》,修复藏经阁以便供奉。1934年,李汉魂派吴种石和寺僧福果、之清等缁素代表十余人前往福建鼓山迎请虚云老和尚来南华寺住持。虚云入住南华寺后,李汉魂承诺为南华寺护法,协助虚云重建南华寺。后礼拜虚云为师,皈依三宝。虚云主持重建六祖殿竣工之时,李汉魂应请题写楹联:“衣钵真传,明心见性;菩提无树,落叶归根”;还为重修后的灵照塔题写篆体塔额“灵照”。

1950年代中期,李汉魂通过香港岑学吕居士和虚云联系上,后多次寄奉供养。1982年,李汉魂以80余岁高龄,率夫人及子女亲属到南华寺礼佛拜祖。

1987年,李汉魂将军病逝于美国纽约。按照其临终嘱咐,女儿李浈漂洋过海,将其骨灰送回南华寺海会塔安放。

李汉魂将军戎马生涯中,于公余之暇著书立说,笔耕不辍。有北伐回忆录《我是沙场过客》《岳武穆年谱》《欧洲散记》《日记上集》《日记下集》等著作传世。

本文资料来源于秦大我访谈笔记等,并参见韦燕徽著《李汉魂传略》、轶名文《李汉魂小记》、广东侨网2005年6月7日李浈访谈文等。

      打赏
      收藏文本
      4
      0
      2016/1/28 9:50:5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哪位将军十余后人得博士学位 人称培养出“博士排”回复